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清穿故事(39)二更
    清穿故事(39)

    康熙坐在高台上,看着下面的人窃窃私语,不由的将目光转向老四。

    皇子们的案几,大部分都空着。就算是几个皇孙在,也规规矩矩的坐的离桌子稍微远一点。

    只老四带着两儿子,看起来极为的自在。就见老四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而弘晖拿着银叉子叉了一块果子,咬了一口,仿佛是十分好吃一般,顺手就把被咬过的果子放在老四的嘴边。老四看也没看,顺嘴就吃了。吃完还点点头,像是在肯定弘晖的口味,表示这一块确实是最好吃的。弘昀在盘子里用叉子扒拉,像是要找到跟刚才那一块出自同一个果子的其他部分。老四也不嫌弃盘子被扒拉的乱七八糟,一点也不美观,他甚至还自己上手用叉子叉了一块给弘昀喂到嘴边。就见弘昀咬了一口,马上就皱了眉,硬着头皮咽下去。老四和弘晖就跟着笑。显然是忽悠孩子上当呢。

    这会子功夫了,人家都忙着。就他还有心情逗孩子。

    不过看这个自然而然的样子,就知道往常在家里,只怕父子也是这般相处的。都说老四面冷,心硬。如今瞧着,倒也未必。都讲究抱孙不抱子,所以很少能见到父子相处成这样的。就算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太子,在太子幼年的时候,也不曾这么亲密过。

    父慈子孝,是谁都向往的。

    他的心里一时有些难受。再往后一看,就见老十七和老十八孤零零的坐在最远的地方。心就不由的软了。叫李德全将桌上的糕点端了两盘子,赏给两个孩子吃。

    这也是一份荣宠吧。

    不一时,狩猎的人就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启禀皇上,各位阿哥所获猎物统计出来了。”有个身背杏黄旗的人朗声禀报。

    场中顿时就静了下来。

    只听皇上道:“哦!那就说说。”

    那人‘嗻’了一声,才道:“直郡王十一只,三阿哥六只,五阿哥七只,七阿哥五只,九阿哥八只,十阿哥十一只,十二阿哥十只,十三阿哥十六只,十四阿哥十六只,十五阿哥九只,十六阿哥七只。弘晳阿哥十只。”

    皇上眼睛一眯,就道:“八阿哥呢?”

    “八阿哥一只都没有。他将活捉的十二只猎物都放生了。”

    话音一落,场中顿时就起了惊叹之声。

    四爷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紧,老八这是要玩什么?既想显示慈悲,又想表明自己对什么奖赏并没有觊觎之心。

    可是做得过了,就假了。

    他微微的松开手,像是从来都没有失态过一样。

    康熙哈哈一笑,“那这倒难办了。奖赏只有一份,该给谁呢?”

    蒙古科尔沁巴图亲王就站起来道:“自是该给八阿哥。八阿哥慈悲心肠,在众阿哥中,自是最有资格的。”

    四爷心里一笑,什么时候,皇阿哥轮到你们点评了。

    弘晖差点掩饰不住自己的神色。这家伙真的是给八叔说好话?而不是来坑八叔的吗?你是科尔沁的王公,摆明车马的在这里支持八叔,你是嫌弃他还不显眼吗?

    一个猎物没拿回来,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已经算是主动放弃了。大家要是在心里能赞八叔一声高风亮节,估计八叔就该圆满了。

    可如今摆在了明处,这是几个意思啊?好好的一步棋,愣是成了处心积虑,费尽心机了。八叔这会子只怕哭的心都有。

    弘昀小声道:“这就是嫡额娘说的那种‘猪队友’吧。”

    四爷一愣,就问道:“什么猪队友?”这女人,又跟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

    弘晖就辩解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儿子觉得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四爷‘唔’了一声,还要说话。

    就听皇上在上面道:“弘晖,我瞧着你在说话,都说什么呢?说出来大家听听。”

    这倒霉催的!

    弘晖幽怨的看了一眼四爷和弘昀,才站起身,走到中间,规矩的行礼之后,才道:“回皇玛法的话,孙儿在跟弟弟说,什么时候能像王伯和叔叔们一样厉害就好了。”

    四爷心里一松,这么说就对了。可别太老实。

    康熙呵呵一笑,也不介意弘晖说的是不是真话,就叫他起来,问道:“那你觉得你这些叔叔伯伯,哪个最厉害?朕的奖赏该给谁?”

    这就是个坑啊!

    弘晖收敛心神,避重就轻的道:“叫孙儿说,只看这赏的东西是什么了?要是什么古玩珍本,孙儿觉得,不管是十三叔还是十四叔,都不会抢着要,您赏给三伯,一准错不了。要是什么佛学典籍,孙儿就厚着脸皮求了王伯和叔叔们,谁都别要了。让给阿玛算了。想来就算阿玛没有下场狩猎,也没人跟着抢这东西。”

    这话一落,场中先是一静,既然就一阵哄笑。

    四爷的心就一点点落到了实处。这孩子,在宫里磨砺的,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太子又多看了弘晖两眼,就见小小少年,身姿笔挺的站在场中间,神态自如,挥洒自如。诙谐幽默,又不乏亲近的将这一个你争我夺的事,说的如同是家常小事一般。紧张的气氛顿时化作无形。

    好聪明的小子。

    连康熙都忍不住的笑了,“你就是个小滑头。”说着,就让李德全将东西拿了上来,竟是蒙古王公给太子的礼物。

    一炳玉如意。

    场中顿时就又静了下来。弘晖的心顿时就一紧,下面的话,该怎么说才合适?

    康熙就笑道:“如今见到东西了,你倒说说,该给谁才合适?”

    弘晖看了一眼一边的太子,就大着胆子走过去,行礼道:“侄儿想向二伯讨一样物件。”

    太子抬眼,挑挑眉,就道:“你小子看上二伯的什么了?”

    弘晖呵呵一笑,“二伯腰里的如意。”

    玉如意本就是玩物,大的能作为摆件,小的能做成饰物。林雨桐就有好几对玉如意形状的耳坠,只有手指关节大小,十分的精致。

    而太子腰上也挂着成人巴掌长短的一根如玉,通体莹白,是上好的羊脂古玉。

    “你小子倒是有眼光。”太子笑着,就解了下来,递了过去。

    弘晖一笑,“谢二伯赏。”

    于是,就将如意递了上去,摆在另一个如意的边上。

    一个虽大,但玉质并非极品。太子身上的虽小,但绝对算的上是极品中的极品。还真无法衡量轻重。

    他呵呵一笑,就道:“都是太子二伯赏的,十三叔,十四叔一人一个。公平合理。”

    只有一个的时候要争,如今有了两个,就用不着争了。

    原来所赋予的特殊意义也就没有了。

    太子又挑了挑眉,隐晦的对着四爷举了举杯。恭喜四爷有一麒麟儿。

    康熙也不恼,看了下面的众人一眼,又问道:“这么说,你不是将你八叔排除在外了?”

    弘晖并不着急,只是不解的看着皇上,道:“孙儿刚才听着,好似说八叔一个猎物都没带回来啊。不管什么理由,规矩就是规矩。定下规矩的人是皇上,那么,所有人都只能按着这个规矩去办。”

    康熙看着弘晖的眼神,就亮了许多。

    没错,还孩子后面的话,就是自己今儿要表达的意思。玉如意本是太子的,但朕这个一言九鼎的帝王在,那么说什么就是什么。规矩只有自己能改。

    这孩子虽然搅了今天的安排,但也把自己想说的话,点在了明处。

    这很好!很聪明。

    康熙呵呵一笑,又继续问道:“刚才有人说,你八叔有慈悲之心,应该给你八叔,你现在却说要遵守规则,按照规则,没有猎物就不算。那么,平心而论,你觉得你八叔这么做,是有慈悲之心吗?”

    弘晖都想哭了!这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但却不能再打马虎眼。

    圆滑一些叫聪明,圆滑的多了,就叫没原则。

    人总得有自己的立场,不能害怕得罪人什么话都不敢说。这是额娘教给自己的道理。

    于是他正色道:“如果不杀生就是有慈悲心怀,那么,皇玛法这些年射杀猎物无数,难道就没有慈悲心怀了吗?”

    不远处的八爷脸瞬间就白了。

    十四在心里暗笑。该啊!这句话他早就想问了。合着你一个人慈悲了,咱们都是刽子手啊。瞬间就觉得这侄儿还是亲的好,瞧瞧,一下子说到了爷的心坎上。

    就听弘晖的声音清澈干净,又透着爽利的洪亮,“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就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是一个道理。咱们满人,世代以狩猎为生,本就是这草原上的一环。如今咱们进了关,皇玛法不光自己狩猎,还坚持让孙儿们学习骑射,这是想叫孙儿们不忘本。咱们是马上得的天下,就得时刻记着这天下来的不易。想要治理天下,是得靠文臣。可要守住着天下太平,依旧少不了这马背上的本领。不杀生,不是真正的慈悲。真正的慈悲是顺应这天道。”

    康熙眼里就有了笑意,顿时笑声朗朗,“好好好!你这书读得好!这才算是读明白了。”说着,就叫了弘晖上来,到他的身边来,抬头对下面的人道:“打江山难,守江山就更难。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康,更是难上加难。”见弘晖走了上来,就道:“难为你看的明白,想的清楚。今儿就依你,将玉如意赏给你十三叔和十四叔。”又从腰上摘了随身的玉佩下来,“这个赏给你了。”

    竟是九龙玉佩!

    四爷手一颤,茶差点洒出来。

    众人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弘晖,弘晖自己也有点蒙圈,赶紧回头去看四爷。

    这东西太敏感,四爷摇了摇头。

    康熙像是没看见一般。亲手给弘晖往腰上挂,“不就是一个玉佩嘛!平常人家的祖父身上的东西,怕是不用给,就被淘气的孙子给摸去了。朕也一个做祖父的,今儿高兴,给孙子个物件,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能一样吗?

    但要真这么说,大家还能说什么呢?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