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清穿故事(30)二更
    清穿故事(30)

    虽然孩子是没事了,都安全过关了。但还是林雨桐还是被四爷惩罚了一顿。结果是第二天没能起床。

    “你太大胆,有没有想过万一。”四爷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抖。抱着她的手,将人攥着紧紧的。

    她突然明白,他不光是担心孩子,还担心自己。担心李氏的是哪个孩子要是有个万一,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事了,爷!”林雨桐窝在他怀里,“自从我真心诚意的祈求老天将弘晖还给咱们,我心里就不害怕了。只要我心里确实对莫雅琪他们没有丝毫的恶念,老天会看到的。佛祖会看到的。”

    四爷盯着林雨桐,斥了一句,“蠢!”

    这女人真是傻!就没想想过有人要利用这三个孩子将你扳倒吗?万一有人真的动了歪心思怎么办?哪怕就是李氏,也不能完全信任。历史上武则天还舍弃了自己的女儿只为了扳倒皇后呢?她怎么就不长点心呢?

    他虽然信佛,但还没蠢到认为佛无所不在。佛能救来世,但今生,大概永远也没有人心中的恶念强大。

    林雨桐再三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自作主张,这才将这事揭过去。

    孩子种痘成功,这是一件大事,大喜事。

    四爷甚至还专门去了折子,给皇上报了喜信。在折子上,林雨桐照顾几个孩子的事,也被写进了进去。尤其是照看年岁渐长,但身体极为孱弱的庶女。什么亲自守夜,喂饭喂药,不借他人之手。对孩子一视同仁等等。都夸的林雨桐脸红。

    宫里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消息,德妃破天荒的不怕人说什么,给了十分厚重的赏赐。尤其是给林雨桐,许多她当年得宠时皇上赏的头面和衣料。

    半个月后,康熙的批示过的折子发回来了。上面只有三个字。

    好好好。

    虽然言简意赅,但也充分表达了康熙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十分喜悦的。

    “瞧瞧,脸皇上都夸你好,那这以后谁也不敢说你不好。”四爷笑道。

    林雨桐撇嘴,这人真是会钻空子。这是夸自己好吗?这明显是说孩子都好好的,皇上表示很喜悦。怎么就成了肯定自己的好了呢?

    咱还没那么厚的脸皮呢。

    不过,若是非要这么曲解,也不是不行。也算是一种肯定吧。

    不过嘴上却道:“只要爷觉得我好就成了,其他人怎么看,一点也不重要。”

    “胡说。”四爷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看表情,应该是被自己的话取悦了。

    弘晖弘昀难得在家,莫雅琪经过林雨桐的调养,看起来也精神百倍。

    四爷手里的赈灾之事,已经完成了,正好带着孩子们去庄子上住一段时间。

    这次,连弘时也一并带了出来。

    四爷刚出城门,八爷就收到消息。

    “四哥跑的可真快。”八爷懊恼的道。

    九爷就道:“装什么富贵闲人?还不定又憋着什么坏主意呢?”他随意的靠在椅背上,又转头问八爷道:“前段时间,八哥也不找老四,今儿这是怎么了?老四又那么要紧吗?他不管正好,八爷也自在些。”

    八爷无奈的看了九爷一眼道:“你当我为什么急着找四哥。这圣驾走在半路上,这银子该从哪出啊?”

    “这话稀罕?自是内务府啊。”九爷看了一眼八爷,“内务府拿不出来,找户部去啊。难不成还能叫皇上在半路上的用度跟不上不成。”

    “户部?户部的银子,是我能调出来的吗?”八爷看了一眼老九,十分不雅的白了一眼。

    十爷就接话道:“找四哥去呗。四哥这人甭管怎么说,大事上从来不含糊。”

    十四嘻嘻一笑,“户部要是有银子,四哥跑什么啊。”

    这话可算说到点子上了。八爷心道,到底是亲哥俩,就是不一样。比别人了解的都多了几分。

    “怎么个意思,户部没银子了?”九爷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我就说嘛,老四这人不定心里憋着什么……”

    “我说九哥,怎么说话呢?”老十四听着不顺耳,四爷再怎么不好,也是亲哥。当着自己的面说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还是怎么着啊。

    “嘿……我说老十四,到底是亲哥俩,就是不一样啊。”九爷耻笑了一声。

    十四嘴一撇,“有什么不顺眼的,你当着四哥说呗。在这里对着我喊什么啊?”心里十分不屑,就自家哥哥那脸,看着就叫人发憷,就不信你有胆子。

    老九也光棍,扇子敲着手心道:“你还别说,爷还真就……不敢。”

    几人同时发出嗤笑之声。

    九爷就急了,“你们别说我,你们谁敢?去试试。”

    老十心说,那不是找不自在吗?谁闲得慌啊。躲都来不及呢,谁上赶着往上撞啊?

    八爷就道:“行了行了。以后好好说话,四哥也不容易。”

    不跑怎么办呢?不能看着皇上没银子使,也不能擅自动用户部的银子。

    唯一一条路就是上折子,问皇上该怎么办?可要是真这么问了,皇上会怎么想?

    一方面是觉得他们办事没有能力,这点事情都协调不好。另一方面,皇上只怕心里不自在。你们这是变相的谴责朕南巡花银子还是怎么着。

    怎么做都是错的。

    所以,四爷也十分果断。皇上一离京,他就撒手。皇上叫赈灾,他就加班加点,只管赈灾的事情。办完了,马上就走。

    而八爷,也是在刚才,才猛地反应过来,接下来要面临的窘境的。可这些,只怕在皇上没出京以前,就预料到了。

    “那如今八哥打算怎么办?”九爷关心的问道。

    八爷苦笑,“能怎么办?就是挤也要挤出银子来。”

    所以,今年除了主位的娘娘,还有几身像样的衣裳穿,其他的人可就真没有了。那料子给小宫女,只怕都得被嫌弃。

    更不要提什么以前那些首饰,摆件,家具瓷器了。就是胭脂水粉,茶叶蜜饯,品级都下降了不止一点。

    四爷看着京城里送来的信件,晚上坐在灯下长吁短叹。

    林雨桐刚才看了两眼,就悄悄的写了信,就人送给府里的老嬷嬷,叫人给置办东西,给宫里的娘娘送去。不管是衣裳料子,还是蜜饯果品,都定时的给送过去。用不了自己赏人也好。

    宫里的女人养儿子,盼着生儿子,可不就是为了有个依靠。如今可不就到了用儿子的时候了。

    “还是你细心。”四爷看了林雨桐列单子,就赞了一声。

    林雨桐就道:“都说一文钱难道英雄汉。想八爷那般八面玲珑的人,也被逼的用这样的办法。以往得罪人的活,他是不会沾手的。”她没说的是,就连四爷这样的人,不也赶紧躲出来了吗?

    四爷叹了一声,就道:“这银子,还得看皇上的旨意。估计皇上这次南巡,时间得长一点。皇上想回銮,可没银子啊。”

    林雨桐囧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说康熙没路费回来吧。是这个意思吧?

    不过,这南巡的排场是大了一些。

    就听四爷又道:“……可这皇上不南巡也不行啊。咱们满人到底是人少,想要统治汉人,就得先收拢读书人的心。江南文风鼎盛,安抚读书人,是必不可少的。再加上平定三番之后,南边的人心,很长时间是不稳的。不安定民心也不行。皇上拜孔庙,巡视河工,可不就为了赢得读书人的心,赢得好百姓的心嘛。至少,这些年,江南的田地更多了。河工也取得了一些成效。若论起这些,其实,花多少银子,都是值得的。而这些吗,又不是银子可以衡量的。”

    林雨桐觉得,四爷其实也在一点一点成长。

    他在看康熙的一举一动,然后认真的揣摩这里面的意图。而这些,是需要天分的。

    四爷理解康熙的苦衷,但却不意味着他会冲上去,将这些包袱背在他自己身上。晚上依旧琢磨半晚上的事,白天还是带着孩子耕种。

    这天,四爷却带着几个孩子在庄子里的水沟里摸鱼。林雨桐带着莫雅琪在岸上接着。弘昭在一边的草堆子里急着逮蚂蚱。

    弘时还小,只敢站在浅水处的小沟里。从里面摸泥鳅玩。

    一家人玩的正好,苏培盛就急匆匆的过来了。

    林雨桐白了他一眼,扫兴。

    苏培盛陪着笑道:“爷,是十四爷来了。”

    十四?他还做什么?

    四爷愣了一瞬,就道:“带过来吧。”说着,又继续玩他的。摸到一条半斤大的鲫鱼朝林雨桐扔来。

    十四远远看见了,心道,真是见了鬼了。这还是那个板着棺材脸的四哥吗?

    要是一直这样,瞧着也不吓人啊……

    林雨桐捡起鱼,转头瞧见十四过来了,就先笑道:“是十四弟来了,今儿正好尝尝你四哥摸的鱼。”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