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清穿故事(29)
    清穿故事(29)

    外面北风呼啸,屋里却也暖意融融。林雨桐慵懒的躺在四爷怀里,就道:“这位佟三爷到底哪里叫八爷看中了?”

    “不是为了隆科多,是为了佟国维。”四爷冷笑一声,“隆科多大概见爷太冷淡,想找个下家罢了。老八是个谨慎的人。因着皇额娘的关系,他可能觉得隆科多跟爷关系更亲近一些罢了。看着佟家的面子,不好拒绝这个人,但又怕隆科多背后站着爷。他心里不大安稳。叫他福晋上门,要是探出什么,自然是最好。要是什么也探听不到,也好叫爷不敢放心的用隆科多罢了。”

    林雨桐这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也就是说,八爷其实还是看不上隆科多的。他跟佟国维走的近,这位佟三爷完全是可有可无的。要是隆科多真的背后有爷的影子,八福晋今儿一问,就相当于警告咱们,他什么都知道了。那么,隆科多就是一个弃子。要是隆科多跟爷的关系还不到那个份上,八福晋一打听,很容易叫人误解,这佟三爷是不是已经有向八爷靠拢的意思了。以后爷也不敢再放心的用这个人了。他这是看在佟国维的面子上,不好拒绝了隆科多,但也没有真心想用。但为了防止意外,更不想叫爷用。所以,八福晋才有了今儿这莫名其妙的拜访。”

    四爷呵呵一笑,“有那么点意思了。”

    林雨桐眼睛一闭,难怪一个一个都不长寿。这么点事,背后藏着这么多算计。一个个的都是被自己给活活累死的。

    “怎么?没兴趣了?”四爷将被子往两人身上有裹了裹,问道。

    “你心累吗?”林雨桐又睁着眼睛看他。

    四爷一叹,“爷这些兄弟,要是心里再不算计点这些个事,可不都得养废了。”

    这倒也是。

    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皇上似乎对这个皇子阿哥的安排,十分谨慎。四爷现在监管户部,监管是没错啊。但是手不能伸的长了。皇上发话,具体派活的时候,他们才有用,要不然,其实也就是一个高端的摆设。没有什么发言权的。

    虽然下面的人不敢真把他们当菩萨,但凡事都讲究个名正言顺不是吗。

    除了三爷领着个修书的差事,其他的人,都十分随机。全看上面皇上的心情。

    可要是问三爷,他也不爱干这些事。可不干这个还能干什么呢?

    就这个,还得防着有人说他收揽文人的心。

    都不容易。

    普通人家,只盼着儿子自立有出息。早早的当大人用。

    可生在皇家,大概皇上心里宁愿永远将他们当小孩子养着,也不愿意他们长大吧。

    林雨桐叹了一声,“睡吧。烦心事躺在床上就不许想了。要不然晚上又该睡不安稳了。”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睁着眼睛却也睡不着。老八的心思,他知道。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其实,反过来,‘疑人要用,用人要疑’也是说得通。哪个上位者也不会对使用的人百分之百放心。这才是人之常情。既然用人要疑,那么疑人用一用又有什么关系呢?

    耳边慢慢的传来林雨桐越来越清浅的呼吸声,他的眼皮也跟着重起来。

    四爷的心思,林雨桐向来不猜。反正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她按部就班的养娃,好似一眨眼,忙忙叨叨的一年由过去了。

    等到来年的春暖花开,弘昭已经能在院子里满地乱跑了。

    天气和暖,四爷猛地给弘晖和弘昀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期。

    “爷是说种痘?”林雨桐愕然的道。

    四爷点点头,“本来早两年就该给弘晖和弘昀种痘的。只弘晖病了一场,爷也不敢叫给种了。这两年瞧着身子竟是养回来了。还是趁早种吧。”

    林雨桐一琢磨就道:“莫雅琪呢?”她好似记得莫雅琪也没种痘。

    四爷点点头,“也没种呢?不过爷还是担心莫雅琪的身子。”

    林雨桐也知道这时候的医疗水平,其实种痘,就相当于给孩子多了一层保险。危险没想象中的大。

    她道:“要不,给孩子们都种了,我陪着他们住。”

    “胡闹!弘昭还小。”四爷当即就掉下脸子了。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就道:“爷突然给孩子们种痘,一定不是一时兴起的。只怕局势已经不能叫人完全安心的将弘晖和弘昀放在宫里了。”

    康熙今年没出正月,就已经第六次南巡了。南巡为了什么?因为江南文风鼎盛,因为江南不少人还在念叨着太子是正统。甚至不少人都叫嚷着叫太子出来参与政事了。在这样的氛围下,局势只会越来越紧张。这些皇子是不会有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孩子。但从古至今,从不缺少自认为是忠臣勇士的人自作主张。有些事,一旦失控,不是哪个人能拉的住的。就连身边伺候的丫头太监,有时候都爱替主子拿主意。更何况是下面的大臣。四爷一惯谨慎,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自家护的滴水不漏。孩子,就是他的软肋。

    她看着四爷道:“爷,放心将孩子交给我。不会出差错的。弘昭是我生的,我心里有数。”

    “别以为看了几本医术,就能当大夫了。”四爷还是不答应。

    林雨桐就道:“弘晖经过了上回的事,我是不放心他一个人的。弘昀底子不及弘晖多了,爷难道真的放心。莫雅琪更是不能拖了,可她的身体爷也知道。我陪着孩子,要不然不能放心。可弘昭如今认人了,片刻离不开我,爷说怎么办?再说,既然爷觉得局势不好,弘昭就真的能万无一失不出差错了?”

    四爷皱眉道:“爷不是担心真的有人对孩子下手。爷是担心,事态失控,爷会陷在里面。到时候没人护着你们……爷不将这些都安排好,不能安心。”他沉吟了半天才道,“你在外面陪着弘昭,爷陪着弘晖他们。”

    四爷的计划很好。但到底赶不上变化快。

    此次南巡,皇上将太子,直郡王,十三爷,十五,十六带去了。京城的事情,却交给了四爷和八爷。

    四爷在皇上出京后,就又深居简出。将只由着八爷理事。

    可圣旨八百里急令,山东济南大旱,叫四爷管着赈灾之事。四爷本就监管户部,这调拨钱粮,本就是他的职责。再加上灾情如火,当天带着东西,就住到了户部衙门。

    林雨桐正好叫人打扫了个院子,就将孩子都安置了进去。

    李氏拉着弘时只是不舍,林雨桐就道:“放心,怎么带进去,我给你怎么带出来。”

    此时种的都是人痘,而且只是家里富裕的才种的起,远远没有到普及的程度。要是提种牛痘就更是天方夜谭。

    以林雨桐如今的身份,也不是贸然提出这些的时候。能保证几个孩子好好的出去,就成了。

    当然,其实染了痘,林雨桐也能治疗好。但拿什么遮掩自己的医术呢?总不能回回都喂血吧。再说了,孩子总有长大的时候,自己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在他们身边。总有人力不可及的情况,那就种痘吧。种了也安心。

    尤其是自己守着,绝对能万无一失。

    种痘之后,会有发烧的显现。弘晖的症状最轻,基本不影响他正常的生活。每天还照旧看书,写字,甚至出来舞剑。第三天就出了零星的水痘,有林雨桐给家里泉心水的洗澡水泡着,连痒的感觉都非常的轻微。

    弘昭和弘晖的情况类似,这两孩子可能都是因为自己给的照顾最多,所以,身体素质明显最好。弘昭除了饭量少了一点以外,也没什么大的不妥当。

    “额娘,将弟弟放在我这,我看着吧。”虽然有嬷嬷照看,弘晖还是想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额娘要看顾姐姐他们,也能放心些。”

    林雨桐见哥俩玩的挺好,也就点头去了。

    这次,反应就激烈的就数莫雅琪。烧的浑身滚烫。弘昀只是没精神,头脑还是清晰的。弘时也好点,只是不爱说话不爱动弹了。林雨桐守了莫雅琪一晚上,用空间泉水喂,等第三天,水痘出来了,人才清醒了过来。

    “嫡额娘,我没事了。”莫雅琪烧的迷糊,可还是知道林雨桐守着她。

    林雨桐笑道:“是没事了。这水痘一出来,就没事了。”

    等第五天,孩子们身上的水痘都变了颜色,结痂的时候,林雨桐才松了一口气。

    等第七天,痂就开始脱落了。太医们再给将痘粉吹到孩子的鼻子里,这是要确认,是不是还会被传染,来判断有没有成功。

    结果,又等了七天,几个孩子都欢蹦乱跳的。整天在小院子里玩。哪里有一点不适的样子?

    四爷忙得昏天黑地,林雨桐又刻意瞒着。等四爷知道消息,赶回来的时候,远远听见院子里传来孩子们的笑声。

    几个孩子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莫雅琪是老鹰,弘晖背着弘昭当母鸡,后面跟着弘昀和弘时。几个孩子的笑声传的半个府邸都听得见。

    四爷高悬的心才算放心,只觉得背后都被汗湿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