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清穿故事(28)二更
    清穿故事(28)

    弘晖对于皇上特意打发人悄悄看他,心里多少有些受宠若惊。此时弘昀已经回去歇着了。皇上的意思既然不叫声张,他自是除了自家阿玛和额娘,不会再告诉别人。倒不是信不过弘昀,只是他多少还有点小孩儿性子,怕他收不住话头,叫人听出了端倪。这宫里,谁不是长了七窍玲珑心的。

    等到沐休的回家,林雨桐亲自看了弘晖的伤,才稍微放心一点。

    “如今还是这样,当时得伤的多重啊。”林雨桐心疼的道。

    弘昀就道:“当时那肩膀整片都是青的。亏得我大哥第二天还跟没事人一样。”关键是弘晳还专门找自家大哥比划一场,好似要确认他确实能赢了大哥一样。真是笑话。真有能耐,他怎么当时不上去。结果,闹得伤上加伤。

    弘晖就偷偷给弘昀使眼色,叫他不要多话。这事叫额娘知道了,不过是平添了几分担心罢了。

    林雨桐哪里看不出来哥俩的眉眼官司。孩子有了自己的秘密,就是慢慢长大的标志。不过,这事还得跟四爷商量一下。到底孩子啊在宫里过的什么日子。

    弘昭看着弘晖光膀子趴着,就凑过去,在弘晖肩膀上一个劲的吹。

    弘晖愕然,这是在玩什么。

    就听弘昭嘴里不停地念叨:“呼呼……呼呼……不疼。”

    原来是给他吹一吹就不疼的意思。弘晖顿时就笑起来了,“才几天不见,你就又长本事了。还学会呼呼了。”

    弘昭就咯咯咯的笑。

    弘昀抱他,“你给二哥呼呼一个。”

    弘昭反而拽了弘昀的辫子玩。小屁孩就会看人眼色,知道要巴结谁,谁不能欺负,谁好欺负。

    林雨桐赶紧给弘晖将衣服穿好,“你们俩在宫里的事情,额娘也够不着。但不管为了什么,别吃亏才好。真要是收了委屈,别瞒着。你阿玛总是能给你们做主了。”

    弘晖和弘昀应了一声,都不敢看林雨桐的眼睛了。

    林雨桐亲自下厨,给两人做了爱吃的。今儿天飘着雪,也没叫莫雅琪和弘时过来,只林雨桐和四爷带着弘晖和弘昀。

    “在宫里,蒸菜和炖菜最多。我们俩还算好的,时常能点了自己喜欢的菜。我瞧着几位皇叔反倒不如儿子们过的自在。”弘昀给自己面前的碗里夹菜,边道。

    弘晖心道,那是因为这些叔叔们没底气。自家能这么自在,是因为宫里有娘娘看着,宫外阿玛还算得势的缘故。要不然,更得夹起尾巴做人。

    四爷就道:“那是皇上如今十五繁忙,管不过来了。”

    林雨桐心说,不是管不过来了。而是儿子太多,稀罕不起来了。尤其是觉得被儿子们伤了心以后,就更是没有那个心劲了。

    跟孩子消磨了半天时间,晚上,林雨桐窝在四爷的怀里才道:“爷是不是问一下两孩子在宫里的情形。我总觉得弘晖和弘昀如今有点报喜不报忧了。”

    四爷一笑,心道,这不是很正常吗?谁家的孩子还能事事都跟阿玛额娘禀报呢。

    再说,在宫里那点事,他知道的很清楚。跟林雨桐的担心不同,他却觉得正好是一种磨炼。弘晖在宫里,将弘昀保护的很好。没受一点委屈。他自己受了委屈,也咬牙忍下来了。事实上,人一辈子,哪里能不受委屈呢。就是皇上,没亲政的那几年,不也受了不少臣子给的委屈吗?皇上不也打落牙齿活血吞了吗?

    这对弘晖的成长是有利的。

    弘晳跟弘晖又比了一场,可第二天,皇上检查这些皇子皇孙的课业的时候,不又点名斥责了弘晳几句吗?虽然没有夸弘晖,但这反而更说明皇上上了心。

    但这话,他却不能对林雨桐说。这人只要不触及孩子,脑子还是好用的。一旦触及到孩子,就算是摸到她的底线了,完全没有理智可讲。

    他道:“不过是堂兄弟之间,相互较劲罢了。别说是他们这些堂兄弟,就是我们这些亲兄弟,在上书房的时候,还不是常常滚在一处打作一团。皇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看着。从来不说什么。”

    林雨桐心想,所以,你们这一伙子兄弟,才习惯于用这样的方式处理问题。如今敢你争我抢,各逞本事,可不就是当年小孩打架的升级版本。康熙要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肯定恨不能当初一人捶一顿。谁敢不懂规矩,不本分的伸手,就打一顿。估计如今的情形会好上许多。

    她这么想着,嘴里却打了个哈欠道:“爷只要看顾着孩子点就好。如今的情形,不受委屈是不可能的。我心里也知道。别叫太过分了就好。”

    “放心,爷叫人看着呢。”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睡吧。安心。”

    安心不安心,都得继续将孩子送回宫里去。哪怕被弘晖告知得到皇上的关心,被偷偷送药,也无法抵消这样的担心。

    弘昭在弘晖和弘昀走了以后,哭着喊着找了半天哥哥,将这几个屋子转了一遍,见确实是没找到人,才消停点。

    这消息的脾气实在说不上好。一个不顺心,那哭声就能震破天。

    林雨桐却不会惯着他要什么给什么的脾气,反倒是四爷对小儿子似乎更有耐心

    “等他大了,你慢慢给他讲道理就好了。叫他这么哭,嗓子该坏了。”四爷十分不赞同林雨桐的做法。

    两人对于孩子的教育理念时常冲突,大部分当爹妈的大概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这一日,八福晋又是没递帖子,就上门拜访了。

    天还下着雪,实在不是出门串门的好天气。

    林雨桐叫奶嬷嬷将弘昭抱了下去,就让人请了八福晋进来。

    八福晋笑着道:“四嫂好雅兴。”她看着的,正是插在瓶里的几支腊梅。

    嫩黄的花骨朵,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这是今儿四爷叫人送来的。

    四爷打着听禅的名义,去了城外的潭拓寺。林雨桐知道,他肯定有事要办。也没有什么微词。又不是跟什么二八佳人相会,也没在意。谁想到不久他就打发人送了梅花回来。自家园子里也有,开的也不错,可这却是他的心意。

    只这些却不能对八福晋说。秀恩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跟正妻谈真爱,也不符合当下的潮流。

    “八弟妹坐吧。我这也是无聊,没事的时候打发时间的。摆弄摆弄花草,也算是附庸风雅吧。”林雨桐拉着八福晋坐下。也没主动问她来干什么。

    “难得四嫂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八福晋说着就一笑,道:“我这回来,还真是有事麻烦四嫂。想跟四嫂打听点事。”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要用得着我,你只敢开口就是。凡是我知道的,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林雨桐嘴上应了。大家都不是什么没分寸的人,不合适的话,她自然不会说出口的。

    八福晋就端起茶喝了一口才道:“四嫂可知道那位佟三爷?”

    隆科多?

    敢称佟三爷的也只有隆科多了。

    可隆科多跟四爷之间,如今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林雨桐自己都不知道。但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的。

    那么八福晋此时说的话,究竟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代表着八爷的意思,林雨桐拿不准了。

    她笑道:“佟三爷我哪里能不知道,将他那小妾宠得无法无天的。”说着,就耻笑了一声,道,“我说,八弟妹,你可看着点八爷。这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跟这样的人呢打交道,可别被带歪了。”

    八福晋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开口,林雨桐说出来的会是这样的话。

    但这话不管放在哪,也是正理。

    她不确定这是林雨桐对隆科多的态度,还是四爷对隆科多的态度。

    于是就笑道:“我今儿打听的,还真是这位小妾的事。四嫂知道的可详尽?”

    林雨桐捂着嘴就笑:“八弟妹这话糊涂,既然她是从别人那里讨来的,想那小妾伺候过别人,跟这位佟三爷的时候,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年纪上,也肯定不小了。可以佟家的身份,想要齐整些的丫头,不知道多少人上赶着送姑娘上门呢。为何单单就她能跟着男人相伴相守这么多年。还能宠的她,毫无立场,毫无原则。能是为了什么?男女这点事,你还跟我装起了糊涂。在伺候男人上,她自是有过人之处的吧。”说着,就又笑了起来。

    八福晋脸色一红,再没想到,林雨桐会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来。“四嫂,我不是问这个?”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林雨桐十分理解的一笑,道:“人家的手段,只怕咱们也学不来。”

    只说风月,其他的半句也不多提。这就是林雨桐的原则。不管八福晋是为了什么,从自己这里,她一句有用的话都别想得到。

    送走满面通红的八福晋,林雨桐一直等到晚上,才等会了四爷。

    四爷听了原委,挑眉道:“你不用学别人。你的手段就不错。”

    林雨桐愣了半天,才懵逼的:“呃……”顺手把弘昭的尿布扔了过去。

    这老不要脸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