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清穿故事(27)
    清穿故事(27)

    弘晖目测了一下巴音,好家伙,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只比自己大了三岁而已,却足足高出一头去。膀大腰圆的。额娘总说自己长的像是牛犊子。真该叫她瞧一瞧巴音的。这才是真正的牛犊子。

    感受到身后有焦灼又担忧的视线,他转过头,对阿玛一笑。十分的自信张扬。

    四爷眼里的关切都能化为实质了。他的脸上神色不动,但眼神却骗不了人。紧握的双拳代表着他的心此刻究竟有多紧张。

    弘晖给了四爷一个‘您放心’的眼神,就将辫子一甩,缠在了脖子上,将袍子撩了起来,塞进了腰带里。

    巴音看着弘晖,心里也不敢大意。能主动跳出来,没有点真本事,是不会这么做的。尤其是这些皇孙,他们比自己这些人要脸面多了。

    两人相互对着转了两圈,突然就同时发力,朝对方扑了过去。

    巴音的身高占优势,摁住了弘晖的肩头。但弘晖知道自己的弱势,冲过去的时候,就是冲着对方的腰而去的。

    在力量上,弘晖并不输给巴音。他毕竟练了两年的内力,又有林雨桐用空间泉水给他调理身体。他的根骨不错,也算是小有所成吧。如果将比试只局限在布库摔跤上,对他是不利的。他唯一站优势的就是灵活。

    巴音本来觉得只要用力,就能将宏晖压下去。没想到自己的腰被牢牢的捆住了,对方的下盘极稳,不管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叫对方一动分毫。

    宏晖也想骂娘,怪不得这家伙敢跳出来呢。还真是没有三两三,不敢上南山。这家伙该不是天生神力吧。自己想将他掀翻,也不是一件易事。

    可是越是消耗,自己的体力越是跟不上。毕竟年纪悬殊,身高悬殊,体重悬殊,都很大。即便时技巧上,自己这摔跤的技巧,也肯定不及对方。

    怎么办?

    康熙看着场中的孩子,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他还真没想过,会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场面。他以为弘晖是必输的。可正如弘晖跳出来的理由一样,一个四贝勒的儿子,身份不低,但却无碍大局。输赢无所谓,至少勇气可嘉。时机也恰当啊。

    可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两人抱在一起,不是单纯的比力气,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停止攻击对方。脚下相互使绊子,懂门道的人都看得出来,两人的技巧都不错。

    而叫蒙古那些王公惊讶的是,巴音可是出了名的神力。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中,一直是没碰见过对手的。如今跟弘晖纠缠了半天,也没有任何能取胜的迹象。而他可比那个四贝勒家的阿哥大了好几岁。

    了不得啊!

    “老四!弘晖不错。”三爷赞了一声。这已经是今晚上说第二遍这样的话了。

    四爷盯着孩子,也没顾上回三爷一句。

    而场上的弘晖此时,已经觉得力量在一点一点消耗掉。再耗下去,可就真是赢的机会不大了。

    他心里一动,故作惊讶,又十分小声的道:“巴音,你裤子上怎么一个破洞?露屁股了!”

    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是要脸的时候。出于本能,他的力量就松了一分。

    好机会!

    弘晖猛地发力,一个过肩摔将巴音给摔在地上。然后他迅速跳出战圈,举起双臂,示意自己赢了。

    这个变故实在太快。康熙不由的坐正了身体,四爷差一点就站了起来。

    弘晖能抗这么久已经是意外了,谁也没想到他能把对方给甩出去,而且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巴音的体格,都赶上一个成年男子了。

    巴音站起来,气恼的对弘晖嚷道:“你耍诈。”

    弘晖哈哈一笑,就对着巴音竖起大拇指,“了不起,你是真正的勇士。我要是不耍诈,就赢不了了。我实在是太想要皇上的那根马鞭了。”

    众人一愣,这才明白缘故。可也不得不觉得这孩子真是有气度。

    耍诈怎么了?兵不厌诈啊。赢了不丢人。

    可他偏偏给了对手最大的赞赏和尊重。坦然的承认自己用了手段。

    巴音的脸上顿时就有些笑意。这样的人交往起来,叫人觉得舒服。

    那些蒙古王公相互看了一眼,巴音的阿玛,一位科尔沁的郡王就站起来道:“皇上的皇孙,气度让人折服。我们输的心服口服。”

    康熙朗声一笑,问弘晖道:“弘晖,你怎么说?”

    弘晖拱手道:“回皇玛法的话,都怪皇阿玛的奖赏太馋人,孙儿求胜心切,用了手段。是孙儿技不如人。”已经赢了,客气几句,说几句软话,又不会掉块肉。皇上在热河一待就是小半年,肯定是想安抚这些蒙古贵族的。小事上让一步,给了人家脸面,对自己又没有什么损失。

    说着,就朝自家阿玛看了一眼。四爷眼睑一垂,就是认可的意思。

    弘晖心里就更踏实了几分。

    巴音却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奴才比阿哥年长几岁,又该怎么算呢?”

    康熙却笑道:“好好好!这场比试比的好。巴音勇武,弘晖灵活。势均力敌,判你们一个平局。都有赏。”

    皆大欢喜!

    弘晖松了一口气,就拉着巴音一起喝酒。弘昀在一边执壶,给巴音的全都是掺了烈酒的。所以,等宴会散了的时候,巴音已经有八分醉了。

    弘晖悄悄的瞪了一眼弘昀,才笑的一脸谦和的将巴音交给人家阿玛。

    四爷走过来,看了两个儿子一眼,对弘晖点点头,拍了拍肩膀以示鼓励。对弘昀则瞪了瞪眼睛,这小子,花活不少。这宫宴暗处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他还有兴趣在这里玩小手段。欠收拾!

    林雨桐是回家后才从四爷嘴里知道这事的。

    “弘晖身上有没有哪里伤到了?”林雨桐先着急的问道。

    四爷一愣,干咳一声,他只顾着高兴了,见孩子没事,也就没往细处想。可如今林雨桐一问,他马上反应过来了,两人较劲,可不得身上多少有点伤。尤其是肩膀,被巴音抓着用力,一定伤的不轻。难为这孩子谈笑自若,竟是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怪不得弘昀给巴音换了酒整他呢。原来是看出弘晖身上有伤了。自己临走来拍了孩子的肩膀,可也确实没见这小子脸上露出分毫啊。

    这心里马上就先疼上了。

    林雨桐一瞧,心里就有了谱,嘴里埋怨道:“爷这阿玛当的,跟后爹似得。”

    “胡说!”四爷瞪眼,“大小伙子,这点伤算什么?”

    谁大小伙子了?十岁的孩子,什么时候成大小伙子了。

    四爷也知道自己理亏,赶紧站起来给苏培盛交代了一声什么,就见苏培盛匆匆而去了。大概是四爷要动宫里的人吧。

    “放心吧。爷还能真叫自己的儿子委屈着。”四爷说着,就自己不由的笑起来。弘晖的这次只怕给皇上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林雨桐瞧四爷的样子,就知道心里正不知道怎么得意呢。

    弘晖此刻趴在榻上,肩膀上的青紫印记十分明显。

    边上的弘昀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就道:“巴音这个蛮牛,好重的手。”

    “嗯!这人的力气是天生的。羡慕不来。”弘晖对弘昀说了一句,就扭头对小太监道:“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快点处理好。”

    已经是冬天了,屋里就算再怎么暖和,这光着膀子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正说着话,就听见外面有人禀报,说了有人奉了四爷的命令来见大阿哥的。

    弘昀就起身道:“大哥,我先出去瞧瞧。”

    弘晖点点头,心里估摸着是额娘和阿玛担心自己的身上有伤。

    不一会功夫,弘晖就拿着药进来的,“阿玛打发人来送药,想来也是想到大哥受伤了。”

    “一点皮外伤,两天就好。”弘晖忍着疼不在意的道。其实有时候跟弘晳和弘昱比试,他们手底下都不轻。只自己不敢太再两人身上下狠手罢了。如今受伤也都习惯了。

    康熙还在御书房里,他放下手里的折子,对李德全道:“打发人悄悄的给老四家的小子送点药过去。别声张。”叫人知道了,可不得以为自己对这孩子上了心。再拿孩子做筏子,不值当的。

    李德全应了一声,就快速出去,一会子就回来了。

    “老四家的这个,在上书房的课业如何?”康熙问了一声李德全。

    这宫里的大小事情,什么时候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李德全斟酌了半天,才道:“这比文,能跟弘昱阿哥不相上下。比武,能跟弘晳阿哥旗鼓相当。”

    康熙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弘晳的文才还是不错的,弘昱骑射确实下了功夫。

    弘晳文比弘昱强,弘昱武比弘晳强。

    可弘晖却稳稳的紧跟着两人,不露头,不示弱。

    只这一点,从性情上来说,弘晖就胜了一筹。

    李德全看着康熙盯着灯火愣神,就知道,皇上这心里,大概对四贝勒的大阿哥,上心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