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清穿故事(26)二更
    清穿故事(26)

    四爷眼里就带了几分自得。在这些下一辈中,弘晖绝对算的上是佼佼者了。

    他笑道,“这孩子病了一场,就怕了。只要是能强身健体的事,他都多用几分心思。他额娘倒不会在这上面惯着他。不过弘昀就赖了些,下不了苦功夫,我也舍不得打骂。如今能不要人牵着马,自己遛圈,我就知足了。”

    这话得到了五爷和七爷的强烈认同。

    “弘昇这小子,每旬回去,我都是要问问他的功课的。书背的还算过的去,可这骑射上,就是不肯下功夫。”五爷摇摇头,“腿上磨破点皮,就是天大的事情。他额娘也跟我哭哭嚷嚷,好似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了一般。咱们兄弟,像这么大的时候,一天里有半天都是长在马背上的。就跟谁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似得。”

    四爷心道:谁叫咱们碰上的是个狠心的阿玛呢?

    七爷就道:“上书房的师傅,咱们还是信得过的。学问上差不了大错。谁念上一百二十遍,也都能背个七七八八了。我也正愁着怎么叫我家那小子在骑射上用点功夫。”他从小腿脚不好,但骑射也没落下,一样的骑马射箭,比别人苦多了。天天晚上躲在被子里抹眼泪,不也扛过来了。可如今到了自家孩子身上了,就见不得孩子委屈,只要他眼圈一红,他这心立马就化成水了。半点也硬不起来。

    四爷见几人都盯着自己,他心里呵呵两声。你们一个一个都是慈父,都是亲爹,好似自己就是那狠心的后爹一样。他无奈的道,“要是真有办法,我那二小子我能那么纵着他。”

    这话也对。

    几个人围在一起研究儿子,八爷在一边只能呵呵。

    人家的儿子都能骑马射箭了,咱的儿子在哪呢?他不由的朝几个侄子看过去。

    一水的小子,在一起可不是淘气。

    就见一个小子,蔫了吧唧的给他们的酒壶里兑酒。他们这些猴孩子,哪里敢给他们正经的酒和,都喝的都是米儿酒,半点不醉人。他倒好,将大人喝的烈酒往里面勾兑。一会子醉了,算谁的。

    对了,这小子好像是四哥家的弘昀吧。看上起腼腆的不得了,怎么心眼这么多呢。

    只见他拿了勾兑过的酒给弘晳的杯子倒,给弘晖倒的,却是原来桌子上的米儿酒。

    原来这是弘晳和弘晖在掷骰子,谁输了谁喝酒。他观察了弘晖一会子了,好几把弘晖不亮自己骰子,就认输了,显然,这是让着弘晳呢。可弘昀不知道啊。可能见弘晖输了几把,要被罚酒,他就在背后给酒里做手脚。你喝的少,我给你烈酒。我哥喝的多,就喝米儿酒。这心眼子!

    还别说,他就在那默默的干他自己的,除了弘晖察觉到了多看了他一眼,谁都没在意。

    四哥这俩儿子养的真好。难得的竟是嫡庶不同的出身,竟然也相处的十分和睦。不见半点嫌隙。这就更难能可贵了。

    在这方面,自己的福晋跟四嫂比起来。就差了那么点意思。

    “你们几个在一起嘀咕什么呢?”康熙突然开口问道。

    三爷连忙站起来道:“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如今儿子的儿子也长大了,儿子们就得为自己的儿子操心。正说这些小子,都是拈轻怕重,不知道下苦功夫的。”

    康熙就笑道:“你们也都别说孩子,你们小时候,哪个没办过几件没出息的事。老三,头一天上马,就吓的哇哇直哭。老四倒是倔脾气,可那身子僵的愣是从马上下不了。老五都骑了两年马了,上下马还要人抱着。如今不也都好了吗?别整天在府里对着孩子就知道喊打喊骂。朕也没为了这个打骂过你们。为着老三骑马不哭,朕还赏了他一个玉雕的小马驹。老四愣是哭着喊着要了一条狮子狗回去养。对孩子要多点耐心。”

    这些话,叫几个兄弟心里都不是滋味。他们小的时候,皇阿玛确实是十分有耐心。这么些儿子,每天再忙,功课都是要看一遍的。这是多少当阿玛的都做不来的事。就算他们现在,能在孩子回家的时候,抽上半个时辰问问功课,就不错了。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坐拥天下,却比他们这些阿玛尽职尽责得多。

    康熙自己如今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自小就没有阿玛。没有阿玛管着,没有阿玛教着。等有了儿子,他就想把自己想要却没有的统统都弥补给儿子。没有人知道,十几岁的他坐在皇位上看着下面的臣子,心里是怎样的惶惶然。他也常心里害怕,想着要是自己的皇阿玛在,是不是自己头上就有了一层遮风挡雨的天。可是没有,没有人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这是自己一辈子的缺憾。谁也弥补不了的缺憾。

    他没有的,他希望他的儿子有。所以,对这些儿子,真的是倾尽心力教养的。

    他想着,等着如狼似虎的儿子都一个个成了英才,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他们兄弟齐心,一定能开创万世的基业来。

    事实上,他的教育是成功的。儿子们个个如狼似虎。但人心却难算呐。

    太子在一边心里最不是滋味。他是皇阿玛手把手教着长大的。那些点点滴滴,只怕皇阿玛的心里也记得清清楚楚。

    这边这兄弟几个正不知道如何答话。就听下面又闹起来了。

    原来是皇孙和几个蒙古王爷台吉的儿子孙子打起来了。

    说起来也好笑,这些蒙古王爷是送康熙回来的。依依不舍一直送到京城,然后拿着大批的赏赐再回去。而这些后辈,也是要在康熙面前露露脸的。

    这不,都是半大不小的孩子,就有人要挑战弘晳了。

    这孩子也十二三岁大,长得壮硕。当堂请旨,要跟皇孙们比试比试。头一个指的就是弘晳。

    弘晳是太子的长子,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特殊意义的。

    就跟皇帝亲征差不多,能赢不能输。

    其实小孩子比划几下,没什么大的影响。可世人总喜欢牵强附会,给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上,加上某种特定的意义,这就不好了。

    康熙呵呵一笑,“较量啊,这是好事啊。”说着,抬头问弘晳道,“弘晳,你怎么说?”

    弘晳的视线却落在太子的身上。太子微微皱眉,其实这不是大事,但是弘晳的自尊心特别强,在上书房,师傅们偏帮着,都因为偶尔在骑射上输给弘昱,两人闹出一些不愉快来。这要是在这些多人面前输了,可就真是对这孩子的打击有点大。那孩子的身形,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嘛。

    这叫自己这个做阿玛的怎么说呢?

    就听那孩子突然道:“不管是弘晳还是弘昱都行。”

    直郡王就抬眼朝弘昱看去。弘昱这时候能怎么应?将自己跟弘晳摆在同一个地位上问,这本身就十分的没常识。就算自己能答应,这会子也不好答应了。不管心里怎么不爽,都不能跳到弘晳的前面去,这是大面上最基本的态度。可要是不答应,不是成了懦弱了。

    “巴音,你这是瞧不起人啊。”弘晖从弘昱的身后站了出来。他知道,弘晳和弘昱都在两难。可大清的面子不能丢。这两人下面,可只有他了,他不出来,这个局解不了。

    四爷猛地一抬头,眼里闪过一丝骄傲,一丝担忧。

    是的!弘晖跳出来的时机,恰恰合适。解了围,化解了尴尬。

    只要弘晖应下来,不管输赢,都没有关系。

    康熙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诧异。他看的很清楚,这孩子并没有得到老四的提示。甚至老四也一样的惊诧。他笑道:“是老四家的弘晖吧。人家找弘晳和弘昱,你还小,你跳出来做什么?”

    弘晖站了出来,看了巴音一眼,就道:“回皇玛法的话,两位兄长的功夫都在孙儿之上,但孙儿自问也不差。凭什么他就看不起人,只找两位兄长挑战呢?如今,孙儿倒想对他下战书。要是他连孙儿都胜不了,也就不用在两位兄长那里讨打了。”

    “这是不服气了。”康熙哈哈一笑,这孩子会说话,把方方面面的脸面都顾上了,“好!你先挑战吧。若是赢了,有赏。若是输了,可得领罚。”

    弘晖磕头道:“孙儿正缺一个好马鞭。在这里先些皇玛法的赏了。”

    四爷就瞪眼道:“没规矩!”

    康熙哈哈一笑,半点不介意的道:“还挑起赏了。成!”说着,就对李德全道:“朕记得,朕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用过一根好马鞭。找出来,馋馋他。别一会子输了,又哭鼻子。”

    弘晖欢喜的一笑,满脸都是孩童的稚气,然后站起来,冲着巴音挑眉。这家伙长了一身的腱子肉,看来得费些功夫了。

    四爷有些担心的看着弘晖,但其他几位爷,看着四爷就有点羡慕嫉妒恨了。

    要说弘晖这孩子是无心撞上来,打死都没人信。

    不光是机灵,还胆大,有决断,有担当。就这几点,不管输赢,都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弘晳和弘昱对视一眼,随即又错开。不过心里却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