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清穿故事(23)二更
    清穿故事(23)

    林雨桐以为这件事闹过了,就算完了。被直郡王给镇压了,又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就行了。剩下的就是关起门各家在各家闹吧。不想还是有消息给漏了出去。最起码宫里是知道了。但知道的却刚好是相反的,都以为是这些皇子阿哥喝酒闹事,对福晋动手了。

    宫里的老太后都动怒了。她听说是十爷用鞭子打十福晋了。

    十福晋从草原嫁过来,本就跟太后亲近几分。如今被老十那浑球用鞭子说话,这还了得。

    她一向是不管事的,第一次动了怒。不光将各主位的娘娘给叫到了她的宫里,还下了旨意,叫皇子连同福晋一起进宫。

    四爷跟林雨桐早把这码事扔脑后头了,正商量着,是不是去庄子上住上一段时间。林雨桐想叫四爷给弘晖和弘昀请假,带两个孩子一起去松散松散。四爷就是不答应,不管林雨桐怎么跟她缠磨,就是不同意。

    “上学哪里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四爷十分有原则,即便是美人计也不做丝毫的退让,“你不可别惯着他们。爷说不行就不行。”

    两人正闲磕牙,就听见苏培盛的脚步声急匆匆而来。

    四爷马上将怀里的弘昭塞给林雨桐,起身问答:“出什么事了?”

    苏培盛进来道:“是宫里来人了,太后娘娘叫各位爷和福晋进宫。”

    两人面色同时一变,都以为是出大事了。别看太后没实权,但要是真到了要紧的时候,太后的懿旨还是顶用的。

    老太后不管事,这谁都知道。轻易连自己的宫殿都不出。

    皇上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所以,除了名份上是祖母,是太后,其他的还真没有。要真论起血缘,也远了,她只是孝庄太皇太后的侄女。

    如今突然召见,还请了众皇子连同福晋一起进宫,不是出了事是什么?

    林雨桐脸色也跟着变了。赶紧将弘昭交给奶嬷嬷,屋里的事情交给袁嬷嬷,府里的事情交给老嬷嬷管着。自己又进去换了素色的衣衫出来,头上戴的都是珍珠的头面。

    四爷也换了素色的袍子,两人不敢耽搁,就往宫里赶。

    一旦劳动太后,多半都不会是好事。

    刚出了府就遇见了八爷骑着马,后面的马车里是八福晋。兄弟两都是素色衣裳,面色都十分的严肃,也都没有寒暄,也不谦让谁先谁后,一句废话没有,就埋头赶路。

    林雨桐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京城里坐马车也是颠簸的。心肝脾肾都快被颠出来了。

    进了宫,八爷两口子还在自家前面。四爷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似得,得亏林雨桐偷偷练着内力。要不然,还真跟不上她的脚步。

    进了慈宁宫,大家前后脚的都到了。林雨桐站在四爷身后,才有功夫擦了擦汗。这大热天的,可不把人给热出个好歹来,

    又累又渴,但这宫里的嬷嬷丫头似乎没有给这些皇子爷连同福晋上茶的意思。林雨桐从空间里拿了薄荷糖出来,悄悄的塞给四爷一个。这东西不甜,就是生津止渴的。

    四爷装作打哈欠,用手捂了一下嘴,就给塞进去了。要不是地方不对,时机不对,林雨桐自己都能笑出来。

    偷吃都偷吃的这般艺术,不由的不叫人发笑。

    以前的桃红柳绿,这会子全都是素衣银钗。大殿里也没有说话和交谈的声音。

    这些皇子一个个的眼观鼻鼻观心,心里都猜测着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难道是皇上他……或者是太子出事了……

    那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还都没想出个一二三四五来,惠妃,荣妃,德妃,宜妃连同有皇子的嫔都进来了。

    这些人进来一瞧,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穿起了素服。

    如果一个人两个人穿的素淡了,这还没什么?谁没点自己的喜好呢?

    可这齐刷刷的这般样子,就叫人不能不奇怪了。

    其实,这也难怪。要是其他人宣召,这些人打听消息,肯定就打听出来了。甚至不用打听,自有那想把结的,巴巴的把消息送给这些主子爷。

    可这太后宫里,往常谁在意啊?就是想打听,也找不到门路。

    这不,抓瞎了吧。

    几个主位的娘娘往上面一坐,就都朝自己的儿子看去,哪个不是暗暗的瞪了几眼。她们也隐隐约约的听说了这些孩子喝了酒就打骂媳妇来着,可这两口子过日子,这不是常事吗?谁家都这样,是不是?也都没往心里去。谁想到太后会插手啊。要知道这样,她们也能提个醒啊。

    瞧瞧着一水的素衣,不知道的还以为给谁戴孝呢?

    传到皇上耳朵里,这可不都是事端。你们这是盼着谁死呢?

    给娘娘们行了礼,这才敢抬眼仔细打量。

    林雨桐瞧着这些娘娘花枝招展的,就知道自己这些人可能都想多了。悄悄的挠了挠四爷的手心,被他一把给揪住了。她也不敢再闹。

    太后出来的很快。脸上的神色也十分不好看。

    她先拿五爷开刀,因为五爷是她养大的,“你真是混账。怎么能跟你媳妇动手,听说,还把你媳妇扔到水里去了?”

    五爷蒙圈了,谁他妈说的?这么英勇神武的人敢这么对媳妇的人是爷吗?自己被自家的母老虎提溜着腿,倒栽葱掉进湖里的好吧。

    “皇妈麽,这……孙儿……”五爷先跪下,找了半天话,也说不出自己被福晋欺负的话。只憋气的磕头道,“是!皇妈麽教训的是。孙儿错了,再也不敢了。”说完,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五福晋,不光是母老虎,还敢打小报告。打了小报告还不算,你还颠倒黑白。好!好你个他塔喇氏。咱们走着瞧。

    五福晋也十分惊诧怎么会传出这样的话。但看着自家爷又开始瞪眼睛,她心里就冷笑一声。得罪不得罪的,都没宠爱。谁怕谁?

    她果断的站出来,跪下磕头,就道:“皇妈麽误会了。不是我们爷将我扔进水里了,是我将我们爷给扔进水里了。皇妈麽听错了也未可知。要责罚,您就责罚孙媳妇吧。就是叫我们爷休了我,孙媳也没半点埋怨。”说完,她就有恃无恐的看着五爷。看看,我说实话了。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知道没人会相信。

    太后还没说话,宜妃就先道:“好孩子,你起来。老五混账了一些,委屈你了。”

    太后点点头,对五爷道:“看你媳妇多好,什么罪责都愿意替你担着。你可长点心吧。”

    五爷张嘴结舌了半天,才道:“是!孙儿一定好好的对福晋。”话说的清清淡淡,五福晋却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发落完老五,太后的怒火就对准了老十。

    “你这浑球,竟然对你福晋动鞭子。”老太后一把拍在桌子上。

    老十一下子就跪下了。他瞪着眼睛,看着他那福晋,就见她眨着不算大的单眼皮眼睛,十分的幸灾乐祸。他能说什么?说天天被福晋抽?他丢不起这个人。

    “孙儿错了。孙儿是喝醉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十爷瓮声瓮气的道。

    被媳妇打了,这些爷们爱面子,偏偏不敢说。还得背上打媳妇的骂名。死要面子活受罪。

    林雨桐用帕子压住嘴角的笑意。可就是忍不住怎么办?

    十爷的额娘是贵妃,又死得早,这后宫里除了太后,没人能管得了他,也没人管得了十福晋。谁也不敢说是十福晋的婆婆。这太后偏又跟十福晋娘家颇有渊源。可不得收拾老十。

    要说谁最讨厌这些妾室,肯定是太后无疑了。顺治爷宠爱董鄂氏,他活着的时候,太后就是守活寡。好容易盼的董鄂氏死了,结果呢?把顺治爷也给勾走了。这次彻底的成了寡妇。对于这些妾室,她的立场可比这些娘娘们坚定多了。娘娘们毕竟都不是正室啊。对于儿子们喜欢哪个女人,她们甚少有插手的时候。

    太后就道:“你媳妇离娘家远,你要想着她没娘家照佛,就敢随意的欺负她,再叫我知道了,看我不治你。”

    “孙儿不敢。”老十心说,她娘家远,她都这般欺负爷,要是娘家近,这日子还能过吗?

    太后这才缓和了脸色,对各位娘娘道:“儿子媳妇都是你们的。可也不能只心疼儿子不心疼媳妇儿。你们都带了儿子媳妇回去,好好教教。”

    林雨桐跟在四爷的后面,一起就起身跟着德妃告辞了出来。后面跟着十三和十四两口子。

    十四脸上忿忿的,自家福晋虽然也混蛋了些,但是四嫂最可恨。

    自家福晋杀人,四嫂就是在后面递刀的人。忒可恨!

    进了永和宫,德妃一坐下。四爷就先跪下了。

    “都是儿子不好。没管好十三十四,这些年,也多有对不住福晋的地方,请额娘责罚。”态度十分的诚恳。

    德妃摆摆手,“起来吧。你跟你媳妇,我是放心的。你媳妇宽厚,只看着弘昀就知道你媳妇在家当家没亏待过谁。你性子严肃,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是这样。你福晋倒是刚好补上了你这一点。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说着,又看向老十三,道:“你这孩子,一向最是重情。对谁都是如此。怎的独独对你福晋,是个例外呢?”

    十三愣了一下才道:“儿子喝醉了。犯了糊涂,以后再不敢了。”腰上都掐的青紫一片了,还要怎么?吓的自己都不敢在别人那里歇着,就怕叫人瞧出来。这几天天天在福晋屋里歇着呢。他都有点怕福晋想起来就拧自己一下。这辈子自己都不敢跑别人的屋里睡了。丢不起那人。

    十四本来就是德妃的老儿子,这会子哪里管得了其他,就嚷道:“额娘,不是的,儿子可没打福晋。是福晋还有四嫂,她们打我来着。”

    十四福晋赶紧跪下道:“是啊!额娘,是我打了我们爷。我一把把他推进里水里。我还抢了四嫂手里的杯子,砸我们爷了。砸到我们爷头上……不是……不是头上,是肩膀……肩膀上……好像也不是肩膀上……”说着,就问十四道,“爷,我这砸到你那儿了?”

    十四先开始还觉得自家福晋十分的识趣,勇于承认错误是美德啊。可是这听着听着,怎么就觉得越听越假了。他抬头看向自己额娘,见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心道:糟了,又上了这娘们的当了。一样的话,叫她这么一说,就成了替爷顶罪了。那爷成了什么人了?成了有事就把媳妇顶在前面替罪的窝囊废了。

    完颜氏,算你狠!

    十四抬头,见四爷和十三爷,连同两个嫂子都一脸愕然的看向自己。好像自己说的不是实话一样。他就知道,自己这是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低了头,乖乖的跪下,“是儿子不好,是儿子打了福晋,还叫福晋顶罪。儿子错了。”

    德妃就一脸这才对嘛的表情。

    其他几个人都是一副早该这样的神情。

    去他娘的!这世道说了实话也没人信!

    简直没天理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