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清穿故事(20)
    清穿故事(20)

    林雨桐伸手拿起茶盏,掀开茶盖,一下一下的撇着上面的浮沫。

    她的心里十分恼火,但又真的发不出来。她担心将他们上进的路堵住了,他们会另辟蹊径,干出别的什么蠢事来。自己是无所谓,但要是连累了弘晖,该怎么办?

    自己不是圣人,不会对所有的孩子都犹如对弘晖和弘昭一样。

    她用心的对弘昀,对莫雅琪,甚至是弘时。也不过因为他们都是孩子。这几个孩子不管将来长成什么模样,但她们现在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弘昀就不说了,就是莫雅琪和弘时,身边都是四爷安排的人。不阻拦李氏见孩子,但那些挑拨的乱七八糟的话,却不会传到这几个孩子的耳朵里。

    她知道四爷的意思,他害怕他自己的孩子将来,如同他的这些兄弟一样。

    他害怕将来要面对萧墙之祸,兄弟阋墙,手足相残。

    所以,他费尽心机,就想叫孩子们相亲相爱。

    林雨桐明白这一份心思。如果自己做不到对这些孩子心存善念,那么,四爷的信重也不会落在自己身上。而失去自己这个额娘的庇护,弘晖和弘昭将来,又将如何呢?

    这是一道不用选择就知道结果的选择题。

    林雨桐放下茶盏,对着大太太道:“娴姐儿的事,你们不用操之过急。孩子还都小。也不一定非得是弘昀,你们放心,我许她一个好前程便是了。”

    宗室子弟不少,还有不少铁帽子。这些都是不错的人选。

    大太太得了一句准话,自然是欢喜的。在他们看来,四爷如今只是一个贝勒,将来或许会是亲王。一个亲王的庶子,也不是不可替代的。若是有好前程,自然再好没有了。

    谁又能想到弘昀的福晋会是将来的二福晋呢?

    她欢喜的应了,连林雨桐没留她用饭也不介意了。带着那个小姑娘告辞了。

    林雨桐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这事还是得跟四爷说一声的。由他出面敲打一下乌拉那拉家,省的他们犯糊涂。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弘晖的外家,想要摆脱,是没这个可能了。就算相处的再淡,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体的。有时候,他们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叫人联系到自己身上,等弘晖再大两年,就该联系到弘晖身上了。

    这是林雨桐绝对不允许的。

    等四爷晚上回来,林雨桐跟前跟后的伺候,才将事情说清楚了。

    “怎么?你不愿意?”四爷诧异的挑眉道:“莫雅琪要是嫁到你娘家,也不错啊。”

    “爷不能这么想。爷想着叫弘昀他们跟弘晖更亲近些,我心里明白。要是我娘家的孩子争气,我也就不说这话了。年龄合适的就是星德了。这孩子是没什么不好,但就是一点,耳根子软。我那嫂子,我是知道的。最是个会钻营的。娶了咱们莫雅琪,就指望着莫雅琪给家里带来什么好处呢。要叫莫雅琪跟八福晋那样,四处交游,给爷们积攒人脉,就算爷舍得,我也不舍得。这不是坑孩子吗?所以,这亲不能做。打我这就不同意。”林雨桐十分果断的道。

    四爷往床上一靠,手里拿着蒲扇扇着,问道,“那你侄女跟弘昀的事,你也不答应?”

    “我怕这姑娘随了她额娘,也长了一副会算计钻营的心眼子。”林雨桐就道:“这样的岳家叫爷遇上了,爷就自认倒霉吧。可别再坑了弘昀了。”

    四爷就失笑道:“没见过这么埋汰自己娘家的人。”

    “要是我阿玛在,我也不会这么作难。”林雨桐叹了一声。

    费扬古是内大臣。是原先康熙的侍卫统领,是绝对的亲信。要不然人都死了,皇上也不会还记得给他的女儿一个前程。

    四爷点点头,“你的心思我明白了。我会找五格他们说说。不行就派到外任上待上几年。京城也确实是要紧的时候。我会叫人看着的,你放心。”牵扯到弘晖和弘昭,他自然会小心处理。

    两人说了半晚上的话,也就歇下了。不想第二天一早,李氏来了。在外面非要见四爷和林雨桐。

    早饭都摆上来了。弘昀也在,就是给孩子脸面,也不能拦着。

    “请侧福晋进来吧。”林雨桐说着,就对一边的丫头道:“添一双碗筷来。”

    弘昀顿时就有些不自在。

    李氏进来,给四爷和林雨桐见了礼。弘晖和弘昀又给李氏见礼。

    “都坐下吧。”四爷说完,就对李氏道:“一大早上的,有事?”

    李氏道:“听莫雅琪说,福晋娘家的侄女是个不错的姑娘。”莫名其妙的夸了一句。

    林雨桐就道:“石榴,给大阿哥和二阿哥将早膳摆到里间。”当着孩子的面还是别乱说的好。

    弘晖和弘昀就占站了起来。俩孩子都不小了,弘昀哪里听不出来是什么事,脸顿时就红了。

    等两个孩子离开,李氏才接着道:“妾瞧着乌拉那拉家的姑娘挺好的,跟弘昀年岁上也相配。”

    她竟然也这么想?

    四爷面色一变,就要训斥。可弘昀还在里面呢?叫孩子怎么想?

    林雨桐抢话道:“孩子还小,你急什么。要真是□□合适,我能不想着弘昀?我跟爷昨晚商量了半晚上,这事不成。”

    李氏脸色一红就道:“弘昀也是好孩子……”

    “正因为是好孩子,我才不答应。”林雨桐就道:“你几时见我回过娘家?乌拉那拉家来人,你几时见我留过饭?我可曾主动叫娘家的侄女侄儿来过?可曾叫弘晖去过乌拉那拉家?”

    林雨桐的话音一落,里面的弘昀就不由的看了一眼弘晖。弘晖点点头,他确实没去过乌拉那拉家。

    李氏有些不解的看向林雨桐,女人哪个不靠着娘家的?福晋在她面前,将她跟娘家不睦的的事摆在明处,一时叫她有些手足无措。

    “孩子的事,有爷和福晋操心……”四爷张口就要说下去。下面的话一定不怎么好听。

    林雨桐就笑道:“看好了人选,一定叫你参详参详。到时候咱们商量着再定。”人家的亲娘不参与谁参与,叫自己定,要是过的不好,还不得落埋怨啊。林雨桐果断的拦了四爷的话,不敢担这个责任。

    可这么一说,就显得很给李氏脸面了。

    李氏福了福身,“那就不打搅爷跟福晋用饭了,弘时该起了。妾就不留了。”说完,转身就走。可能也觉得自己莽撞了。

    四爷瞪了林雨桐一眼,“动不动就打断爷的话,你现在真是了不得了。”

    “家里的事,我开口说比较好。”林雨桐将小笼包子夹了一个给四爷放进碟子里,就道,“要不要热一热?”说着又问里面的俩孩子,“你们快着点吃,吃完叫你们阿玛送你们进宫去。”

    弘晖就在里面嚷道:“宫里不舒服,额娘。热就不说了,味道也不好。”

    里面连个遮挡阴凉的树都没有,水都成了死水,能好受吗?

    四爷呵斥道:“我就在宫里长大,怎么就不舒服了?内务府缺了你们的冰了?”

    里面就不吱声了。

    临出门,弘昀小声道:“嫡额娘,宫里的冰不能吃。”十分的怨念。

    “你本来脾胃就弱,别说冰了,就是冰镇的都不许吃。放在井里晾一晾就好。”林雨桐说着又对弘晖道:“你看着他,别叫他乱吃东西。”

    送走了两孩子,整个府里都空了一半。

    听说,第二天,四爷就叫了乌拉那拉家的男人过府,说了什么,林雨桐没管。这点事对四爷就不叫事。

    林雨桐又专注的养娃生活,还想要不要也将学步车苏出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弘昭竟然已经能自己走了。先是在榻上,转圈圈的走。边上都站着嬷嬷丫头,围子上也裹着棉垫子,一点也磕不到他。

    等将这小子放在地上,他倒是不敢迈腿了。

    四爷觉得十分有趣,“这小子是个谨慎的性子。”

    p!

    这么一丁点大的孩子,能看出什么来?

    两口子正在玩孩子,就见苏培盛走了进来,将一张帖子递给四爷。

    四爷看了一笑,然后有递给了林雨桐。

    “谁家的?”林雨桐接过来一瞧,就愣了一下。帖子是八贝勒府的,原来是八爷要纳新人。

    “谁家的女子?”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四爷摇摇头,“老八这事办得低调,爷事先也不知道。不过上面只说叫兄弟们过去热闹热闹,显然是不想大办。应该不是什么要紧的人家。”

    林雨桐也以为会是那个生下弘旺的张之碧之女,或是给八爷生下女儿的毛二格之女。

    结果都不是!

    是一个姓王的女子。当做庶福晋,要上宗牒的。

    林雨桐查了空间里的史料,记载确实有一个庶妃姓王,甚至还有一个姓名不详的侧福晋。

    而生下弘旺的是侍女张氏,给八爷生下女儿的是滕女毛氏。

    侍女,该是通房丫头。

    滕女,就是陪嫁过来的女子。

    那么这个毛氏是谁身边的人呢?是八福晋?还是王氏?或者是那位还没有出现的侧福晋?

    以前看很多书,都说八爷痴情。可这么一细数,光是有记载,能查证的女人至少有五个。一点也没比谁少。

    他的痴情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既然下了帖子请,那就没有不去的道理。林雨桐实在不想去,男人纳妾,跑过去给人家老婆道喜。

    喜个鸟!

    将弘昭安顿好,又有袁嬷嬷不错眼的看着,林雨桐才跟着四爷出门。

    两家住在隔壁,林雨桐都有点不想闷在轿子里,一路走过去,真心不算远。

    四爷打量了林雨桐一眼,皮肤白嫩,没有一点瑕疵。大热天的,也没扑粉。眼睛却不知道她是怎么弄的,睫毛又长又翘,显得眼睛越发的黑亮有神。嘴唇莹润,只涂了唇膏,像是粉色的奶皮冻,让人想上去啃一口。鹅黄的旗袍裹在身上,显得腰身纤细。因为弘昭还没有断奶的关系,胸脯鼓鼓的。旗袍上大朵的牡丹,就绽放在胸口。那袖子宽宽的,一抬手,一截子白莹莹的手腕就露了出来。

    这样子,还想在外面在走!做梦!

    “日头大,坐轿子吧。”四爷不由分说,将林雨桐塞进轿子里。

    轿子直接进了大门,在二门口停下来了。八福晋穿着大红的旗袍,站在门口迎接。

    “四嫂来了。九弟妹,十弟妹都在里面,我带嫂子进去。”八福晋客气的道。

    林雨桐笑道:“我住的近便,反倒到的晚了。罪过!罪过!”

    两人寒暄,一路往里面去。大夏天,宴席设在湖里的亭子上,还算是凉爽。

    十福晋见了林雨桐就道:“四嫂真是越来越年轻了。生了两个孩子,这身形还没走样。”

    “这是苦夏了,才瘦了点。”林雨桐坐过去,也不要茶,只叫丫头们倒了一杯酸梅汤,慢慢的喝着。

    等八福晋离开了,九福晋凑过来道:“八爷这事办的可真是突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这么突然?八嫂的脸上都能涂两斤粉。估计这几天够闹心的。”

    “别人不知道消息,难道九爷也不知道消息?”林雨桐道:“这些爷们一处,都只瞒着家里的女人。外面这点事,他们之间大概都是门清的。”

    九福晋叫屈道:“这可真冤枉我们爷了。他是真不知道。刚才八嫂还埋怨我,说我瞒得紧。天地良心。这事我上哪知道去。”

    林雨桐也不纠缠,就问道:“知道是谁家的女儿吗?八爷这边,可一直都没有有名分的人。”

    “说是八爷门人的侄女,姓王的。名不见经传的。”九福晋摇摇头,“我瞧着八嫂有点懵。”

    正说着话,八福晋就带着三福晋五福晋过来,又转了出去。

    不一会子,这些福晋就凑齐了。当然了,除了太子妃和大福晋,都来了。

    不管什么时候,女人在一起永恒的主题都是八卦。这会,又多了几个人一起八一八老八两口子的二三事。

    这些年,谁不羡慕八福晋。毕竟,哪个不是被侧福晋折腾的筋疲力尽。生下孩子的是侧福晋,得到宠爱的是侧福晋,被爷们记在心上的还是侧福晋。

    福晋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除了管家,管理爷们的小老婆,也没别的事干了。就是林雨桐这个原主,不也如此吗?

    可八爷除了八福晋,剩下的全都是丫头。丫头是什么,就是打死了也没人在乎的人。

    可侧福晋不一样的。

    满人没进关以前,就是多妻制。那时候的侧福晋权力比现在更大。如今虽说被汉化了,但权力也是不小的。也一样是主子。

    这些侧福晋要是闹起妖,真是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雨桐心里一叹,女人的要求从来都不多,像是八爷这样,一堆女人,但只要不给名分,在大家眼里,就是难得了。就算对八福晋好了。

    正说着话,湖的另一边,隐隐约约能听见说话声。八福晋就笑道:“这大热天,也就这里凉快。咱们各占一端,谁也不打搅谁?”

    林雨桐就扭头一瞧,四爷正倚在湖边的栏杆上,跟十三爷说话。

    女人这边的说话声,明显就小了下来。

    猛地听见十四嘹亮的嗓门道:“八哥!你早该这样了。不为了别的,为了子嗣,也该进新人了。”

    这边八福晋的脸‘呱唧’一下就掉了下来。

    十四福晋捏着帕子就捂脸,人家有没有孩子跟咱们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要你说什么话?我的爷啊,得罪人没这么得罪的。她撑着笑脸道:“八嫂,我们爷喝醉了胡说八道呢?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她此刻心里的小人恨不能把十四大卸十八块。你嘴上痛快了,倒叫我在这里给人家说小话。你自己左一个右一个还不足性,还撺掇别人跟你一样。什么毛病?下回再想纳人,你看我能不能利索的答应喽?

    八福晋僵硬的一笑:“无碍!十四弟一向心直口快。哪里会介意呢?”

    话音才落,就听十四的声音又来了,“八哥,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惯着八嫂了。女人可不能这么纵着。你瞧瞧你弟妹,爷那福晋。不是调理的顺顺溜溜的。爷说瞧上谁家的闺女了,她一准给爷聘到府里。女人就得这样。”

    林雨桐心道,老十四就是个欠抽的。

    她这会子都不敢看十四福晋的脸了。就见她手里握着茶杯,嘴里的牙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仿佛下一刻就能将手里的杯子隔着湖砸到老十四的脑门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