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清穿故事(17)二更
    清穿故事(17)

    天不亮的京城,街上还真没多少人。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也才刚刚打开。

    弘晖一行,一出城门,就狂奔而去,城门口几个守卫一大早起来,精神还不清醒呢,就吃了一嘴的尘土。那个年轻的刚想骂,就被年长的脑门上呼了一巴掌,“你可长点眼睛,那是真正的皇孙,你不要脑袋了?”

    “皇孙?”年轻的看着城门外氧扬起的尘土,就道:“哪位爷家的?”

    “你没瞧见马鞍上的记号?”年长的道:“干咱们这一行的,就是要眼明心亮。”他伸手比划了个四,“以后可长点心吧。”

    弘晖骑在马上,前后左右都是谙达侍卫,但也比在跑马场转圈的跑自在。

    城外有皇家的狩猎场,不能跟木兰围场比,但也是个能放开的地方。

    围场里,四爷已经叫人打点过了。弘晖又叫人打赏了一番,这些人伺候的也更尽心。

    别说茶水糕点,就是酒菜,那也置办的妥妥当当的。

    这里的猎物,很多都是猎场养的。这对于初学乍练的弘晖,却是最合适的。

    边跑马,边瞄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弘晖也不要侍卫帮着拿网子堵,只一个劲的催马追。开第一箭就射中了兔子,而且从兔子眼睛里射了进去。弘晖大喜,吩咐人道:“收起来,回去收拾好了,给额娘做围脖。”

    众人一阵欢呼助威。

    半上午,弘晖打了五只兔子,两只獾子。三只野鸡。正在兴头上,就听傅驰跑过来小声道:“主子,奴才听说十四爷来了?”

    傅弛是四爷给弘晖挑的哈哈珠子,一家子都是四爷的奴才。当然了,不是信重的人,是不会将他家的孩子安排在弘晖身边的。孩子要是不机灵,当然也是白搭。这傅弛两者兼得,弘晖对这家伙的稳重和精明都十分喜欢。

    他能及时知道消息,肯定是刚才已经打点了猎场里的人。

    “还有谁跟着十四叔一起来了?或者谁和十四叔是前后脚一起来的?”弘晖低声问道。

    “西山大营的几位副将路过,顺便来这里歇脚,被十四爷撞上了,要一起打猎。”傅弛就道。

    西山大营离这里不过十多里路,一个副将骑马十几里,就要歇脚。怎会没有猫腻?

    “收拾东西,马上走。打点好,爷不想跟任何人照面。”弘晖面色严肃的道。

    傅弛应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又回来了。“主子,打点好了。咱们从侧门走。”

    “你是怎么说的?”弘晖低声问道。

    “奴才说,福晋身子重了,主子不放心,给福晋打了做围脖的料子,就急着回了。”傅弛低声道:“侧门确实省不少路。”

    弘晖点点头,“很好。”

    等弘晖从侧门离开,十四爷的随从才小声禀报了,“是四贝勒府的大阿哥,刚走。”

    “怎么走了?”十四爷就问道,“都知道了什么?”

    “说不好。”那随从小声道。

    十四爷一笑:“这小子,还挺机灵的。知不知道,都没关系。”四哥是亲哥,怎么着也不会害自己。就是弘晖这小子,不想沾事的做派,跟老四真是一模一样。

    四爷也没想到弘晖刚过了午时就回来了。见他直接过来,就猜是有事,赶紧将他叫进来。

    “怎么了?”四爷急忙问道。

    “十四叔去了猎场,刚好碰上几个在西山大营几个副将。听说十四叔留了他们一起打猎。儿子就侧门回来。也没给十四叔请安。”弘晖看着四爷就道。

    四爷先是一皱眉,而后心里欢喜。因为十四引起的不痛快,瞬间因为弘晖遇事的机敏反应而生出来的欢喜给取代了。

    这孩子的能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的事情不对,然后果断的避开。这份悟性和果断,叫他心里自豪又高兴。

    以十四的能力,知道弘晖也在,并不叫人觉得奇怪。但弘晖避开,至少态度上已经表明了不掺和。也避免了双方见面的尴尬。

    这处理的真的很好。

    “要是没尽兴,下次阿玛带你去。你额娘正担心你,去正院吃午饭吧。”四爷拍了拍弘晖的肩膀,“做的不错。”

    被四爷夸奖的弘晖到了正院还十分兴奋。跟林雨桐将他狩猎的事情,“就是如今的兔毛还不算最好的,而且颜色也不好看。”

    “没事,额娘做个坎肩,坐月子在屋里穿正好。也想给你阿玛做一双家里穿的便鞋,这皮子正好。”林雨桐笑着道。孩子的心意总是难能可贵的。

    弘晖就更高兴了。又小声说起十四的事,“我也不知道十四叔去见那些西山大营的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八叔的意思?不过我觉得,十四叔连阿玛这个亲哥哥都不服,能服八叔吗?我要是八叔,我是不敢信十四叔的。”

    林雨桐一愣,这孩子这种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反正不管为了什么,外面的人是怎么算计的,日子还得照常的过。

    等飘起雪花的那个早上,林雨桐觉得身下一湿,这是羊水破了。

    她有条不紊的安排了生产的事,才叫人去宫门口,等着四爷下朝。

    接生嬷嬷就是袁嬷嬷,当时德妃生四爷,就是她亲自给接生的。这些年手艺也没落下。

    林雨桐自己给自己按压穴位,疼还是一样的疼,但是却不那么艰难了。前后才不到一个时辰,当四爷快马回来,一路疾走回正院,刚到门口,就听见一声嘹亮的婴儿的啼哭之声。

    “主子,福晋生了。”苏培盛咧着嘴笑着报喜。

    四爷脚下更快了几分,到了产房门口,袁嬷嬷就从里间出来,“恭喜爷,母子平安。四阿哥七斤二两,十分康健。”

    “好!赏!”四爷说了一句,就往里面去。

    产房里分内外间,袁嬷嬷将孩子抱给四爷看。

    就见孩子眼睛已经挣开了,头顶的头发黝黑,不红不皱,白白嫩嫩的。这一胎养的真好。

    四爷不没那么些忌讳,就直接进了里间。林雨桐的精神还不错,扭头见四爷回来,就笑道:“爷怎么进来了?”

    四爷直接坐在炕边,摸了摸林雨桐的额头,“还好吗?”

    “挺顺当的。没遭多少罪。”林雨桐靠在软枕上,看着放在摇篮里的孩子,脸上不由的更软了几分。

    “真是佛祖保佑。”四爷有些后怕的道:“爷从宫里紧赶慢赶,就怕有个什么。还好。”

    “咱们的日子过的顺心,胎也养的好,从发动到落地,也不足一个时辰。”林雨桐拉着四爷的手,“爷可给宫里报信了。”

    “已经打发人去了。”四爷说着,就见丫头端着碗过来,就伸手接过来,要喂林雨桐吃。

    林雨桐自己接过来,“哪里就那么娇贵了?”趁着热,一口气喝完了。

    宫里得了消息,德妃心里自然是无限欢喜的。

    老十四家的媳妇完颜氏四月刚给十四生了嫡子,虽然之前侧福晋就生下了长子,但没有嫡子到底不安稳。如今老四家的又生了一个嫡孙,她怎能不欢喜。

    家里没有嫡子就是乱家的根本。就跟现在这些皇子一样,要是没有太子这个嫡子在,只怕比现在还乱。

    老四家的再添一个嫡子,这府里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乱不了。要不然李氏一个人两个阿哥,迟早都得把心养大了。

    在听说皇上给了赏,太后的人也出了宫,才打发人送了赏,看着不贵重,但内里全都是得用的东西。

    四爷的嫡次子,洗三满月,都办的极为隆重。

    整个冬日,四爷都喜气盈盈。这一日,又在看孩子吐泡泡,就听说宫里来人了,皇上宣召。

    这都快进腊月了,能有什么事?

    等到了宫里,侯见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兄弟们竟然都在。

    他坐到他的位子上,就听三爷小声问道:“老四,你知道什么事吗?”

    四爷摇摇头,“三哥都不知道,弟弟我怎么会知道?”

    两人还要说话,就见直郡王也进来了。众兄弟马上起身,行了礼。

    直郡王脱了大氅,搓了搓脸,道:“都坐吧。这鬼天气,冷死个人。”

    三爷转脸想问直郡王,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对这个皇长子,其实他们这些兄弟都是有些畏惧的。

    等兄弟几人被宣进御书房,才知道皇上想叫皇孙进宫念书。

    怎么突然想起这一出了?他们都是上书房出来的,太知道宫里念书有多辛苦。四爷想起弘晖和弘昀,顿时就不舍得了。半夜三更起床,肯定不能习惯,都被林雨桐惯的不睡够四个时辰绝对不起床。宫里想睡够四个时辰,那真是做梦。

    但这能说不吗?

    三爷看了直郡王一眼,又看了一边的太子。天子还是那样,嘴角含笑的坐在那里,跟一尊菩萨一样。

    以前都是太子的儿子跟年纪还小的皇子在上书房,如今连太子这点特权都要没有了吗?

    可这些大事出来,别连累自家的孩子才好。自家的儿子是什么德行,自家清楚,那真是被惯得不睡够不起来的。他是想起他那些年受的罪,哪里还能再叫孩子再受一遍。那时候他最大的梦想就是睡懒觉。如今他想睡懒觉了,可是多年的习惯已经养成了,到点就醒,不管睡的有多晚。在他的纵容下,自家的孩子是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这要是进了上书房,还不得得被先生罚晕了,哈哈珠子得被打劈了。

    相互隐晦的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副牙疼的表情,偏偏还得十分感激的谢恩。

    直郡王一进宫就知道今儿弘晳在御书房待了半天,看来皇上这不是一时兴起。他笑道:“弘昱在府里无法无天的,儿子一管,他额娘就护着。如今正好放在皇阿玛跟前,儿子也躲躲懒。只是这孩子野的很,不好教。怕是得师父们多点耐心。”

    先说清楚,我们家的孩子爱玩,要是学不好,就多点耐心,可别动不动就罚孩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