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清穿故事(16)
    清穿故事(16)

    十四憋了憋嘴,边上的九爷就凉凉的道:“照四哥这么说,这该不是专门根据四哥的身体调配的吧。咱们喝了也不一定合适啊。”

    四爷看了九爷一眼,“为了谨慎起见,老九还是别喝的好。爷跟你肯定是不一样的。”

    毛意思?

    老九不乐意了。你是皇阿玛的儿子,爷我也是皇阿玛的儿子。你额娘是妃子,我额娘也是妃子。谁比谁差了。怎么就不一样了?老四怎么就这么噎人呢?

    老五见老九又犯抽,就赶紧打岔问苏培盛道:“喝茶还有这么多讲究,你细细给爷说说。”然后瞪了一眼老九,示意他老实点。

    苏培盛能在四爷跟前,那脑子真不是一般精明。马上接话道:“回五爷的话,奴才笨,到现在都学不会这手艺。就听福晋说过,这不光是天气不同茶不同,季节不同茶不同。就是同一天的早晚也是有差别。这还要考虑我们爷这天的心情,身体的状况。还要看我们爷这顿饭吃了什么,不能相冲。繁琐的很,奴才是学不会的。这些都是福晋做好茶包,奴才用水一冲就好。”

    本来就是打个岔,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多的道道。连四爷都惊诧了一瞬,福晋真是用心了。

    八爷就笑道:“四嫂对四哥真是体贴,叫人羡慕。”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叫老九继续犯犟。

    不过老八的话,四爷这次难得觉得十分顺耳。确实是体贴。至少这些兄弟中,他算是独一份吧。

    圣驾马上就到了,兄弟几人喝了茶,也不敢接着拌嘴。等远远的看见直郡王一马当先的先到了,众人赶紧就先跪下。御辇肯定在后面。

    直郡王看了闹心的众兄弟一眼,就又骑马往回走。伴在御辇边上跟着走。

    御辇并没有停下来,直接中众人眼前过去。后面跟着太子的座驾,十三骑马跟在太子的车架旁边。四爷抬头看了一眼,矫辇严严实实,静悄悄的,哪里有一点储君的威仪。

    而骑在马上的十三已经瘦的脱行了。

    十三从十二三岁就跟着皇上天南地北的跑,还不至于水土不服,怎么就成了这幅模样。

    这些皇子面面相觑,都从中感觉到了特别的气息。

    将皇上送进宫里,枯等了半天,最后只得了李德全来报:皇上乏了,今儿谁都不见。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太子被十三送回了东宫。而直郡王却一直在御书房没出来。

    四爷马上就站起身,看了三爷一眼道:“三哥,我先走了。”这里就这一个兄长,只要跟他打招呼就可以了。

    说完,也不管三爷的反应,就直接起身回家。

    皇上带着太子出了趟门,回来就给直郡王各种优待。

    这戏唱的都老套了。

    才出了门,就碰见十三牵着马带着人过来,“四哥,一起走吧。”

    四爷看了十三一眼,点点头,“那就走吧。你这身体怎么了?怎么这么不知道保养。你嫂子的药膳做的不错,叫你福晋得闲了,去我府上问问你嫂子。”

    “听四哥这么说,弟弟我都馋了。要是不打搅,今儿弟弟还真想尝尝四嫂的手艺。”十三爷就笑道。

    这就是有话要说了。

    四爷点点头道:“叫人回府给弟妹先说一声,别叫跟着你担惊受怕。”

    十三爷看了身后的一个侍卫一眼,示意他回府说一声。

    林雨桐听到苏培盛说了十三爷来了,正在前面梳洗,一会过来吃饭,还愣了一下。问道:“十三爷没回府吗?”

    “回福晋的话,没有。直接跟爷来了。”苏培盛就轻声道。

    “找爷没上过身的衣服,给十三爷换洗。”林雨桐吩咐了一声,就起身出了厨房。本来今天就是自己炖的汤,怕四爷在外面一天没吃饭,想叫他吃点顺口的。这会子也不算麻烦,又添了两个菜,就叫人摆饭。

    刚在花厅了将饭菜摆好,就见四爷带着十三爷过来。

    林雨桐惊了一下,这位十三爷跟大病了一场一样。细看瞳孔,又觉得像是受到了惊吓。不能摸脉,林雨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吓着了。

    十三爷先行礼,“给四嫂添麻烦了。”

    “麻烦什么?又不是外人。”林雨桐避开,只受了半礼,就扭头对四爷道:“爷跟十三弟要不要喝几杯。我开春酿的酒,只怕能开坛了。”

    “那就喝几杯。”四爷指着椅子,叫十三爷坐了,“尝尝你嫂子酿的酒。”

    林雨桐就道:“我去看看酒,十三弟别见外。”

    然后就将自己用泉水酿的酒拿出一坛子来,叫人给送去。

    苏培盛一开坛,酒的浓香味就扑鼻而来,闻着怪馋人的。

    四爷就算不好酒,也不由的挑眉,闻着不错。

    十三爷年纪不大,却酒量不小,也爱喝酒。顿时就笑道:“就是冲着四哥的好酒,我也该常来的。”

    四爷心道:十三这话,怎么处处都透着深意呢。倒是有几分投靠的意思。

    他也不急,将苏培盛也打发出去,自己亲自给老十三倒了酒。

    十三爷喝了几杯酒,大呼过瘾。本来惊惧的心也安定了一些,就着奶白的汤,吃了几个象眼馒头,饿劲才过去。然后扭头看着端着汤碗的四爷就道:“四哥,弟弟我害怕啊。”说着,眼泪就下来。握着酒杯的手也不由的抖了起来。

    四爷一愣,放下手里的碗,“不急,慢慢说。”

    “御驾到江南,不少江南学子联名上折,要参见太子。要见储君。”十三爷又灌了一杯酒,“皇阿玛以太子有恙为由,拒绝了。弟弟当时就觉得不对了。”

    “学子怎么会闹出这么一出?”四爷楞了一下就道。

    十三摇摇头,“我开始以为是直郡王。可见了直郡王,我才觉得不是。可更不能是皇上。后来弟弟想明白了。这只怕是太子自己的意思。”

    “太子自己的意思?”四爷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走动了几圈,然后问道:“这一路上的事,你详细说说。”

    “弟弟只知道,太子的身边,都是皇上的人。连一天出几趟恭都是有记载的。”十三说着就哭道:“弟弟眼睁睁看着,怎么可能是假的。”

    “竟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四爷虽然有猜测,但从没想过,太子的处境艰难成这个样子。

    那么太子叫江南的学子闹事,只怕就是提醒皇上,告诉他,储君不是想怎么处置就能处置的。储君也是君,在百姓心中,太子跟皇上一样,是放在神坛上的人。这个太子立起来容易,想随意摆弄,可不成。

    太子这是被逼急了。

    四爷的心跳的很快,他敏锐的从里面闻出了机会。闻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

    “十三弟,这话再不能说了。跟谁都不能说了。哪怕喝的再醉,都不能露出半句来。要不然,你可把自己给坑死了。皇上必须是圣明的,跟太子必须是父子和睦的。你且记住,皇上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太子的关心。是一个阿玛对儿子的关心。”四爷看着十三爷郑重的道。

    “四哥……”十三咬牙抹了一把脸,道:“我记住了,四哥。”

    晚上下起了雨,秋雨绵绵,风里已经有了冷意。

    林雨桐坐在炕头上,手里是给肚子里的孩子做了小衣服。

    四爷回来的不算晚。

    见他回来了,林雨桐也没起身,就道:“十三爷送回去了?”

    “嗯。”四爷应了一声,就去了屏风后面。等出来的时候,身上的酒气就散了,“还有味没?怕熏着你。”

    林雨桐往里面挪了挪,掀了被子叫他上来,“没味。快上来,下面凉。”

    被窝已经暖热乎了,四爷挨着林雨桐躺了,习惯性的又摸了摸她的肚子,才道:“晚上别做针线了,费眼睛。”

    “我就是等爷,闲着没事做做。”林雨桐将针线箩筐往炕边的案几上一方,顺势往下一趟,依偎在四爷身上道,“我瞧着十三爷竟跟受了惊吓一般。”

    “你拿酒过来,是给老十三压惊的?”四爷问道。

    林雨桐点点头,“咱们弘晖小时候受惊吓就那样,我一看眼睛就知道肯定是惊着了。人也瘦的。”

    四爷叹了一声,“搁谁谁都得吓住。”他絮絮叨叨的给林雨桐小声说着十三的事。

    林雨桐紧紧攥着四爷的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怕是太子第一次露出自己的獠牙。即便是关在笼子里的太子,那也是太子。

    她此刻心跳的很快,等亲临其境的去经历的时候,跟单纯的看书上的故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尽管知道他会是最后的赢家,但还是不由的紧张。

    “别怕。别怕。”四爷将林雨桐往怀里搂了搂,“有爷在呢。爷就算……但护着你们还是能的。”

    “我不是怕,就是揪心。”林雨桐往四爷的怀里又靠了靠。

    连绵的几场秋雨过后,天气更冷了。转眼间,来了就一年了。

    林雨桐看着外面被风卷着飞舞的枯叶,摸着肚子正感慨呢,就见院子里跑进来一个小少年。一身藏蓝的袍子,风一样的就卷了进来,后面跟着的小太监小跑着追。

    他撩了帘子进来,对着林雨桐笑行了礼就道:“额娘安!”

    林雨桐就拉了他的手摸了摸,“怎么不穿披风就跑出来了?这会子天凉了,可别瞎胡闹。”

    “不冷。额娘。”弘晖笑着,摸了摸林雨桐的肚子就道:“额娘,儿子求你件事呗。”

    林雨桐叫人给他端了热茶,才道:“什么事啊?你先说说看。”

    “这不是秋草黄了吗?儿子想去狩猎。额娘跟阿玛说说。”弘晖说着,就灌了一杯热茶。

    林雨桐嗔了他一眼,“你现在这脾气是越来越野了。”说着,就拉了弘晖到自己i的跟前,“额娘早就说过,要什么就跟你阿玛直接说。你阿玛疼你的心,跟额娘是一样的。”

    “儿子不是怕阿玛不许嘛。”弘晖嘟着嘴低声道。

    “要是额娘不许,你怎么办?”林雨桐点了点弘晖,小声道。

    “自然缠着额娘……可我不敢缠阿玛。”弘晖拉着林雨桐的袖子,嘀咕道。

    “你好好去说,只要不出格,你阿玛怎么会不许?”林雨桐笑了一声,“你这孩子,胆子放大,只管去。你自己的阿玛,怕什么?”

    弘晖呼了一口气,就站起身来,“儿子这就去试试。”

    说着,又风一样的卷了出去。

    四爷正在书房,跟几个门人和幕僚商量事情,就听见苏培盛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大阿哥,您慢着点。”

    弘晖来了。四爷看了看座钟,这孩子刚下学,不去正院陪他额娘,跑这里来做什么?

    “阿玛呢?”弘晖问苏培盛。

    四爷一笑,就扬声道:“叫大阿哥进来。”

    弘晖看了一眼苏培盛,苏培盛赶紧给这位撩了帘子。

    进了门,弘晖才一愣。没想到阿玛这里这么多人。

    他赶紧对四爷行了礼,又对几位先生行了半礼。那些人哪里敢受,避开后又还了一礼。

    “都坐下吧。”四爷对几位先生和门人说了一句,就问弘晖,“怎么了?有什么事?”

    “阿玛,儿子想出城狩猎。”弘晖直接开口道。

    那几位幕僚都对视一眼,朝弘晖看去。面容清雅,眼神明亮。身姿挺拔,举止稳重。在众人的注视下不卑不亢。更叫人称奇的就是对着四爷的态度。提要求那般的理直气壮。

    几人都不由的朝四爷看去,想看看主子是怎么个态度。

    “打算带几个人去?去多长时间?”四爷看着弘晖活力四射的样子,声音就更软了下来。

    “儿子打算带着谙达和哈哈珠子,也想从府里的侍卫里挑五十个出来。早上去,晚上必回。要不然额娘该担心了。”弘晖在心里算了一下,就道。

    四爷点点头,“你挑五十个侍卫,这些侍卫以后就归你了。去吧!”

    弘晖再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处,立马应了一声,告退往外走,都走到门边了,他忍不住问道:“儿子能带黑旋风出去遛遛吗?”

    四爷点点头,“遛可以,不许骑。”

    “是!”弘晖笑着应了一声,就窜出门,四爷在里面还能听见那轻快的脚步声。嘴角又不由的翘起来。

    众人心里就道:看来这位主子爷还是更看中这个嫡子。

    当天,四爷从外院回来,就十分的高兴。“弘晖真是大了。当着外人,进退也得意,举止也稳当。”

    林雨桐心想,他最高兴的大概还是孩子跟他不见外吧。

    这天,林雨桐和四爷还没起呢。弘晖就在外面请安了。他今儿要出门,自是天不亮就起了。

    四爷坐起来,叫了弘晖叮嘱了几句,才放他出去。

    林雨桐翻了个身,“孩子没自己出过门,我这心里还真是不大放心。”

    “他的谙达师父都是爷千挑万选的。侍卫他挑的也好。有这么多人跟着,放心。”四爷说着,就要起身。他早起惯了,如今醒了,哪里还睡得着。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