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清穿故事(15)二更
    清穿故事(15)

    滚滚的雷声,似乎从天边传来。

    林雨桐猛地睁开眼睛,就见四爷的手马上揽过来,“可是惊着了?别怕。”

    “没有。”林雨桐见丫头要关窗子,就摆手道:“正好吹吹自然风,这些天,可把人闷的够呛。”

    四爷舒服的伸了懒腰,就道:“你也别太贪凉。”

    林雨桐才要接话,数道闪电就照亮了阴暗的天空。紧跟着雷声就像是在耳边炸响一般。

    “可别叫大阿哥和二阿哥过来吃饭了。”林雨桐起身吩咐丫头道:“叫嬷嬷们陪着,不许出屋子。”

    四爷看着外面的天,却突然冷笑一声,“这会子也不知道老八会不会给当值的大人们贴心的准备上热饭和伞。”

    林雨桐心里囧了一下,这位爷真是只许自己算计别人,别人一旦动了手段,他心里就恼了。不过,叫林雨桐奇怪的是,好似四爷对直郡王没有太多的恶感,反倒是对这位八爷十分的看不上。

    但这话她是不敢问的,只笑道:“他卖他的好,咱们过咱们的日子。我瞧着那些读书人都说什么‘公生明,廉生威’,从来没听说过因为四处卖好就能叫人从心里敬服的。大家说他好,不过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爷何必为这个生气。谁都不是傻子,这点好,想收买人心,那是不能够的。”

    四爷拉了林雨桐坐在身边,就道:“爷要为这个生气,哪里气的过来。内务府今年的存冰并不多,他倒是做了好人了。可宫里的份例却短了。几位阿哥还罢了,年幼的几个公主,都没分到冰。更不要提宫里那些不得宠的主子了。你说这事办的……”

    “娘娘那里没事吧?”林雨桐问道。

    四爷哼了一声,“老八的性子,娘娘那里自是照顾的妥妥当当,有爷和老十四在,他不敢乱来。但真要是有一天失势了,你再看老八的嘴脸。”

    林雨桐给他顺顺气就打岔道:“你摸摸,这孩子这几天动的多了。”

    四爷的注意力果然瞬间就转移了,“看来这是个小子,这么爱动。”

    林雨桐一怔,这还真说对了。林雨桐给自己把过脉,确实是个小子。

    “小子好。小子好,小子比闺女省心。要真是个闺女,可真得为她以后过日子发愁了。”林雨桐说着就又道:“这会子凉了,叫厨房上个锅子。”

    一会功夫,就打岔的四爷也忘了生气的事了。

    日子就这么过了,等到了天凉了,进了八月,皇上要回京了。

    四爷又忙着准备迎接圣驾的事。

    让林雨桐感觉不可思议的事,皇上会在回京的路上发圣旨,叫哪个儿子去接驾。

    这次人还在江南没动呢,圣旨就说是想直郡王了,命直郡王去接驾。

    这样的殊荣,为了显示自己想见皇上的心情,直郡王还不得玩命的赶路啊。接驾接到江南,也是叫人醉醉的。

    四爷回来之后,饭也没吃几口,就直接去了外院。

    戴铎听了四爷转述的事情,就看了一眼邬思道。邬思道看着四爷,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轻轻的写了几个字。四爷打眼一看,竟然是‘调虎离山’’。

    他不由的倒抽一口气。

    按照这个想法推测,岂不是皇上带着太子就是防备太子。如今将直郡王直接调到君前,是防备着直郡王在京城里设下……

    越想心跳就越快,皇阿玛对儿子已经防备到这个份上了吗?

    他摆摆手,叫两人先下去。他得细细的思量一下。这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皇阿玛不喜欢给他威胁的儿子,那就不能成为叫他觉得有威胁的儿子。可这不能叫皇上觉得威胁,却也不能因此碌碌无为,这个度可不好掌握。

    直到过了子时,苏培盛才敢提醒四爷休息。

    林雨桐早早的歇着了,感到身边有人了,她睁眼看了看,又重新闭上了。实在是困的厉害。

    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听得四爷道:“你说,当父亲的希望儿子是什么样的?”

    “爷希望晖儿长成什么样子?”林雨桐答了一声就继续睡了。天下父亲的心都是一样的,换个角度想想就不难明白。

    四爷‘心里灵光一闪,似乎有些明悟。

    第二天,四爷出了门,林雨桐想起半夜四爷说的话,就对弘晖道:“这辈子,你都别在你阿玛面前玩心眼,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知道吗?”

    不说四爷对孩子的心,也不说心眼的多少,就只斗争经验,弘晖再练多少年,都不是四爷的个。还是做个乖孩子的好。

    送走了直郡王,四爷又叫了太医,十分关切的询问八爷的病情。第二天,八爷就出现了,这京城里,总不能叫老四一个人说了算吧。

    谁知道八爷一接管事务,四爷就回家的。把这迎驾到手的功劳,就往八爷的手上送。

    看着淡定在在书案上练字的四爷,林雨桐也有点明白了他的意思了。

    对权力,给了,咱就拿着。不给,咱也不抢。不管是哥哥还是弟弟,谁要他手里的权力,他都给。没有半点不舍的意思。

    康熙在接到老八写的请求出城迎接圣驾的折子的时候,就问已经接上他的直郡王道:“京城里的事,是老四在打理吧?”

    直郡王一看老八的折子就心里明镜似得。这是自己离开了,老八又出来。老四也不知道又在玩什么把戏,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玩的不亦乐乎。他笑道:“回皇阿玛的话,老八病了有些日子了,只怕如今好了。”至于谁在管事,他离得远,也不得而知。

    太子在一边听了,嘴角就微微一翘。老四可比老八聪明多了。他似乎是看明白了什么。

    见老十三一路上就跟哑巴一样,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太子都有点可怜这个自小没了额娘,又得照顾妹妹的弟弟了。这天,皇上又叫老十三送自己会自己的船舱,觑着空,他就轻声道:“十三,听二哥一句劝。以后常跟你四哥走动走动。”

    十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能感觉到里面的善意。看着又有太监过来请,他的眼泪险些下来。堂堂一国太子,行动都不是自由的。连说句话都得避着人,十三几乎压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低低的叫了一声‘二哥’。

    太子的脚步一顿,连头都没回的走了。

    他的船舱就在太子的隔壁,任务就是皇阿玛问起来的时候,能给答出来太子哪天哪时跟谁都说了什么。

    他不是伴驾,其实就是看守监视太子。

    他吓的一晚上一晚上的睡不着觉啊。

    直郡王到甲板上看到失魂落魄的十三,就走了过来,“你这幅样子,落到有心人的眼里像什么样子?收了你的泪。”

    十三爷抹了一把脸,看着远处,就听直郡王小声道:“你只以为你太子哥哥可怜,是不是?那你觉得你大哥我就不可怜了?”

    说着,自嘲的一笑,转身回了自己的船舱。

    十三爷只觉得连喘气都困难。

    要去接驾,这天四爷又是凌晨三点就起了。只怕这一天都不能好好的吃饭,谁知道皇上什么时候到,不停的方便就不好了。

    五香肉干是前一天就叫人特意做出来的。装了一荷包给四爷挂上,另一荷包里,林雨桐拿了薄荷糖装起来。既能解渴,又能去异味。

    留守的皇子中,这次以三爷最为年长。他带着众位皇子跟大臣早早的就出城三十里,站在太阳底下,等着圣驾降临。

    等到了晌午,八月的秋老虎还是很毒的。一个个口感舌燥的,却不敢多喝水。

    四爷嘴里一颗接一颗的放薄荷糖。苏培盛一会子就端来一杯茶,浅绿色的,也不知道拿什么泡的。众位都闻见一股子淡淡的酸味。叫人忍不住咽口水。

    看着四爷一口气就灌了下去,众人都跟着咽口水。

    淡淡的酸果味,加上薄荷的凉,着实比茶喝着好。

    “老四,你不地道。打小你就爱吃独食,这会子了,不会舍不得一杯茶给哥哥吧。”三爷就小声对四爷道。

    四爷看了一眼苏培盛才道:“给各位爷倒一杯,没听见啊。”

    苏培盛就小声道:“爷,这是福晋亲手做的,茶包不多,奴才也不知道够不够?”

    四爷一愣,“福晋让你带着的?”

    “都是福晋自己做的,这里面放了什么,奴才也不晓得。”苏培盛都快哭了。

    七爷就在后面道:“去拿个大壶,淡些就淡吧。总比这劳什子热茶来的爽口,也别一杯一杯的整了。”要是真不够,自己不能跟哥哥争,还得让着弟弟,苦的就是自己。喝大碗茶吧。大碗茶挺好的。

    苏培盛赶紧应了一声。

    十四爷端着手里的茶,看着里面浅绿的水,喝了一口,就对四爷道:“四哥,这方子你给我呗。”

    什么都想要!四爷脸就黑了。这人不仅摘树上的桃子,还想着要连桃树一块要了。惯得他。可这也这么大的人了,还能当着这么多人撅了他的面子不成?

    于是就道:“你嫂子亲手做的,哪里有什么方子。天气不一样,里面放的东西也不一样,上哪给你找方子去。回头叫你福晋跟你嫂子学去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