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清穿故事(7)二更
    清穿(7)

    马车一路上走走停停,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有几个孩子在,她也不好掀帘子问。怕进了风冻着孩子。

    到了宫门口,就只得往里面走了。远远的还能看见前面不远有个抬着的肩舆在往前移动。雪倒下的更大了起来。

    四爷见林雨桐远远的看着肩舆,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肩舆上的是直郡王福晋和女儿。想必自家福晋心里还是有些羡慕的吧。

    而林雨桐则心想:这直郡王确实是挺高调的。占着长子,就处处都要跟其他的兄弟显出不同来。至于羡慕不羡慕,她还真没想过。

    正想的出神,就听四爷在耳边道:“爷以后一定让你坐上更好的。”郡王福晋的肩舆是四个人抬的,亲王福晋是八个人抬的。

    贝勒福晋都只有两个人抬。就是这么个寒碜的矫辇,也没人敢跟直郡王一样。

    林雨桐点点头,“这个是肯定的。”毫无半点怀疑。将来要皇后的轿辇,甚是是太后的轿辇。这一个郡王的肩舆,真的一点都不羡慕。

    四爷被他理所当然的语气都逗笑了,“你倒是看得起你家爷。”

    林雨桐哈了哈露出来的指尖,就道:“必须的。”

    四爷见她从袖筒里露出来的指尖,冻得通红,就把手伸过去,攥在自己的手里捂了捂。

    林雨桐冻得完全没有被四爷暖手我好开心的感觉,因为谁也不比谁暖和。

    那边三爷这一扭头,哟!瞧见什么了?

    瞧不出来啊!老四看着冷冰冰的,就跟谁都欠了他二百两银子似得。但这对他福晋,还真是温情脉脉啊。

    苏培盛在一边,都不敢抬头看林雨桐的脸,他煞风景的道:“爷,三爷已经过去了。”

    四爷这才送来林雨桐的手,对她道:“你带着李氏和莫雅琪去永和宫,爷带着弘晖和弘昀,你也不用担心。”

    林雨桐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李氏。见大格格自己在一边站着,就道:“叫嬷嬷抱着,你人小步子小,跟不上。”能不挨冻,干什么非得出来呢。

    李氏感激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她刚才可看见了,三爷府上的格格可都是自己走的。

    认真说起来这是讲规矩,其实,谁看着这个呢?只要福晋不挑理,就没事。

    这雪刚落下,就被洒扫的太监给清理了。可这地冻得硬邦邦的,穿着花盆底,真心是受罪。这要没个人扶着,还真是不好走。

    永和宫的门口,平嬷嬷专门等着。见了林雨桐就见了礼,道:“福晋快进去,娘娘还没起,您随老奴先去暖阁。”

    这种日子,娘娘怎么会还没有起。不过是先叫她们暖和一下,整理仪容罢了。

    “多谢额娘体贴了。”林雨桐笑着说了一句,也没客气。

    就听平嬷嬷又问道:“福晋没带两个阿哥进宫?”

    “跟我们爷去了前面,一会子估计就得被他阿玛给送过来。”林雨桐回了一句。

    暖阁里炭火烧着,林雨桐才解了披风。对李氏道:“给莫雅琪搓搓脸,刚才吹了好一会子风。”怕皮肤皴了。

    等到十三福晋兆佳氏和十四福晋完颜氏都来了,平嬷嬷才说是娘娘起来了。

    这两人身上也暖和了,就忙起身跟在林雨桐后面往正殿里去。

    按着年龄算,德妃是十九岁上生了四爷,四爷今年二十六了,德妃今年也四十五岁上下了。可看着也就是三十七八的样子。保养的很好。

    从长相上来看,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要不然康熙也不会跟她生了六个孩子。

    相互见了礼,就见她拉了完颜氏的手,问老十四的日常起居,又问老十四的庶女好不好?连对十三福晋似乎也比对林雨桐热情些。

    但她的眼神却不时的往大格格身上看去。林雨桐注意到,大格格面前放着的是奶糕,是独一份。不像是御膳房的手艺。只怕这是怕孩子们起得早没用好饭,特意叫小厨房做出来的。

    林雨桐心里却突然难受起来了。其实四爷感情内敛上跟德妃还是很相像。

    她就招手叫了莫雅琪,莫雅琪最近跟林雨桐也挺熟的,也不怕,就凑了过去。

    林雨桐小声道,“饿了就吃奶糕,不打紧。那是娘娘特意叫人给你做的。”

    莫雅琪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朝德妃看了过去,然后福了福身,坐回去,自在的吃奶糕,喝茶。德妃再看她,她就抿着嘴对着德妃笑。

    林雨桐看着德妃嘴角的线条就柔和了下来。

    兆佳氏来回的看了一眼,就垂下了眼睑。

    说了一会子话,时辰就差不多了。

    “该去给太后请安了,娘娘。”平嬷嬷就提醒道。

    德妃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莫雅琪,对林雨桐道:“叫李氏带着大格格,就在宫里吧。”

    林雨桐应了一声,这是担心说起抚蒙的事,不小心撞了上去。就道:“莫雅琪灌了几口风,路上有些咳嗽。让她在屋里缓缓。”

    德妃点点头。这媳妇以前看着根跟个木头人似得,如今倒看着好些了。

    李氏和莫雅琪看了林雨桐的神情,就知道这不是恼了她们,也就足够了。

    外面这会子风雪正大,德妃也没有要肩舆。这是个在宫里小心谨慎了一辈子的人。她的出身就注定了她比别人要更艰难。到了如今还能坚持这份谨慎真的很不容易。

    一个位居四妃之一的女人,不管出身如何,她都是一个少有的聪明人。

    林雨桐上前扶住德妃的另一边。德妃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轻轻的摇摇头。

    到了永寿宫门口,林雨桐缓缓的松开德妃的胳膊,站在她的身后。

    兆佳氏又抬头看了一眼,眼里闪过深思。

    林雨桐心说,兆佳氏倒是个细心的人。

    到永寿宫时,时间不早不晚,惠妃带着大福晋和八福晋刚进门,跟荣妃和三福晋走了面对面。回头还能看见宜妃带着五福晋和九福晋已经马上就到了。

    林雨桐可算是见识了。这就跟约好了似得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老太后说话也就五福晋能接上来,林雨桐也就能听懂个大概。蒙语什么的,她还真就只是半吊子。

    林雨桐也算是把皇家的福晋见了遍。

    她还特意留意了八爷的生母,卫氏。

    似水一般的美人,谁看了都会动心的。

    除夕祭祖,不光是男人的事。女人跟着太后,也要祭拜的。

    幸好提前练了,要不然可就真要露馅了。

    等到一切都结束,林雨桐浑身都快冻僵了。不由的担心弘晖会不会冻着。

    祭祖一结束,四爷叫苏培盛亲自将两孩子送到了永和宫。

    林雨桐也刚跟着德妃回来。见了两孩子,忙摸他们身上,“冻着了吗?腿凉不凉?”她小声的问道。

    弘晖小声道:“儿子的蒲团是热的。热乎乎的,一直就没凉。”

    弘昀跟着点点头。

    林雨桐就想起平嬷嬷在见到自己的时候,就问了俩孩子的去向。她不由的朝平嬷嬷看去,朝她点点头。这肯定是德妃打发人办的。

    “去给娘娘请安吧。”林雨桐拍了拍俩孩子的脑袋道。

    弘晖见林雨桐看那边的嬷嬷,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忙点头应了。

    拉着弘昀就凑了过去。他也不客气,就笑嘻嘻的往德妃的怀里靠。

    德妃爱怜的摸着,问道:“如今身子可好些了?”

    “好了。十四叔以前送给孙儿的弓,孙儿已经能拉开了。”弘晖说着,就凑在德妃耳边道:“刚才一点都不冷,妈麽。”

    前面开了酒宴。今儿晚上都是宗室的爷们。

    皇上只叫老十三和老十四执壶,给众位宗室王爷倒酒。

    皇上的身边,一边是太子,另一边稍微远一点的位置是直郡王的。

    直郡王端着酒杯,眯着眼看着下面热闹。觉得众位兄弟都不时的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心里就恨不能锤这些玩意一顿。看什么看?谁当这个位子好坐,就上来坐啊!还嫌你们大哥身上的事不大是吧。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这个座位,它不光咬屁股,它还能要人命啊。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皇阿玛叫自己坐,自己就得坐。可这坐上去容易,下来就不容易了。就算将来皇阿玛叫自己下来,簇拥在这椅子周围的人,都不会愿意自己下来的。

    总有一种状况,是皇阿玛和自己都掌控不了的。他现在都已经感觉到了要失控的危险。

    可下面这群弟弟,好似对这个位子还十分眼热。冲吧!都朝前冲吧!冲上来就知道你们大哥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太子自顾自的斟了一杯酒,慢慢的品着。只有自己才明白这酒到底是什么滋味。扭头看了一眼直郡王,两人视线一碰就分开了。

    要说谁知道自己的感受,那么也只有彼此了。

    兄弟两乌眼鸡似得,可也只有彼此才能知道彼此的感受了。

    四爷一个人端着酒杯在手里转来转去,就是没喝进去。

    突听皇上道:“老四酒力浅,换了蜜水给老四。”

    四爷心里咯噔一下,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往上撞。但还是站起身,谢恩道:“谢皇阿玛恩典。”

    感受到兄弟们的视线都要将他给盯着烧起来了,突听得十四的声音道:“也就四哥爱喝那女人玩意。皇阿玛,咱们满人的巴特鲁,哪个是喝蜜水的。您别瞧八哥文弱,八哥的酒量在我们兄弟中也是这个……”说着,就竖起了大拇指。

    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四爷还是那么一副面孔,也让人瞧不出是不是不高兴了。

    康熙就颇为有兴致的问起来八爷。

    四爷虽然恨不能将老十四塞回娘肚子去,但到底误打误撞,叫自己脱身了。

    看样子老八倒是颇为积极。人家老八是有图谋,你老十四蹦跶来蹦跶去,也不知道到底图什么?

    五爷坐在四爷下手,颇为同情的对四爷举杯致意。遇上这样一个糟心的弟弟,确实挺让人同情的。老九虽然也爱跟着老八混,但还不至于这么没谱。

    四爷点点头。将手里的酒一口闷了。心里才稍微舒服点。

    三爷坐在上手,小声道:“老四,你这瞧着面上冷,可哥哥还真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

    四爷懵了一瞬,挑眉诧异的道:“三哥这话没头没脑的。”不知道的还当他在外面干什么事了呢?

    三爷就道:“今儿在宫门口……”

    四爷想了半天才恍然一下,“还是做哥哥的呢?什么也拿出来说嘴。”说着指着三爷的杯子,“罚酒!三杯。”

    三爷啪的伸手拍了自己的嘴,叫你嘴贱。说着,连干了三杯。

    十三笑着过来,坐在四爷身边,“我敬四哥一杯。”

    四爷给面子的喝了。论起讨喜,十三比十四讨喜多了。

    老九在斜对面坐着,刚好看见,就嚷道:“老十三,你不地道。只给四哥一个人敬酒是什么意思?瞧不起哥哥我啊?”

    五爷恨不能将老九的嘴给堵上。什么也不为,你犯得着得罪人吗?

    四爷眼角扫了一下老九,心里哼了一声,先记下这一回。

    十三哈哈一笑道:“四哥喝蜜水不怕醉,弟弟才去讨嫌的。九哥要是不怕醉,弟弟今晚就给九哥执壶了。”

    老九嘴角一僵,妈蛋的!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老十偷笑两声,嘟囔道:“九哥你说你折腾什么呢?老十三今晚肯定盯上你了。又叫四哥盯上了,四哥小心眼,你擎等着他收拾你吧。”

    老九也啪的打了一声嘴巴子,叫你多嘴多舌。现世报来了。

    该!老五看见老九的作态心里道。

    直郡王和太子坐在上面,将下面的情形看了个明白。

    老五自从老九开口就眯缝上眼睛开始装醉了。老七更是带着十五十六的一边,就不往这一伙子不省心的兄弟中间凑。

    除了这两个省心的,就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等过了子时,这场除夕宴才结束。

    几个孩子都困了。在宫里也没法睡。一叫嬷嬷抱紧怀里,就都睡着了。

    四爷在宫门口等着林雨桐一行。

    “晚上了,做车回吧。别骑马了。”林雨桐就小声道。这路上都是雪,虽然打扫的及时但这都半夜了。

    “无碍!你和还先上车。”说着,就要往前面去。

    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

    半夜三更谁看见了。没瞧见人家三爷刚才还自己走,出了宫就要人扶着装醉吗?

    这对别人苛刻,对自己更是要求苛刻。

    一回到院子,林雨桐赶紧叫人提热水,“爷赶紧进去泡了。我去瞧瞧,孩子安置好了没?”

    洗澡水里兑了浓浓的姜汤,正好能驱寒。

    等林雨桐看了弘晖和弘昀的情况,进屋的时候,四爷已经洗好了。

    “多泡一会子多好。”林雨桐道:“爷瞧着没喝多少吧。”

    “没喝。皇上叫给爷换了蜜水。”四爷轻声怅然的道。

    “只给爷换了不成?”林雨桐卸首饰的手一顿,问道。

    “没事!叫老十四给搅合了。”四爷在炕上翻了身就道。

    “十四弟这么机灵?”林雨桐不可置信的道。

    四爷想起来就一肚子火气,冷哼一声道:“就他?”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