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清穿故事(6)
    清穿故事(6)

    弘昀在正院,暂时的安顿下来。还是吃不进去饭,顿顿都要林雨桐按住穴位给喂进去,然后又按又拍,抱着颠半天才能好点。

    “这么下去不行。”林雨桐抱着弘昀低声道。这也不能自己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干,就在这哄孩子吧。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症。关键是孩子因为李氏给喂血,出现了心理性厌食。这就是再怎么高明的大夫,也暂时拿他没办法。

    葡萄是林雨桐提上来的大丫头,虽然人长的看着笨拙了一些,其实却是个心思巧的聪明人。就道:“要不奴婢拿些果子来,叫厨下的小太监给阿哥雕成小玩意,看阿哥是不是能吃一点。”

    这话倒是提醒了林雨桐。她马上道,“叫厨房把案板给厅堂里支一个,再搬个小炉子就放在门口通风的位置。就说我要包饺子,叫他们只把材料准备了,什么都不要提前处理。只拿过来就好。”

    葡萄一愣,看了林雨桐怀里的二阿哥一眼,才转身出去了。福晋对这二阿哥也是太好了。

    厨房的人得了葡萄传来的话,马上就准备了起来。

    林雨桐又叫苏子旭去前院,“跟爷说,就说我说的话,叫大阿哥先停一次课。我这边有事用大阿哥呢。”

    四爷听了苏子旭的来意,问道:“福晋正在做什么?”

    “回爷的话,福晋叫厨房往正房搬案板锅碗瓢盆,像是为了二阿哥的。”苏子旭就小心的回了一句。

    这都什么跟什么。四爷看了苏培盛一眼,“你去跟先生说,放大阿哥半日的假。今儿就先到这里了。”

    弘晖一听苏培盛的话,能放假,就先笑了。然后十分规矩的给先生行了礼,可一出门就窜了出去。

    苏培盛跟在后面喊,“小祖宗,您倒是慢着点啊。”

    “知道了。”弘晖边跑边道。

    苏培盛看着转眼就不见弘晖的身影了,就嘟囔道:“这大阿哥病了一场,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瞧着活泛。”

    林雨桐瞧着弘晖,也不觉得什么。只要不压抑孩子的天性,这才该是孩子原本就该有的样子。

    “额娘,你这是做什么呢?”弘晖跑回来就道。

    林雨桐给他把外面的大衣服都脱了,才道:“你上炕去,额娘给你们包饺子吃。”

    弘昀裹着被子,靠在炕上,看着弘晖,抿着嘴笑。他们确实没见过这么多原生态的东西。

    剁饺子馅,调味,和面,擀皮。

    “原来做一顿饭这么麻烦。”弘晖就道。

    “饺子,普通的老百姓过年都未必能吃一顿。别说是白面的,就是杂面的,也未必吃的起。”林雨桐就道。

    “杂面?”弘晖不解的看向林雨桐。

    林雨桐还没说话,就见四爷撩着帘子就进来了,“杂面都不知道。看来是得叫你见见民间的疾苦了。”

    林雨桐手上都是面,就示意丫头上前给四爷换衣服奉茶。

    嘴上却道:“难不成爷还见过不成?我也是在家里的庄子上,见过庄户人家都是杂面活着野菜吃。这才知道的。”

    “爷比弘晖还小的时候就知道了。皇阿玛叫人做了,每样都给我们尝了。皇阿玛当时就说,穷其他的一生,能叫百姓的饭桌上顿顿有粥喝,他就当得起圣君了。”四爷坐在那里,语气带着唏嘘。

    “要家家户户顿顿都能吃上饺子,岂不是得好几代人才能做到。”弘晖就接话道。

    林雨桐看了弘晖一眼,就道:“是啊!只要天下没饿死的人,这功就可比尧舜了。”

    四爷却不知想到了什么,怔怔的出神。

    过了半晌才道:“你说的不错,可这何其艰难。”

    是挺难的。林雨桐就转移话题,看着弘昀道:“瞧着好不好玩?”

    弘昀点点头,“好玩。”

    “你要不要试试。”话音才落,四爷就瞪眼。

    君子远庖厨,怎么能叫他的阿哥做这事呢?

    林雨桐小声道:“他见了饭菜就恶心,能怎么办?叫他知道饭菜都是怎么做的,里面放的是什么,他不害怕,自然就吃得下了。我现在就能想到这个办法试试。要不然怎么办,总不能天天叫人抱着往里灌吧。”

    四爷一顿,叹了一声,就直接也撸了袖子。

    林雨桐一怔,这人对孩子,跟普通的亲爹也没什么不同。

    弘晖和弘昀见自己阿玛动手,那真是从心里都兴奋了。

    林雨桐叫丫头给两人洗了手,叫他们跪坐在椅子上,一人给了一个面团子,随他们折腾。

    四爷手指纤长,但对包这个真心不在行。

    等饺子下到锅里,都成了烩面片了。但许是因为都是自己做的,这位爷还真就吃了两碗下肚。弘晖吃了一碗。弘昀自己吃了半碗,吃完没有吐。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顿时觉得两人携手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从这天之后,林雨桐或是自己熬粥,或是自己炖汤,都放在厅堂里。熬粥就叫弘昀帮忙捡豆子,炖汤就叫他帮着看火。

    如此一直到进了腊月,弘昀才能完全能自己吃饭了,脸上也才有了肉。

    李氏几乎每天都来,弘昀见了她有些躲闪。她似乎也怕再吓着孩子。倒是来的少了,但却叫大格格隔三差五的过来。

    林雨桐也不拦着。只叫她们在一边玩,到了饭点也留饭。有时候晚了,大格格也不嚷着回去。林雨桐只好叫人把厢房收拾出来,给大格格暂时住的。

    她都闹不懂这位侧福晋的心思了。

    大格格是个安静腼腆的姑娘,四爷给取得名字叫莫雅琪,意思是长寿草。

    健康长寿,这是一个父亲对这个孩子唯一的期盼。

    大格格比弘晖年长两岁,今年也十岁了。长得跟李氏有些相像,是个美人。

    林雨桐倒是不烦孩子,但是弘晖白天上学,自己的精力全叫李氏的两个孩子给占了。这叫她心里有些发毛。她到现在也没看明白李氏的打算啊。

    四爷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隔了几天来正院,就见厅堂的门口锅里不知道煮着什么,咕嘟咕嘟的响个不停,林雨桐拿着针线坐在靠窗的榻上,另一边的炕上,三个孩子都脱了大衣服在炕上歪着。弘晖跟弘昀在下棋,莫雅琪在一边给弘昀支招。嘻嘻哈哈的,几人完全没有正形。林雨桐也不管,只由着他们。

    他心瞬间就酸软酸软的。许是当初福晋要孩子的时候抱过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林雨桐见他进来的就笑道:“别闹了,你们阿玛回来了。”

    三人赶紧下来,行了礼。四爷叫了起,就对大格格道:“也跟着你嫡额娘学学怎么管家,以后总要你自己过日子的。”

    林雨桐这才有些恍然,李氏只怕也是做这样的打算。当娘不管做的对不对,初衷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的。

    想必她心里也是害怕自己会把孩子笼络过去,但是为了孩子好,她还是把孩子送来了。

    吃完饭,将孩子都打发睡了,四爷才道:“直郡王家的大格格,要抚蒙的。皇上已经定下来了。李氏怕是听到了风声……”

    这就更是说得通了。

    林雨桐点点头道:“她也是想得多了。大格格有爷这个阿玛在呢。爷还能真叫大格格去抚蒙啊?”按历史上,四爷可是收了兄弟的女儿做养女抚蒙了。自己的姑娘,他舍不得。

    当然了,四爷也只有这一个女儿成年了,只是没活到四爷登基就死了。怀恪公主,还是追封的。

    如今也不知道这个大格格的命数将怎样,但还是别叫她嫁入乌拉那拉家为好。

    好好的女儿嫁进去,没几年就没了。当爹的心里能自在吗?

    估计那时候,也是因为乌拉那拉氏没儿子,这位爷想拉进李氏跟乌拉那拉的关系吧。

    反正都是瞎猜的,谁说的清楚四爷是怎么想的呢。

    不过在林雨桐看来,自己既然来了,就还是该怎样就怎样,妻妾还能真和睦成一家人啊?

    谁知这才想了乌拉那拉家,第二天,还真有娘家人来访。

    其实,这原主本身,是费扬古的老来女,是继室的女儿,而跟娘家的哥哥,只能说相互挺客气,但说到亲近,还真说不上。

    连哥哥都不亲近,更何况是嫂子呢。

    将人请了进来,原来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给弘晖选哈哈珠子的事。想叫乌拉那拉家的子弟给弘晖做伴读。

    按说这是常例。选母族的亲戚,更牢靠一些。

    但林雨桐却不这么想,这些选来孩子本身,才是最要紧的。

    她挑眉道:“真要是叫他们跟着弘晖,估计嫂子你舍不得。”说着,就掰着指头算弘晖每天的功课。“四爷要求严格,孩子估计来了,都得受不住。这还是看着弘晖大病了一场,减了功课的结果。这猛不丁的,孩子要是受不住……我怕没法跟嫂子交代啊。”见这位变了脸色,就又道:“咱们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又不是能疏远的了的关系,嫂子要是舍得,只管叫孩子过来。”

    向来外戚就不好当,有好结果的外戚就更少了。

    别等到养大了他们的胃口,那才是泼天的大祸。安安分分的,才能长久。

    等到了晚上,四爷过来吃饭,林雨桐就将自己的意思说了。

    “哥哥只能守成,没什么才干。就叫他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吧。”林雨桐说的很直接。

    四爷挑眉,这话倒在意料之外。“怎么,跟家里闹了不愉快?”

    林雨桐摇摇头,“怕他们给爷……还有弘晖闯祸。不要他们给多大的助力,别拖后腿就成。”

    心里却想着如今显赫的赫舍里家和佟家,还能显赫几年呢。与其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还不若从开始就不要给他们太多的希望。

    过了腊八就是年了。林雨桐还是第一次吃宫里赐下来的腊八粥。

    半温不热的,也就那样了。她只给几个孩子一人分了一个碗底,剩下的都叫给府里的几个女人送去了。

    四爷似笑非笑的瞥了林雨桐一眼,这人这心眼啊,真是没以前好了。

    觉得不好吃,就都给别人了。他敢保证,那几个格格,这会子心里只怕还念着这人的好呢。

    心眼有点不好。可人却更鲜活了。

    “今年给宫里的年节礼,爷看看还要准备什么。”林雨桐转移话题道:“我叫大嬷嬷按照往年的成例,给准备了。另外,还叫人在外面悄悄的布施,然后找了贫苦人家长寿的老人,每日里念一卷经,给皇上和娘娘祈福。”

    “这事办得好。别张扬,悄悄的办。”四爷马上点头。孝心嘛,太漏出来的,就不是真的孝顺了。

    林雨桐知道四爷的意思,就道:“爷抄写的经书,也放到佛前供着才好。”

    与其献上去,真的不如悄悄的供着好。

    四爷点点头,“这样也好。”

    林雨桐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想祈福的。他信佛,不像自己,满脑子都是作秀。

    这让林雨桐有点自惭形秽。真是思想境界不一样啊。

    两人这段时间相处,虽不如夫妻亲密,但也比以往好了很多。

    四爷来过夜,就是纯睡觉。

    不知道是因为孩子在的缘故,还是四爷对这位福晋完全没有别的想法。总之两人是相安无事。

    年前的事情,比较多。老嬷嬷忙得脚不沾地,但是福晋说不管就不管,那真是什么也不掺和。只隔三差五的查看账本就好了。但要以为这位好糊弄,那就真的打错了主意。

    她连年前物价上涨了多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划过来的置办银子,那真是浪费一点都不成。

    林雨桐把下面的人震唬了一遍,就忙自己的了。忙什么呢?忙着一个人在空间里对着空间练习礼仪呢。

    照着原主的记忆看,这过年远比想象的要麻烦的多。

    除夕凌晨三点,就都得起了。厨房里一晚上都没熄火,主子们一起来,饭就摆了上来。

    不敢给吃太多汤汤水水,弘晖吃的直噎脖子。弘昀吃了一碗蛋羹,就什么也咽不下了。

    四爷看着皱眉道:“爷还想带着这两个去前面呢,这样怎么成?”

    “露露脸就行了。孩子待不住,爷叫人送到后面就成了。”林雨桐见两孩子的脸都快垮了,就赶紧道。虽然是皇孙,但见皇上还是一件叫孩子激动的事。

    “慈母多败儿。”四爷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反驳。

    林雨桐就给两人使眼色,叫他们快吃。

    吃完饭,林雨桐才梳洗,又在空间里给自己化了裸妆,这才穿了贝勒福晋的大礼服出来。

    这几个月,林雨桐将这个身体调理的不错。肤色好了,再加上本来也算清秀,只要稍微细心点收拾一下,猛地一瞧,还真有些叫人惊艳。

    四爷上下打量了一眼,点点头,“不错。”

    这算是夸赞吧?

    外面刮着风,还飘起来雪花。这三更半夜的出门,冻得人嘴都张不开了。

    林雨桐叫嬷嬷们把几个孩子抱起来,用披风裹严实了,才往前走。

    马车上的炭盆倒是烧的红火,一晚上估计都没熄灭。里面倒也还算暖和。

    “额娘,阿玛在外面骑马呢?”弘晖就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估计几位皇子都是如此。这天寒地冻的,虽然住的都不远,穿的也够厚实,但估计也扛不住这冷风。

    她猛地想起以前在红楼的时候,还记得做护膝给林如海林雨杨和闻天方穿,到了现在,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今儿祭祖,皇家的祭祖仪式更是繁琐。这天寒地冻的跪上大半天,膝盖还要不要了?失策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