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清穿故事(5)二更
    清穿故事(5)

    林雨桐在炕上靠着,看着已经进了被窝还因为被他阿玛夸了几句就兴奋的睡不着的弘晖。笑道:“这么高兴啊。既然睡不着,咱们说故事,好不好?”

    “好!”弘晖睁着眼睛,闪闪发亮。像这么大的孩子被教导的小大人似得,没有一点娱乐。听到要说故事,哪里能不欢喜。翻个身趴在被窝里,等着林雨桐讲故事。

    可该讲些什么呢?白雪公主还是小红帽?这根本不适合要作为帝王培养的弘晖。

    林雨桐皱眉想了想就道:“咱们说说明朝的故事。明朝你知道吗?”

    “知道。明朝皇帝昏聩无能,咱们大清才入了关。这天下才成了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弘晖就道。很有些自得!

    林雨桐一愣,嘴角抿了抿就道:“儿子,记住,这天下永远都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一家一姓的天下。天子,就是天道之子,也可以说是天下万民之子。”

    弘晖点点头,露出沉思之色,过了半晌才道:“都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又说天下的臣民都是皇上的子民。额娘却说,天子该是天下万民之子,这将天子和万民的位置颠倒了过来,却也更叫人觉得有些味道了。”

    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这孩子的悟性真好。她也就不担心他不知道轻重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想来他也有分寸。就转移话题道:“好,咱们先说……先说一说明太、祖朱元璋。”

    弘晖的眼睛一亮,“朱元璋?”

    “对,就朱元璋说起。朱元璋,这个名字可不是他爹给他取的。他爹叫朱五四,是个种地的庄稼汉,根本就大字不识。他娘陈氏,更不识字了。别看生下了一个了不起的儿子,但在史书却没有她的名字。只有一个姓。就如同额娘,在百年之后,只能挂在你阿玛的旁边,叫乌拉那拉氏。就现在,你阿玛一生气还是喊额娘乌拉那拉氏。哪怕额娘生了你,在你阿玛那里也就剩下一个姓了。”林雨桐吐槽了一遍,见弘晖憋着笑,才赶紧说正题,“咱们继续说朱元璋。这么一对庄稼汉夫妻,在得了一个儿子以后,没有什么高兴的不能自已。因为那时候朱五四跟陈氏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又添了一个,就又多了一张嘴。这张着嘴可都是要吃饭的。”

    “民生艰难到养活不了孩子,难怪元朝会亡了。”弘晖跟着叹了一声。

    “是啊!朱五四当时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得更拼命的干活,才能叫他的几个孩子活下去。于是,朱五四并没有对这个未来会是皇帝的儿子任何优待,还给他取名叫朱重八,咱们也可以叫朱八八。”林雨桐还没有说完,弘晖就笑的不能自已。

    “笑什么,不识字的百姓,可不就是这么给孩子取名字的。朱元璋的高祖父叫朱百六,曾祖父叫朱四九,祖父叫朱初一,他父亲叫朱四五。或是父母的生日相加减,或是取名字这天就是这个日子。大概名字就是这么来的。朱元璋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家里出生成长的。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给地主刘德家放牛了。那时候的朱元璋肯定没想过他将来会当皇帝。他那时候的最大的愿望大概就是等到十五六岁,叫媒婆给他找个勤快结实的姑娘做媳妇,然后再生个叫朱六九还是朱九零的儿子,再叫他儿子给地主刘小德家继续放牛。”

    弘晖点点头道:“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说不定什么机遇就来了,是不是?额娘。”

    林雨桐笑了,摸了摸儿子的头就道:“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之神就会眷顾那些经得起考验的人。”

    母子俩嘀嘀咕咕,很晚,弘晖才睡了。

    屋里的灯黑了,四爷才叫苏培盛放了那个准备报信的丫头,带着苏培盛又回了前院。

    他并没有阻止福晋教导弘晖。相反,他从里面听出了别样的味道。

    就像朱重八放牛时质朴的愿望一样,他的愿望也是质朴的。

    可从什么时候起,他发现,他的愿望可以更大一些呢。

    是的!命运之神只会眷顾那些经得起考验的人。

    自己会是那个经得起考验的人吗?

    会的!一定会经得住考验的。

    弘晖的生活开始慢慢的步上正轨,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习武。然后早饭。之后早去前院,跟着先生念书。晚饭前回来,做功课,吃晚饭。

    忙碌而充实。

    林雨桐白天有一整天在屋里练功,倒也相安无事。

    这一日老嬷嬷急匆匆的过来禀报道:“福晋,二阿哥病了。”

    林雨桐皱眉道:“请太医了吗?”

    “请了。”老嬷嬷就低声道:“老奴看着竟像是不好了。”

    林雨桐心里一惊,弘昀确实在历史上是夭折了的。可在林雨桐的印象里,这还只是一个腼腆的孩子罢了。“告诉爷了吗?”

    老嬷嬷看着林雨桐,“老奴不敢……爷他……”

    “别瞒着,先叫爷知道。”林雨桐说完,就道:“我先去李氏那边瞧瞧。”

    老嬷嬷只苦着脸,应了一声。

    李氏的孩子多,院子一点也不比正院小。见林雨桐来了,李氏就迎了出来,“福晋安。”

    “二阿哥呢?带我去瞧瞧。”林雨桐问道。

    李氏应了一声,带着林雨桐往里走,“入了冬,竟是越来越没精神了。”说着,声音就带了哽咽。

    林雨桐问道:“这么些日子了,怎么不见你禀报上来。”

    李氏动动嘴角,却什么也没说。林雨桐先进了屋子,整个屋子连个窗户都封死了,里面烤的气都透不过。谁搁在里面住能有精神才怪了。

    忍着胸闷,走到床边,这孩子脸上的神情看不清,只颧骨却高耸了起来。瘦的脱了形。

    林雨桐搭在手腕上一摸脉,顿时脸色就变了,这孩子是饿的。

    她心里的火气顿时就起来了,转头看着李氏问道:“李氏,你老实说,这孩子多长时间不吃饭了?”

    “二阿哥吃不进去饭,吃了就吐,妾实在是没办法。”李氏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怎么吃不进饭?”门外响起四爷的声音。话音一落,就见四爷急匆匆的进来。

    “爷!”李氏顿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四爷只绕过两人,去看弘昀。这一打眼,心就凉了半截。

    林雨桐又看了李氏一眼,怎么看都像是失血过多了。她就拉过李氏的手,将她的袖子撩开,雪白的手腕上就露出一处伤口来。“你做什么了?是不是你拿你的血给孩子喝了?”

    李氏将袖子一遮,“福晋是做额娘的,妾也是做额娘的。为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妾也盼着二阿哥跟大阿哥一样康健。”

    “所以,你叫孩子喝血。难怪孩子吃不下饭。让你天天喝血,别说是亲娘的血,就是拿猪血羊血给你,看你恶不恶心。你怎么这么混蛋。你不会当着孩子的面放血的吧。”林雨桐盯着李氏问道。

    李氏一愣,然后就有些躲着林雨桐的视线。

    “你这个蠢妇。”四爷一看李氏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用被子将二阿哥一裹,就出了门。

    林雨桐一愣,这位爷想把这孩子抱到哪?她心里涌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忙跟了过去,走了两步才又回来拉了跪在那里的李氏,“还不跟去看着孩子?”

    去你四大爷的,这位爷果然把弘昀抱到了正院。

    这真是不管都不行了。孩子出了事自己洗都洗不清了。

    林雨桐看着四爷把孩子放在暖阁的炕上,就走了过去,暗叹了一口气,“爷先起来。我来吧。”

    说着,就把弘昀抱起来,看了看脸色才道:“给我拿杯水。”

    这一扭头就看到四爷亲自将水递过来,林雨桐顿了一下才接过来,指尖上引了泉心水兑进去,一点一点给弘昀喂进去。

    “还能喝进去。”林雨桐就道:“叫厨房炖鸡汤,熬的浓浓的,端过来。”

    话音发落,就听苏培盛在外面道:“爷,太医来了。”

    “进来吧。”四爷皱着眉叫太医进来,“去看看。”

    这位太医见是正院,还当时大阿哥又不好了。可这打眼一瞧,福晋怀里抱着的肯定不是大阿哥。

    四爷见林雨桐抱着弘昀,声音就先软下来了,“放着了,弘昀也不小了。这么抱着累得慌。”

    “刚喝水,放下估计得吐出来。还是我抱着吧。”说着,就对太医道:“你就这么看吧。应该无碍的。”

    这太医一听还能喂进去水,心里就先松了一口气。忙道:“回福晋,无碍。”心里却道:都说四福晋贤惠,如今瞧着还真是。对庶子真是没话说。

    一摸脉,他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叫人怎么说。四爷府的二阿哥饿成这样了。这总不是亲额娘干的吧。心里又道:这四福晋真是厉害啊,整治了人面上还能这么慈善。他的心里都有些发毛了。

    林雨桐一看,就明白这太医想什么呢。这黑锅背的,没处说理去。

    她瞪了一眼躲在一边的李氏,就对太医道:“有什么说什么。不用怕。”

    “说吧!”四爷就瞪了一眼太医道。

    这太医马上就跪下道:“……这……二阿哥可能是进食……太少。”

    “饿的就饿的,什么进食太少。”林雨桐又瞪了一眼李氏。

    四爷脸上又青黑两分,对太医道:“开方子。”

    那太医擦了头上的汗,赶紧应了一声。那边就有丫头端着鸡汤过来,太医看见了就道:“也不要什么方子,这鸡汤就好。若是嫌弃腥膻,将米熬出油来,喝米汤也行啊。”

    李氏忙道:“妾身还收着人参,叫人炖了送来。”

    太医一听,脸都白了。

    林雨桐将勺子放下就道:“你消停点吧。这孩子虚成这样,哪里能用人参。真要人参有用,是我舍不得还是爷舍不得给弘昀用?”

    四爷看了李氏一眼,“滚回院子去。别在这里晃悠。”

    李氏一愣,这是要将儿子抱走吗?她顿时跪下来,就要哭求。

    林雨桐见太医还在,就道:“你先回去吧,明儿再来看,我还能拦着你啊。”

    李氏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啊,大阿哥好好的,福晋要自己的儿子做什么。这才磕了头退了下去。

    四爷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雨桐,以前老想着将李氏的孩子抱过来养,如今叫她养,她却一个也不要。

    那太医听了一肚子四爷府的八卦,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林雨桐又给弘昀喂了半碗鸡汤,就这么一直竖着抱着,还得来回颠几下,就跟怕婴儿吐奶一样。

    “给爷吧。你的胳膊受不住。”四爷就在一边道。“要不叫个奶嬷嬷来。”

    “不用。我抱弘晖习惯了。也不觉得重。”林雨桐心说,我这压着穴位才保证他不吐,你们行吗?

    四爷见她没有不耐烦,心里就有些歉意,道:“李氏是个蠢的。叫她养着,实在是……爷不放心。”

    林雨桐一顿,这叫自己怎么说?明显是想叫自己养吧。

    按照时下的规矩,嫡母教养孩子本也是应该的。

    “怎么?不想养?”四爷看着林雨桐的脸问道。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就打发了屋里的人,小声道:“朱元璋的皇后马氏,一直颇有贤名。朱元璋的所有皇子也都是交给马氏抚养的。马氏的长子朱标封为太子,可惜命不长。朱元璋就立了他的儿子为太孙。都说马皇后生了五子二女,那么,朱元璋为什么不直接将皇位给其他嫡子,比如据说是嫡四子的明成祖朱棣。而这位明成祖在登基之后,在江宁修了一座大报恩寺,百姓不知道里面供奉的是谁。还是咱们大清攻占了江宁的时候,才解开了这个两百年没人知道的谜团。里面供奉的是他的生母碽氏。”

    “他杀了马皇后的孙子,夺了皇位。为了名正言顺,被马皇后养育长大,竟成了他的护身符。”林雨桐看着四爷,道:“爷,我怕。我怕辛辛苦苦,换来一样的结局。”

    四爷看了林雨桐愣了半天,他想过很多种回答,唯独没想到这种。

    他沉默半天才道:“胡说什么?爷一个郡王,亲王的爵位也值得这样不成?爷就那般无用,安排不好儿子?”

    林雨桐看着四爷,慢慢的垂下眼睑。

    四爷又低声道:“先这么养着吧。等养好了,爷就接到外院。”到底没坚持叫自己养。

    林雨桐这才舒了一口气。“也好,弘晖搬过去也有个伴。”

    四爷一想也对。两个孩子年岁相当,倒也不好厚此薄彼。

    两人说着话,时间就过的快了许多。等到了晚上,弘昀就醒了过来,见是林雨桐抱着他,就有些不安。

    “不怕!弘昀不怕。”林雨桐就道:“你额娘要照顾弟弟,你今儿过来跟你大哥一起睡好不好?”

    “嫡额娘。”弘昀腼腆的笑笑。

    弘晖在一边描红,见他醒了就道:“我一个人上课闷的很,你好好吃饭,等好了,咱们一块上课。阿玛叫人给咱们收拾屋子,过段时间搬过去跟阿玛住。”

    弘昀果然脸上有了喜色。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