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清穿故事(4)
    清穿故事(4)

    永和宫。

    因着四爷进宫本来就打算来永和宫的,因此早早的打发了人给永和宫说了一声。宫里还住着一些小贵人常在,要是撞上了就不好了。德妃得了消息,自然就叫人把话传了出去。也没那不长眼的真就出来往上撞。

    等四爷到了永和宫,门口有德妃的贴身嬷嬷等着。

    “四爷安。”平嬷嬷行了礼,就道:“娘娘正等着四爷呢。”

    四爷就点点头,道:“娘娘最近还好吗?有什么不妥当的你们也别替娘娘瞒着。”

    “奴才们不敢!娘娘一切都好。只是担心大阿哥,每日里多念了两个时辰的经。”平嬷嬷一路说着。

    四爷点点头,他倒不怀疑这话。

    进了门,德妃就道:“也别多礼了,过来坐吧。”

    四爷还是坚持把礼行完了。

    德妃心里就一叹,这老四的性子,真是掰不过来了。

    “你这一去这么长时间,路上可还好。”德妃就先问道。

    “都好。”四爷笑道:“路上给额娘买了不少玩意,一会子打发人给您送进来。”

    “买不买什么东西有什么打紧。你媳妇和弘晖可还好?”德妃就问道。

    四爷心里就咯噔一下,不会是福晋没进宫请安吧。他面上神色不动,却道:“经了弘晖这事,乌拉那拉氏有点如今是不错眼珠子的盯着弘晖。儿子想着她也不容易,就叫她做府里暂时别出门。”先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再说。

    德妃一愣,就道:“难为你能体谅她。哪个当娘不是这样。”她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就道:“当初你六弟没了,要不是还有你们兄妹几个,我还不是一样……都活不下去……何况她就这一个命根子。”

    四爷赶紧道:“额娘也别伤心了,弘晖如今都好了。过些日子,儿臣带他进来给您请安。”

    “好了就好。”德妃张了张嘴,沉吟了半天才道:“来不来的,其实不要紧。”

    这就是不想叫弘晖进宫了。

    四爷坐在那里沉默了半天,才道:“那儿子就告退了。”

    看着老四走出去的背影,德妃就叹了一口气。平嬷嬷就道:“您这是……何苦呢?”

    “远着些好。”德妃轻声呢喃道。平嬷嬷在边上也没听见她说了什么。

    两个儿子横竖都不能拢到身边的。

    老六死的时候,她就明悟了。那一年,正好她又有了身子,都说是男胎。结果,老六就折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生下来。

    生老十四的时候,她都是马上而立之年了。老十四比老四整整小了十岁。

    宜妃将老五送到太后身边,老九保住了。可后生下的老十一不一样也折了。谁可曾见过宜妃管老五府里的事情。

    没有!

    连老五都十几岁了说不了汉话,宜妃不也没插手吗?

    如今宫里得宠的王氏,先后生下老十五,老十六,如今老十八也两岁多了。这三个皇子,只怕也保不全的。只看哪个命薄了。

    四爷回到府里,直接去了书房。皇上今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真的是夸他吗?那么,隐隐透出来的对太子不满是什么意思?

    这可不是皇上的风格。

    直郡王一个人蹦出来跟太子对上还不满足,也要叫自己跟太子对上吗?

    四爷在书房里转了半天,尽管皇上是这个意思,但也不能这么做。

    他挑战的不是太子,而是太子这层身份代表的含义。

    那么,百年后,人们会怎么评价。

    四爷背着手,看着火盆里的炭火明明灭灭。

    “主子,不早了。”苏培盛小声提醒道:“您该歇着了。”

    四爷这才点了点头,道:“去正院吧。”

    苏培盛马上麻溜的叫小太监先一步去说一声。这时候,福晋只怕都睡了。

    四爷摆摆手制止了,道:“别惊动人。”

    正房门口,有婆子和太监守着。看着是主子爷,哪有不惊诧的。四爷都有四五年晚上不在正院歇息了。

    因着要陪伴弘晖,林雨桐不敢进空间,晚上也不练功了。早早的就睡了。

    听着丫头在帐子外面叫了一声,才知道是四爷来了。

    她刚把帘子撩起来,就见四爷挑了帘子进来。

    “你别起来了。”四爷见林雨桐围着被子,等丫头拿披风过来,就道:“不早了,我这也就睡了。”

    今晚在这睡啊?

    林雨桐见他去了屏风后面,就看了一边睡的正香的弘晖一眼,从炕边又抱了一床被子铺在弘晖的另一边,“都这么晚,还要不要再用点东西。”

    “不用。”四爷说着话。林雨桐就听见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于是也裹了被子,又闭上眼睛。

    四爷过来,往炕上一瞧,弘晖正睡在林雨桐的旁边,就道:“怎么你跟弘晖一起睡的?胡闹。”

    林雨桐就抬头道:“大晚上的,可别惊着孩子。明儿,我就收拾厢房。今晚就这么凑活吧。”她见四爷眉头都快夹死蚊子了,就道:“要不爷先睡东屋?”

    四爷没好气的瞪了林雨桐一眼,到底拉了被子躺下了。

    林雨桐这才起身,又把帘子放下,遮挡外面的光线。

    过了半晌,林雨桐都以为这位爷睡着了,才听见他说,“爷知道你担心弘晖,可也不能因为担心,就这般的教养。男孩子都这么大了,谁还跟额娘一起睡?爷这些兄弟哪个不是在阿哥所里嬷嬷们带大的。就是太子,都不例外。也别搬到厢房了,就直接搬到爷的院子去吧。”

    林雨桐翻了个身,想了想就道:“那也得开了春吧。这身子才好,叫他定定神,再搬也不迟。”

    四爷哼了一声,“过完年就搬,再不能推迟了。从明儿开始,也别疯玩了,该跟着先生上课了。”

    林雨桐心想,天冷了,也不可能整天在外面耗着了。这孩子的身体如今肯定是没问题了,但不管是锻炼还是习武,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每天拿出一个时辰,也就足够了。上学也是正经事。她想了想就道:“好!不过爷还是得收拾个屋子出来,孩子中午歇息也得有个地方。”

    中午休息?想得美!

    四爷刚想说话,想起弘晖躺在炕上面色青白的样子,就将话给压下去了,道:“爷还能亏待了他?”

    那谁知道呢?没爹妈疼的人,连个疼孩子估计也不会。

    屋子里助眠的熏香的味道袅袅,四爷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等睁开眼,竟是神清气爽。炕上已经没有那母子俩了。

    四爷披了披风出来,就见这母子俩满头大汗的回来。

    弘晖看着四爷起了,马上就走过去,没人能知道一睁眼就看到阿玛在身边他有多高兴。“阿玛,您起了。”

    四爷‘嗯’了一声,就道:“跟着嬷嬷下去把身上的汗湿的衣服换了。”

    弘晖应了一声,走了两步才扭头道:“阿玛额娘,等我来了再吃饭。”

    林雨桐笑着催着他去了,才进去用热帕子简单的擦了身子,换了衣服出来。

    “爷今儿不出门?”林雨桐见四爷穿着夹袍子,歪在榻上,就问道。

    “爷刚办完差事,最近不出门了。”四爷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他得躲着点了,皇上的心思有点拿不准。自己可不能糊里糊涂的往里跳。反正皇上要用人,有的是人往上凑。哪怕明知是被皇上当枪使。也有的是人前仆后继。不是自己,自然会有别人凑上去,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自己这些兄弟,哪一个没点自己的想法?再加上这些小阿哥都长大了,十三十四都大婚了。老十四不就有事没事老往老八那里跑。什么脾气相投,都是扯淡。都一样是龙子凤孙,谁比谁差了?

    林雨桐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说是什么也不干,其实什么也没耽搁。他们这样的政、治生物,哪怕是病,这背后都不知道隐含着几个意思在。

    对于四爷的敷衍,她也不当真,只叫人摆饭。

    坐到饭桌上,四爷就道:“昨儿我进宫看了娘娘,娘娘问了弘晖。”

    林雨桐楞了一下,“弘晖病了,别带了病气进宫。万一有个什么……不是就说不清楚了吗?所以,我也有些日子没进宫给娘娘请安了。”

    这也算有道理。

    就听林雨桐又道:“要不,我过几天进宫,跟娘娘说说话?”

    “那倒不用。娘娘的意思,叫你好好照顾弘晖就好。”四爷说完,又自顾自的吃他的饭。

    反倒叫林雨桐不知道这位的意思了。

    才吃完饭,四爷提溜着弘晖去前面找先生上学去了。林雨桐倒无聊了起来。

    自从来了这里,可以说真的跟弘晖形影不离。这猛不丁的,还真有些不习惯。

    四处看了看,这屋子怎么看都显得沉闷。就指挥着丫头,将这布置全都换了。那些金器全换成了玉器。

    垫子迎枕,全都换成鲜亮的颜色。熏香也不要了,只叫人从花房送了花来摆了。

    这才瞧着自在些。

    这边刚收拾停当,就有丫头来报,说是八福晋来访。

    八爷府就在隔壁,但八福晋怎么这么突然就上门了。

    人都到门上了,还能挡回去不成。林雨桐沉吟了一瞬,就忙叫人赶紧请。她也站到了院子门口迎接。

    八福晋看着,其实真的说不上是什么多美的美人。满蒙的女子,大都是那样的长相。即便养的精致,也都是皮肤看着不错罢了。

    两人见了礼,林雨桐客气的将人请进去,让了坐,叫丫头奉了茶,这才说话。

    其实,这些妯娌,都不怎么亲近。也都不敢亲近。

    这个度,都把握的很好。什么身份做什么事,后宅的女眷,有时候,就代表男人的态度和倾向。

    不是什么脾气相投就能相交的。

    “本该早点来瞧瞧弘晖的,又想着四嫂只怕没工夫招待。所以,拖到现在才过来,还请四嫂见谅啊。”八福晋抿了一口茶,就笑道,“弘晖现在如何了?可还要紧。我们爷这些日子也十分的忧心,还专门打发人去了南边找大夫。如今见好了,是再好没有的事了,真是佛祖保佑。”

    处处把八爷的好摆出来,真是会说话。但这热情的过了,就假了。

    林雨桐微微一笑道:“劳八爷和八弟妹惦记了。这孩子七灾八难的,如今好了。未尝不是大家都惦记的功劳。”

    “如今人呢?”八福晋问道:“我在我家的院子都能听见四嫂这边热闹的声音。”

    “我们爷这段时间不在家,我又狠不下心管。都跑野了。今儿叫他阿玛押着去念书了。”林雨桐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点心道:“这是我们爷在路上买的。滋味还不错,弟妹尝尝。”

    八福晋捏了一个却拿在手里,问道:“四哥在家?”

    林雨桐心里一顿,就道:“是啊!带着弘晖念书呢。”

    八福晋就笑道:“我们家爷也一样,整天捧着本书,叫他跟我说会子话,就不耐烦。”

    两人你来我往大半个时辰,然后八福晋就告辞了。

    林雨桐就不明白八福晋的意思了。这怎么也不像是来探病的。倒像是专门打听四爷的事情的。

    林雨桐就叫了大太监苏子旭进来,吩咐道:“你去前院说一声,就说八福晋不在家里留饭,问爷和大阿哥过不过来用?”

    苏子旭忙应了一声,就往前院去。

    苏培盛见是苏子旭来了,就问道:“福晋有什么话?”

    苏子旭忙一字一句的学了。

    “知道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禀报给爷知道。”苏培盛说着,就转身进去了。

    四爷正跟戴先生和乌先生说话,见苏培盛出去又进来,就知道有事,抬头问道:“怎么了?”

    “是福晋打发人来,说是八福晋不在府里留饭了,问爷和大阿哥是否回去用饭。”苏培盛就回了一句。

    四爷愣了一瞬,就看了戴铎一眼。

    戴铎忙道:“只怕八爷叫八福晋来试探的。”

    四爷点点头,转头对苏培盛道:“就说爷留大阿哥在前院用饭。叫福晋不用等着了。”

    苏培盛这才出去。心道:这福晋开窍了就是不一样了。

    林雨桐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自己一个人吃了饭,就进了里间盘腿练功。这一入定,天就黑了,等听见跑跳的声音,就知道是弘晖回来了。

    “额娘……额娘……”弘晖进了院子就喊。

    才分开大半天,好似有好些日子没见了一样。

    林雨桐迎上去问道:“下学了?今儿先生讲的都懂了吗?”

    “嗯!”说着,就窜到炕上,拿糕点吃。

    “少吃点,一会该吃饭了。”林雨桐摸了摸他的手,见不冷,才问道:“晌午没吃饱吗?”

    弘晖犹豫了一下才道:“饱了,就是饿得快。”

    糊弄人!以四爷的性子,肯定是只给吃七八成饱的。这样的做法虽然是对的,但这中间要是不加餐,孩子也确实受不了。尤其是弘晖如今练武,运动量大,饭量大了很多。

    “先给大阿哥端一碗馄饨来。”林雨桐吩咐下去。点心还能当饭吃不成。

    吃完了,就见弘晖叫人摆了笔墨纸砚,这是打算做功课了。

    说实在话,这皇子龙孙也不是容易当的。

    四爷回来的时候,弘晖才搁了笔。

    “拿来我看看,最近的功课欠了多少。”四爷往那一坐就道。

    弘晖规规矩矩的下了炕,站着,等四爷看完。

    其实叫林雨桐说,才这么大点的孩子,叫他写看图写句子都写不明白的时候呢,就开始写议论文,这绝对是虐待。

    可看着弘晖不算勉强,她也不能说什么。所有的皇孙都是这么来的,总不能一人特立独行吧。

    这事都不用问也知道,四爷肯定不会答应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