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清穿故事(3)二更
    清穿故事(3)

    这药浴一泡就是整整七天。虽然过程是艰难了一些,但是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最起码弘晖的饭量大了不少。

    折腾完了药浴,林雨桐又叫人将演武场给清理出来。说实话,这府里的演武场很少用到。因为四爷压根就不善骑射。

    林雨桐不急着教弘晖骑马。只开始锻炼体力,边锻炼体力边教他认人体的穴位。为了掩盖自己的身手,林雨桐也开始陪着弘晖一起练。

    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简单的洗漱。林雨桐就带着弘晖开始跑圈。又叫人拿了蹴鞠,带着丫头和小太监,陪着弘晖在演武场跑跳。

    最开始几天,弘晖肌肉也疼,林雨桐就天天给他揉半晚上。

    “忍一忍,过了这个劲就不疼了。只要好好练,练好了,我们弘晖就是巴特鲁了。是咱们的勇士。”每一个男孩心里都有一个英雄梦。这话比什么鼓励都有用。

    “跟阿玛一样的巴特鲁吗?”弘晖问道。

    林雨桐心说,你爹可不咋地,还真算不上是什么巴特鲁。不过想到孩子总有那么一阶段,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于是笑了笑,就说道:“是啊!只要好好练,跟你阿玛一样,是巴特鲁。”

    这天,老嬷嬷又看见林雨桐穿着一身骑马装,跟一群小子在演武场上蹴鞠,不由得就叹了一声。这大阿哥病了一场,叫福晋彻底把性子给改了。瞧瞧这为了大阿哥折腾的。可怎么得了。她决定还是要给自家主子爷去一封信的。福晋这样真的没什么问题吧。

    就连八福晋在自家府里遛马,都能听着隔壁四贝勒府那震天的叫喊声,她好奇的问跟在身边伺候的奴才道:“这四爷不是出京了吗?四嫂这折腾什么呢?”

    两家隔壁住着,演武场空旷。再加上在场上蹴鞠,府里的下人没事了都过去助阵。

    母子俩一人带一队,玩的十分嗨皮。

    府里的女人也都过来看热闹。弘昀和大格格看的十分的羡慕,眼巴巴的看着李氏。也想下场试试。

    李氏瞧着弘晖,心里也是十分的惊讶。这才多久,这大阿哥就欢实成这样了。她自是盼着儿子也好的。可也不敢叫他这么跑啊。

    她抬头看去,就见福晋一身火红的劲装,腰上一条黑色的宽腰带,将腰衬的十分的纤细苗条。她脸上笑意满满,表情十分的舒展。头发拢在头顶,只用红帕子裹了。就见她高高的跳起来,飞起一脚将球踢起来,那球就从那空里钻了过去。然后满场都是欢呼的声音。

    “儿子,你又输了。”就听她洋洋得意的喊着。

    弘晖一身黑色劲装,系着红腰带,脸上红扑扑的,边跑边指挥小太监,这边还抽口答道:“再来!再来!还就不信赢不了了。”十分的不服气。又听他吆喝小太监道:“都上点心吧,赢了,小爷有赏。若是输了,晚上每人多跑三圈。”

    看人家母子玩的欢乐,宋氏就小声问李氏,“福晋这是怎么了?”

    这我上哪知道。李氏翻了个白眼。

    这将一府的女眷都无视的技能,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获得的。

    这边闹腾的声音大了,结果这一日就叫八福晋给听见了。

    八福晋问下面的人,下人哪里知道。谁不知道四爷府的篱笆扎的最牢?哪里就能打听出来什么?

    林雨桐可不管这些,只要能帮弘晖练习体能的项目,都叫她给试了一遍。坚持了一个月,在弘晖记住了穴位之后,慢慢的教他练功。还装模作样的从空间里拿了一本武功秘籍出来。内功心法是口述的,但招式只教了一套逍遥派的剑法。

    像是弘晖这样的身份,练骑射弓箭更实用。有了内力,他自是比别人占优势。

    逍遥派的剑法十分的飘逸轻灵。所以,每天早晚,又多了舞剑的功课。

    林雨桐打着陪弘晖一起学的借口,以防自己什么时候漏出了破绽,引人怀疑。

    四爷不在家,林雨桐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等针线房送来的冬衣,叫弘晖试穿时,竟然发现衣服小了一号。意识到孩子确实高了壮了的时候,也意识到四爷已经离开京城有两个多月了。

    视察秋汛呢,入了冬怎么还不见回来?

    林雨桐叫来老嬷嬷问道:“要不要打发人去送冬衣,这次带的衣服不够啊。”

    老嬷嬷心说,等您想起来,黄花菜都凉了。就道:“老奴已经打发人送去了。”

    “这就好。”林雨桐道:“爷原本说入冬前准回来的,谁知上了冻了,还不见人。也不说稍一封信来,报声平安。怪叫人担心的。”

    担心?真没看出来。四爷不在,这位福晋真是没人能管了。在府里都快玩出花来了。当然了,都知道她是为了大阿哥,要不然还真以为福晋换了一个人了。

    于是就道:“估计着也快回来了,要不然就该送信了。只怕是觉得这信未必就比人先到吧。”

    也对。

    口头关心过了就行了。

    这天,林雨桐带着弘晖去了马房。里面可都是府里养的好马。

    马房里的太监跪了一地,谁能想到福晋跟大阿哥到这腌臜的地方来了呢。

    “都起来吧。有小马驹没?拉出来我瞧瞧。”林雨桐看着里面一个像是管事的太监问道。

    那太监赶紧爬起来道:“回福晋的话,有小母马,特别温顺。”

    “那就牵出来吧。”她说着,就随意的扫了一眼。马厩里一匹黑马,叫她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太像她的黑旋风了。

    走了过去细看一番,真的是太像了。她马上上前,亲自解了这马的缰绳。

    边上的太监吓的顿时就跪下了。这马可是四爷的宝贝,虽然至今都没有驯服,但谁都知道这是四爷的心头宝啊。

    可这马野性难驯,万一叫福晋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有一万条命也赔不起啊。

    谁知相劝的话还没说出口,福晋就跃了上去。

    就见这马儿烦躁的撂着蹄子,也不知道福晋怎么夹了一下,马上就乖了下来。

    林雨桐朝弘晖伸出手,道:“儿子,过来。”

    男孩喜欢好马,就如同现代喜欢名车是一个道理。弘晖一瞧,当即就把手伸了过来,林雨桐俯身一捞,把弘晖放在马前面。一拍马屁股,就蹬蹬蹬的朝前面跑去。

    那太监就听见林雨桐道:“把小马驹送到演武场来。”

    林雨桐骑着四爷的宝贝一亮相,吓傻了一群人。演武场本就在前院的。府里的侍卫远远看见了,都惊呼了起来。

    客院里住着的几位幕僚先生听到惊呼声,就知道这是福晋带着大阿哥又来演武场了。

    就问进门给炭盆添炭的小太监,“可是福晋又带着大阿哥蹴鞠了?”

    那太监摇摇头,“福晋带着大阿哥骑着爷的黑旋风。”

    几人吓了一跳,忙跑进出去看着。这要是在自己几个人知道的情况下,叫福晋和大阿哥出了事,可就真要命了。

    结果到演武场上才知道自己真是多虑了。

    满人家的姑娘跟汉家的姑娘是不一样的。自小就是骑马射箭的。

    林雨桐带着弘晖跑的风驰电掣,满场都是林雨桐畅快的笑声和弘晖兴奋的尖叫声。

    四爷带着苏培盛和几个侍卫,骑着马先回来。结果,一进大门,就听见演武场欢呼声。他看了苏培盛一眼,苏培盛马上把要去报信的太监给瞪住了。

    “府里怎么了?”苏培盛问道。

    “福晋……福晋……”那小太监吓的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四爷想起老嬷嬷信里说的事,脸顿时就黑了!

    没体统!

    脚下风一般的往演武场而去。就见府里的女人都在一边叫好,看见他一个个的脸都白了。忙都跪了了下来。

    那些奴才,发现他的也都赶紧跪下来。他这才看过去。

    就见福晋火红的披风随风飘着,黑旋风跑的飞快,母子俩笑的畅快。弘晖的嗓子都快哑了。

    无法无天!

    等林雨桐发现周围都静下来的时候,才停下来。打眼一瞧,好家伙,乌压压跪了一片。就见四爷一身黑衣黑着脸嘴唇都气的颤抖。

    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玩过火了。

    实在是太想念这种骑着黑旋风自在逍遥的日子了。

    她骑着马小跑过去,抱着弘晖跳下来。装作无事的道:“爷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说着,就拉着他的手,往回走,“快回去梳洗吧。一会子怕爷还得进宫呢?”

    四爷被一拉,先是一愣,想要甩开吧,这是外面,不好给福晋没脸。

    弘晖也伸手,把四爷这边的手一拉,就道:“阿玛,把黑黑旋风给我好不好。这马真带劲。”

    火气又降了两分,强压着脾气道:“你现在骑不了它。等以后阿玛给你找好的。”

    “比黑旋风好?”弘晖又问。

    “嗯!比黑旋风好。”四爷低头一瞧。这才几个月,这孩子竟是长了小半个头一样,不光是个子高了,也壮了不少,跟个小牛犊子似得。

    这心里的火气就再也发不出来了。

    李氏几人,心里就有些酸溜溜的。都说夫妻还是原配的好。如今看着,还真是。反正,她们是不敢在外面跟爷拉拉扯扯的。

    进了正院,林雨桐先打发人带着弘晖下去梳洗。剩下两人,四爷才又变了脸,“乌拉那拉氏,你大胆。”

    这位爷恼了。怎么办?跪下请罪?那这就真僵住了。

    林雨桐侧过脸,假装用帕子擦脸,实际上赶紧给眼睛上抹了药,眼泪顿时喷薄而下。

    “为了我儿子,我大胆一次又怎样?”林雨桐带着哭腔,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要是晖儿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命都不想要了,还要规矩做什么?爷没了晖儿,自是还有人给你生儿子,我就这一个命根子。”

    四爷脸都青了,“弘晖是爷的嫡长子,爷怎么就不为着他了。你这是派上爷的不是了。”

    “您一回来,当着那么些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也不听人解释一句,就发脾气。还不许我委屈了。”林雨桐的眼泪越发的下来了。

    四爷顿时就一顿,都十年了,还不曾见过福晋哭过。就是弘晖病成那样,她都没在他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他的声音就软了下来,“你这跟爷你呀我啊,是哪里的规矩?”

    林雨桐听着火气下来,也忙福了福身,“是妾身的不是。爷消消气。”

    这还真是一个新奇的经历。十年来,两人不知道冷战过多少回?像是这回吵起来的,绝对没有。

    见林雨桐还是一个劲的拿帕子擦眼泪,就又道:“爷说了你一句,你顶了爷十句,这会子你还委屈个没完了?”

    你当我愿意啊?不是一不小心药上多了吗?

    弘晖一进门,就见到林雨桐哭的鼻子眼睛都红了。顿时脸色一变,“额娘怎么哭了?”明明刚才还很高兴的。

    四爷顿时就卡住了,“你额娘她……”

    “额娘太想你阿玛了。见到你阿玛高兴的。”林雨桐又擦了一把眼泪道。

    四爷的脸顿时就红了。苏培盛再外面听见了,顿时都想给福晋跪下了。

    弘晖这才一笑,道:“原来额娘想阿玛了。我也想阿玛了。”

    四爷尴尬的摸了摸弘晖的头,道:“乖。阿玛给你带了东西,一会叫人给你送来,您屋里玩去吧。”

    说着,就咳嗽一声,对林雨桐道:“爷洗漱了,换了衣服,还得进宫呢。”

    林雨桐可不想伺候他梳洗,就忙道:“爷先梳洗,我去厨房,给爷做点吃的。一会好歹垫点东西。”

    说着,一溜烟的出去了。

    等四爷出来,哪里还敢耽搁,就直接要进宫了。林雨桐将食盒给苏培盛,“路上伺候爷先用点。”

    苏培盛对着林雨桐,腰都向下多弯了几度。在他看来,这夫妻偶尔吵吵,其实没事。就怕连吵都没得吵了。

    这吵开了,反倒没恼。就证明福晋该翻身了。

    四爷坐上马车,苏培盛就将食盒给打开了。一盘子一口一个的肉末烧饼,壶里是热腾腾的羊肉汤。

    “什么汤?”四爷问道。

    “羊肉汤,也不知道是怎么炖的,没一点膻味,倒是驱寒的好东西。”这进宫面圣,怕有气味,这些东西都不该吃的。可这确实没膻味。要不然四爷也不会闻不出来。

    一盘子烧饼,两碗汤下肚,顿时浑身都暖了起来。

    心里想着一会子进宫该怎么跟皇上汇报此次的事情。说的轻了,皇上只怕要轻轻放过的。可这说的重了,这又是都是太子的门人。着实是分寸不好拿捏。

    他已经叫人先一步给太子送信了。真要惩处起来,太子也怪不到他身上。

    这事他也没瞒着皇上。毕竟,朝廷还是要脸面的。

    进了御书房,见了礼,康熙就道:“老四又瘦了,这一趟也辛苦了。”

    “都是儿臣应当应分的。只是差事办得不好,叫皇阿玛失望了。”四爷就赧然的道。

    “不!这其中的难处,朕也知道。你能周旋着将事情办下来,就算是难得了。”康熙摆摆手,“跑了一圈,这河南道究竟如何,你心里也有数了。如今下面上来的折子,都得分着听。”

    这话叫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康熙就摆摆手,才问道:“弘晖现在如何了?”

    四爷脸上就有了笑意,道:“才几个月不见,竟是长了小半个头。也壮实不少。都是托皇阿玛的福。”

    “那就好!有空就去见见你额娘。”康熙叹了一声道:“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了。”

    “是!儿臣正要去请安。”四爷说着,就退了下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