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清穿故事(2)
    清穿故事(2)

    今年是康熙四十三年,这是林雨桐这几天来,得来的消息。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明显已经是秋天了。但史书上记载着弘晖死于康熙四十三年农历六月初六,这日子根本就对不上。

    但这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这是系统要自行采集的数据。

    看着已经能起身在屋里活动的弘晖,林雨桐心里说不出的欢喜。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安静了。

    “额娘,我什么时候搬回前院去啊?”弘晖小声问道。

    “跟额娘住着不好吗?”林雨桐诧异的道,“怎么,不想跟额娘住?要不叫人给你把厢房收拾出来。”

    “我能不回去?”弘晖咧开嘴就笑,“阿玛不让怎么办?”

    “那你就搬到你阿玛的院子跟你阿玛住吧。”林雨桐理所当然的道。横竖不能叫一个小孩子一个人住的。下人再多,也暂时不能没有大人看着。想必住在四爷的院子里,出不了事。

    “福晋,你倒是会给爷派差事了。”外面传来四爷的说话声。

    这些下人是不能用了,进来人不能明着说,都不能机灵的制造点声响吗?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但她还是笑着迎过去,“还下着雨呢,怎么就过来了?”说着,就叫丫头给这位爷拿干衣服来。

    “给阿玛请安。”弘晖规规矩矩的给四爷请了安。

    见弘晖能走动了,脸上也有些血色。四爷脸上的神色更和缓两份:“起来吧。先在你额娘这里,好好的把身子养好。然后搬到阿玛的院子去。”

    弘晖规矩的点头,“是!儿子遵命。”

    “做什么一板一眼的?”林雨桐就道:“去炕上玩拼图吧。站着累得慌。”

    四爷挑挑眉,这都好几日了,他一直都觉得福晋瞧着哪里别扭。今儿才发现,自己的别扭感从哪来了。这位压根就没有给他见礼的意识。

    虽然这样更舒服自在,不会闹得自己每次过来跟做客似得。

    但这猛地一变,他还有些不适应。

    换了衣服,林雨桐亲自给泡了茶递过去。道:“这场雨来的真及时,本来我还真不耐烦那些探病的。这雨倒是把人拦住了。”

    四爷诧异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她以前绝对不会这么说的。只怕觉得十分失礼呢。

    她现在倒是实在的多了。不会假惺惺的,明显不喜欢偏偏还要做出一副喜欢的样子来。

    这样看着叫人也不觉得难相处。

    他就道:“哦?都是递了帖子来的吧。”

    “嗯!”林雨桐就道:“大福晋比太子妃早了一步。”

    四爷点点头,就道:“最近,你避着些大福晋。直郡王风头有些过了。”

    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以前他是不会这般给福晋解释的。只叫她按着吩咐做就好。

    “爷放心。”林雨桐应了,她也不敢冒失,对政、治其实她也就是个白痴。还是别自以为是的好。这位爷能把一帮子人中之龙的兄弟踩下去,心智手段远不是她能比的。在武侠世界里,跟没有政、治那根弦的人比,觉得自己的脑子还是挺灵光的。可真要在这位爷面前蹦跶,那就真是不知死活了。

    都说这位是□□,林雨桐从原主的记忆中得到的消息看,好似又不是那么简单。它顶多是在大皇子和太子中间更偏向太子一些。这般想想也对,要是这位真是只会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而自己拿不起事,皇位也不会落到他身上。

    这般在心里想了一遍,林雨桐没话找话的道:“这天吃锅子最好,要不叫厨下备着?”

    四爷点点头,往炕上一倒,看着弘晖坐在那里拼着的竟然是地图。

    他面色一变,瞪了林雨桐一眼道:“这个在屋里玩就罢了,再不能叫人看见了。”

    林雨桐先是不解,之后才恍然,这把地图裁开,不是叫疆域四分五裂吗?是为大不吉。她暗道一声大意了。就马上道:“我晚上就把她粘好,收起来。”本来是想叫弘晖一边玩,一边认识一下这大清的疆域究竟有多大,都有些什么山川河流。没想到这些忌讳。这还真是一件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的事。

    “你的想法是好的。不过不可再这么冒失。”四爷就说了一句。

    林雨桐赶紧行礼,道:“妾身领训。”

    弘晖在一边吓的脸都白了。

    四爷就拉了林雨桐起来,“记着就好了,你我夫妻,不必如此。”

    林雨桐就赶紧安抚弘晖道:“不怕!你怕什么、阿玛是教额娘呢。又不是恼了额娘,不怕啊。”

    她觉得弘晖这性子,从根本上来说,是受了夫妻关系的影响了。

    他太小心翼翼了。在父母的身上,他并没有得到安全感。

    四爷看着脸上血色都褪了的弘晖,心里也有些后悔。在家里玩这个,说起来,能有多大的事。叫自己这般一闹,又把孩子给唬住了。

    “过来吧。阿玛跟你一块拼。”四爷就伸出手。

    林雨桐安抚的拍了拍弘晖的背,道:“去吧。去跟阿玛去玩。”

    父子俩在吃饭前将堪舆图拼好了。

    “额娘,草原可真大。”弘晖坐在饭桌上还在回味。

    这时候,外蒙还在版图上,加在一起,是很大。

    “等以后,你再大两岁,想去塞外就能跟皇上一起去了。”四爷笑道:“到时候,阿玛给你求个恩典。”

    皇孙要跟着,也是要求恩典的。在皇上面前没脸面,还真求不来。这跟普通人家祖孙可不一样。

    而且林雨桐意识到,四爷提起康熙的时候,从来都不是叫皇阿玛,而是叫皇上。可见骨子里,他心里先是把这个皇阿玛当皇上的。

    所以,他处处谨慎。连在家玩这么一个拼图,也不许。可见小心到什么程度了。

    林雨桐先舀了两碗汤,给他们递过去,才对弘晖道:“我叫厨房给你下了碗面条,这肉暂时还是不能吃。实在馋肉,明早给你吃牛肉羹,好不好?”

    弘晖点点头,“那额娘给我涮豆腐吃。”

    知道要东西了,也算是进步吧。

    “下点鱼丸多煮一会儿,吃了也不妨事。”四爷就指着一盘子鱼肉泥道。

    一顿饭吃的还不错,最起码,弘晖看着四爷也不像是看见了洪水猛兽,可能发现他阿玛也跟正常人一样也吃饭喝水的。

    “福晋叫人明儿开始准备吧。爷大概要出京一趟。”饭快吃完了,四爷才道。

    林雨桐一顿:“去哪啊?去多长时间?”

    四爷朝外面看了看,道:“秋汛上来了,皇上打算叫人去看看河南黄河的河工。”说着,恨声道:“堤坝年年修,年年跨。朝廷拨付的银子都去哪了?这些贪官都该杀。”

    林雨桐赶紧应了。“贪、腐,哪朝哪代都有,避免不了。人性如此。没当官的时候,恨不能杀尽天下贪官,可真的当了官,却也恨不能比谁都贪。”

    “这话倒也……不算是错。”四爷轻轻的应了一声。皇上如今对老臣越来越优容,也越来越心慈手软了。

    这般叹了一声,就道:“你和弘晖早点歇着,爷跟戴先生还有些事情要商量。”

    只怕还是商量治理河务的事。

    论起勤政,这位爷算是当仁不让了。

    果然,四爷说了这话没两天,皇上果然打发四爷去了河南。

    收拾行李,林雨桐差点没噎死。轻车简行还带了十几辆马车。这龙子龙孙就是不一样。想起在天龙里,那真是一人一马抬腿就走啊。哪里像是现在这样,连牙签挖耳朵勺都要带着。

    福嬷嬷小声问林雨桐道:“福晋看叫哪个丫头跟着爷去伺候?”

    林雨桐先是一愣,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叫自己给这位爷准备两人去解决生理问题的。

    靠!

    想要的话,外面的女人多的是!

    再说了,这是去办正事的,带着女人算什么?就算是显摆贤惠也不是这种时候啊。当真是不长眼色。

    贤惠的名声又不当饭吃。

    她一抬头,还真有丫头眼里露出某种期盼。连屋里的丫头都这样,看来,都是知道福晋不得宠,只等靠着丫头固宠啊。

    林雨桐将每一个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看来,这些人是得打发了。看着就叫人觉得膈应。

    等给四爷送行的时候,林雨桐才将这府里的女人和孩子认了一遍。

    侧福晋李氏,江南美人,杏眼桃腮,身材娇小玲珑。

    格格宋氏,温顺如水,纤细窈窕。姿色上倒不及李氏多些。

    格格武氏,明艳动人,丰、乳、肥、臀,十分的火辣。

    还有一位钮钴禄氏和耿氏,都是今年刚进府的。才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没张开。如今且看不出好赖来。

    这位爷也算是洁身自好,除了赐下来的女人,倒是没有什么丫头通房。

    除了弘晖,府里的大格格和二阿哥弘昀三阿哥弘时都是李氏所出。大格格和弘昀明显的是胎里带来的弱症。只弘时瞧着还白白胖胖的。

    宋氏生了两个,都夭折了。这可能也是她失宠的原因。

    “府里一切都交给福晋了。”四爷朝林雨桐点点头,就起身离开了。

    林雨桐带着人送到二门,由弘晖带着弘昀将四爷送到大门口。

    “阿玛一路顺风。”弘晖小小的身子,规矩做的一板一眼。

    四爷心顿时就软下来,前几天差点失去这孩子,谁能想到他还能站在这里。

    “回去吧。乖乖听你额娘的话。”四娘揉了揉弘晖的脑袋。见弘昀眼巴巴的看着,也伸手在这孩子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才对弘晖道,“带着弟弟回去。”

    弘晖看着四爷的马车走远,才带着人回来。

    家里没有男主人,就只有林雨桐最大。她也好腾出手,将府里打理一下。

    其实管家的事情,不必事事都得自己拿主意,那样非得累死自己不可。

    她叫人把老嬷嬷请来。这位老嬷嬷是四爷的教养嬷嬷。说是老嬷嬷,其实还不到五十岁。四爷本来就叫她管着府里的杂事的。但因为乌拉那拉氏对这位十分防备,这些年也基本闲置着,最多就是管着四爷的私库。

    林雨桐将她给提溜出来了。

    老嬷嬷嬷嬷十分的干练,听了林雨桐的意思,也就愣了一愣,道:“福晋叫老奴暂时照看,这是老奴应该的。”

    “不是暂时叫嬷嬷管着,是以后这都是嬷嬷的事。你是管事管老了的。爷放心嬷嬷,我也放心嬷嬷。”林雨桐指着凳子道:“嬷嬷坐着说。”

    老嬷嬷可是吓了一大跳的。她太知道这位福晋有多看重手里的权力了。如今难道还真看开了?

    她不由的抬头看去,福晋竟是穿了一身汉家的衣裙。藏蓝的裙儿,绫白的袄。白莹莹的脸,脂粉不施。头发松松的挽了。从前,不管什么时候看福晋都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头油将鬓角都压得服服帖帖的。哪里像现在这样,随意自在。

    要说不一样,还真是不一样了。

    老嬷嬷糊里糊涂就把这后院的事情,一股脑的接了。

    林雨桐又道:“另外,我还想着,放一些人出去。就当是给弘晖祈福了。”

    老嬷嬷一愣,还以为她要折腾侧福晋和几个格格,正想着怎么应对,就听林雨桐道:“主要是我这院子的人。”

    这还真是没想到!

    其他的丫头,林雨桐不管,只叫老嬷嬷去办。她叫了福嬷嬷过来,安抚道:“嬷嬷,不是我想打发嬷嬷,是有一件事,别人去做我信不过,只能交给嬷嬷了。”

    福嬷嬷一愣,她还以为福晋是不想叫自己伺候了。福晋是她奶大的,真是疼的跟眼珠子似得,哪里就真舍得离开。要真是有事,那又另当别论了。“福晋,只管吩咐。不管什么事,嬷嬷都给您办了。”

    “是为了弘晖。”林雨桐就道,“你也看了,这次实在是菩萨保佑。我就想着做点善事,算是给弘晖积福了。”

    “为大阿哥,这自是最要紧的事。”福嬷嬷赶紧点点头,“大阿哥好,福晋才能好。”

    “我在城外那个庄子,以后所有的收益,都拿来做善事。悄悄的,别打眼。”林雨桐就道。

    福嬷嬷忙不迭的道:“福晋放心,这点事老奴一定给您办好。”

    结果,当天就收拾了东西,去了城外的庄子。

    虽然骗了这位忠心的嬷嬷,但交代她的事,也确实是正事。虽打着为了弘晖的旗号,但也确实能帮到别人,这就够了。

    院子里的丫头去了一半,林雨桐将几个本分的提上来,剩下的交给老嬷嬷,她会从内务府再挑人补上。

    对于府里的那些女人,林雨桐还是一样,要请安,就在外面请安就好。有事找老嬷嬷去。她半点不插手了。

    只开始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弘晖的身上。

    浴室里是浓浓的中药味,是林雨桐自己开的方子。只假托说是四处寻来的,又叫太医看来,才给弘晖用的。

    “额娘,闻着都苦。”弘晖坐在浴桶里。

    “总比吃药强吧。”林雨桐给弘晖按摩身上的穴位。

    这药物有强身健体之效,只是过程有点不太好受。

    “又痒又麻,浑身都难受。”弘晖脸上出现挣扎之色。

    那就是有效果了。林雨桐安抚道:“坚持几天,只要坚持几天,就再不生病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