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天龙(20)
    天龙(20)

    萧峰脸上露出了几分温柔的笑意。眼前总是闪现这两人一幕幕重逢,一幕幕分别的场景。似乎和兄弟们开怀畅饮,也没有跟她重逢来的逍遥快活。

    “在下倾慕一个姑娘,只是却不便说出她的名字。她是清白的女儿家,别因为在下一个粗汉,玷污了她的名声。”萧峰拱手回道。

    那婢女一笑,就道:“萧大王真是太谦虚了。能得您垂青的姑娘,真是让人羡慕。”说着,又问道:“那么第三个问题,您爱的人长的什么样貌?”

    萧峰的眼里闪过林雨桐的脸,“她很美。但只用美貌来评价,就太肤浅了。她是天上的鹰,有不输于男儿的胸襟和志向。也是萧某敬重的人。”

    那婢女眼里闪过疑惑,显然还是不明白萧峰说的人是谁。便道:“多谢萧大王。请您随意用些茶点。”

    萧峰点点头,这才退到了后面。

    虚竹就小声问段誉道:“大哥说的姑娘是谁啊?”

    “二哥不知道吗?”段誉不由的问道。

    虚竹摇摇头,“不知道啊。大哥很少露出什么……”跟三弟可不一样,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三弟喜欢的是王姑娘。

    段誉一叹,就小声道:“大哥说的是林姑娘。”

    “掌门师姐啊。”虚竹点点头,“难怪大哥这么夸赞呢,掌门师姐是很好啊。”

    “关键是对大哥好啊。”段誉叹道,“这两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看着累的慌。”

    正说着话,就听那婢女又道:“听闻江湖上又出了一位高手,是灵鹫宫的宫主虚竹先生。不知道虚竹先生来了没有?”

    段誉就推了一把还在愣着的虚竹,道“二哥,叫你呢。”

    虚竹被推出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下就是陪着我三弟来的,可不选什么驸马。就不回答姑娘的问题了。”

    “非也,非也。”包不同就道:“连在下都回答了问题,虚竹先生客气什么。难道我也是为选驸马来的不成?”

    虚竹不要意思的挠挠头,羞涩的看了那姑娘一眼,就道:“姑娘问吧。”

    萧峰在后面,听着虚竹的回答,直觉的自己这日子过的真是糊涂。二弟对一个尚未谋面的姑娘,生出情愫,而且还执着不悔。

    那么自己呢?是真的没想过,还是不敢想。

    他觉得自己此次,应该先去一趟灵鹫宫,见一见林雨桐。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了才好。

    这边正出神呢?就听见一声悦耳的声音道:“梦郎,是你吗?”

    萧峰抬头一看,就见虚竹一步步走过去,“梦姑,是你吗?”

    天下还真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一个一国的公主,满天下的寻人,如同大海里捞针。可这份心意,确实叫人动容。

    见西夏公主找的是虚竹,段誉也替虚竹高兴。就拉了萧峰往出走。

    “大哥也该去找林姑娘好好说说了。这事,大哥先不说,难道叫一个姑娘家先说不成。人家不知道大哥的心意,又见大哥身边还有姑娘陪着,自然就躲了。”段誉小声道,“林姑娘是个内敛的人,大哥要是错过了,可真得后悔了。”

    萧峰看着段誉道:“三弟,我是怕唐突了她。万一她没这个心思,我们只怕连兄妹也做不得了。”

    段誉怔怔的看了萧峰一会,才道:“大哥的感情,跟你的人一样,叫人觉得厚重。”

    “能偶尔见一面,彼此说说话。我心里就觉得很快活了。”萧峰笑道,“有时候,我是不及三弟勇敢,也不及二弟诚实。今儿要不是猛地被问到了,许是都不会去深想。”

    两人正说着,就见王语嫣过来,对段誉道:“这是木姑娘叫人留给你的字条。”

    段誉一看,就皱紧了眉头。原来是段延庆要对段正淳不利。“叫二哥身边的人,是梅剑还是竹剑的,给灵鹫宫送信,就说我向林掌门求助了。”

    萧峰就道:“我跟三弟一起吧。你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段誉点点头,“我就不跟大哥客气了。”

    慕容复看着跟段誉一起离开的王语嫣,眼里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

    林雨桐接到竹剑传回来的消息的时候,正在看阿紫叫游坦之通过丐帮传来的消息。阿朱被段延庆带走了,如今就连阮星竹也被段延庆带走了。

    阿紫也是胆子大,就这么跟着。段延庆的手段,她和游坦之根本就应付不了。就算没有段誉的求助信,为了阿紫,她也得去一趟的。

    林雨桐将灵鹫宫的事情,安排给余婆婆。又去给苏星河去了信,叫他派人去接管星宿海。

    这才下了山,在段誉必经之路上等着。

    让她没想到的事,萧峰也跟着段誉过来了。她心道:有萧峰跟着,段誉何苦想自己求助。她向两人打了招呼就问道:“大哥也知道阿朱在段延庆的手上吗?”她以为萧峰是因为阿朱才赶过来的。

    段誉看了一眼萧峰,就抢先接过话头,道:“是我接到婉妹的口信,才请了大哥跟我走一趟的。照林姑娘的消息,他手里有人质,我请大哥倒是请对了。多一个人,就多一分保险。”

    林雨桐点点头,“那就走吧。阿紫和游坦之一直跟着段延庆。这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迟早也得掉进去。”

    众人说着,就上了路。

    “妹子,你且站站,我有话要说。”萧峰见林雨桐就要走,就先出声道。

    段誉回头笑道:“我们脚程慢,先走一步。”

    萧峰朝段誉点点头,示意他们先走,自己随后就跟上来。

    林雨桐就下了马,“怎么了?大哥。”

    萧峰看着林雨桐就道:“妹子,阿朱她……我已经将她交给镇南王了。”

    这话什么意思?林雨桐愣了半天,才知道他想说什么。他将人交给人家爹妈照看了,责任就算是尽到了。

    是这个意思吗?

    林雨桐点点头,“大哥想说,你不是因为阿朱才来的。”

    “是!”萧峰接着道:“本来上次你带着阿紫离开,我就想叫你带着阿朱一起走的。可想着阿朱身体没有恢复,你照看阿紫已经吃力,再添上一个病人,只怕更艰难。这才将人留在身边。阿朱是个好姑娘,但她跟你是不一样,我分得清楚。”

    林雨桐终于知道萧峰要说什么了。她还真的就懵了。

    在她看来,萧峰在感情上,是一个非常被动的人。从来没想过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尽管这些话,其实说的很笨拙。

    见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这是在紧张吗?

    林雨桐知道,自己得说话。可怎么说呢?萧峰的确是一个叫人动心的人。但是她不是没有顾虑的。

    英雄从来就不等于好丈夫。

    他心里要装的事情太多了,留给妻子的反而是最少的。但这辈子,她也不是藏在后宅的女人,也许他该是合适的。

    林雨桐看着萧峰,见他额上已经见汗了,就笑道:“我知道了,大哥!”

    萧峰见林雨桐又转身要走,就一把拉住林雨桐的手,道:“妹子,我想说的是……”

    林雨桐见他目露焦急,显然,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她任他拉着手,然后靠近过去,慢慢的用胳膊缠在他的腰上,用下巴抵住他的胸口,仰头道:“我知道,大哥。”

    女儿家特有的馨香扑鼻而来,萧峰一把将人搂在怀里,“妹子,我就是想这样,长长久久的下去。”

    林雨桐轻轻的‘嗯’了一声,这一辈子还很长,有个人作伴,不是一件坏事。想起天山童姥,活了九十六岁,要不是她自己一心想死,只怕也死不了。生命太长,长的看着自己的同辈,晚辈一个个相继离开,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段誉看着萧峰和林雨桐二人追了过来,就先松了一口气。萧峰脸上舒展的笑意,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等进了中原,马上就有丐帮的人送来消息。都是阿紫叫游坦之留下的。几人沿着阿紫的线路追了过来,直到姑苏城外才消失。

    “这里离燕子坞不远,难道是慕容复……”段誉愕然的道。说完,又小心的看了王语嫣一眼。

    “你不必这般小心额看我。若是心里有怀疑,不妨就去燕子坞去看看。这里的水路,我却是认识的。”王语嫣低着头就说了一句。

    林雨桐就道:“要不,先去王姑娘家的曼陀山庄。也省的冤枉了好人。”

    王语嫣感激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如此也好。”

    段誉就跟着点点头,“也对!也对!正好也该去拜见王夫人了。”

    萧峰感觉到了林雨桐这个提议的大有深意,就不由的看了她一眼。林雨桐对萧峰微微点头,萧峰就不由的戒备起来了。

    曼陀山庄,茶花依旧如故。

    一踏上岸,就听见段延庆的声音,“估计你会来,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林雨桐就皱了皱眉,她用传音入密对段延庆道:“你真是干了一件蠢事。眼前的段誉就是你跟刀白凤的儿子。”

    话音才落,段延庆几个起落,就来到众人的面前。只看着林雨桐,像是在求证什么?

    林雨桐继续用传音入密:“没错,他是你的儿子。但你的名声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吗?他是你的儿子,就真的比是段正淳的儿子好吗。你不是一直想要大理的皇位吗?如今你的儿子唾手可得。连个争抢的人都没有。但要是让大理的臣民知道他是你的儿子,想想你做的恶事。段家可不知只有一脉的。”

    段延庆就将目光落在段誉的身上,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神情难掩激动。

    段誉就道:“我父王可是在你的手里?当年的事情,许是我伯父和父亲对不住你,但恩怨都过了这么些年了。你有什么怨气都冲着我来。”说着,又看了一眼王语嫣,道:“对了!你更别害了无辜的人。这曼陀山庄,也不是咱们段家的地方,要算账,自然该是回咱们自己的地盘上去。”

    段延庆看着段誉,问道:“你……你就是我……我……这么看我的吗?”

    这话问的奇怪。段誉皱眉道:“我是怎么看你的不重要……”

    “不!这很重要。”段延庆固执的看着段誉。

    段誉就更加的莫名其妙。

    萧峰看了林雨桐一眼,林雨桐刚才跟段延庆说话,嘴唇不停的动,他看见了。林雨桐轻轻的在萧峰手里写了‘父子’二字。

    就见萧峰愕然了一瞬,马上掩饰般的将头撇向一边。

    林雨桐出声道:“段世子是怎么看你的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被你掠来的人是怎么看你的。”

    那里面包括了刀白凤在内。

    说着,就提气跃起,朝曼陀山庄的大厅里去。

    段延庆跟在众人之后,来到了正厅。正厅里,慕容复坐在主位上,王夫人陪坐在一边。其余的人都中了毒一般,浑身无力的相互依靠着。

    段誉见段正淳和刀白凤都被制住了,马上跑了过去,“爹,娘,你们没事吧。”

    “段公子,要想救他们也简单……”慕容复说着,就朝林雨桐和乔峰两人看去,显然,没想到这两人会来。

    林雨桐不管慕容复要做什么,只朝段延庆看去,段延庆脸上没有表情,但眼里却闪过一丝愕然。显然,这并不是他的手段。

    “慕容公子,好好好!老夫正不知道该怎么炮制段正淳,你倒是给老夫想了个好办法。”段延庆看着慕容复,眼睛就微微眯了眯。

    突的,王语嫣猛地浑身一软,就朝下倒去。

    林雨桐和萧峰对视一眼,这大厅里,也被下了毒。王语嫣不会武功,毫无内力,顷刻间就倒了。她将一小瓶子水塞给乔峰,自己也用袖子遮挡住嘴,压制这毒性。

    原以为有段延庆这个不会下死手的在,就不会有事。没想到慕容复倒是玩了这么一手。

    王语嫣见了王夫人,自然是要上前去的。谁知道刚走到王夫人跟前,就晕了过去。段誉担心王语嫣,忙跃了过去。慕容复就在跟前,猛地出手,顿时就点住了段誉身上的大穴。

    段延庆心里着急,但脸上却是不能表露出分毫。

    见众人都慢慢的坐下。很快,大厅了能站着的,只有慕容复,段延庆和林雨桐,萧峰了。

    慕容复道:“二位内力深厚,但这悲酥清风,越是用内力抵挡,越是中毒深厚。两位能站着,却也动不了手了。今儿正好,咱们慢慢的算算帐。”

    林雨桐拉着萧峰坐下,这泉水解毒,是需要一个过程,但还不至于动不了手。只是不知道慕容复在阿朱阿紫她们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就只能先静观其变了。

    慕容复见林雨桐不动手,还倒两人暂时动不了手了。他用的悲酥清风是西夏改良过的,没有任何的刺鼻气味,让中毒之人防不胜防。段誉那小子,就算不是趁着他心神大乱,点了他的穴道,也不过是费点时间和功夫罢了。

    段延庆却不时的朝刀白凤看去,像是要求证什么一般。

    林雨桐就道:“延庆太子,段世子可是十分得枯荣大师的喜欢。听闻枯荣大师是您的亲叔叔,不管是看在谁的面子上,都请手下留情。”

    这话却叫段延庆心里一震。再次向段誉的脸上瞧去。段正淳是方脸,而段誉是尖脸。跟自己年轻的时候,真有七八分相似。枯荣大师是自己的亲叔叔,自己当年,就是去天龙寺,想找叔叔,才意外的遇到了白衣观音的。

    枯荣大师喜欢段誉,只怕是早早的从这张脸上看出了端倪。要不然,哪有这般巧合,大理皇室,只有段誉一人习得六脉神剑。

    她再次看向刀白凤,见刀白凤的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一般。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段誉是自己的儿子无疑了。

    什么仇恨,什么王图霸业,都没有这个儿子来的重要。

    慕容复哼笑一声,道:“段殿下,我愿意辅佐殿下夺得大理皇位,您觉得如何?”

    “哦?”段延庆心情激荡之下,也中了□□。他坐下,看着慕容复道:“不知道慕容公子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殿下没儿子,这百年之后……”慕容复说着,就一顿。“我愿意拜殿下为义父,不知意下如何?”

    说着,就跪下,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段延庆眼里漏出一丝奇怪之色,就道:“多谢观音菩萨,让我得一佳儿。”说着,眼泪就留了下来。他身体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跪在地上,磕了头。那正是冲着刀白凤的。

    刀白凤顿时就明白了,这人不知怎么知道了。她将脸微微一撇,脸上也有泪滑了下来。

    突听得阿紫道:“慕容复,你好不要脸。为了做皇帝,竟然拜了大恶人为师。不过,你放心,你绝对活不到当皇帝的那一天。就只有你会用□□么。姑奶奶我才是用毒、药的老祖宗。我师父可是丁老怪。星宿派的毒、、药,除了我能解,就只能去求逍遥派了。你拉着我们死,我就只能叫你跟着陪葬了。”

    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阿紫还有这样的手段。

    慕容复面色一变,看着阿紫的眼神就有些危险。林雨桐站起身来,就道:“你的私事,我不管。你只把我要的人放了,剩下的全由你做主。”

    “你要的人?要是我没记错,林掌门也该是段正淳的女儿,不是吗?”慕容复就问道。

    林雨桐又往前走了两步,没有解药,是不能用内力,但却不是拿他慕容复毫无办法。慕容复知道对方没有内力,但还是谨慎的防备了起来。却想不到林雨桐只是往阿紫那边而去,伸手搭了脉。这身上的毒不止一种,她没把握一定能解。

    “姐姐!”阿紫嘟嘟嘴,“我这样很难受。”

    林雨桐安抚的拍拍她,“先忍耐一二。别怕。”

    萧峰就笑道:“慕容复,没想到跟我萧峰齐名的,竟是这么一个不仁不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慕容复面上一怒,“那又如何,你不是一样成了我的阶下囚。”说着,就从躺着的人里扒拉出一个人,“你看看这是谁,要想阿朱没事,你就老老实实的……”

    话好没有说完,顿时就觉得胳膊一麻,失去了知觉。他赶紧点住穴位,不叫这毒、、气扩散。心里骇然,这手暗器的手法,也太快。

    这正是林雨桐趁着萧峰分散慕容复的注意力的时候,用□□,击中了他。

    “你……果然是妖女。你对我用了什么毒?”慕容复阴冷的看着林雨桐道。

    林雨桐一笑,就道:“你又用了什么毒。”

    慕容复看了林雨桐一眼,朗声道:“来人!”

    包不同,风波恶等几个家将,都涌了进来,目露复杂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就道:“给我将这二人拿下,放心,他们动不了内力,奈何不了你们。”

    包不同眼泪就留了下来,“非也,非也。公子爷认贼作父,哪里对得起慕容家的先祖。咱们辅佐公子爷,哪怕最后依旧一事无成,但也是响当当的汉子……”

    一语未了,慕容复提起剑就朝包不同的心窝子扎去。包不同再也想不到慕容复会下杀手,根本就没躲。而被慕容复辖制到身边的阿朱,却猛地扑了过去,推来了包不同。原来是包不同顾念旧情,给阿朱用了解药。阿朱一直隐忍不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

    林雨桐心里一急,拔下头上的簪子强行运转了内力,将簪子掷了出去。簪子穿过了慕容复的手掌,他手里的剑,顿时就落了下来。

    一股子腥气,瞬间就涌了出来,林雨桐喷出一口血来。

    萧峰大惊,赶紧过去,扶住林雨桐,“妹子,没事吧。”

    “大哥,我再不觉得自己欠她的了。”林雨桐小声道。

    萧峰一顿,道:“你从来就没欠过谁的?”

    林雨桐心里却知道,她欠阿朱一份本该属于她的爱情。

    救了她的命,却拿走她的爱情,林雨桐不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到来,本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天龙了。但是不做点什么,心里就是过意不去。

    “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阿紫的声音带着哭腔,就听她对着愣在那里的阿朱道:“你只会给别人添麻烦,害得我现在动弹不得,又害的姐姐为救你吐血。你能不能做一点有自知之明的事啊。”

    “阿紫,我没事。”林雨桐说完,就不再说话了。其实这次受的伤比想象中的重得多。

    包不同几人将阿朱带到自己的身后,对慕容复拱拱手,转头出去了。包不同临走要拉着阿朱,阿朱摇摇头,“我爹妈姐妹都在这里,我能去哪里?”

    “你快走吧。”阿紫叫道。

    萧峰也点头道:“劳烦包三先生,先带阿朱离开。”

    阿朱看着脸色苍白的林雨桐,再看了看萧峰,就道:“包三哥,你护着我过去,瞧瞧我姐姐吧。”

    包不同感念阿朱刚才舍命相救,自是无有不允。阿朱走到林雨桐跟前,拉着林雨桐的手道:“姐姐,你还好吗?”

    林雨桐觉得手心被塞了一个东西。就朝阿朱看去。阿朱嘴角轻动,轻轻的说了‘解药’二字。

    “你先去吧。这里不要担心。”林雨桐朝阿朱点点头。

    慕容复也没想到自己的下属,竟然就这样的离自己而去。

    林雨桐见慕容复看着那几个离开的人的背影发愣,就赶紧拿了瓷瓶放在鼻子下一闻,又递给萧峰。林雨桐分散慕容复的注意力道:“慕容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身上中了星宿派的毒,又被我的暗器所伤。我忘了告诉你,我那簪子上也是有毒的。你也看见了,我想杀你,并不难事。你的药,对我的作用,没你想的那么大。”

    “可也没那么小!”慕容复提起剑,就朝段正淳走去。

    萧峰冷笑一身,道:“到底大还是小,你自己试试。”说着,就朝慕容复一掌打了出去。

    慕容复本就受伤,再加上毫无防备。被萧峰一掌就震得飞了出去。

    竟是提不起一点气了。

    萧峰又将段誉的穴道解了,拿了解药递给他。那边都算得上是段家的女眷,他不方便过去。只赶紧过去点了慕容复的穴位,从他身上又搜出一个瓷瓶来,才拿去给阿紫和游坦之解毒。

    阿紫一得自由,就踢了游坦之一脚。“我叫你给放毒烟,你不放,真是蠢死了。”

    “那边还有你的亲爹娘,我哪里敢?”游坦之小声道。

    阿紫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爹妈都不管她的死活,她干嘛在乎他们。

    她跑过来,看林雨桐确实是受伤了,就道:“你做什么救阿朱那个蠢蛋!”

    “人家哪里蠢了。你倒这解药是谁给的?”林雨桐问了一声。

    阿紫哼笑一声,道:“难不成是她。”

    林雨桐就叱她:“以后别那么说话,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专长。”

    这边两姐妹说着话,突的听见一个女声道:“段正淳,这曼陀山庄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留下来,我就放了你这几个女人。要不然,我……”说话之人正是王夫人。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段延庆点住了哑穴。不能叫这个女人再说了,再说下去,王语嫣的身份就瞒不住了。一旦段誉知道王语嫣是段正淳的女儿,就把这孩子的精气神全夺走了。刀白凤一定会将这秘密告诉段誉的。那么他是自己的儿子这一条就得被别人知道。皇位可能就真的跟他无缘了。

    所以,他下手极狠,这一下几乎算是坏了王夫人的嗓子。在众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就朝段正淳攻了过去。段正淳的一阳指也不是吃素的,对着段延庆而去。谁知道段延庆本就报着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葬的想法,要跟段正淳同归于尽。不闪不避,自己被段正淳击中了心脏,他也击中了段正淳的额头。

    这个变化只在一瞬间,谁都没反应过来。再看的时候,就是两具尸体了。

    “段郎……”一时,屋子里全都是段正淳女人的哭喊声。

    “爹爹!”段誉正在照看王语嫣,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变故是怎么来的。

    林雨桐也蒙圈了。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段延庆为了叫段誉尽快登基,所以,杀了段正淳。这人的执念不能这么深吧。

    刀白凤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再看看李青萝还有儿子心心念念的王姑娘。只有她心里最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段延庆是为了儿子,为了掩盖儿子的身份,才如此做的。

    可是,又叫自己如何对得起丈夫。她将伏在丈夫身上哭的儿子拉过来,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声道:“那个大恶人才是你的爹爹。他是为了你,才……你好好的安葬他。这事,不能再叫别人知道。那些姑娘,都不是你的姐妹,你想娶几个就娶几个。”

    说着,悄悄将匕首拿出来,朝自己的心窝子捅去。

    段誉还在震惊之中,突然感觉到手上粘湿的感觉,才惊觉过来。一眨眼的功夫,爹妈全死了。还多出来一个已经死的亲爹。

    刀白凤的殉情好似好似开了一个口子,林雨桐就看见阮星竹朝自己看了过来,然后微微一笑,就用匕首抹了脖子。

    眼花缭乱的林雨桐几乎站立不住。

    木婉清抱着秦红棉哭,钟灵抱着甘宝宝嚎。阿紫慢慢的走到阮星竹的身边,然后扭头,对林雨桐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来,道:“真的死了。”

    段誉抱着刀白凤,脑子还一片空白。

    那边的王语嫣悠悠转醒,却发现,王夫人已经用瓷片划破了手腕,血留的满地都是。

    而段延庆的身边,是南海鳄神呼呼的喘着粗气。他猛地起身,一把鳄嘴剪就朝慕容复而去,“都怪你这小贼,要不然老大不能就这么死了。”

    慕容复怎么也没想到,会死在岳老三的手里。

    岳老三背起段延庆的尸体,几个起落就离开了。

    事情发生了很多,可实际上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林雨桐‘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她到这个世界,除了丁春秋,她再是没杀过人的。

    如今这般惨烈的死法,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都是鲜活的生命,活着还有许多的事情可以做。怎么就都为了一个不值的男人死了呢。她们都有自己的孩子,她们怎么舍得下。

    已经回到灵鹫宫数日了,林雨桐的心里还是时不时的闪现出当日的情形。因为她受了伤,萧峰不放心,就跟着在灵鹫宫住了下来。

    “妹子,我是真不想做着南院大王了。”萧峰看着林雨桐就道,“其实我在王府,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反倒不如,陪着妹子经营这一方天地来的好。你放心,辽国我还有不少兄弟,咱们要做的事情,不会受到影响。”

    林雨桐点点头,“那就不做也好。”林雨桐拿着地图,指着一条狭长的地带道,“咱们只要把这一带经营好了,就在辽和宋之间,形成了一个缓冲带。谁想动武,都得从咱们的地盘上过去。这一带,都将是两国的贸易区。互通有无。”

    “好!等辽国的百姓知道,想得到什么不一定非得靠冒着性命危险抢夺才能有的时候,这天下就太平了。”萧峰看着地图上圈出来的荒凉的地方。这就是他要穷其一生,为之努力的地方了。

    事实上,两人苦苦经营了五十年,也确保了这五十年里没有战乱。

    此时的萧峰,已经垂垂老矣,而林雨桐因为功法的原因,还是美貌如昔。相守相伴了五十年,两人没有孩子。这是萧峰的意思。

    尽管两人殚精竭虑,但历史从不会因为个人而有大的改变。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两人都不放心孩子在乱世中求生。

    虚竹带着西夏的公主,一直住在星宿海。而这个善良的老实人,将昔日人人畏惧的地方,变成了救苦救难活菩萨的圣地。

    段誉当了大理的皇帝,虽然只娶了王语嫣,但是跟木婉清,钟灵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反正两个姑娘都没有成亲,还都各自养着一个儿子。倒是王语嫣,一生也没有孕育子嗣。也不知道这大理的皇位,又该怎么决断。

    阿紫还是跟游坦之结为了夫妇。作为丐帮的帮主和夫人,两人在江湖上还是受尊敬的。只是阿紫的脾气,到老来都没有多少改变。

    阿朱跟着包不同离开后,就再也没有现身。只是在十多年前,有个相貌丑陋的女子,自称是包不靓,送来了阿朱的遗物。全都是给萧峰做的衣裳鞋袜。她一个人静静的守候了一生。

    这件事,叫林雨桐内疚的不能释怀。

    萧峰的内力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妹子,我从没想过,这一辈子会过的这般的快活。”

    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为辽宋所做的努力,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不仅是契丹人心里的英雄,更是宋人眼里的英雄。

    林雨桐笑着道:“我这一辈子,也过的快活。大哥先走一步,我不想叫大哥看见我变老变丑的样子。”

    这些年,她把燕子坞,琅嬛玉洞的书籍都带了回来。也跟虚竹交流切磋互相学习本门的功夫。收录的药方,不下百种。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吧。

    萧峰走了,她在这世上就没什么可留恋的。这一身内力,传给弟子,自己也该回自己的地方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