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天龙(19)二更
    天龙(19)

    林雨桐远远的看见虚竹在受刑杖,也没过去。她没揭穿虚竹的身世,这对虚竹没有什么好处。另外,她也不想因为揭穿此事,叫少林丢一次脸,跟少林结下梁子。以后自己要办的事情,少不得这些武林人士张目。少林在武林中的地位,玄慈在武林人士眼里的地位,还都是十分收人尊敬的。这些小节,跟大事情比起来,微不足道。损人不利己的事,她向来不做。

    ”没想到二弟是你的师弟,算起来,都不是外人。”萧峰见林雨桐不肯上前,就道。

    ”是啊。不过,这一顿杖刑,也算是师弟对少林的一个交代。”林雨桐笑着,就转过身,也不去管了。

    萧峰跟着林雨桐一笑,”二弟做不得和尚,却要去哪里。”

    ”星宿海本就是逍遥派的地方,以后,星宿海就归他了。我暂时占了他的灵鹫宫。有正事要办。”林雨桐想着,星宿海也是丁春秋的老巢了,即便比不上灵鹫宫,但也相差不远吧。

    萧峰就笑道:“说起来,我还没恭喜妹子一声。如今也是一派的掌门了。”

    “大哥这是取笑我呢。”林雨桐说着,就停了下来,见四周空旷,就道:“我还真有事找大哥帮忙。”

    萧峰马上就道:“你跟我见外做什么。能用到大哥的地方,尽管开口。”

    林雨桐就道,“大哥如今掌管着被辽国划分去的燕云十六州,而我打算在这些地方,先期收购辽国的羊毛,奶酪。就是牛羊,也是要的。还请大哥给我的人提供点便利才好。”

    “羊毛?奶酪还罢了,你要羊毛做什么?”萧峰就不解的问道。

    “我让人将羊毛纺成线,制成毛衣,毛毯。卖到各国,再卖了其他的东西,卖到辽国啊。”林雨桐正色的道。

    萧峰沉吟片刻就道:“只要价格公道,我自是没有问题。这是对百姓大好的事情。”

    “对百姓是大好的事情,但对于辽国,却也未必。大哥,你可想好了。”林雨桐看着萧峰问道。

    “这话叫我不解,对百姓好,自是对大辽好。这有什么可犹豫的。”萧峰的话,就是最简单,最淳朴的思维模式了。

    林雨桐一叹,就道:“百姓,都是只要能吃饱穿暖,有太平日子过,就满足的。可是国、家,却不是百姓能说了算得。不管是哪一国的百姓,没有人喜欢战争。但是他们说了不算啊。哪一个做帝王的没有点野心呢。他们想要更广袤的土地,就只有征战。你是辽国的南苑大王,自是知道辽国皇帝的心思。出兵只是迟早的事。到那时,大哥你,该何去何从呢。”她看着沉思着的萧峰就道:“我想叫辽国的百姓,从牛羊中收货利益。人都是逐利的。当他们尝到了甜头……”

    “他们就只会更多的养牛羊,而不是战马,是吗?”萧峰看着林雨桐,两眼都泛着亮光。

    林雨桐就道:“削弱别人,其实是最无奈的做法。真正有用的,还得自身强大。但是大宋朝廷腐、败无能。这不是你我能改变的。”说着,她就叹道:“也许这些都只是螳臂当车,可笑的很。但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萧峰看着林雨桐就笑道:“能想到这些,就已经不容易了。比起我们这些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人,可强了太多。妹子叫我做大哥的汗颜啊。”

    “大哥又来笑话我。”林雨桐叹道:“我也就敢在大哥面前说说这话,大哥不笑话我异想天开,我就很高兴了。”

    两人说下的下了山,萧峰邀请林雨桐回他养父养母的家。

    乔家夫妇因为林雨桐提前透露了真凶,阻止了萧远山杀人。所以,则对夫妻还活的很好。

    乔家是最普通不过的农户之家,在少林寺的庇护下,日子还算过的下去。

    “我想过将他们接到辽国,但他们是宋人,能接受我,却接受不了别的契丹人。”萧峰苦笑道,“他们在这里过了一辈子,故土难离。实在是没法子的事。”

    林雨桐就道:“大哥留些钱财,买几个侍奉的人。隔三差五的派人来看看,也是一份孝心了。都说养儿为防老,叫他们老有依靠,就是孝道了。”

    萧峰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两人闲聊了半日,就有契丹的武士,催促萧峰,说是大辽皇帝有事宣他觐见。

    才刚刚团聚,就又要分开。

    林雨桐也急着处理羊毛厂的事情,只叫虚竹去星宿海,处理了星宿派的余孽。将那里打理出来,“梅剑和竹剑都是能干的,有她们辅佐师弟,我也能少操不少心。实在忙不过来,就给大师兄去信,他手下的徒子徒孙,都是能干的人。”

    虚竹点头,表示都记住了。

    林雨桐这才赶紧往灵鹫宫而去。

    另一边,阿朱瞅了个空挡,就溜了出来。她扮作一个青年的汉子,想打听萧峰的下落。听说萧峰下了山,就一路往山下找了去。

    慕容复本就等着萧峰离开,想再次求见慕容博,在他看来,自家爹说什么看透生死都是哄人的鬼话,不过是想借着这个办法,躲过众人的围攻罢了。

    见到有人打听萧峰,他起初也没在意。可扭头一看,就知道这人是阿朱。阿朱从小就玩这样的游戏,能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想到阿朱跟萧峰的关系,十分的亲密,心里就有了计较。

    于是眼神一闪,对包不同王语嫣等人叹道,“当日父亲一时着急,险些伤了阿朱。如今想起来,我这心里也是过意不去。这些恩恩怨怨,与她是没有什么干系的。”

    包不同等人不及慕容复的内力深厚,显然没有人发现阿朱离这里不远。就道:“阿朱妹子确实是受了委屈了。只怕也不肯跟咱们一道,回燕子坞了。”

    “回不回去有什么打紧,只要过得好,就罢了。”慕容复叹了说一声,道:“当初我娘还说,等她和阿碧出嫁,要送她们陪嫁呢。如今都成了一句空话。”

    阿朱鼻子一酸,转过身,眼泪差点下来。对她来说,燕子坞就是她的家。

    但她还是背过身,悄悄的离开了。

    谁知道刚下了山,就身子一软,失去了知觉。

    段延庆从大树后面绕了出来,“没有几个筹码在手里,那林雨桐只怕是不肯说出自己儿子的下落的。”

    阿紫跟庄聚贤远远的看见这边的情形,庄聚贤就要出手救人,别阿紫拦了下来,“不着急,我二姐在他手里,万一他伤了人质就不好了。”心里却道,叫你不听劝告,叫你没事就出来瞎溜达。不吃点苦头,就不知道长进。

    等阮星竹和段正淳派人来找,阿紫还隐瞒了消息,道:“大概又是去找那什么大哥了吧。”

    那两个本来就不称职的爹妈,想到萧峰的手段,护住阿朱还是不成问题的。也就没有再多问了。

    阿紫跟游坦之远远的跟着段延庆,也不知道这人到底要干什么。

    只说虚竹和段誉,两人一处,相处十分的融洽。这一日,段正淳收到西夏来的国书,竟是西夏王给公主招驸马。

    林雨桐在半路上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毕竟灵鹫宫在西夏的境内,对西夏的消息,总是格外的关注的。她知道这是那位美人公主再找虚竹呢。这事,其实说起来,还真是叫人觉得不可思议。这皇帝得多宠爱这个女儿,才做出这么荒唐的举动来。

    她已经不打算想了。照她的看法,如果西夏的皇帝真的就这脑子,她都能把灵鹫宫这一片,从西夏给独立出来。建造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城池,也不是不可能。

    这般天马行空的想了一遍,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委实有些异想天开。就撂开了手。吩咐余婆婆给虚竹传消息,叫他先陪着段誉去西夏的皇宫,星宿海的事情,暂时不用他管了。也是她忘了还有这一茬事,险些叫虚竹误了自己的大好姻缘。

    虚竹接到传信,心里也是一喜。他自己何尝不想去西夏的皇宫,找一找当日的梦姑。段誉更是大喜,“有了二哥作伴,这一路也不寂寞了。”

    朱丹臣等人担心段誉的安危,本来是想请林雨桐跟着段誉去一趟的,有这个高手在,能确保段誉的安全。毕竟段延庆在西夏一品堂,段誉送到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可不是羊入虎口吗?

    如今林雨桐主动将虚竹留下,不管为了什么,都是一件好事。

    两人带着人,当即就往西夏赶。随行了多了木婉清和钟灵。

    “听说那林掌门,也是咱们的姐妹,是不是?”钟灵小声问段誉。

    段誉瞥了一眼木婉清,就道:“是!只是这话你可不能当着她的面问,她不喜欢。”

    “那我也不喜欢,你怎么还叫我婉妹。”木婉清哼了一声。

    段誉不好答话,就对钟灵道:“那林掌门不喜欢,你就别当着人叫她就是了。”

    “都说林掌门的武功很高,有多高啊。”钟灵又问虚竹道,“跟虚竹大哥比呢?”

    虚竹点头道:“掌门师姐的武功肯定比我高了。到底有多高,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有师伯和师叔的内力,肯定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就对了。

    段誉诧异的看了一眼虚竹,问道:“竟然还在二哥之上吗?”

    虚竹点点头,“肯定在我之上啊。”

    几人说着话,一路倒是一点也不寂寞。

    等到了西夏,在驿馆里见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一个是慕容复,一个萧峰。

    “大哥?”段誉先喜后惊,“您怎么来了?”

    萧峰笑道:“圣旨如此,为兄不得不走这一趟了。”

    段誉这才点头,大哥如今也不是自由之身。

    他转头看向慕容复就道:“慕容公子已经有了王姑娘,怎么也来抢着当驸马。”

    慕容复见段誉的两个义兄都在,也不敢放肆,只冷笑一声,道:“段公子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

    段誉看着王语嫣落落寡欢的脸,顿时心情就落寞了起来。

    等到了晚上,段誉只在外面徘徊,想见王语嫣一面。却不想出来的是慕容复。慕容复是段誉的手下败将,自然知道自己的劲敌是谁。至于虚竹,相貌太丑,不在公主的选择范围内。至于萧峰,不管是林雨桐还是阿朱,都是绝色。萧峰对这驸马之位,应该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就只有段誉,怕是为了表妹的心思,要与他为难,对于段誉的六脉神剑,他是没什么应对之策的。

    于是段誉悲剧的掉进了枯井里。哪怕没有鸠摩智掺和。等王语嫣跟着跳下来,他也就圆满了。

    第二天,虚竹收到了林雨桐送来的消息,让他将西夏皇宫中见到的有关逍遥派的武功都想办法记下来,然后毁去。这是正经事。他赶紧记了下来。

    而另一边,木婉清也将段誉和王语嫣从枯井里找了出来。

    等进了西夏的皇宫,过五关斩六经,最后看到那洞中石壁上的招数的时候,虚竹就知道要不好。这武功可不是被人能强行练习的。化掌为刀,将石壁上的痕迹清除了个干净。

    此时,才有婢女出来,要问每个人三个问题。

    萧峰本就不是前来抢着做驸马的,哪里会往前面去。只跟虚竹在后面,听着众人说话。

    突听得慕容复出声道:“在下来回答公主的几个问题。”他将复国的梦想,寄托在借助西夏的力量上。

    那婢女就笑道:“原来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慕容公子啊。失敬失敬!”说着,转过话题问道:“听闻萧峰萧大王与公子齐名,不知道萧大王来了没有?”

    慕容复的脸色当即就落下了。段誉则笑道,“原来找我大哥啊。我大哥来了。”说着,就扭头道:“大哥,来一下。”

    萧峰疑惑的上前,看着那婢女就道:“在下失礼了。我不是来应招什么驸马的,所以,就不回答问题了吧。”

    那婢女先是行了一礼,就道:“连包三先生都回答了三个问题,萧大王贵为辽国的南院大王,又至今未婚配,回答一下又有何妨。”

    萧峰飒然一笑,道:“那请姑娘问吧。”

    那婢女问道:“敢问萧大王,这一生中在哪里最逍遥快活?”

    萧峰的眼里闪过怅然,就道:“自是跟昔日的兄弟一起开怀畅饮的时候最逍遥快活。”

    那婢女点点头,又问道:“那么萧大王平生最爱的人叫什么名字?”

    萧峰一愣,心里就闪过一张含笑的脸……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