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天龙(18)
    天龙(18)

    段誉小声跟萧峰道:“这个大哥就有所不知了,二哥是林姑娘的师弟。身手很是了得。”

    “哦?”萧峰诧异了一瞬,虽然不知道一个和尚怎么又成了林雨桐的师弟了,但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看着慕容复和游坦之走了过来,萧峰一把将段誉推到他带来的契丹武士的一边,吩咐道:“保护好我三弟。”

    说着就迎了上去。这般的高手过招,十分少见。林雨桐只静静的看着,分析着每一个人的招数。

    慕容复和游坦之围攻萧峰,按说是该占了上风的。但慕容复的心思多。他怕他跟游坦之打败了萧峰之后,游坦之会成了他的劲敌。打着叫萧峰和游坦之两败俱伤的主意。

    而现在的游坦之,之所以当丐帮的帮主,也不过是为了叫阿紫高看一眼,从根本上,也没什么争强斗勇的心思。再加上刚才阿紫对林雨桐十分的亲近,而林雨桐又明显站在萧峰一边的。所以,虽也是打斗,但却也手下留情,不肯下杀手。萧峰为人本就恩怨分明,人家不下杀手,他只会更让人对方。两人不像是恶斗,倒更像是切磋。萧峰一来一去之间还带着点点拨游坦之的意思。众人都是明眼人,哪里看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全冠清刚要说话,突的一道凉凉的视线看了过来,他一扭头,竟是林雨桐手里把玩着一个松球。他是见识了林雨桐用石子击穿了丁春秋的喉咙的,想必用松子叫自己永远闭上嘴也不是难事。他缩了缩脖子,顿时不敢吱声。权力是要紧,但自己的小命更要紧。

    就连聚贤庄两位庄主,都不好意思叫叫嚣着将萧峰怎样怎样了。

    这叫慕容复看的大急,运气就要攻过去。

    突的段誉冲了过来,“慕容公子,你跟我大哥齐名,该一对一的单打独斗才算公平,这般的乘人之危,不觉得辱没了慕容公子的美名吗?”

    “怎么,段公子要出头。那么在下就领教段公子的高招了。”慕容复说着,就攻了过去。

    段誉猝不及防,只能用凌波微步躲闪。这凌波微步也是以易经八卦方位的演变来的,优点是快,但也不是没破绽。真正的高手,不去看施展之人的身影,只凭着气息判断,想要躲过,只怕也不容易。慕容复显然是个中的高手。抓住一个破绽,一掌将段誉打倒在地上。一脚就踩到了段誉的身上。见段誉不着急,只看向一边的王语嫣。

    他心里顿时大怒,嘲讽的道:“叫一声爷爷,我就放了你。”

    段誉只觉得跟王语嫣有几次生死共度的交情,她怎么也不会看着自己死吧。但见王语嫣一眼都没看自己,只盯着慕容复,顿时就觉得了无生趣了。

    林雨桐简直不能想象这种奇葩的思维模式,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被情敌踩在脚下,不想着反抗,倒是不想活了。

    就听段誉道:“要杀就杀,不必这般的羞辱。”

    慕容复冷笑一声,脚下就要用力。

    南海鳄神岳老三却跳了进来,“休伤我师父。”

    林雨桐就用‘传音入密’对段誉道:“这样窝囊的死了,叫王姑娘看不起。你的六脉神剑是干什么吃的。不会还手啊。”

    一听林雨桐的声音在在耳边,段誉顿时窜起来,朝林雨桐的方向一看,见他离得远,而周围的人仿佛没有听见一般。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一想起说叫王姑娘瞧不起,心里就不是滋味。又见岳老三已经支持不住了。心里一急,六脉神剑的剑气就冲了过去。

    岳老三对这剑气十分的惧怕,见段誉还手了。就马上跳出战圈。

    慕容复的功夫虽然厉害,但六脉神剑是以无形的剑气伤人。而且招式的变化全在方寸的手指之间,不比拿刀拿枪来回回旋。变换端是快捷无双。

    游坦之见萧峰的注意力全在段誉的一边,又知道阿紫是段正淳的女儿,显然是这段誉就是阿紫的哥哥。他也就不纠缠了。“萧大侠武功了得,在下认输。”

    他却不知道他这番做派马上赢得了丐帮大多数长老和弟子的好感。

    萧峰点点头,对游坦之道:“游帮主不是技不如人,是经验尚浅。假以时日,必在在下之上了。”十分给游坦之面子。

    两人客气了一番,就拱手各自退开。萧峰这才朝段誉和虚竹看去。就见虚竹只用少林的最基本的入门功夫,就已经将鸠摩智打的没有还手的余地。他只是出家人慈悲惯了,不肯下杀手罢了。要不然鸠摩智早就丧命了。再看段誉的六脉神剑,那甚是威力无双,慕容复只能闪躲,毫无还手的余地。只是段誉的六脉神剑尚不纯熟,他就提醒道:“三弟,你只用一种剑法试试。”

    段誉听了指点,剑气更加密不透风。慕容复手里的剑,头上的冠都被段誉的剑气击断。

    “段公子,手下留情。”王语嫣马上出言道。

    林雨桐却觉得挺奇葩的。慕容复要杀段誉,她不出声。段誉要杀慕容复,她马上求情。她这是吃定了段誉了。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根别人也没什么关系。林雨桐最多也就叹息一声。

    段誉果然停了手,朝王语嫣看去。慕容复羞愤难当,提起断剑就朝段誉刺了过去。段誉险险躲过,“不打了!不打了!”

    萧峰大怒,一把将慕容复拦腰提起,举过了头顶,“人家饶你性命,你反而要下杀手。我萧峰大好儿郎,羞于与你齐名。”说着,就要将人扔出去。以萧峰的内力,这般扔出去,绝对可以要了人的性命。

    “休伤我家公子!”包不同风波恶等人连忙出声制止。

    “表哥!”王语嫣只顾着慕容复,哪里会想起段誉差点被慕容复杀了。

    “大哥,手下留情。”阿朱推开拉着她的阮星竹,跑了过来,“大哥,手下留情。”

    萧峰本就是想引出慕容博来,不想这般举动,没将慕容博那老贼引出来,阿朱到是出来求情了。

    “大哥,慕容家与我有大恩,请手下留情。”阿朱急切的看着萧峰。

    萧峰只控制了内力,将慕容复随意的抛在地上,叫他丢一次丑罢了。要知道以各自的武功,想要摔一跤,却也不是易事。“如此小人,杀你脏了我的手。”心道:看来,找慕容博还得另外找机会了。

    阿朱见萧峰肯饶了自家公子性命,顿时就悲喜交加。一方面感激萧峰肯顾念自己,一方面又突的觉得跟萧峰似乎隔得很远。

    那慕容复两度,都要女人求情才能保全性命。哪里能受得了这般的羞辱。羞愤之下,拔出短剑,就要自杀。

    突的一枚石子打在了短剑上,慕容复被震得手臂发麻,短剑就掉在了地上。跟着一个黑衣人从外面几个起落就到了慕容复的身边。

    “慕容博!”萧峰一声呵斥,“你这老贼,今日终于肯露面了。”

    众人马上哗然。

    慕容博,竟然没死。

    玄慈就站了出来,唱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慕容老施主,你骗得老衲好苦。”

    慕容复吃惊的看向黑衣人,“你是我爹?”

    慕容博朗声一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罢了罢了……”说着,就掀开了脸上的黑巾,不是慕容博还能是谁?

    他一点都不在意众人的打量,只将视线落在人群后的林雨桐身上。问道:“林掌门,不知你是怎么知道老夫没死的。”这消息都是这丫头透露出来的。不过这丫头身上有点邪门。上次一掌竟然没将她打死,反而震伤了自己。再想找机会杀她,这丫头却机灵的失去了踪迹。他自问谋算的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有破绽不成。

    人群从中间让开,将后面的林雨桐露在了人前。

    林雨桐如今再是不怕慕容博了,就走了过去,道:“我是怎么知道,不用向你解释。只是昔日,那一掌之仇,也该算一算了。”

    “算账的事,且还轮不到你,小娃娃。”远处有声音忽远忽近的传来。

    林雨桐看了萧峰一眼,就出声道:“萧老英雄,你也该现身了吧。”

    “爹!你是我爹?”萧峰用内力将自己的声音送了出去,林子里的鸟雀顿时就惊飞了出去。

    一道黑影又迅速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只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眼前。

    萧峰上下一打量,这人的身形,与自己只怕有九成相似。

    那人转过身,掀开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跟萧峰□□分相似的脸。说这不是父子都没人信。

    众人不由的又惊异的叫了一声。今儿还真是好戏连连。

    “峰儿,眼前的老贼,就是你的杀了你母亲的仇人。你说,我们父子该当如何?”萧远山问道。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萧峰看着慕容博,对萧远山道:“儿子就是算准了这老贼此番回来。”

    不想慕容博猛地出手,就听见阿朱惊叫一声,已经被慕容博辖制住了。

    “阿朱!”林雨桐蓦然变色,谁能想到慕容博这般的厚颜无耻。

    “阿朱!”萧峰握紧双拳。

    慕容博哈哈一笑:“林掌门,不知道你这姐妹的命,在你的眼里,可要紧?”说着,又看向萧峰,“这姑娘跟着萧大侠塞外奔波,不离不弃。不知道,她这命,在你眼里,可要紧?”

    包不同,风波恶等人当即就变了脸色。

    风波恶道:“老主子,阿朱妹子是咱们家的人。手下留情。”

    “既然是咱们家的人,生死自该是我说了算。”说着,扣着阿朱的命门的手又紧了紧。

    “阿朱……”阮星竹冲了过来,“你放了我女儿,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慕容博哈哈一笑,“没想到这是大理镇南王的女儿,那就更好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段正淳此时不出来倒是不成了。

    他道:“不知道阁下有何指教?”

    慕容博一笑,道:“今日萧家父子,还有林掌门要与我们父子为难。自是要众人放我们父子平安下山了。”

    “休想!”萧远山冷笑一声,就道:“一个小娃子,你想杀便杀。”说着,又看向萧峰,道:“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萧远山的儿子,绝不是儿女情长之辈。况且,大丈夫何患无妻。”

    “爹!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萧峰想要解释,哪里解释的清楚。

    阮星竹就道:“萧大侠,我女儿对你一往情深,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段正淳一把拉过阮星竹,又看了林雨桐一眼,才对慕容博道:“阿朱虽是我的女儿,但我却是大理的镇南王。哪里能因私废公。这里面牵扯到宋辽之事,在下不好多言。”

    竟是撒手不管了。他一则是知道林雨桐会搭救阿朱,二则也是在段誉差点被杀的时候,阿朱没有说任何话。但到了慕容复,她却开口求情了。在他看来,阿朱跟慕容家的感情是极为深厚的。

    阮星竹软倒在段正淳怀里,呜呜的哭。

    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个时候,明知不敌,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不要,也要救孩子。她就知道哭,哭有个毛用啊。

    段正淳小声安慰道:“别担心,有彤儿呢。”

    林雨桐心说,你真是看得起我。

    阿朱看着林雨桐,眼里闪过一丝悲凉。她想起了林雨桐最初说的话,叫她别对亲爹亲妈持有幻想。

    那边阿紫,远远的看着场中的情形,就咬着手指,盘算着。见游坦之又凑过来,就道:“我要去救我姐姐,你帮不帮忙。”

    “阿紫姑娘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游坦之看着阿紫比花瓣还要明艳的脸,就道。

    阿紫就对着游坦之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姐姐,大哥,你们不用管我。”阿朱看着林雨桐和萧峰道:“我的命是慕容家救的,还给他们就是了。”对慕容家的情分,到了此刻,也就到了尽头了。

    林雨桐还没想好怎么做,萧远山就受不了着婆婆妈妈的劲。别人在乎阿朱的命,他可不在乎。没有自保的能力,就不要出来掺和这些事。这姑娘为慕容复求情的时候,他可是看的真真的。

    他毫不在乎,一掌就拍了过去。慕容博本来跟萧远山两人,武功应该在伯仲之间。但如今萧远山不管不顾,阿朱倒成了碍手碍脚的弃子,叫他伸不开手脚。。于是一掌推过去,将阿朱往慕容复手里推去。林雨桐手里的松球就朝慕容复弹了过去,紧跟着,人也扑了过去。她牵制住了慕容复,萧峰一跃而去,就将阿朱给接住了。直接往段正淳身边一放,道:“这一次,千万将人看住了。”

    阿紫却在一边对着阿朱冷哼一声,“没那本事逞什么能耐。爹娘救不了你,自责的要死。要是姐姐看着你死在别人手上没救下来,难道不会愧疚一辈子。光是心好有什么用,竟是帮倒忙了。”

    “阿紫!”阮星竹不悦的呵斥了一声。

    阿紫扭过头,就拉了游坦之走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林雨桐跟慕容复对了一掌,这可是硬拼硬,拼的是内力。没办法,经验实在没办法跟慕容复比。慕容复被震得后退了十数步,嘴角也溢出了血。就见他突的跃起,朝少林寺里面,追着慕容博和萧远山而去。

    又见萧峰也追了过去,林雨桐对扫地僧十分的好奇,就跟了过去。看见慕容博跟萧远山被扫地僧秒杀,才知道这武学的境界,其实自己才刚入门。

    不过见这两人因为死了一次,一个放下了心里的仇恨,另一个放下了心里的王图霸业。叫林雨桐觉得非常的神奇。自己也死过一次,怎么就仍然放不下许多呢。

    萧峰看着萧远山如此,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而慕容复恼恨的看了一眼扫地僧,就快速的离开了。

    萧峰在禅房外给萧远山磕了头,才站起身来。他走到林雨桐身边,“妹子,这次多亏了你了。”

    林雨桐笑了笑,就陪着萧峰往少林山下走。问道:“大哥可是要回辽国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