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天龙(12)
    天龙(12)

    “小师妹,你别在这里给我装傻充愣了。乖乖的把东西拿出来,我就饶你不死。”那青年折扇一展,笑道。

    阿紫看了那折扇一把,似乎有些忌惮的往后倒退了两步,闪身躲在林雨桐的后面。一脸无辜的道:“你说的是那个啊,大师兄也不早点说,早说我不就知道了吗?”

    林雨桐心道:这大概就是丁春秋的大弟子摘星子。据说此人在丁春秋的几个亲传弟子中,年纪是最轻的。可武功毒、术却是最好的。她心里自是不敢大意的。

    “既然知道了,那就拿出来吧。”摘星子眼里闪过一丝急切。

    阿紫敢保证,这家伙也是打着师父的旗号,其实还是想据为己有的。给不给他,这罪名都在自己身上。于是就呵呵一笑,道:“大师兄,我如今拿不出来了。我将她送给我姐姐了。”

    林雨桐心里有些无奈。自己对付这些星宿派的人,还真是有些没把握。毒、这东西,真是防不胜防。

    她站起身,看着这小饭店里人来人往,还是不要在这里起冲突的好。林雨桐最看不惯的就是,在人家店里起冲突,砸了人家的店,杀了人家的人。这些人何其无辜。

    “出去说吧。”林雨桐看了摘星子一眼,就往外走去。

    那摘星子看了林雨桐一眼,马上带着人就跟了过去。阿紫见人都走了,才伸手摸了桌子底下,什么也没有。她又把桌子翻过来,也没找急自己藏得东西。真是见了鬼了。

    小二见众人走了,才敢出来收拾桌子。见这姑娘找东西,就马上上前问一声。

    阿紫心里正烦着呢。见有人打扰,就扬起了巴掌,那小二吓的一激灵。阿紫手也顿住了,她心道:八成是被姐姐拿走了。要是姐姐知道自己打了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可真就自己的好果子吃了。

    她恨恨的放下手,嚷道:“还不滚啊。等着吃一顿打吗?”

    见那小二蹭一下就溜了,阿紫这才一跺脚,追着几人去。那宝贝可别被自己的傻姐姐真的还给大师兄才好啊。

    林雨桐一口气奔到郊外无人的地方,才在原地等着星宿派的人。

    摘星子离林雨桐远远的就停下来,这个女子虽然没见过,但内力十分深厚,又一身绝顶的轻功,这样的人不谨慎点不行。

    林雨桐对这些人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星宿派收徒弟的规矩就是,没做过恶事的,坚决不收。所以,这些凡是跟着星宿派的人,全都死有余辜。

    “这位姑娘,我不管你跟阿紫是什么关系。但这都是星宿派的事情。姑娘还是不要插手。拿了我们星宿派的东西,就该物归原主才是。要不然,动起手来,姑娘虽武功高强,但我们人多,况且星宿派的本事,姑娘该是听过才是。”摘星子看着林雨桐,戒备的道。

    “那你就只管试试。”林雨桐话音一落,就一掌打了出去。这一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名堂。这招式是慕容博打过来时,学会的。用小无相功催动内力,这一掌就让人有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只觉得四周密不透风,让人逃无可逃。她这一掌,自然不敢跟慕容博比,但对付摘星子却足够了。一击得中,林雨桐立马迅速撤开。果然,那毒烟被自己险险躲过。

    她敛住鼻息,趁着摘星子没回过神来,就又是一掌拍了过去。摘星子立马吐血晕了过去。

    其他人吓的连连后退。阿紫这才露出头来,“本按照本门的规矩,我已经叫人杀了摘星子。那我就是本门的大师姐。见了大师姐,还不行礼。”

    “大师姐好。大师姐武功盖世。”杂七杂八的吹捧之声,立马想起。

    林雨桐吸了摘星子的内力,无奈的看了一眼阿紫。就见阿紫猛地朝自己这边一跑,原来,她趁着这一群人吹捧的时候,偷偷的下了du。不光此次星宿派的几人,包括还昏迷不醒的摘星子,都毒、、死了。

    “姐姐,快走。”阿紫拉起林雨桐就走。

    林雨桐都有点心惊啊。这哪里是什么毒、、、药,明明就是生、化、武、器啊。

    我的老天爷啊。难怪都把星宿派叫做邪派。这整个一个恐、、怖、、组、、织好吧。

    走了两个时辰,两人才在一处林子里歇下了。

    “姐姐,我的东西呢。”阿紫一停下来,就急忙问道。

    “东西?什么东西?”林雨桐不解的问道。

    “就是我在桌子下面放着的小布包啊。”阿紫跺脚问道。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林雨桐呵呵一笑,才道:“你不是说送给我了吗?怎么?不认账了?”

    阿紫瞪着林雨桐道:“姐姐你又不会用那个,那对姐姐来说,完全没有用处嘛。”

    “可是我现在给你,你觉得自己能护得住吗?要不你拿着,将人再引来?”林雨桐问道。

    “那……那……还是姐姐先拿着吧。只要东西在就好了。”阿紫小声道。

    “星宿派的武功邪门的很,你最好还是少练。以后遇到合适的武功秘籍,再给你就是了。”林雨桐看着阿紫道。

    阿紫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只上下打量林雨桐,像是想看看,她究竟把东西藏在哪里去了。

    这一路上,她都将林雨桐带着的包裹翻了不知道多少遍,就是找不见被林雨桐藏起来的神木王鼎。

    “见了鬼了。怎么比我还会藏东西。”阿紫看着林雨桐的背影嘟囔道。

    这一日,路过一凉亭。凉亭里有给路人解渴的水缸。林雨桐自是不喝的。但阿紫却想着歇歇脚。于是捧了水瓢喝水。林雨桐坐在一边的石凳上,想着聋哑谷究竟该怎么走。

    此时外面急匆匆的进了一个和尚,一身僧袍灰扑扑的带着补丁。容貌实在算不得体面。对着林雨桐和阿紫就道:“两位女施主,小僧有礼了。敢为小僧能取用一些水吗?”

    “大家都是过路之人,小师傅随意就好。”林雨桐又看了那和尚一眼,也没在意。

    谁知那和尚喝完了谁,嘴里却叽叽咕咕念起了经。

    阿紫受不了着叨咕劲,就道:“我说小和尚,你念叨什么呢。哼哼唧唧的,好让不让人消停了。”

    “阿弥陀佛,小僧念的是饮水咒。佛说,一碗水中有八万四千条小虫。出家人戒杀,因此要年饮水咒。”小和尚十分老实的解释。

    林雨桐一愣,她对佛经是一点理解都没有的。但是释迦牟尼能说出‘一碗水中有八万四千条小虫’,这个认识很了不起。八万四千不是确数,大概跟咱们说的千千万万是一个意思。显微镜下的世界,被佛语一语道破,林雨桐还是觉得蛮神奇的。

    她打眼瞧那小和尚,不由问道:“小师傅身上有武艺,不会是少林僧人吧。”

    “阿弥陀佛,正是少林和尚,法号虚竹。”那和尚自报来路。

    “原来真是少林寺的师傅啊。看师傅这一路急匆匆的,不知有什么急事。”林雨桐心道,可算逮着正主下山了。

    虚竹就道:“正是奉了方丈的命令,给慕容公子下请帖的。本门将于九月九日重阳节,请武林英雄齐上少林一叙。”

    那距离现在还有半年时间。

    林雨桐就道:“那师父就在附近找吧。因聪辩先生请武林才俊二月初八到河南擂鼓山天聋地哑谷。想必,以姑苏慕容的名气,该是会去的。”

    虚竹果然大喜,“谢姑娘告知。”

    林雨桐就起身,对阿紫道:“我们也该走了。”

    与虚竹作别之后,阿紫才小声问道:“天聋地哑谷,就是丁老怪师父的地方吗?”

    “嗯!”林雨桐不管其他,带着阿紫先到擂鼓山再说。在路上,林雨桐买了几身男子的衣衫,给阿紫和自己换了装。

    二月初的擂鼓山,没什么景致可言。两人跟在许多的武林人士之中,一点也不打眼。

    进了谷中,远远看见一个清瘦的老者跟以青年对弈,那青年可不正是段誉。

    林雨桐对围棋,在红楼里学过,跟林黛玉,跟林如海,跟闻天方都学过。无聊的时候,也摆过棋谱。虽然水平一般,但看是能看懂的。她深知着棋局的厉害,只不敢深看。

    突的就见那老者拿起一枚棋子,朝松林里扔去。紧接着,松林里出来一个黄袍的僧人,竟然是鸠摩智。

    就听他道:“路过宝地,听闻有此盛事。老僧忍不住前来会一会天下英雄。”说完扬声一笑,就道:“慕容公子,也该现身了吧。”

    再往另一边一瞧,果然见松林里出来一队人,走在前面的一对男女。男子风度翩翩,该是慕容复。女子正是王语嫣。

    林雨桐还是第一次见慕容复,此人实在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浑身的气度也极为让人心折。

    她回头一瞧段誉,见他呆呆的看着王语嫣。心道,这人本就痴心,如今被棋局扰乱了心神。这棋下到这里,就已经下不下去了。

    果然,段誉失魂落魄的起身。就见慕容复跟鸠摩智各站一端,下了起来。才落了三五棋子,就见鸠摩智脸上漏出挣扎之色,慕容复更是想要自刎。亏得段誉的六脉神剑,才留了性命。

    林雨桐对这珍珑棋局越发的忌惮起来了。慢慢的向后退去。

    不想此时,两道人影跃了进来。却是段延庆和岳老三。

    “我来领教……”段延庆说着,就顿了一下,手里的铁杖就朝人群中指了过来,“这位公子,可否跟老夫对弈一局。”

    这铁杖指着的人正是林雨桐。

    云中鹤被废了。如今叶二娘也生死不知。段延庆知道叶二娘是出来找林雨桐的。结果现在只见到林雨桐,不见叶二娘,就知道叶二娘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林雨桐只得站了出来。

    段誉马上道:“林……公子也在啊。却不知道大哥他如今可好。”

    “一切都好。”林雨桐回了段誉一声。就在鸠摩智似笑非笑的眼神中,走了过去。

    被段延庆盯上了,不是想躲就躲得了的。林雨桐走了过去,道:“我棋艺不精,前辈承让。”说着,就闭着眼睛走了一着。

    周围四下里是一阵嘲笑之声。完全是胡乱落子嘛。

    段延庆也跟着下了一子,就道:“你这是瞧不起老夫了。”难不成想说闭着眼睛也能赢。

    林雨桐有苦说不出,只不睁开眼,突然一道劲风铺面而来,林雨桐只得睁眼闪躲。等躲了过去,往棋盘上一瞧,顿时只觉得一股子金戈铁马的感觉涌了过来,顿时气血上涌。眼前不停的闪现着在红楼里的片段。一会是林如海,一会是林黛玉,一会是林雨杨跨马游街,一会是跟闻天方洞房花烛。一会又是两个孩子阵阵的啼哭之声。不一会功夫,就觉得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林雨桐暗道一声不好。这是将自己藏在最深处的思念给勾了出来。马上拿起棋子,落下。

    而段延庆突然之间,就觉得悲凉了起来,想他堂堂一国的太子,如今拖着残破的身子,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他手里的棋子就要落下。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不要。”

    虚竹知道那个位子,刚才慕容复就下过。险些逼得慕容复自杀。如何还能看着这人重蹈覆辙。于是拿过棋子,随意的往棋盘上一摆。林雨桐几乎在同一时间,也下了一个棋子在自己的阵营里。

    都是自杀的棋局。

    苏星河看看虚竹,又看看林雨桐。道:“胡闹!胡闹!”

    说完,再看那棋局,却也是破了。

    “天意!”苏星河看了二人一眼,就道:“请随我来。”

    林雨桐心里一跳,机会来了。

    众人都跟在后面,想看看这里面有什么门道。去却见苏星河将人领到三间木屋之前,这木屋没门没窗。苏清河却道:“二位请!”

    逍遥派,就是随心随意逍遥行事。

    林雨桐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抬手一掌,就朝木屋的墙上拍去。‘咔嚓’一声,墙上就出现了一个洞。

    众人愕然。还真有不客气的。

    苏星河和丁春秋却看出了门道,这用的分明就是逍遥派的内力。

    “小娃儿,你师承何人?”丁春秋催出一掌,朝林雨桐的后背而去。

    “快走!”苏星河见逍遥派还有这样的传人,马上就用内力推了林雨桐一把,她顿时觉得身体完全不由自己,像不知方向的空间掉了下去。

    而段延庆见虚竹还傻愣愣的,他刚才多亏了虚竹出手,否则非命丧当场。于是也暗中推了虚竹一把,将人推了进去。

    “那是本门门户,外人岂可进得?”丁春秋马上朝虚竹攻了过去。可段延庆暗中相帮,到底没叫丁春秋得手。

    包不同就道:“刚才那位公子进去,你们不拦着,偏偏阻拦小和尚。真是岂有此理。”

    “你知道什么!那人身上武功全出自本门。”丁春秋边跟苏星河过招,边道。

    段誉心里一顿,那照这么说,其实他的一半武功,也来自逍遥派了。

    林雨桐不管外面怎样。等失重的感觉消失,就已经出现在一个破败的山洞之中了。

    才打量完四周,虚竹连滚带爬的也进来了。

    “怎么会是两个人呢。”突然就传来这样的声音。

    虚竹一惊,道:“阿弥陀佛,小僧是被人推了进来的。”

    真是一个老实人。

    林雨桐就道:“敢问是无崖子老前辈吗?”

    “有意思,有意思!一个是小和尚,一个竟然还知道老夫的名号。叫老夫瞧瞧你们,都是什么模样。”声音又传来出来。

    林雨桐确定了方位,见有一块木板隔着,上去就是一掌。那木板不知道多少年了,早已经腐朽不堪。一掌下去,顿时就成了粉末。

    只见一个白色的人影,悬在空中。

    “鬼啊……”虚竹惊叫了一声,然后盘腿坐下,念起了佛经。好似是什么往生咒。

    林雨桐差点笑出来。鬼什么鬼,刚才早就说了是无崖子,还称呼了老前辈了。这会子还嚷着鬼。

    无崖子一叹,就道:“小和尚貌丑,你倒是个俊的,却是个姑娘家。”说着又看了林雨桐一眼,“你是她的弟子吗?”

    她?哪个她?

    林雨桐愣了一瞬才道:“晚辈不知道您指的是谁。不过,是偶尔得了基本秘籍。并不曾拜过什么师傅。”

    “秘籍?你哪里来的秘籍。”无崖子看着林雨桐问道。

    本打算扯谎的,但无崖子的眼神似乎能洞悉一切,林雨桐不由的道:“无量山,仙女像。”

    “那怎会又不是她的弟子?”无崖子问道。

    “那里早就没有人住了。琅嬛福地只剩下书架子。”林雨桐看着无崖子,试探的道。

    “她走了?”无崖子呵呵一笑,“我还说你一个姑娘家,又不是什么美貌的少年,她怎会教你武功呢。看来这也是你与我和她有缘。”

    林雨桐欠欠身,“我只习了凌波微步,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也不知道对不对。”

    “你过来。把手伸过来。”无崖子道。

    林雨桐依言伸出手。顿时觉得一股子暖流从周身的经脉流过。

    “也还罢了。资质算不得最好的。但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无崖子道:“我传你心法,你只用心记吧。”

    林雨桐赶紧应下,盘腿席地而坐。随着心法练功,顿时觉得以前不畅通的经脉,活络了起来。看来,自己理解还是有偏差的。

    “可惜你是女子,我这一身功力,却也不能传给你了。”他伸手一佛,两卷书就落在林雨桐的怀里,“这是为师送你的。只用心修炼,自是有一番成就。”

    林雨桐赶紧跪下磕头,叫了一声“师父。”今儿遭遇,已经算是意外之喜了。

    无崖子将眼神看向老实念经的虚竹,就对林雨桐道:“徒儿,你去化了他一身少林内力吧。”

    林雨桐应了一声,虚竹一下子就睁开眼睛,畏惧的看向林雨桐,“施主,你我无冤无仇,你可不能害小僧啊。”

    “不是害你,这是为你好。”林雨桐漏出笑脸来,“别怕。”

    话一落,手就伸了过去。如今吸收内力,林雨桐觉得顺畅许多,再不用特意的坐下炼化。

    等林雨桐收了手,才扭头,有些不忍的看向无崖子,道:“师父,您非得这样做吗?”

    无崖子面如冠玉,儒雅清俊。既然叫了师父,她心里怎能忍心看着他……

    “一切随心,这便是逍遥。你们能进来,就该是能看破生死的人。如何又如此神态。”无崖子摇头问道。

    说着,伸出双手,虚竹就被一阵内力吸了过去。只见两人头顶着头,手对着手。但无崖子的面容却慢慢的苍老起来。

    这一眼,就像是看了人的大半生一般。林雨桐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她缓缓的跪了下去,无崖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虚竹睁开眼,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他以为他自己昏睡了几十年,要不然,这人怎苍老成这幅模样。再一看林雨桐,又觉得不是,这位施主却没变啊。

    “师父已经将一声的内力传给你,还不拜师?”林雨桐看着虚竹道。虽然强迫拜师什么的比较坑爹,但是如今这样,也只能走下去了。

    “不成啊,不成啊。我是少林和尚,怎能再改投别派,另外拜师呢。”虚竹就道。

    林雨桐没耐心跟他辩驳,就趁机按住他,压着他磕了几个头。算是完成了拜师仪式。

    虚竹内功强悍,想要反抗,易如反掌,但他心善,哪里肯对一个姑娘动手。

    “罢了!”无崖子叹了一声道,“我一生收了两个徒弟,一个逆徒,另一个只怕生死也在顷刻之间。如今又收了你们二人,这掌门之位,只能给你们二人中的一人了。”

    虚竹连连摆手,“小僧是和尚,怎能做掌门呢。”

    “天意如此。”无崖子将手上的扳指递给林雨桐,“从今以后,你就是本派的掌门之人。替为师清理门户。”

    “是!”林雨桐郑重的接过来。看着无崖子咽了气。

    人死了,也不能就丢在这里不管吧。她道:“师弟先出去,通知大师兄辩聪先生。师父的后事该怎么料理。”

    虚竹还不适应这样的称呼,只道:“阿弥陀佛。小僧这就去。”

    看着他离开,林雨桐才将无崖子的尸体放好。将衣服都整理妥当。看屋子的角落,放着两只箱子,别的就空无一物。这才将箱子放进空间里。也没时间查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