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天龙(10)
    天龙(10)

    林雨桐从小镜湖出来,就先进了空间,放出来黑旋风,也装模作样的给马背上收拾了一个包裹来。果然,刚出来不多久,乔峰就跟了上来。

    “妹子。”乔峰又打量了林雨桐一遍,道:“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你告诉大哥,是谁对你下的毒手。大哥将他宰了,给你报仇。”

    林雨桐朝四下望去,见四周枯草连天,没有遮挡物可以给人藏身。才道:“大哥,这事说来话长,还得从你的身世说起。”

    “我的身世,这也正是我这些日子一直想要寻找的真相。如今妹子既然知道,那真是太好了!”乔峰席地而坐,“不管真相是什么,都请妹子据实已告。”

    “这些事情,还需要大哥去验证。我也是根据师傅讲过的旧事,跟眼下的情形推测来的。不一定做的了准。”林雨桐先道。

    “能叫人对你下杀手,那就即便不是十成准,也有□□成。但说无妨。”乔峰摆手道。

    林雨桐席地而坐,斟酌了一番就道:“曾听我师傅闲谈说起过。如今算来,该是三十来年前的事了。那一年,有人给少林寺的玄慈方丈送了一封信去。信上言道,契丹武士萧远山将带人袭击少林,要夺取少林的武功典籍。于是,玄慈就召集了中原武林中的高手,在雁门关伏击萧远山。萧家在契丹是贵族,更是后族。影响力非同小可。萧远山带着妻儿,家仆,那一天从雁门关过,就受到了伏击。他根本不是要袭击少林,只是带着妻儿走亲戚的。萧家的家仆被杀了,连萧远山不会武功的妻子,也被杀了。萧远山悲愤难耐,带着自己的儿子跳崖了。可能是不忍心孩子小小年纪就丧命,他改了主意,将他的儿子扔了上来。”

    “这个孩子就是我。”乔峰看着林雨桐问道。

    林雨桐不敢给太确定的答案,只道:“这我就不得而知。不过,丐帮的前帮主汪剑通也曾参与雁门关一役。如果康敏手里的书信是真的,那么大哥你就是萧远山的儿子。”

    她见乔峰漏出深思之色,就道:“不管大哥是不是契丹人,是不是萧远山的儿子。我还是把我从师父那里听来的事,先告诉大哥。”

    “好,妹子你说。”乔峰心神有些乱,但还是坚持往下听。

    “师父当年游历,也曾去过雁门关。在那里见到了萧远山刻在石壁上的绝笔信。那时,距离雁门关那场大战的时间不远。他远远的见到有人从山崖下爬了上来,对着石壁又哭又笑。所以,他判断萧远山可能就没死。”林雨桐小声道。

    “什么?”乔峰蹭一下站了起来。他已经八成相信他就是契丹人。那么萧远山就是他的父亲。要是没死……

    林雨桐点点头,就继续道:“想必他一定在追查当年的真相。可当年的真相,却远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玄慈当年收到的那封信,是他的一位朋友传递的。而这位朋友,就是慕容复的父亲慕容博。”她见乔峰有急切的询问之意,就道,“我记得我跟大哥说过,慕容家是北燕后裔,一直想要复国。慕容复单名一个复字,就知道慕容家时刻不忘复国的决心了。他传假消息,制造这场争端,就是为了挑起宋辽之争。只有天下乱了,慕容家才有机会复国。这次的事情之后不久,就传出慕容博的死讯。这件事情,就被玄慈给压了下来。但我师父久居姑苏,对慕容家的事情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我如今想起这些断断续续的讲述,慢慢的串起来,就差不多是真相了。想要验证慕容博是不是死了,只要看一看他的坟墓便是。要是我猜的不错,坟墓里面该是空的。而对我下杀手的,只怕也是慕容博了。因为她没有问我这些江湖人要保护的带头大哥是谁,反问我为什么知道慕容博假死的事。我叫他慕容博,他没有否认。”

    “我在慕容博靠近我的时候,闻到了檀香。这该是寺庙里才有的味道。我想,以武人对武艺的痴迷,多半他藏身在少林寺。”林雨桐呼了一口气,“这就是我叫大哥往少林寺探一探的原因。在加上这个众人想要维护的带头大哥,就是少林的玄慈方丈,我想,问一问当事人,总是有必要的。”

    “另外我担心,萧远山为了追查这个带头大哥,或是想要报当年的仇恨,将当年参与这些事的江湖人都给杀了。这些人固然该死,但是却不能不明不白的死了,叫大哥背上这样的恶名。所以,还得尽快放出消息,免了无谓的争斗和杀戮才好。”林雨桐说完,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那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去验证康敏手上那封信的真假,来确定我的身份了。如果我真是契丹人,是萧远山的儿子……”乔峰看着远处慢慢落下的日头,小声道。

    是的!这后续的事情,都得在乔峰确定了他是萧远山的儿子之后了。

    如果将来能去慕容博的墓里看看,就该能接近还施水阁了。有那么一瞬,林雨桐有了这样的念头。

    “契丹人也好,宋人也好。都有善有恶。百姓从来都是权力争斗下的牺牲品。不管是大宋还是在大辽,都是一样的。个人的能力再强,到底是有限。”林雨桐说了一句也不知道算不算安慰的话。

    身份的错位,几乎将他的人生观全部打碎了。这在林雨桐看来,其实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忠于大宋朝廷。从小要做的事,就是守护大宋的百姓。他跟大宋人一样,对契丹人恨之入骨。可如今,却来告诉他,他就是他心里最恨的那类人。这对一个人来说,是何其的可笑和残忍。

    两人都没有说话,在近处的一家小镇上投宿,第二天,就去找寻马夫人。可惜,马夫人已经回了信阳。

    两人又一路往信阳而去。

    “妹子,你这马,真是一匹好马。”乔峰看着黑旋风,赞道。一路上他的马浑身出汗,但黑旋风却跑的写意轻松。

    林雨桐一笑,就道:“大哥不认识它啦。这就是当年你给我挑选的小马驹啊。”

    “是吗?”乔峰又打量几眼,“还是妹子养得好,要不然不能这么神俊。”

    乔峰心里有事,但这一路上,两人相伴,谈天说地,评古论今,不管说什么,林雨桐都能接上来。让人心里不觉的就畅快了起来。林雨桐正长好将一些武功的招数拿来讨教,确实也是受益匪浅。

    快到信阳的时候,乔峰才问道:“妹子你对康敏可谓十分的熟悉,难道以前就认识。”

    林雨桐神色不变,就道:“大哥没听过一种药剂,叫做致幻剂吗。它能让人产生幻觉。我知道的,都是康敏自己说的。”

    乔峰吃惊的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我倒是孤陋寡闻了。”

    “大哥是磊落君子。自是不用这样的手段。”林雨桐笑道:“其实,我师父还有一种催眠之法,比致幻剂更厉害。又不留任何痕迹。只可惜,我没有学会。”

    “可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乔峰就叹道:“马副帮主也是一条好汉子,跟我这种粗人可不一样。有几分谦谦君子之风。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死的着实窝囊。”

    “是啊!”林雨桐附和了一声。其实心里挺奇怪的。丐帮首脑,成亲的不止马大元一人。可为什么洛阳花会,会只有马夫人一个女眷到场。真是奇哉怪哉。她也不会武功,又明知道丐帮都是男子聚集的地方,还是坚持去了。她没觉得不妥当吗?而这个马大元也很奇怪,老婆要去就带着,那么别人都盯着他老婆瞧,他就不觉得别扭吗。这细细一琢磨,总觉得哪里都违和。

    两人白天没有进城。以乔峰的相貌,一露面,丐帮就得知道。只在城外歇息了半天,晚上才趁着夜色,赶到了马家的院子。

    康敏坚持咬定,腹中的孩子是被人强、、奸所得。丐帮没有证据,又有徐长老,白世镜,全冠清暗地里的维护,她倒是安生的回到了信阳。

    两人进了马家,就听屋里传来说话声。

    隔着窗户一瞧,原来是康敏身上只穿着轻薄的纱裙,床上坐着的,不是段正淳是谁。

    这个老色痞子,竟然比她和乔峰还先到一步。

    乔峰心道:难道妹子嘴里说,康敏之婚前就给一个大人物生过孩子。这个大人物,就是段正淳不成。

    他刚要向林雨桐求证,就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马上拉了林雨桐躲开。没想到来人会是阮星竹带着阿朱和阿碧。还有一对美貌的母女。林雨桐认识,这是秦红棉和木婉清母女。乔峰害怕他们出声,就出手点了她们的穴道。

    阿朱见到乔峰,眼睛一亮。差点闪瞎林雨桐的眼睛。

    里面传来段正淳甜言蜜语的声音,阮星竹和秦红棉脸上就有了气愤之色。阿紫则兴味盎然,如同在看戏。倒是阿朱和木婉清,有些不好意思。听亲生父亲的墙角什么的,总是让人觉得别扭的。

    “段郎是听说那个妖女说我给一个大人物生过孩子才来的吧。”这是康敏的声音。

    “不要妖女妖女的叫嘛,阿彤就是年纪小,不懂事而已。”段正淳笑着劝道。

    “阿彤……原来那妖女叫阿彤。看你叫的这般的亲密……”康敏耻笑一声。

    段正淳似乎知道康敏要说什么,就道:“别胡说,我心里只有你。阿彤是我的女儿,我已经对不起这孩子了。你就看在我的面上,宽恕一二吧。”

    “原来是段郎的女儿。那段郎知不知道,我为段郎生下的儿子,也白白胖胖,若是长大,也是个翩翩少年郎了。”康敏的声音甜的能透出蜜来。

    “是个儿子吗?”段正淳问完,又道:“你怎么不带着孩子来找我。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你们母子的。”

    康敏像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般,哈哈直笑,半晌才道:“是吗?那可怎么办呢?我久等你不来,一生气,不小心就把我们的儿子一把给掐死了。”

    “原来阿彤说你把孩子掐死了,我还不信,不想原来是真的。”段正淳叹了一声道:“你放心,敏敏,孩子还能再有的。”

    “再有!呵呵……你女儿说我又怀了身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还是喝了一碗打胎药,肚子疼了半晚上,也不知道胎儿打下去没有。不过……”康敏摸着自己的肚子,就道:“不过……如今的肚子没鼓起来,该是打掉了吧。我杀了我自己的两个孩子,哪里还会再有孩子。段郎,你说,我是不是心狠的女人。”

    “不……不是……敏敏怎么会是一个心狠的女人呢。你过来,过来咱们床上说话。”段正淳出声道。

    “我怎么会不是心狠的女人呢。你女儿还说我杀了我的丈夫马大元,你怕不怕……段郎。”康敏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魅惑。跟着将身上的罗纱裙也去掉了,白莹、莹的身、子趁着乌黑的长发,妖异的红唇,确实对男人有致命的诱惑。

    乔峰将脸撇过一边,显然,这个女人有挑动人□□的本领。

    林雨桐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听着里面说话。

    “怕……怕什么。死在敏敏手上,做鬼也甘愿啊。”段正淳要起身拉扯,不想浑身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就道:“敏敏,快别淘气。你给酒里到底放了什么。”

    “段郎啊,你女儿不是说了吗,我是用十香*散对付马大元的。我刚才想起这事,不知怎的,不小心就将药掉进酒里了,然后不小心就叫你喝了。你说,这该怎么办。”康敏的声音听上去无辜极了。

    而外面的几个女人,也脸上显出担忧的神色。都将求助的目光朝林雨桐和乔峰看过来。

    林雨桐神色未变,这段正淳就该受点教训才好,可即便是受了教训,只怕他也不能改好了。

    乔峰就扭头看向林雨桐,见她神色坦然,眼里对段正淳则带着明显的厌恶。心里也知道这个妹子是个什么样性情的人。她十分不喜欢四处留情的男人。

    这般思量着,里面就传来段正淳的惨叫之声。原来是康敏咬了段正淳的一口,真的将段正淳的一块肉给咬了下来。

    狠人呐!

    “你女儿都知道我是一个自己得不到就宁肯毁了他的人。段郎,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康敏的声音透着快意的愉悦,手里的刀明晃晃的在段正淳的眼前晃悠。。

    乔峰一闪身,就进了房间,立在屏风的后面。传了内力给段正淳。段正淳眼神一闪,马上引导内力,点住了康敏的穴道。又借着内力,在周身的经脉游走一圈,浑身也不至于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乔峰这才从屋里出来,就听见康敏道:“你……段郎……你又骗我。”

    “我没有骗你,敏敏。是马大元马兄弟,不忍我这样死去,帮了我一把。”段正淳就笑道。

    “你说谁,马大元。他那个死鬼,活的我都不怕,会怕一个死人。他活着不敢把我怎样,死了还一样鬼鬼祟祟。”康敏的话语虽然嚣张,但到底能听出心虚与害怕来。

    突的门被推开,赫然是白世镜闯了进来,“你怎么还没把他杀了。”

    竟是他要杀了段正淳,好嫁祸乔峰的。

    乔峰双拳紧握,被昔日的兄弟这般的背叛,他顿时怒火中烧。只听得房内段正淳一声惨叫,竟是白世镜一把打折了段正淳的胳膊。

    “……骚娘们,听的你段郎段郎的叫,怎么,旧情复燃了。等我杀了你这旧情人,看我怎么好好料理你。”这是白世镜的声音。

    真是个好色又不懂情的人。跟段正淳你的手段比起来,真是差的太远了。

    乔峰刚要出手,林雨桐一把抓住乔峰的手,微微摇头。乔峰被手上的触感闹得微微有些失神,就听见房门‘吱丫丫’的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慢慢的推门一样。

    谁的掌风这般的厉害,不见人影,却控制的这般的恰到好处。

    段正淳就笑道:“马大元兄弟,你来了……”

    林雨桐心里暗笑,这段正淳躺在人家老婆的床上,马大元真要有灵,第一个灭的人就是你了。

    紧接着,一道黑影缓缓的飘了进去,一把捏住白世镜的脖子,‘咔嚓’一声,就给拧断了。这是锁喉功。

    而林雨桐心知,这黑衣人就是萧远山了。

    “大哥问康敏吧。我去追这个人,咱们少林寺汇合。”李雨桐心里一动就道。自己如今被慕容博给盯上了,要是叫萧远山知道谁是慕容博,那就是两个*oss的纠缠了。自己也就不用处处都得提防了。

    说着,提起一口气,奋力的追了出去。

    乔峰看着两道飘走的人影,这才起身解开那边两对母女的穴道。

    “大哥。”阿朱欢喜的道。

    乔峰点点头,就起身进了里面。

    另一边,萧远山停下来,等了好一会,林雨桐才追了过来。

    “小娃娃,你追着老夫做什么。”萧远山问道。

    “萧老英雄。”林雨桐没有废话,道:“想来您已经查明了玄慈方丈就是带头大哥。但您知不知道,玄慈也被人利用了。真正的幕后之人是慕容博。慕容博乃是大燕皇族后裔,是为了挑起宋辽争端,才设计了雁门关一事。老英雄要报仇,尽可找这幕后真凶去。不必肆意杀人。叫大哥背上种种骂名。大哥作为丐帮的帮主,以前杀了不少契丹人。如今,你又要叫大哥背上杀了宋人的名声。这天地之大,你叫大哥何处容身。若真觉得宋人不好,你为什么不早早的现身,在他没有与契丹人结下仇恨的时候告诉他,那是他的族人。你看着他手刃族人,如今又想叫他不容于宋人。敢问你,真是大哥的父亲而不是仇人吗?你当日在雁门关直接摔死了他,反倒干净了,不必在这世上受着许多的苦楚,天地之大,无处容身。”

    “放肆!老夫做事,岂容你插嘴。”萧远山怒道。

    果然是偏激的疯子。林雨桐叹了一声道:“我不过是跟大哥义气相投,说一句公道话罢了。再说一句,慕容博假死脱身,就藏身于少林寺藏经阁。因为我要告诉大哥真相,她曾出手要杀了灭口。”

    “是他!”萧远山的声音里透着惊愕。

    林雨桐故意问道:“你们见过吗?”

    “何止见过,还交过手。”萧远山不由的道。然后看向林雨桐道:“你能从他手里逃命,可见是有几分本事。敢跟老夫说这些话,也足见你的胆气。”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林雨桐,就道:“老夫问你一事,你要据实以答。”

    林雨桐点点头,“当然。”心里却在想着,只要你能把慕容博拖着了,怎么都行啊。

    “老夫问你,你为什么要一心的帮助峰儿。”萧远山问了一声。

    “我跟大哥义气相投啊。”林雨桐马上答道。

    萧远山哈哈一笑,然后如一只黑蝙蝠一般跃入空中,“女娃娃,你是看上老夫的儿子了吧。”

    林雨桐哼笑了一声,嘀咕道:“喜怒无常,果然是老疯子。”

    想到萧远山的话,想到阿朱。林雨桐也就不打算回去找乔峰了。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不是自己能管的了。也该去找找灵鹫宫了。或许还有什么机缘也不一定。

    想要找灵鹫宫,捷径就只有一个,就是虚竹。可虚竹还在少林寺种菜呢。时机不到。

    先去别的地方转转吧。

    林雨桐打定主意,就在空间里呆了两天,想必乔峰已经离开了。这才换了男装出来,省的路上有诸多的麻烦。谁知道刚出了空间,从信阳出了城,就见场外的管道边停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个紫衣的姑娘。

    她见了林雨桐就笑道:“大姐姐,我可等你好几天了。”

    林雨桐心里一惊,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还在信阳的。就道:“你在等我,等我做什么。”

    “哼!娘只知道跟爹爹亲亲我我,哪里理我。二姐姐呢,看见那什么大哥,也没功夫看我一眼。我不等着大姐姐,我能去哪啊。可怜我爹不疼娘不爱,有两个姐姐,你们还都不待见我。”说着,就假哭的嚎上两声。再没见过这样的赖皮性子。

    “你怎么知道我还在信阳。”林雨桐害怕阿紫在暗处跟踪自己,那可就麻烦了。

    “哼!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大姐姐就是为了避开阿朱和那个什么大哥的。我一眼就能瞧出来。”阿紫得意的道。

    林雨桐瞪了她一眼就道:“没有的事,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跟大哥是兄弟,不参杂男女之事。你要胡言乱语,小心我收拾你。”

    阿紫眼睛一转,“只要你不赶我走,什么都好说。”

    这也是个可怜的姑娘。都是不靠谱的爹妈给害的。如今还得自己接手这么小祸害。

    林雨桐就道:“你要跟着我,也不是不行。我能供你吃最好的,住最好的。但只一点你记住,不许滥杀无辜。”

    阿紫见林雨桐说的郑重,就嘟着嘴,翻了个白眼,道:“我记住了。”

    “那就走吧。”林雨桐说着,就往前走去。其实根本就没什么目的地。

    阿紫就叽叽喳喳的讲起了她如何划花了了康敏的脸,如何给伤口上抹上蜂蜜,如何招惹蚂蚁,如何将她活活给吓死的事。“她骂姐姐是妖女,还说你跟那个大哥如何如何,我气不过嘛。”

    “对付真正的恶人,你的手段,我不拦着。但是不能因为一言不合,就起了杀人的念头。”林雨桐就又道。这是个三观完全不正的少女,又在叛逆期,实在是不好管教。

    “好了好了,啰里啰嗦的。”阿紫翻翻白眼就道。

    两人一路相伴,有林雨桐身上使不完的钱财,两人路上一点也没受委屈。住最好的客栈,品最好的美食美酒,好不逍遥。

    “我长这么大,就没过过这种日子。真是好日子。”阿紫感叹道。

    林雨桐不由有些失笑,带着这么个大号的拖油瓶,做什么都不方便。算了,只当是旅游了。

    这一日,两人越走,碰见的武林人士越多。这一打听,才知道前面就是聚贤庄。林雨桐对聚贤庄其实是没多少好感的。人家说乔峰杀了人,他们就马上相信乔峰杀了人。然后聚集一批人要取乔峰的性命。他们头上长得是脑子吗?大脑被小脑取代了吧。是你们要杀别人,然后技不如人被人杀了,于是这个反抗的人都成了恶人了。靠!怎想都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

    而且游家兄弟更是好笑。他们发了英雄帖,召集了不少人要杀乔峰。然后,乔峰没杀他们,只是打碎了他们的兵器而已。刀剑无眼,以性命相搏,这不是很正常吗。可结果呢,两人双双因为兵器被毁而自杀了。

    之后,游坦之还记恨乔峰,觉得乔峰是凶手。

    这都什么逻辑。脑子长在屁股上,也想不出这些人的思维模式啊。

    狗屁的江湖道义,还不是想趁着人多势众将乔峰给踩下去,扬名立万啊。结果没踩了别人,被人给踩了。为此,还叫许多人送了性命。要是他们兄弟不死,还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记恨他们呢。要不然没了游家兄弟,游坦之怎么会被契丹人打草谷的时候给俘虏了呢。只怕,聚贤庄正是因为害了许多人丢了性命,才经营不下去的。

    这次,谁知道他们聚在一起要干什么。林雨桐没什么兴趣,直接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孽缘,才绕过聚贤庄,就碰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骑在马上,怔怔的看着阿紫发呆。

    林雨桐一直是男装打扮,所以,很明显,这少年看着的就是阿紫。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阿紫凶神恶煞的道。

    “好了,走吧。”林雨桐不喜欢这种看人直愣愣的眼神。这其实是很失礼的。

    那少年突然就走了过来,对着阿紫道:“前面就是聚贤庄,姑娘何不去那里歇歇再走。那就是我家,我……”

    “我管那是不是你家。”阿紫哼了一声。

    游坦之抬头看着马上的姑娘,一身姿色的衣裙,上上的图案是用金线绣出来的。头上是黄金做的花冠,上面镶着紫色的宝石,耳坠是由紫水晶攒出来的。这该是非富即贵人家的姑娘才对。自己确实是鲁莽了。

    一时之间倒是不敢再说话。

    其实阿紫的行头都是林雨桐给置办的。端是能唬住人。

    离了聚贤庄,晚上住在了客栈里。要了两间上房,两人分开住。林雨桐就先回了空间。只有在里面,她才觉得是安全的。

    不想第二天起来,就不见阿紫的人影。林雨桐不由的皱眉,她就知道,阿紫不是个肯消停的人。

    想起她那瑕疵必报的性子,只怕她是又找游坦之的麻烦去了。于是,赶紧往聚贤庄找去。

    刚到了庄子门口,就见游坦之抱着阿紫出来,阿紫的脸色没有丝毫的血色。林雨桐脸上的神色就不好看。肯定是阿紫上门挑衅,被人家给打伤了。客观的说,这却不能说人家不是。

    她二话不说,从游坦之怀里将阿紫接了过来,号了号脉,就皱了眉头,道:“你昨天对她无礼在先,是你不对。她私闯到别人家却是她的不对。今儿你们将她打伤,差点要了她的性命,虽情有可原,但出手未免太狠辣。”

    “妖女!原来是你。”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

    林雨桐眉头一皱,肯定是丐帮的人。她用袖子里的□□朝说话的人打去,那人应声而倒。

    众人不由的往后退去,这是什么暗器,这般的厉害,速度也太快了。

    “那人的性命无忧,不是所有人跟那些自诩为英雄好汉的人一样,动不动就要取人家的性命。”林雨桐抱着阿紫,跃上马背,“今儿我急着救人,这账,咱们以后再算。”

    说着,就骑马离开。

    回了客栈,细细诊断,才发现阿紫受伤着实不轻。如今只能用空间水这么吊着了。

    神农帮的药方倒有治疗的方法,但却没有药材啊。有几味药,都需到长白山,才能寻到。

    林雨桐拿了银子,就叫小二买了马车来。这才将阿紫安置在马车上,一路往东北而去。

    这越往北走,就越是寒冷。阿紫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空间水没叫情况更恶化,叫林雨桐心里松了一口气。

    “姐姐。”阿紫在车厢里叫道。

    “怎么了。”林雨桐掀开车帘子,问道。

    这天下起了雪,要是不运转内力抵抗,都受不住。车厢里,林雨桐不仅给阿紫放着汤婆子,还有小火炉。又有皮褥子,棉被保暖,该是不冷的。不过还是问道:“是不是还冷啊。”她还得靠着空间水维持,也不能说把她拜托给谁照看,也无人能拜托啊。

    “姐姐,你不会扔下我吧。”阿紫又问道。

    每天都要被问一次,十分的缺乏安全感。

    “不会。要扔你早就扔了。还用等到现在。好好待着吧。再往前,就是太白山了。我找到药材,你就很快能好了。”林雨桐说着,又端了一碗用空间水在小火炉上熬着姜汤递过去,“御寒的,快喝吧。”

    “姐姐,除了你,没人对我这么好过。”阿紫小声道。一路上对她有多细心周到,她都知道。

    “你少给我惹点祸,就什么都有了。”林雨桐安抚好她,就继续往前赶路。

    等到了长白山的山下的镇子上,林雨桐将马车寄存好,想将阿紫安置在客栈里,自己去寻药草。可阿紫死活不肯,害怕自己一去不回。

    林雨桐实在没办法,只得背着她。往山上而去。也幸好如今内力深厚,要不然,哪里背的动啊。

    山路难行,积雪厚重。这上哪里找药材去。看来得在这山里住上一段时间了。

    才要站下来歇息,突听得阵阵熊吼叫的声音。林雨桐心下一惊,赶紧悄悄的把□□拿出来。刚想要退后,就听见似乎夹杂着人喊叫的声音。

    她赶紧上前去,远远的看见有人跟熊在厮打。她不由的就瞄准那头熊,准备助那人一臂之力。就见那人猛地将熊扔了出去。

    好机会!怕熊再起来,林雨桐扣动了扳、机,打在了熊的身上。同一时间,一柄长矛,也扎在了熊的身上。

    竟然还有人!这真是太好了。有人搭把手,自己也能腾出手找药材啊。她马上飞身跃起,几个起落之后,才看清眼前这个被大斗笠遮住脸的人是谁?

    “大哥?”林雨桐失声叫道。不是乔峰还能是谁。

    他怎么也在这里?

    “妹子!”乔峰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雨桐。

    而另一边也有人走了过来,两人同时望了过去,是一个外族打扮的青年汉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