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天龙(4)二更
    天龙(4)

    天杀的!

    林雨桐半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刀就砍了过来。し她迅速的闪过,那刀锋就从鼻尖上划过,削掉了一缕头发。她不由的心中大怒,这人真是莫名其妙。要不是自己手脚利落,这要换了其他人,还不得当即送命。

    自己到这世上,唯一有过接触的就是乔峰。其他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哪里来的仇怨。

    “住手!你们是什么人。”林雨桐又躲闪过两招,不由的问。

    “小贱、人,我们从江南追你追到大理,这回子倒装起不认识了。”那婆子站出来,扬声道。

    “说话客气点。”猫了个咪的,两辈子都没被人这么骂过。“我自问跟你们素不相识,你们却刀刀取我性命。真是岂有此理。”

    谁知那婆子冷笑一声就道:“你这小贱、人整日里带个面纱,今日摘了面纱,就想蒙混过关不成。”说着,上下打量林雨桐道:“果然长了一副勾人的脸。跟你那贱、人娘一样。”

    哎呦我的喂哎!这个身体的娘是谁,我都还只是猜测。你们就知道了。

    这定是认错人了。想起原著里面蒙着面的木婉清。林雨桐懊恼的想拍死自己。这黑马黑衣裙,可不是木婉清的打扮吗。再加上年纪相仿,木婉清又有一匹叫做黑玫瑰的好马,可不被误会是她么。

    这真是没处说理去。一出门就碰上段正淳的女人和女儿们相互残杀。真是一出好戏。

    她不想掺和,而且她如今没有实战经验,这些人又人多势众,真打未必就打得赢。关键是她还不习惯这种用刀剑讲道理的规则。耐着性子解释道:“你瞧清楚了,再看看我的马。认不清楚人的脸,难道也分辨不出声音吗?我确实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这些人只怕是曼陀山庄王夫人追杀木婉清的。跟她有毛关系。

    “你是笑我老婆子耳聋眼花不成。”那婆子顿时大怒,瞪着林雨桐。

    哎呦!我这暴脾气。这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好似武侠世界的人脑回路跟正常人都不一样啊。

    “我五六年都没下过无量山了。还江南呢。你怎么不说漠北啊。”林雨桐跳下马,心道:今儿这般的纠缠不休,只怕是不能善了了。

    她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成胜算。

    那婆子一听,顿时不客气就攻了过来。林雨桐不敢近身,只能施展凌波微步,在众人之间周旋躲闪。

    “没想到这贱、人还藏着这样的身手。”那婆子骂了一声,一招比一招快了起来。

    武功门路不同,怎么就还不明白了。

    今儿看来真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真是哔了狗了,多大的仇恨啊,就这样不死不休的。

    她脚下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里却突然多了一把□□。□□隐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本来想先对付这些小喽啰的,但是那婆子的武功明显更高些。用麻醉枪就是得出其不意,要不然对方有了防备,可能就真的没什么效果了。

    于是看准一个机会,就朝那婆子射了一枪。顿时这婆子就应声倒地。然后再对付这些小喽啰就简单多了。凌波微步,配上麻醉枪。林雨桐被自己的配置都逗笑了。这些小喽啰不知道这‘暗器’的作用,还当是这些人被林雨桐给杀了。有一大半都逃窜了。

    林雨桐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看这婆子,想来在江湖上也不过是三流的角色。但内力多少还是有一些的,北冥神功,海纳百川。想不出岔子,只能吸收比自己武功低的人,但这婆子如今完全没有知觉,未尝就不能一试。

    她现将那些小喽啰的吸了一遍,并不困难。这才将这些人扔进林子里,再将那婆子也拖进林子里,运起功来。这婆子的内力是比自己的要厚一些。林雨桐额头上已经见了汗。但到底没有出大的岔子。

    她不知道这些人多久才会醒,但她自己不敢耽搁。吸进身体的内力不炼化,是十分危险的。

    林雨桐打了一声呼哨,黑旋风就跑了过来。她翻身上马,道:“伙计,原路返回。”

    往前跑了大半个时辰。林雨桐觉得自己抗不出了。就牵着马一起进了空间。空间里面没有任何干扰。她马上盘腿坐下,慢慢的运功。刚有内力时,觉得内力是一根纤细的丝线。练了几年,就犹如一股手指粗细的泉水。如今炼化了别人的内力,终于像是山涧里那溪流了。

    这一打坐,究竟花费了几天时间,林雨桐还真是不知道。

    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就起身洗了澡,果断的扔了那套黑衣裙,选了一套果绿的。她还要在无量山逗留些日子。既然段誉掉进了琅嬛福地,那么,就该是神农帮要灭无量剑派的时候了。钟灵在神农帮的手上。

    神农帮经营的就是医药。这正是自己要搜集的消息。即便得不到药方,能知道各色药的药性,传回去也是有参考价值的。

    而且,神农帮受灵鹫宫的控制,叫他们打探无量玉璧的事。这也算是一个间接了解灵鹫宫的途径。她还真不想错过。

    出了空间,还真有点辨别不了方位。

    按着印象,朝江岸的反方向走走再说。她暂时不打算走大路了。谁知道还会不会遇上什么人。她现在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内力。要找到吸了人家内力而不内疚的人,还得等机会再说。

    刚要往前走,却听见侧面有声音传来。林雨桐不敢动。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仔细一听,却原来是一个娇媚的女人的声音,道:“……我不去救灵儿了。她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

    甘宝宝。

    林雨桐的脑子里就出来这么一个女人的名字。听她说的这话,林雨桐只觉得醉醉的。这个世上当妈的咋都这样呢。就没一个靠谱的。亲闺女在别人手上,咋就这么心大呢。自己不去救,却千里迢迢的搬救兵。要段正淳去救。这什么心思啊。要真在乎被误伤的丈夫,不该是先把人送回去交给下人照顾,然后赶紧去救女儿吗。转身就回了她自己的家,却要段誉去借马回大理找段正淳。就算是丈夫多疑,难道男人就比闺女要紧了。可要真怕钟万仇误会,你又干什么非要找段正淳呢。好吧,就算你在乎丈夫,不能亲自去。但是你能想到叫段誉去找木婉清借马,难道就不能叫秦红棉或是木婉清去救人吗。

    这到底是咋算计的?林雨桐表示想不通。

    但跟在段誉木婉清的后面,说不定能捡漏呢。比如受伤的人啊,她们的内力,还是能借来一用的。

    想到这干得到底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林雨桐从空间里拿了一条丝巾出来,也把脸遮住了。

    段誉没有武功,就算得了秘籍也没来得及修炼。跟着他一点也不费劲。

    大概是林雨桐吸了那个婆子的内力吧。这些人把帐算在了木婉清的身上。所以,段誉赶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妖女!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废了人家的一身内力,好生歹毒。”一个婆子呵斥道。

    被骂作歹毒的林雨桐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

    就听木婉清道:“叫我遇上,哪里需要废了她的内力那般的麻烦。直接杀了她岂不便宜。”

    那婆子大怒,就要动手。

    林雨桐就听见段誉道:“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姑娘家。真真是不知羞。”

    还真是作死的典范啊。要不是他是主角,只怕早就死一万次了。林雨桐到现在都不敢凭这点子功夫就张狂,他倒是无所顾忌。

    就在林雨桐一晃神的时候,就听段誉继续道:“……大理虽是小国,但也是讲王法的地方。……”

    这才像个镇南王世子该说的话嘛。这世界可真是奇怪,不想着强兵,偏偏想着练武,连皇帝都是如此。这叫什么,这简直就是极端的英雄主义。治理国家哪里能这样呢。

    林雨桐也没功夫听他们废话,只等着双方打起来,她趁机偷袭几个。要不然,闹不好木婉清留下的得都是死人。

    等木婉清和段誉上了马,打出暗器的时候。林雨桐手里也不停,□□悄无声息的打在一个婆子和一个老汉的身上。这是自己选择的两个目标。能被王夫人驱使的人,也不知道杀了几个人做花肥。如今只收了他们的内力,虽然有点小邪恶,但心里的负疚感还真就没有多少。

    将人拖到林子里,吸收了婆子的内力。这内力比自己如今的内力还要小一些,吸收的也不费力。这老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倒是内力更深厚上一些,林雨桐有些吃力。

    跟上次一样,马上闪人。运起轻功在林子里窜了一刻钟,才进了空间,继续炼化。

    这次用的时间短了很多。出了空间,才是第二天的早上。

    林雨桐放开马,一路的顺着木婉清和段誉的方向追了过去。她也不刻意找人,只信马由缰。突听得远处传来阵阵的啸声,这么远的距离,都震得林雨桐耳朵疼。她将马牵到林子里,然后收进空间。运起轻功,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寻去。

    半道上,突然就传来一阵阵婴孩的啼哭声,紧接着一个女人怪异的哄孩子的声音。

    林雨桐浑身一震。这是叶二娘!

    她脚下不由的更快了几分。她最厌恶叶二娘这样的人,自己没了孩子,就要一天杀一个孩子。若不找机会废了叶二娘,还不知道她要害死多少孩子。她可以冷漠,可以在武侠世界里杀人,但是永远和无法做到看着孩子被杀而无动于衷。这是底线。

    山崖下,站立着四个人,除了段誉,黑衣的是木婉清,另两个应该就是南海鳄神岳老三和叶二娘了。

    就见叶二娘长长的指甲在那孩子的脸上脖颈间徘徊,似乎那手指随时都能插到孩子的脖子里。林雨桐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又见岳老三嫌弃孩子哭闹,竟要上前争夺。叶二娘只顾着躲闪,,哪里在乎是不是抓疼了孩子。

    林雨桐摘下自己蒙在脸上的面纱。人在这世上,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她扬声道:“叶二娘。”

    山下的四个人都顿住了,朝山崖上瞧去。

    “你是谁?”叶二娘远远的看着林雨桐,问道。

    “别管我是谁。今儿你要是敢伤了你怀里的孩子。你这辈子都休想见到你自己的孩子。”林雨桐扬声喊道。

    “我的儿啊……”叶二娘哭嚎了一声,问道:“你是谁,跟当年那个偷孩子的恶贼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在哪?”

    “你口口声声说恶贼,你比恶贼更可恶一千倍一万倍。你每做一件恶事,你的儿子就得受一日的苦楚。如同在炼狱里煎熬。”说着话,林雨桐从山崖的斜坡上飘然而下。

    这手轻功,端是能震慑人。

    “好俊的功夫。宛如舞蹈一般。妙啊!”段誉看着赞了一声。

    木婉清瞪了段誉一眼,“不许看别人。再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林雨桐懒得理这两个拎不清轻重的人。只看着叶二娘道:“别以为我吓唬你。你孩子的父亲是谁,你难道要叫我嚷出来,害得他身败名裂吗?”

    叶二娘面色一变,指着听雨桐道:“你……你……你敢?”

    岳老三嘴里啊呀呀的乱叫,“你这小娃娃,信不信我宰了你。”

    林雨桐不理他,只看着叶二娘道:“他要是杀了我,就没人知道你儿子在哪。”

    “可我不杀你,你就得……威胁他。”叶二娘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不作恶,我自是不会多言。”林雨桐指着一边平整的石块道:“你将孩子放在那里,然后离开。三个月之后,你再来找我,我自会告诉你你儿子在哪?”

    “啊呀呀,小娃娃的话你还信啊。”岳老三看着叶二娘的神色有变,就道:“捉过来,先挖了眼睛再削了鼻子,就不信她不说。”

    “叶二娘,今儿要是岳老三敢多动一下。你儿子就得多受一些苦楚。”林雨桐只看着叶二娘道。

    “老三回来。”叶二娘看着岳老三道。声音里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此时远远的又传来啸声。岳老三就道:“老大叫了。咱们走。先饶过几个小娃娃。”

    叶二娘看着林雨桐道:“三个月,别忘了。”

    “林雨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雨桐也道。

    ...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