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红楼(68)
    红楼(68)

    怎么好端端人就这么没了呢。

    王夫人顿时就懵了,等反应过来以后,才觉得半生的希望和筹谋,顿时就烟消云散了。一时脑子里又是女儿没进宫之前的音容笑貌。顿时双眼一番,就晕了过去。

    贾琏已经在家里圈了这么长时间了。即便不想见人,如今也得出去想办法打听了。这娘娘,可是一家人的指望了。贾政还在任上,贾赦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只能先由着贾琏去跑。他自己跟贾珍,在家里等着。

    尤氏皱眉坐在王熙凤的身边,问道:“老太太那里,看怎么说。”

    王熙凤整个人都恍惚了。果然林雨桐的话是真的。这不是转眼就到了。她如今且没有时间伤心,只想着怎么先把两个孩子送走再说。

    听了尤氏的问话,就道:“这么大的事,能瞒得住吗?”

    尤氏一愣,又看向李纨。李纨皱眉道:“就怕老太太有个好歹,这可怎么得了。”

    王熙凤摇摇头,“是谁谁也受不住。”

    尤氏还要说话,就见小红急匆匆的赶来,行了礼就道:“奶奶快去看看哥儿吧。只哭闹不停。这可如何是好。”

    王熙凤当即就站起了身,“你们商量吧。孩子离不得人。”说完,风一样的就转身走了。

    等出了门,王熙凤才小声问小红,“桂哥儿没事吧。”

    “没事!”小红道:“如今已经这样了,奶奶还是做最后的安排吧。”

    “我知道。”王熙凤应了一声。如今屋里除了常用的首饰衣物,竟是搬的干干净净。就是摆件,也已经是把真的换出去,弄了赝品进来做样子的。

    另一边,正像王熙凤预想的那样,这么大的事情,如何能瞒得住。贾母听说了以后,顿时就捂着心口往下倒。贾宝玉只守着贾母呜呜的哭,叫一边的薛宝钗极为烦躁。家里出了事,一个男丁不想办法出去打点,哭什么。哭有什么用。

    宫里的事情还没有消息,贾母和王夫人就先倒下了。众人不得法,找不出个拿主意的人,都来请王熙凤。

    王熙凤就道:“娘娘出事了,老太太再是不能出事。我想着,能不能试着冲冲喜。”

    邢夫人就道:“这也使得。”

    “不如将二妹妹的婚事和宝玉的婚事同时办了,就算是简单些,如今也顾不得许多了。”王熙凤就建议道。

    贾赦听了,就先是允了。如今能有个体面的女婿,也是一层保障啊。

    王熙凤见这边应了,她也不客气。从库房里挑了东西,不论是绸缎,药材,香料,还是家具摆件,哪怕只剩下笨重的,只要料子好,她也不嫌弃。又从老太太的库里拿了银子。这会子能借着嫁妆的名义搬出去多少算多少。就算都给了迎春,也不亏。将来这位指挥使女婿,能看在这些陪嫁的份上,拉拔自己一二,今儿这算计就不算白瞎。

    鸳鸯只看着,也不说话。她以为王熙凤急着嫁了迎春,是想赶紧找个有能为的人家寻求庇护。嫁妆丰厚点,将来求人办事,也有那个脸面。

    一家子其实都是这般想的。就是迎春,未尝没有这样的想法。

    直到出嫁的头一晚上,王熙凤才交代迎春,“……娘娘没了,这个家也……如今给你寻个去处,将事情办了。也省的将来有个变故,你跟着脱不了身。若不是有这档子事,家里只怕是给你拿不出嫁妆银子的。这银子你只收好了。顾好了你自己就好。”又对司棋道:“我只把你们姑娘托付给你。将来不管有什么变故,保全了她就是保全了你。”

    司棋被平儿救过一回,哪里不承情。发了毒誓守着迎春。王熙凤这才起身离开了。

    “我总觉得二奶奶这话,似有不祥。”司棋送走王熙凤后就道。

    “不管为了什么,迟早要走的。只要能有清净的日子过,哪里都是一样的。”迎春低了头,说道。

    迎春跟宝玉的婚事是同一天。送迎春出了门,就将薛宝钗从一个院子接到了另一个院子。

    这些日子,贾宝玉只守着贾母,直到被换上喜服,才愣愣的问道:“林妹妹家来了。”

    袭人当即就变了脸色,想要解释,又怕他闹起来。只含糊的道:“新娘子马上到了,二爷可别耽搁了。”

    宝玉以为这新娘子说的是林黛玉,自是欢喜无限。

    袭人却趁着空挡,去找了鸳鸯,将刚才的事情说了。“我就怕这小祖宗拜堂的时候闹起来,可怎生是好。”

    鸳鸯跺脚道:“你只管去,我来安排。”

    袭人对鸳鸯还是信服的。她说能安排,自是出不了大事。鸳鸯让人叫了春纤过来,然后带着她去了薛家住的院子。

    “宝姑娘,今儿□□纤扶着姑娘吧。”鸳鸯笑着道。

    莺儿不服,凭什么自己姑娘的大日子,要叫别人带着扶着。

    薛宝钗却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亏得她一贯有涵养,面上神色不动的应下来了。谁不知道,春纤在最开始两年,是服侍过林黛玉的。只是不如紫鹃贴心罢了。

    这般安排,为的什么,自是不言而喻。要说不憋屈,哪里能够呢。到底只是人,不是圣人。人这一辈子就这一件大事,结果还如此的闹心。

    鸳鸯如今且顾不得周全了。只要这婚事顺顺当当的,果然叫老太太好起来的,别的有什么要紧。

    贾宝玉看着是春纤扶着新娘子,脸上的笑意就止不住。瞧着身形,不是太像,但到底长久的不见林妹妹了,姑娘家长大了,不一样了一点也是有的。可别冒失了,惹得妹妹不高兴。

    直到进了洞房,掀了盖头。贾宝玉才愣住了。这不是宝姐姐吗。怎么不见林妹妹。

    “姐姐怎么在这里。”贾宝玉愣愣的一问。

    “我不在这里,能去哪里。”薛宝钗面色一红,就有了几分娇羞之意。

    这番神态却将宝玉看呆了去。哪里还想着问什么,只再怎么看也看不够。

    宝玉对男女之事,又不是生手。想起以前看到薛宝钗的手腕,还遗憾不能摸上一摸。如今人就在跟前,哪里忍得住。

    两人一晚上恩爱非常,叫门外守着的袭人和麝月既是松了一口气,又何尝不心酸嫉妒呢。

    第二天一早,宝玉还好心情的帮薛宝钗画了眉。两人自是要给贾母问安的。刚出门,却见院子里原本枯了的芙蓉竟在一夜之间就打了花苞,盛开了。端是奇异。

    贾宝玉却愣愣的道:“这是晴雯和碧痕回来了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的众人心里都毛毛的。

    小红奉了王熙凤的命令,前来请新人。刚进院子就听了这么一句话。她心道:晴雯如今过的挺好的。做什么弄神弄鬼的吓唬人。

    就迎过去笑道:“可见草木有灵,这是给宝二爷和宝二奶奶道喜呢。另还有一喜,老太太和太太都醒了。叫大夫瞧过了,暂时无碍。”

    事实上是太太确实无碍,只老太太的身体却大不如以前了。

    宝玉果然大喜。薛宝钗也觉得自己一进门就有了吉兆,以后在这家里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新媳妇进门要认亲,敬茶。这对于薛宝钗来说,就是一个过场。她基本就是在贾家长大了,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是她不熟悉的。

    贾母看着这一对新人,到底露了笑模样,叫人给了见面礼。王夫人更是欣慰。她一生生养了三个孩子,长子和长女都先她一步而去了。如今就留下这一个,可不是宝贝吗。

    才刚要安排着,置办素席,一家子热闹热闹,去去晦气。外面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原来是贾政是任上犯了事,如今正被锁拿进京。

    贾母强撑着吩咐道:“去林家,去林家,问问林姑爷。”

    众人不由的将视线落在王熙凤身上,如今能进林家的,也就她了。

    王熙凤正想着怎么将孩子带出去,这次没有犹豫,马上就应了下来。

    林雨桐一见王熙凤牵着巧姐抱着贾桂,就知道这是来托孤的。她叹了一声道:“你将小红留下吧。孩子在这里你只管放心。我林家子嗣单薄,不在乎多养两个孩子。”

    贾敏到底是林如海的发妻,如果一点都不表示,未免显得太冷血。可明知道事情棘手,还留下两个孩子,就另说了。

    即便皇上知道了,也只会说林如海重情。况且两个孩子,一个小姑娘,一个还是吃奶的娃娃。稚子无辜啊。

    留下来,也不妨碍什么。

    王熙凤马上就跪下了,林雨桐怎么也拦不住。

    王熙凤道:“看了甄家的结局,我这心里没底。要真是我……还请妹妹将这两个孩子看着拉拔大。”

    林雨桐知道人在面对未知的恐惧时,总是会无限的放大这种惧怕。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是不合适的。她只点头应下,“你放心,只要我在,两个孩子就平安。”

    王熙凤抱了抱两个孩子,巧姐已经到了懂事的时候,也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只扯着王熙凤的袖子不撒手,“妈别不要我。”

    端是再怎么刚强的人,也受不得这个。王熙凤只看了小红一眼,小红点点头,表示自己会照看好。王熙凤头都不敢回的往外走。

    林雨桐安抚道:“没事,只在表姑这里住几天,当走亲戚,等家里的事忙完了,就来接你。”说着,又亲自领了去林黛玉的院子。她对孩子比自己有耐心。

    林黛玉一看这样子,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小时候,托庇在外祖家。如今,也算是还上了这份恩情了。”

    林雨桐又交代了人去收拾院子,才对小红道:“你只安心住着,情况许是不会太遭。”

    小红自是千恩万谢。要不是林家肯搭把手,别说奶奶和哥儿姐儿,就是自己一家,想要轻易脱身,也不是易事。少不得骨肉分离,被卖到见不得人的地方去。

    家里正乱着,王熙凤的这番动作,除了平儿察觉到了,别人都无从得知。

    “奶奶这是……”平儿有些惊疑不定。

    “别声张,不过是有备无患罢了。这一件祸事接一件祸事的。我心里不安稳。”王熙凤敷衍道。

    “也好,省的家里乱糟糟的,再叫人给冲撞了。”平儿理解的点点头。

    这边主仆正说话,就见周瑞家的急匆匆进来,“太太叫琏二奶奶过去一趟,平儿也去。”

    王熙凤自嘲的一笑,如今宝玉成亲了,有了宝二奶奶了。人都开始称呼薛宝钗为二奶奶,自己倒成了琏二奶奶了。别看这一个字的差别,只能说明在众人的心里,谁是主,谁是次。

    “我换了衣裳就过去,老爷的事,我正要跟太太说呢。”王熙凤就道。

    “打听到了就好,只如今还出了一件事,太太正恼着呢。”周瑞家的道:“薛家的大爷,如今被刑部给缉拿了。不知怎的,铁槛寺那边也闹出不少不好听的话来……”

    王熙凤手一顿,心道:果然,墙倒众人推。

    薛姨妈跟夏金桂怎么闹腾,王熙凤却没心思管呢,也管不着,管不了。只贾芹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如今获了罪,也是该得的。

    赶到老太太的院子,却见妙玉正在里面探视。王熙凤就有点烦,对平儿小声道:“一会子就打发人,将这妙玉送走。留在这乱糟糟的家里,迟早都是祸事。”

    平儿点头应下来。王熙凤又小声道,“找个干净的地方吧。”只当日行一善了。望老天有眼,护着点她的孩子。

    过后,平儿硬是打发婆子强行将妙玉送到了皇觉寺。皇觉寺是京城大户人家给犯了错的女眷修行的地方。最是严苛。也不可能出什么腌臜事。但就是一点,只要没人来接,就得在里面待着。半点不得自由。连财物都得交给寺里保管。一应的自己种菜,自己做饭,别想有人伺候。后来林雨桐听说了这事,心里还颇觉得好笑。也不知道在里面磨砺一番,能不能将妙玉的凡心磨掉。但不管怎样,也比她原本的结局好些吧。

    贾家的事,如今就指着贾琏王熙凤张罗。可祸事来了挡都挡不住。

    头一天晚上,闻天方送了消息,说是他会负责抄家。问林雨桐有什么交代的没有。

    林雨桐感念他的体谅,见林黛玉一脸的关切,就告诉来人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只对女眷照顾一些。别叫人冲撞了。”

    第二天一早,一队人马就将贾家俩府团团围住。将主子们聚集在一起,将下人聚集在一起。

    女眷都在老太太的屋子里,男人都只能在外面,一个个吓的站也站不住。

    等看到从外面进来的是闻天方,一家子都微微松了口气。不管是个什么罪过,至少该是不会受多少罪才对。

    只薛姨妈这会子拉着薛宝钗的手道:“咱们回家去,你哥哥已经不知生死了。你再一进去,留下我如何是好。”

    薛宝钗也是苦涩难当,这会子她哪里能不后悔。若是能拖一拖,再拖几个月,一切就都还来得及。

    “妈且回去。叫铺子里的掌柜的打听哥哥的消息。如今,哪里是我想走就能走的。”薛宝钗就推了薛姨妈,“说不得我还得指着妈呢。”

    薛姨妈看了王夫人一眼,嘴角动了动到底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外面的人问明了身份也没拦着。

    李纨突然道:“怎么不见巧姐和桂哥儿。”

    众人这才不由的将视线对准王熙凤,果然见她一个人端坐着,不慌不忙。显然,是提前将孩子送走了。

    难不成她提前就知道了消息。

    贾母的脸顿时就黑了,问道:“凤丫头!怎么回事。”

    “这一家子,谁知道能活几个。我那两孩子,只因林妹妹喜欢,留在林家作伴了。不想躲过了这一劫。老太太不该高兴,咱们家里不管将来怎样,总算是留下一条根了。这般的恼怒,却是为了什么。”王熙凤看着贾母,问道。

    贾母一噎,道:“若是你早点告知,我也好做安排。”

    “做什么安排。两孩子是不懂事,人家体谅是稚子,不做计较。难道宝玉一个大男人,老太太还能怎么安排不成。”王熙凤心里堵得慌,直言道。

    这却也是实话。林家能提前安置俩孩子,就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里面的争吵,外面如何听不到。贾琏心里一松,看向闻天方的眼神就带着感激。

    只李纨却恨上了王熙凤,“她婶子如何这般狠心,不想想兰儿……”

    王熙凤冷笑道:“我看你是猪油糊了脑子的。你是节妇,兰儿又小。没做过什么犯了王法的事,你怕什么。”

    这话一说,一屋子的女眷都松了一口气。只王夫人听了这话,脸色却一白。别人没干过没王法的事,可她干过。

    闻天方这边将男人都锁拿了,才站在外面对贾母道:“老太太休要慌张,一会子自有衙门的粗使婆子进来,带你们去城东。”

    平儿隔着窗户缝一瞧,才道:“是靖海伯。林家的大姑爷。叫婆子来拿人,是给了咱们的体面。”

    王熙凤道:“没听见吗。是叫咱们去城东的牢房。东城的指挥使是咱们的二姑爷,放心,老太太,林家的姑爷肯照应,又是在二姑爷的地盘上。至少吃不了大亏。”

    闻天方没说的是,这安排仅限于女眷。对贾家的男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