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红楼(62)二更
    红楼(62)

    秋桐去了贾母的院子,也没人招呼她。贾家的下人一贯是这样的,对那体面的丫头还客客气气的,对姨娘,可是连面子情都做不得了。只看赵姨娘在贾家的处境就知道了。虽说赵姨娘自己不尊重,但秋桐跟赵姨娘比起来,真是谁也别嫌弃谁粗鄙。两人都算不得有体面的人。

    如今进了院子,秋桐还得陪着笑,央求了小丫头去给鸳鸯报信,只说是宝玉在梨香苑叫那尤三姐给吓着了。自己怕出了事,才过来报信的。详细的情形她却是再不肯多对小丫头说的。要不然这功劳还不得被这小蹄子给领了。

    在贾家,只要事关宝玉,不管是真是假,不管是大是小,那都得当做大事来办。

    故而那小丫头虽不肯深信秋桐的话,但也没有大意,直接回禀了鸳鸯。鸳鸯也知道尤氏姐妹最是放、荡不过,真要拉了宝玉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不是出了大事。再加上宝玉又是最体恤下人的人,对女子又有一段痴心肠。即便真吃了尤家姑娘的亏,也只会帮着隐瞒,断不会叫嚷出来让姑娘家脸上不好看。

    鸳鸯跺脚骂了一声,才赶紧进去,在贾母耳边回禀了一声。贾母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没有了,道:“只叫她进来,我问问她。”

    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就停顿了下来,一时有些不解。

    秋桐进来磕了头,就道:“老太太赶紧打发人去找宝二爷,我担心今儿将他给唬住了。”

    王夫人一愣,才道:“宝玉怎么了,你好好说。”

    秋桐忙道:“今儿原是平姨娘叫我搬去梨香苑,伺候有孕的尤家二姑娘。我这刚进门,东西还没归置好,那尤家的太太就带着尤家的三姑娘从角门进了院子。人家嫌弃我们伺候的不经心,那三姑娘更是揪着我就打。”说着,她把半路上自己偷偷撕扯开的袖口指给众人看,才又道:“那三姑娘口中只骂二奶奶是毒妇,平姨娘狠毒。叫我们这样的来伺候人,就是诚心磋磨那二姑娘。还说是琏二爷被恶婆娘给辖制了话。不一会子又说什么公公和儿媳妇,儿子和老子妾。都是一些叫人听不懂的荤话……”

    众人一听,面色当即就变了。这有悖人伦的事,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呢,哪能说出来。尤其是如今还当着薛姨妈的面。岂不是丢贾家的人么。

    贾母马上喝止道:“只问你宝玉的事,谁让你说这些牵三扯四的事了。那等子不顾脸面的话,谁还能当真不成。”

    秋桐赶紧道:“宝二爷该是恰巧在外面的巷子里过,听见她将话说的难听,才要进来制止。不想那三姑娘倒是不骂了。却走过去缠上了宝二爷。您是没瞧见,她那衣服胸口子敞着,只挂在宝二爷身上叫宝二爷吃她嘴上的胭脂。还说什么只叫二爷的哥哥侄儿吃过,瞧宝玉俊俏,也要赏给宝玉吃。只拉着宝玉青天白日的要去屋里做等事。可怜宝二爷一向对女儿家尊重,哪里见过这等调笑男儿家的人。顿时吓的只喊救命。这事当时许多人都听见了。要不是宝二爷的朋友听见求救声,赶紧进来,救了宝二爷。那位三姑娘可不得把宝玉拉到屋子去……”

    话还没说完,王氏先就气的不能自已。

    贾母更是气的只喘气,道:“可了不得了。赶紧打发人先去找宝玉。”又对王夫人道:“你叫她留下,原来也是好意。竟想不到她们真是敢变本加厉。撵出去,撵出去,马上给我撵出去。”

    秋桐就道:“哪里就要老太太您发话,我这就去将人撵了。只怕她这回子正在屋里号丧呢。只巴不得我跟奶奶都死了,她好把这二爷过日子。”

    王夫人听她说的不像样子,那一言一态,都活脱脱又是一个赵姨娘,没来由的心里就有些烦闷。道:“你只管你将人先打发了再说。哪里要你在这里多嘴。”

    秋桐一噎,心里不忿,还是乖乖的退了下去。

    尤老娘站在尤二姐的房门口,看着屋子里面的二女儿只一味的趴在炕上哭,三女儿只一味的站在院子里,跟魔障了一般对着门口流泪。就只觉得一股子气憋在了心里。“我怎么就生了你们两个不争气的。”

    母女正伤心,秋桐带着好几个粗使嬷嬷气势汹汹的进来,道:“老太太的话,将这些不知廉耻的都赶紧撵出去,别脏了我们家的地方。”

    就有人问:“连东西一块给扔出去吗。”

    “东西,什么东西!”秋桐不屑的道:“不过是光身子进门的人,一针一线都是咱们府上的哪有什么东西。”

    尤老娘被一个婆子推了一把,顿时恼怒了起来,道:“我女儿可怀着你们贾家的种,你们敢不认,我就去衙门里告你们家強霸人家妻子女眷。”

    秋桐冷笑一声,道:“是贾家的种,又不定是我们二爷的种。觉得是谁的去找谁去。别赖在这里碍眼了。”

    尤二姐一听,竟是贾琏不肯认下肚子里的孩子,顿时心疼难忍,只觉得还不如死了的干净。不及她伤心难过,就又婆子来拉扯她。再加上本来强悍的尤三姐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秋桐带着几个婆子,倒是顺利的将人赶了出去。

    看着荣国府的角门关了个严实,尤老娘也不在乎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只能往宁国府里去。尤氏那边早得了尤二姐身边的小丫头的禀报,知道三人被撵了出来。如今宁国府贾珍贾蓉还没有清醒,尤氏也不怕这父子两人给这母子三人做主,干脆叫人把三人的东西一股脑的收拾了,然后全扔了出去。再是不肯给开门。

    尤老娘在门口将贾珍尤氏贾蓉贾琏骂了个狗血淋头,只道他们强占了人家清白女儿的身子,如今却要把身怀有孕的人撵出大门。不知道说了多少露骨的话,引得众人看足了笑话。尤氏在里面听得清清楚楚。反正名声早就没了,她才不在乎呢。当家奶奶的好日子过一日是一日,其他的,谁在乎呢。

    再怎么谩骂,也不见里面开门。倒有不少那心术不正的,看着尤二姐和尤三姐,眼里冒着邪光。这真真是一对尤物啊。

    尤老娘实在不得法,只得雇了轿子,带着两个女儿回了京城中的小院子。

    这院子位置算不得多好,治安也混乱。夜里常听见那敲门声,要不是家里还有几个老仆在,都要唬了尤老娘夜里不敢安睡。她寻思着,日子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知道贾家不认二姐肚子里的孩子,尤老娘看着尤二姐的眼神有些渗人。

    尤二姐倒是希望生下孩子,好歹有了孩子,命里就有了新的期盼不是。

    尤老娘道:“贾家既然不成,总得想法子将你嫁出去。到时候带着拖油瓶,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尤二姐摇摇头道:“我做了那等淫奔不才之事,今日这糟,都是报应。只愿好好的守着这孩子过活,便罢了。”

    尤老娘看了尤二姐一眼,知道再说什么,已是不顶用了。就道:“既然如此,我叫人抓两幅安胎药给你吃。”

    尤二姐还倒事尤老娘改了主意,忙点头应了。等晚饭后,一碗汤药下去,尤二姐的肚子就疼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再往西坠。直到半夜,身下一松,才觉得好些了。她就是在蠢笨,也知道这是自个的亲娘下了打胎药,将孩子给打了下来。

    “二姐啊,娘不会害你就是。”尤老娘道:“如今这情形,贾家是回不去了。就是回去,贾家的几个爷们对你也没了什么情分。好在这些年咱们倒是攒下不少钱财。你只回去找那张华去。再怎么不好都是从小就定下的婚事。你带着银子,安心的跟他过日子。不图别的,安稳总是有的。要不然,你一个人,又生的这般的貌美,又向来是个性子软弱的人,如何能将孩子抚养长大。听娘的一句劝,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尤二姐闭上眼睛,一句也不想再听,一眼也不想多看。

    尤老娘见她这样就道:“你先歇着,慢慢的想,总能想明白的。”

    却说那尤二姐,只觉得心无可恋,连这个家,也容不下她了。她起身,慢慢的将自己的身上清理干净,重新的梳妆打扮好,拿了梳妆盒里的金锭子,塞进嘴里,咽了下去。

    尤二姐躺在炕上,疼痛叫她的面容有些扭曲。她听见自己的房门被打开,看见三姐犹如失了魂魄的木偶走了过来,恍惚间还听她说,“姐姐慢走,且等等我,咱们也有个伴。”还不待她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却说第二天一早,柳湘莲的管家才开了门,映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双精致的女人的脚。那大红的绣花鞋上,鸳鸯戏水的图案,尤其的鲜亮。

    老管家哪里见过这个阵仗,惊叫一声,竟是吓的晕倒了过去。

    柳湘莲出来一瞧,脸当即就黑了。这上吊的姑娘不是那哭着嚷着中意自己,要嫁给自己的尤家三姑娘吗。

    他赶紧叫了街坊邻居,只说不知道是哪里的女子吊死在自己门前,请求他们谁帮个帮,报一下官。

    众人看着柳湘莲的眼神就带着异样。谁吃饱了撑的,哪里找不到一颗歪脖子树上吊,偏就吊死在你们家门前。这里面能没有点猫腻吗。

    柳湘莲只觉得大概自己跟京城犯冲,总是三不五时的惹上点祸事。

    等衙役来了,将尸体带走。也没要多少时间,就闹明白了事情的始末。见死了的是最近疯传的厉害的尤家姑娘,也就放了柳湘莲,这事,跟人家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尤老娘想起家里已经断气了还躺在炕上的二姐,如今再看到小闺女也成了冰凉的尸体。心里未尝没有悔意。想着尤三姐的生前心愿,只哭道:“我闺女痴心一片,如今身死在你家门前,就是做鬼也要进你家的门。你只将人接回去安葬。算是圆了她的痴心吧。”

    这话叫众人一愣,这个要求实在是荒诞。柳湘莲冷哼一声,当即就甩袖而去。他这是招谁惹谁了,碰上这等莫名其妙的晦气事。当天就将家里的院子,京城的不多的产业卖了,带着老管家,投奔他的姑母去了。后来,据说是娶了他姑姑的夫家侄女。夫妻俩不说大富大贵,倒也安稳的过了一世。当然这是后话。

    因着尤家姐妹算是风云人物了,出了这事,谈论的人就更多了。闻天方听了下属的禀报,才真的明白林雨桐所说的极端是什么意思。真叫这样的人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家的门前,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林雨桐则是听林雨杨说的。她不由的一叹,这样极端,又自我的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她都想问一下柳湘莲的心里的阴影面积了。

    人家柳湘莲唯一做错的事,就是不该叫尤三姐看见他。只这一眼,引出多少故事来。

    因着尤家母女被贾家赶了出来,转眼两朵姐妹花就香消玉殒了。人们对于尤家姐妹的不屑,慢慢的转为同情,又将矛头对准了贾家。说起了贾家的种种不是,说起了尤家姐妹的种种无奈。不管大众是出于什么心理,但世情就是如此。变成了贾家男人欺男霸女,欺负人家寡母孤女。贾家的女人刻薄好妒,心思歹毒。若不是她们将人赶出来,这姐妹俩何必求死。

    不管是同情弱者,还是仇富心理作祟,总之,贾家得为尤家姐妹的死买单。

    这叫平儿极为愤懑。对王熙凤抱怨道:“还真是便宜了她。这种人尽可夫的人,死了还要连累咱们,真真是可恨。”

    王熙凤一笑,道:“管那些做什么,一死百了,也犯不上跟一个死人怄气。”

    倒是贾琏知道了,偷偷拿了银子,叫旺儿买些祭品纸钱香烛,“悄悄的烧给她。也算是露水夫妻一场了。”

    贾珍和贾蓉,这爷俩觉得自己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哪里还有心思管尤家姐妹是死是活。尤氏则更是称心,假惺惺的叫人过去照看这安排了后事,给尤老娘送了五十两银子,就彻底丢开手不管了。

    尤老娘还真就不缺银子。不说她嫁了两次积攒的银钱,就是两个闺女这些年从贾珍那里得来的,如今可不都在她手里。京城里,她自是待不下去了。带着几个老实的下人回了老家。她娘家的还有侄儿在,只挨着侄儿住了,平时散几个银钱出去,哄着他,不至于叫自己老来无人收尸就罢了。

    不过,据说那侄儿是个好赌的,二十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不出两年,就将尤老娘的银子给输干净了。尤老娘想不给,但也架不住他或是偷,或是抢的折腾。就是藏得再深,也不顶用。这完全就是个没人伦的畜生,抡起拳头就打。不给他哪里能行。因着尤老娘改嫁的事,毁了娘家姑娘的名声。娘家的人谁还看得起她,周围的相邻也只道这是做了孽,要遭报应的。竟是没有一个人来管一管。

    直到银子被那侄儿祸害完了,家里的下人也叫他给卖了。再是想不到那侄儿抬脚就把她卖给一个五十岁的老鳏夫。尤老娘年轻的时候,就生的极好。只看她能带着两个女儿改嫁的更好,就知道她的姿色十分的出众。又看尤二姐和尤三姐,就知道这个当娘的当年是何等的绝色。再加上这些她养尊处优,保养得宜,四十许岁的人,倒也显得十分的年轻。对于这些乡下粗汉子来说,这可比那粗手大脚一口黄牙的婆娘强了太多了。可即便老鳏夫再怎么稀罕她,不会做活计了,还不是一样就是一顿打。生不出孩子来又是一顿打。怕她不守妇道的老毛病犯了,出门跟人说个话也是一顿打。最后实在是抵不住这样的日子,到底是投了井,落了个干净。

    贾家因着连出了祸事,倒也安分在府里过起了日子。

    不想,朝廷里突然出了一件大事,叫贾家更加的胆战心惊了起来。

    宫里的老太妃刚死,如今却突然传来,江南的甄家被抄家了。一家子全都入了罪。

    林雨桐叹了一声,心道:从甄家被抄开始,祸事一件接一件的就接踵而来了。说不出是怅然,还是释然。虽然明知道结局,还是不免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贾家确实该倒了。可这覆巢之下,许多无辜之卵,也难逃命运的魔爪。但这些,谁又能改变呢。

    甄家打发下人,将两个箱子的交给贾家保管。这是希望将来有一日,这些东西能成为他们最后的根基。

    王夫人毫不犹豫的就收下了。王熙凤得到消息,只觉得从头到脚都是冷的。看到甄家,就如同看到了贾家的明天。她小声交代小红:“如今,咱们屋里东西,都慢慢的往外拿吧。就安置在乡下的密室里。”

    小红点点头,道:“您放心,宅子里修了菜窖,菜窖里还套着密室。这些东西都是我爹娘跟芸爷亲自安置的。奶奶放心便是。”

    “你们的身契我已经叫人给消了,贾家的祸事沾不到你们身上。”王熙凤叹了一声,“如今,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倒是想把家里的丫头的身契都消了,可这也太引人注意了。以后再想办法吧。”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奶奶本是好心,想叫她们免了被买卖的处境。可您不知道,在家里做惯了下人的人,哪里能适应外面的生活。对于她们来说,换个主家,也一样过活。要不然,迟早还得找上奶奶。可到那时,奶奶哪里养得起这些祖宗们。倒时的恩情反倒成了怨恨。何苦呢。”小红劝解道。

    “这话也对。倒是我想差了。夫妻还都只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呢。”王熙凤自嘲的一笑。就不再提起这一桩事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