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红楼(59)
    红楼(59)

    尤三姐面色一冷,就道:“我管人家是谁,是谁跟我有个甚关系。你如今瞧着我卖不出个好价钱,就想另找买家了不成。”

    尤老娘不妨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就道:“不是为了你们好,我何苦费心。难道尤家的家产不顾够吃喝开销不成。你们要知道,你们姐妹俩不是尤家的女儿,那就该知道不管是你们大姐,还是尤家的族人,都不会答应给你们太多的陪嫁。没有陪嫁,娘家又没有兄弟,就是尤家的族人,又哪里就会管你们这不是尤家血脉的姑娘。你那死鬼亲老子,只一味的说什么守着家业就能安稳。就他留下的那点东西,又够做什么的。不是我这当娘的为你们筹谋,二姐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过两年她当了家,跟那正经的奶奶也不差什么。最难得就是富贵。为妾怎么了,只要低个头,就能换一辈子富贵的事,为什么不干。我道你是个精明的。如今才瞧着,竟是个傻的不成。”

    尤三姐冷笑一声,“我再是不会低声下气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尤老娘气的捂着胸口直喊疼。道:“你如今的样子,可有谁还能要你不成。”

    这话一下子捅到了尤三姐的伤心处,她哭道:“你也别只说我,您带着我们,都能嫁个比我爹好的人,我怎么就不成。”

    “比你爹好的人!扯犊子。”尤老娘道:“要不是尤家老爷年纪大了,还一肚子花花肠子,能看上你娘我。”

    “我只不依。”尤三姐虎着脸道:“除了柳湘莲来了,我谁也不嫁。”

    “你怎么就不开窍呢。”尤老娘道:“你当我打听到的人是谁。人家是靖海伯。这样的人物,你还有什么可挑拣的。”

    尤三姐一愣,摇摇头,道:“凭他是谁,捧了金山银海来,我也不依。”

    外面不知道是哪个丫头经过,刚巧听到了母子两人的谈话,当即就笑了起来。就没见过这般不要脸面的人。人家靖海伯是什么人,谁不知道林家的大姑娘是御赐的婚事。想给人家当妾,真是不知道自己斤两了。

    林家的大姑娘是什么品貌,什么性子。贾家谁不知道。给人家提鞋,只怕还嫌弃脏了人家的地方,她也配。还说什么金山银海,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心里耻笑了一声,这丫头转身就跟尤氏回禀去了。

    尤氏听了,冷笑了一声,就道:“你去找琏二奶奶身边的小红念叨念叨。”

    那小丫头一笑,马上领会。奶奶这是想借刀杀人呢。谁不知道林家的人不能惹。连老太太,太太就有些避让林家的大姑娘。尤老娘这是鸡蛋往石头上撞。

    王熙凤听了小红的话,对尤氏的做法嗤之以鼻,不过还是道:“你去一趟林家,提前打声招呼。这些个没皮没脸的人,最是没个顾忌。被她们这般的拉扯本就是一件恶心人的事。还是能避免就避免的好。”

    林雨桐最近什么也不干,就是陪着林黛玉跟苏大夫上课。能学一点算一点。最起码认识个药材,配点常用的药,还是能的。

    听了小红传达的话,林雨桐愣了半天。闻天方的意外出现,没想到还跟尤三姐扯在了一起。她并不像是王熙凤一般,觉得防备一点就行了。因为这个尤三姐行事,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要是闻天方不答应,人家再跑过去自杀怎么办。

    谁受得了这个啊。你爱人家,人家不爱你,这就是罪过。你改过了,人家不原谅,就是人家的错。你要自荐枕席,别人拒绝,你就得闹自杀啊。

    这都什么毛病。

    林雨桐对尤三姐的想法,始终闹不明白。几年前远远的见了陌生的男人一面,马上就爱的不能自拔。这爱从哪来的。一见钟情也不是这样的吧。说什么等着人家来娶她。既然等着人家,还心有所爱,跟贾珍胡混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你心有所爱呢。好吧,就算贾珍不是玩意,你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你有勇气在柳湘莲面前死,你怎么就没有用命跟贾珍抗争呢。难不成一边胡混,一边气不平的骂几句就是刚烈了。也不知道柳湘莲在尤三姐死后,这个刚烈的评价是怎么来的。

    说什么人家一年不来,就等一年。人家十年不来,就等十年。怎么等的,边跟别的男人胡混别等吗。

    怎么想都觉得莫名其妙。

    现实生活中,要是谁遇到这样一个姑娘,在你不知道她是谁的时候,爱上你。然后也不管你是什么人,家里有没有妻室,将嫁给你当做人生的目标。你不答应,她就在你面前自杀。

    不管这中间她有多少自己的无奈,可这样的行为都已经突破了一个正常人的底线。她将爱上的男人当做生命的救赎,当这份救赎被打破了,她绝望了。于是自杀了。可你有没有问过人家,愿不愿意来救赎你。

    真遇上这样的人,谁会感动。哪个不得觉得自己是遇上个神经病,不得吓出个好歹才怪了。

    若说痴情,情从何来。

    若说刚烈,烈的太晚。

    或许她一直卖笑不卖身。可史湘云那样的尚且被退了亲。更何况她这样的,哪个有骨气的男儿能接受啊。

    看书的时候,还能为她叹息一声。可真要碰上了,只觉得荒唐可笑。林雨桐将这事隐晦的告诉了林雨杨。林雨杨什么也没说,机智的第二天就告诉了刚回京城的闻天方。

    闻天方先是愕然了一瞬,才道:“跟你姐姐说,没有这样的事。也不会有这样的事。”

    林雨杨笑笑,道:“我可不管,你自己去跟我姐姐解释。”

    闻天方送走林雨杨,便叫人打听究竟是怎么个事情。他一天忙得脚不沾地,哪里有什么功夫知道外面不入流的市井流言。结果这一问,下面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如此香、艳的故事,哪里就轻易能有呢。

    听完这些玩七八糟的事情,闻天方心里就有谱了。想起林雨杨转达的林雨桐的话,‘这个姑娘有点极端,别叫人家牵扯上咱们,传出什么话来就不好了。’

    他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防备了。辗转了半晚上,才想到一个主意。

    第二天,闻天方在朝堂上上了一个折子。说明他虽然只管着京城的治安,但对一些事情也深表忧心。比如,在国丧期间,就出现了许多有伤风化的事情。致使市井流言污糟不堪。朝廷本就有教化民众的责任,如今某些勋贵人家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朝廷不该纵容,应该严惩以正风气。

    皇帝和满朝的大臣都不知道闻天方是抽的什么风。好端端的管起这档子事了。

    但若是国孝期间真有这样的事,朝廷的脸面上确实不好看。关键是这上折子的人太特殊,说的又跟朝廷大事不相干。皇上不会反驳,朝臣不会呛声。马上一致认为是该整肃一下风气了。

    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京城里有伤风化的事。贾珍贾琏贾蓉和尤氏姐妹的事,荣登有伤风化榜榜首。关键是他们符合那种身上带着爵位,乱搞的时间不仅在国孝期间,还在家孝期间。尤其是贾珍,他可是刚死了亲爹。

    这不光是不忠,更是不孝啊。

    不孝,可是大罪。视情节的严重程度量刑,最高可判斩首。

    贾珍还不至于那般的严重,不过是当朝就被皇帝降了一等爵位,由三品的将军,变成四品。并责令刑部杖刑五十。贾蓉身上捐的那个五品龙禁尉也被夺了,令杖责三十。贾琏杖责二十。

    旨意传到贾家,贾家人都懵了。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外来。怎么好端端的就落了这么大的罪名。

    贾母贾赦贾政,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祸事从哪来的。

    贾赦一脚踹倒贾琏,道:“你这孽障,到底犯了什么过错。叫圣上亲自下旨要打你。祖宗的脸面都叫你给丢尽了。今儿,我只打死了你,再向圣上请罪。是我教子无法,生出这样一个东西来。”

    贾琏自己还傻着呢。他哪里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虽说纨绔了一些,但惹乱子的事,他从来都不沾。叫贾赦这一打骂,他哪里还能想得起啦。

    王熙凤站在贾母的身后,哽咽道:“我就说这事是事,不想再怎么遮掩,还是叫人知道了。”

    众人都不由的看向王熙凤,贾母直接道:“凤丫头知道,就赶紧说。”

    “可不正是那尤家姐妹招来的祸事。国孝家孝,你们也不说避着些。”王熙凤看了贾琏一眼,“若不是我出面,将人接了进来,如今可不被人拿住了把柄,只怕罪过更大些。”

    贾琏这才恍然。

    贾母就举起拐杖,敲在贾琏的身上,“我让你不尊重,让你不识好赖。让你香的臭的都往身边拉。可惜凤丫头和平儿,这般好的丫头,生生叫你这混账给糟践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