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红楼(56)二更
    红楼(56)

    绝育药。

    一瞧见这三个字,林雨桐真是想哭的心都有。连这玩意都朝自己要,她当自己是什么人啊。不用想也已经知道了,这是王熙凤知道了尤二姐的事。不过还好,如今聪明了,知道怎么干才是对她自己有利的。

    林雨桐没觉得王熙凤要绝育药有什么大的过错。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善人。尤其是对付贾琏这种渣男,更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

    但问题是,自己从哪找绝育药去啊。上次去找苏大夫要蒙汗药已经是十分的出格了。这次更是要绝育药。而且是在自己还没有出嫁的情况下。真要敢去找苏大夫,明天林如海这个便宜爹就得赶回来跟自己谈谈思想了。找外面的大夫就更不行了,落到人家手里就是把柄啊。

    林雨桐可不会犯这个错误。所以,如今唯一能求的就是林妹妹了。她还真是不想叫这样乌七八糟的事脏了林妹妹的耳朵。但是,王熙凤从自己这边如果得不到帮助,难免又犯了浑。要真是铤而走险就不好了。她如今还是一个产妇,不管嘴上说的再怎么不在乎,但到底也是两个孩子的亲爹。遇上这样的事,心里只怕也憋屈。既然伸手拉了她一把,如今再帮把手也没什么。

    林黛玉听了林雨桐的来意,顿时有些愕然。道:“何至于此。”

    “那你换做是她,你能怎么做。抛开其他的不谈,只说将来,那府里要是真不成了,还指着她去管贾琏的其他的孩子不成。然后等那些孩子大了,再抢夺她好不容易给自己孩子留下的产业不成。”林雨桐小声道:“另一点,你怕是没想到。这尤二姐品行上,是有些瑕疵的。二嫂子估计也是怕这孩子的来路上……”

    林黛玉面色一白,混淆血脉这样的事,是万万不能的。

    “而且,这尤二姐还有一桩婚事未退。等真的生下孩子,张家闹起来,不光是大人面上不好看,难道孩子就有脸面不成。何苦呢。”林雨桐轻叹道。不到这样的世界,就不知道这样的世俗礼法有多严苛。出身不正的孩子,连街上的乞丐对他们都瞧不起。更不要提什么科举做官,经商营生了。就是在战场上拼命,得到晋升的机会也微乎其微。有些人,活着就未必比死了更痛快。

    林黛玉沉默了半晌道:“我绝对不会配置对女人不利的药。”

    “当然是用在男人身上,一劳永逸。”林雨桐道。

    林黛玉皱皱眉道:“但愿姐夫以后别做什么对不住姐姐的事。”

    林雨桐轻笑一声,“是啊,我的报复比二嫂子更凶残。”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配置害人的药。”林黛玉看着林雨桐道:“但要是有些人不会用,混用在一处,我就管不着了。”

    林雨桐明白了林黛玉的意思,她会配置真的治病用的药,但是药物搭配不好,就是害人的□□。她突然觉得对林黛玉有些抱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今儿这事,显然是突破了对方的底线。叫林黛玉心里为难了。

    “对不起了。”林雨桐低声道。

    “没事。我就是想着,两人要是将来走到这一步,又何必当初呢。可见,人成了亲,真的就未必过的好。”林黛玉对林雨桐感叹道。似乎对不成亲的打算更坚定了一些。

    婚姻本就是不确定的事,谁知道未来会面对什么。生离死别,劳燕分飞,什么都会遇上。

    叫林黛玉知道这些,林雨桐倒是没有什么后悔的。道:“本来就是这样,人的一生很长,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半下午,林黛玉就打发了雪雁送了两瓶药来。都是补养身子的好药,但放在一起用,却是绝人子嗣的□□。

    林雨桐叫平嫂子亲自去送了,“只能交给二奶奶本人。”

    平嫂子是成了亲的人,更能理解王熙凤的做法。不仅没觉得对方狠毒,反而觉得心里十分解气畅快。

    她将东西奉上,又低声说明了用法,才告辞出来。

    王熙凤心里就佩服了起来。也觉得林雨桐分外的贴心。这两种补身子的药,即便留着,也不会有什么把柄。

    贾琏连着好些日子也不回家,王熙凤倒也坐得住。银子总是有用完的时候的。没银子了,自是会回家的。

    尤二姐如今跟贾琏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恨不能只日日黏在一次才好,哪里还记挂什么王熙凤,什么新生的儿子。

    “你只安心的在这里过日子,等老太太回来,我回禀一声,就接你进门,正经的二房奶奶。别的只别多想。也别害怕。”贾琏细细的交代了尤二姐,打算回府一趟。这出来有不少日子了,家里问也没问,找也不找。本来,他吩咐旺儿,要是家里找了,就只说在东府里就罢了。谁知道这旺儿也是个傻的,家里不管不问,他还只当是好事。也不说回禀自己一声。

    尤二姐笑道:“我心里知道你的好。你只管去,早些回来。我等着你用饭。”

    贾琏爱她温顺柔和,床榻上又是极为合心意,越发觉得难舍难离。承诺道:“放心,半天的功夫就回来。”

    初春的气候,飘了雨丝,带着凉意。贾琏急匆匆的回了院子,才想起有些日子没见着桂哥儿了。心里难免的有些愧疚。

    院子里安安静静的,连个说话的声音都没有。早不是当年那个进进出出都是管家媳妇来往禀报事务的院子了。竟然有些萧条之意。

    刚撩起帘子,小红就赶紧挡了,小声道:“二爷先去平姨娘屋里歇着吧。您从外面回来,哥儿又有些不好。还是避着些。小心别叫什么东西冲撞了才好。”

    贾琏唬了一跳,赶紧退出来,问答:“可叫太医看了。”

    “看了,都是林家推荐来的大夫,倒不是那些庸医可比。不过哥儿到底还小,谨慎些也是好的。闹了一晚上,只要二奶奶哄。如今奶奶和哥儿都睡下了,倒是不好叫醒。”小红解释道。

    贾琏点点头,朝里面看了一眼,就道:“你们奶奶最近没使人找我吗。”

    “知道二爷忙着呢。”小红笑道:“奶奶说了,这国孝一层,家孝一层,事肯定多着呢。只要您别在这种时候,在外面停妻另娶,犯下了杀头的罪过,连累了哥儿,就好了。”完全是一副王熙凤往常开玩笑的口吻,可贾琏却听得冷汗淋漓。

    这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啊。

    要是知道了,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这次跟以往外面那些相好的不一样,他再不相信王熙凤就这么算了。虽然外面他撑着脸面说凤姐儿贤惠。可他到底跟王熙凤幼年就认识。人说三岁看老,她绝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

    可她要是不知道,这话说的额未免太巧合了一些吧。

    国孝一层罪,家孝一层罪,孝期停妻另娶又是一层罪。

    虽然自己没有娶,但是不管是贾珍还是贾蓉,甚至是尤氏母女,都提出过叫自己按照正经的娶二房的规程办。还好,自己顾着儿子,没答应,要不然可就一脚踏进坑里面去了。

    他也没进平儿的屋子,就转身又出了府。原本全是跟尤二姐的柔情蜜意。这会子都给吓没了。

    转到宁荣街上,他的心里还有些慌乱。他是纨绔了些,可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有些事,打死他,他也不敢犯。

    旺儿跟在身后,还有些诚惶诚恐。

    突然听到另一边围着不少人,原来是一个瞎子,再讲香艳故事。

    “……那二姐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见自家的姐夫温柔奉承,自然就允了。却说那姐夫最是个风月老手,一个娇滴滴的娇娘子,愣是□□的比那勾、栏院里的窑、姐儿还会伺候人……又跟她那姐夫原配生的儿子,眉来眼去。那外甥瞧上了二姨,只苦于害怕父亲,不能得手。这才想了个主意,将这二姐说给了叔叔做了外室二房,趁着那叔叔不在,两人颠、鸾倒、凤,好不快活……只不知这将来生了孩子,究竟是谁的……”

    贾琏虽是知道尤二姐过去不那么干净,但哪里会知道如此不堪。再想起床榻上尤二姐的样子,可不正是□□过的。顿时就脸黑了下来。他也勾搭小媳妇俏寡妇,也就是玩一玩。可对尤二姐,一时心热倒真动了几分真心。可听到人家不提名不道姓的说着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心里哪里能舒服。

    “……只那三姐也生的明艳动人。跟二姐的温柔和顺不同,三姐却十分泼辣。那姐夫对这二姐只腻了,却对三姐垂涎不已……”

    贾琏转身,黑着脸快步离开了。

    “二爷,要不要找人将那瞎子赶走……”旺儿小声的问道。

    贾琏一脚踹过去,蠢货!你就不能装作听不懂这是说谁吗。非得叫自己难堪不成。

    回了小花枝巷,门口就拴着几匹马。

    鲍二就凑过来道:“二爷,您回来了。珍大爷来了,正跟着三姨吃酒。蓉哥儿正陪着奶奶说话呢。”

    贾珍跟尤三姐的事,他不管。只是贾蓉陪着尤二姐说话,顿时就让他想起刚才听到那故事里的话……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