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红楼(55)
    红楼(55)

    贾蓉哪里看不出来尤二姐的意思。脸色泛红,眼睛水润,明显是已经动心了。尤老娘那里,就更不用操心了。父亲如今对二姨可不如以前那般心热了。尤老娘还不得趁着二姨年纪正好,好好的赚一笔。顺手找个愿意接手的人啊。这老货最不是个好东西。

    不是人对她改嫁有偏见。而是她办的事经不住人思量。细想想,她要真是个好的,也不会男人刚死就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改嫁。不但改嫁了,还改嫁到官宦人家,比以前的丈夫的家世还略胜一筹。由此就知道她本身就是一个手段和姿色都上佳的女人。甚至家资也都是有几分的。世人对女子的名节多有看中,愿意守寡的女子,被朝廷定为节妇。她要是真为两个闺女好,她就不会改嫁。带着家产,将两个女儿拉拔大,好好的找户人家过日子不好吗。可她没有,她带着两个孩子改嫁了,不仅如此,在明知道贾珍父子对两个女儿心怀不轨的情况下,依旧住进了贾家。

    尤老娘,是林雨桐在红楼中尤其不齿的一个女人,一个母亲。

    人说,为母则强。而她,可以说是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孩子,甚至是带着两个孩子,推着两个孩子往火坑里跳。这样的一个亲生母亲,尤二姐和尤三姐品行有问题一点也不奇怪。尤老娘就不是一个好榜样。如此的家庭教育之下,将两个孩子教导的没有自爱之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她们跟贾蓉一样,就是从小没有好榜样,生生的被带坏了。

    所以,才有贾蓉跟贾珍一样混账。尤二姐和尤三姐跟尤老娘一样,轻视名节。

    尤老娘跟尤三姐商量,“蓉哥儿所说的话,倒也是有些道理的。你们在这府里,不明不白的混着,反倒不如有个正经的身份。那边的府里,倒是比这一边规矩些。你姐姐那性子软和,要是碰上了厉害的,我倒也要多想想。宁肯是一辈子在外面逍遥自在,也不回府里去受那磋磨。可我今儿也打听了,说那琏二奶奶当真是个贤惠人。前两年是挺霸道的,如今反倒被身边的丫头给拿住了。这细想来,也该不是什么真正的精明人。那平姨娘就算是再厉害,可也算是旧人了。跟琏二爷之间又有许多的不愉快,琏二爷也未必就是真的稀罕她。等你姐姐过去了,三两天也就把人的心拢住了。但凡那姨娘再厉害,男人的心不在她身上,再厉害也是白搭。等守完了孝,进了那边的府里,再生个一儿半女,也算是半个当家的奶奶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到底是叫人破了身子,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这样的富贵体面也就尽够了。”

    尤三姐骂道:“都是什么王八羔子。一家子爷们把我们姐妹当粉头取乐。这会子空口白话的说一句将来接进府里成了。谁知道是不是热上三两天,新鲜劲过去了,就抛开了。到时候,我们还能找谁说理去不成。”

    “那依你该是如何才好。”尤老娘问道,“可别是对人家逼迫的太过了,再鸡飞蛋打了。”

    “除了贾家,难道这世上的爷们都死绝了不成。”尤三姐冷笑道:“没有他,自是有别人的。”

    “但像是这般知道根底的人,却也不好找。”尤老娘看了尤二姐道:“你的大事,你也说说。可别忘了还有张华的事。你们那死鬼亲爹啊,给你定了这么一桩亲事。这张家虽是败落了,可原先也是皇粮庄头。谁家还没有几个故交啊。岂是咱们能抗衡的。贾家比起张家如何,你们心里自己掂量。”

    尤三姐这才不说话。尤二姐脸一红,就点了点头:“我只听娘的便是。”这就算是应承了下来。

    第二天,贾蓉得了消息,就急忙告知了贾琏。贾琏这边欢喜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赶紧叫人在小花枝巷内寻了一处妥当的房子,添了家什,买了丫头,置办了齐整。因着小花枝巷离着宁荣街不过二里,这一日恰好就碰上鲍二。鲍二的媳妇死了,王熙凤赏了丧葬的银子。他就又娶了多姑娘。多姑娘的男人多浑虫喝酒喝死了。两人刚好凑做一堆过日子。贾琏见鲍二还算温顺,半点不提他媳妇死了的事,就叫他们两口子去外宅伺候。

    谁知这鲍二心里贪银子,上次王熙凤大手笔的赏了他,他心里就起了再拿消息换一笔银子的念头。

    等尤二姐带着尤老娘和尤三姐进了门,这鲍二就找了个机会,将消息告诉了贾芸。这贾芸的娘跟王熙凤来往频繁,又不是什么秘密。但他们哪里知道,贾芸是帮着王熙凤料理产业,但又不方便见面,才叫自己的娘进府了请安,或是小红偶尔借着送东西的名义,到他家走动。来回的传递消息。

    贾芸听了鲍二家的话,当即做主就给了鲍二十两银子,“我想办法报上去,有了赏我一个子都不贪,放心。”

    贾芸如今不缺银子,外面的人都知道贾芸如今有出息了,在外面有差事。谁都给几分面子,如今贾芸在宁荣街上,名头还是叫的响的。应承他的话,鲍二还真就是坚信不疑了。

    在尤二姐住进小花枝巷的第三天,王熙凤就得了贾芸传进来的消息。贾芸不光把消息传进去了,还将尤家那点事,打听了个清楚,一并告诉了王熙凤。

    王熙凤抱着怀里的儿子,看着在一边玩耍的女儿,久久没有说话。尤其是看着儿子还不到三个月,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王熙凤冷笑着骂了一句。

    “珍大奶奶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敢把自己的妹子找来,干这见不得人的营生。”小红‘呸’了一声,满脸的不忿。

    “傻孩子,尤氏虽然没安好心,但她还真就做不得主。”王熙凤低声道:“那尤老娘才真是个不要脸面的老东西。能给女儿结上皇粮庄头家的儿子,家里的产业该是不少的。不安心守寡,带着两个女儿,还攀上了更好的亲事尤家。尤家的根底,早几年还是不错的,要不然,尤氏也嫁不得珍大爷。不过,可能是尤老娘的报应,尤家的老爷也死了。还好尤氏进了贾家,有这么一门亲家还不巴结上来吗。她又不是尤氏的亲娘,也不是珍大爷的亲岳母,人家谁搭理她啊。不过她也算豁得出去,,拿自己的两个女儿当成了送人的礼物。尤二姐这是被珍大爷给玩腻了,要不然且轮不到咱们那位二爷呢。他捡了人家扔下来的破鞋,还当个宝贝捧着。真真是叫人瞧不上。”

    正说着话,平儿一掀帘子进来,道:“奶奶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王熙凤眉头一皱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听墙脚了。”

    “奶奶只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平儿看着王熙凤怀里的孩子,鼻子一酸就道:“奶奶刚生完孩子,二爷这样未免太叫人寒心。”

    “你是个痴心的好丫头。当初是我的不是,不该叫你跟着他这么一个混账。这事你要是没听见,我是不会叫你知道的。”王熙凤拍了拍孩子,才道:“我只做不知道,你也只当是不知道吧。咱们守着孩子,过咱们自己的日子就是了。以后,可千万把银子看好了,别叫你二爷又哄了去养那新奶奶。”

    平儿面色一白,这些日子典当的东西,她都抽出一部分给了贾琏。“二爷说,要置办些产业,给咱们桂哥儿留着的。”

    “哄你呢。傻丫头。”王熙凤笑道:“这么些年了,你还没看明白。不是你给的银子,他如今哪里有银子又是买院子,又是买下人。那边可是叫新奶奶呢。我给人家生了一儿一女,如今是旧奶奶。你伺候的兢兢业业,如今也不过是个姨奶奶。”

    平儿颓然的坐到王熙凤身边,“奶奶说,咱们该怎么办。”

    “由着他吧。”王熙凤搂着儿子,摸了摸闺女的头道:“我再是不管他了。爱怎样就怎样吧。等老太太、太太回来,我就给二爷再求几个好人回来。放在大房那边,另开个院子给住着。只别在我眼前晃悠就好。我是一辈子都不想见的。”

    平儿点点头,“我跟着奶奶,过日子吧。”

    王熙凤一笑,就不再说话。但心里的恼恨,一点也没少。她不在乎贾琏,但贾琏敢这么对她,尤氏姐妹敢欺负到自己头上,要是不反击她就不是王熙凤了。她如今是有儿有女的人,不会为了她们不管不顾。这事得从长计议。

    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王熙凤拿笔写了几个如狗爬的字,交给小红,让她送去林家。她不认识字,这几个字,还是巧姐学认字,她跟着学的。只三个字,就写满了一页。

    林雨桐展开信纸,只见上面的字迹,勉强可以认出来,写的正是‘绝育药’。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