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红楼(52)二更
    红楼(52)

    贾母回去之后会怎么想,林雨桐一点也不关心。她只是在林如海回来以后,将自己对老太太心里的打算的猜测告诉了他。

    其实林如海的院子里是有两个姨娘的。只是这两个姨娘都是坏了身子的,再也生不了。而且是早年就跟着林如海的,如今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按这个年纪来算,就是青春不再的老姨娘了。这两人平时也不出院子,十分的安分守己。想来是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了。林雨桐也按着规矩走,没委屈过她们。

    对于林如海的打算,林雨桐心里是知道的,他从没想过要续弦。所以,也没有任何要她担心的事。

    林如海听了大闺女的陈述之后,先是愕然,然后就是冷笑。“为父知道了。她们很快就没这闲心了。放心。不过,杨哥儿的婚事还真得抓紧了。等你出嫁了,家里没有主事的女眷可不成。”

    林雨桐点点头,道:“父亲若是有了意向,得让我提前瞧瞧。”

    林如海没有不悦,理所当然的道:“这个自然。”

    却说贾母回了家,一直在思量那个事,越想越是觉得得法。却苦于没有辈分相合的女儿家。没柰何,只能暂且作罢,慢慢的想办法。长久的不出门,出一趟门,就觉得十分的疲累。鸳鸯伺候老太太先歇下。就起身去找平儿。林家大姑娘这人的脾性,还是要找平儿好好的问问才成。

    谁知平儿如今且顾不上她呢。因为此刻贾琏趴在炕上,不停的□□出声。

    “这一遭又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你又跟秋桐那小蹄子做了好事,叫大老爷个逮住了。”平儿虽然手上给擦药,但脸上却又几分快意之色。

    “我就知道你这蹄子性子野。你不是心里正恨我呢,现如今老爷打了我一顿,你该是满意了。可算给你把仇报了。是吧。”贾琏一边吸气,一边数落平儿。

    “我说不是,想必爷也不信啊。”平儿呵呵一笑,就道:“这又是干了什么没王法的事了,惹了这一顿打。”

    “能为了什么,还不是大老爷看上了几把扇子的事。”贾琏气道。

    “扇子,不是上一次刚花了两千两买扇子吗,怎么还是为了扇子。”平儿不由紧张的道。如今但凡要钱,都得从她的手里过一遭,看着这钱财如流水一般的往外花销,如何能不着急。

    “你也知道花了两千两啊,你怎么不想想,二老爷却足足花了三千五百两的事。大老爷不把这点钱花出去,不赶上二老爷,他心里能好过吗。”贾琏低声道。

    “造孽啊……这都花的谁的银子,也不知道心疼。”平儿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话,你敢说,你就直管说去。反正我是不敢的。”贾琏抽了一口气,真是疼死个人。

    平儿自知失言,赶紧转移话题道:“那要扇子就要扇子,怎么还打了你。”

    贾琏冷笑:“不过是受了别人的气罢了。老爷如今被贬了官,大家谁不知道林姑父不待见咱们府里。以前奉承咱们的人如何还会俯首帖耳。那几把扇子,本是大老爷瞧上的。不想那贾雨村,真真是个白眼狼。听了老爷说那扇子比他上次得的两千两的扇子还好,竟然是想了法子,定了石呆子一个拖欠官银的罪名,把人给拿了。将那扇子直接夺了去,不知道要送给哪个上官。老爷心里气不过,只叫我想办法从贾雨村那厮的手里将扇子再花银子买回来。那贾雨村是谁,我是谁。人家翻脸不认人,我还能硬抢不成。强辩了几句,就被老爷打了。能有什么大事。”

    “就该叫林姑老爷将这贾雨村给办了。”平儿气愤的道。

    贾琏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倒马上想出一个主意来。嚷道:“拿纸笔来。快拿纸笔来。”

    平儿不知道贾琏要做什么,就耻笑道:“多早晚了,才想起念书来了。”

    “你知道个什么。”贾琏冷笑,“我治不了他,我就不信没人能治得了他。林姑父虽然不会给咱们这些人借光。但若是跟他有瓜葛的人敢作奸犯科,我相信林姑父是不会手软的。这贾雨村,我倒要看看他能蹦跶多久。”

    “爷这是要给林姑老爷写信啊。”平儿不由问道,“人家会管吗?”

    “会。”贾琏肯定的道:“贾雨村当过林妹妹的先生,老爷当初用他,未尝不是林姑父的举荐信起了作用。这样的人要是作奸犯科,被别人揪出来,林姑父少不得要背上一个识人不明的名声。所以,林姑父必然会自己先动手,反倒落得一个铁面无私的美名。”

    平儿低声道:“爷这样明白,做官也是做得的。”

    “我倒是想,谁能替我谋划呢。”贾琏自嘲一笑,就催促平儿,“快点拿笔墨纸砚,只看着你家爷愣什么。”

    平儿转身去了正房,简单的将事情跟王熙凤说了。王熙凤点点头,道:“可算是长了点脑子了。”这才叫小红去取了纸笔给她,叮嘱道:“写完你就拿来,我打发人送去,省的你又吃了闭门羹。再就是叫他等闲了别把这事说出去。背地里告黑状,人家知道了,心里就该防着咱们了。谁敢跟咱们交心。”

    平儿应下来,才转身出去了。

    贾琏听了王熙凤交代的话,点点头,道:“跟着你们奶奶多学些,你就没有这份见识。”

    “您这是瞧不上我了。瞧不上正好,叫那能瞧上的来伺候吧。我还不伺候了。”平儿说着,一甩帘子就去了外间。

    贾琏恨得骂道:“浪蹄子,你别等你家爷身上好了,看怎么收拾你。”

    林雨桐第二天收到王熙凤叫人送来的信,还有些莫名其妙。等看了内容,真是恨得牙痒痒。贾雨村这个人,算是整部红楼里最让林雨桐厌恶的人了。

    他的坏跟贾珍,贾赦的坏还是不一样的。贾珍贾赦,坏也就坏一人一事。但贾雨村的坏,可就影响更深远了。书上的原话是说‘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

    不光是贪官,对百姓还非常的残暴,不仁。这样的人,哪里是贾珍贾赦之流能与之相比的。

    用一句话就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贾雨村实在算得上是有文化的流氓,恶棍。

    林雨桐将手里的信看了又看,正好赶上林如海今儿在家,就赶紧将贾琏的信交给林如海看。林如海看了半晌,才想起贾雨村这个人来。

    “这贾雨村,当初是被牵连到一桩案子里,才被革了职。当初那个案子牵扯甚广,倒也有许多是无辜受牵连的。此人确实有些才学,为父不免起了爱才之心,帮扶了一二。但这人每每处事又带着几分自傲。为父又十分的不喜。所以并没有亲自举荐,而是推荐给了贾政。想着他养着许多的清客,又十分喜欢读书人。这位可是正经的两榜进士。哪怕留在贾家家学了当先生,也算有份差事。不想,此人倒有本事,这就钻营到知府的位子上了。若他为官真是如信上所言,倒也正好拿来立威。”林如海就道。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林雨桐能理解。

    林如海又叹道:“看来,人不可貌相,还真是没说错。这贾雨村好似也是出身官宦之家,虽然家道中落,但看着也有几分读书人的傲骨。没想到啊。”

    仿佛从这事里悟到了什么似得。

    林雨桐慢慢的退了出来。她相信,只要林如海肯查,贾雨村干过的那点烂事,就瞒不住。

    跟林家姐妹的悠闲日子想比,薛宝钗的日子,当真算不得好过。打从史湘云被史家人接走之后,不管是老太太,还是二太太,都不曾再提起过她跟宝玉的亲事。仿佛忘了这事一般。而更心塞的是,贾宝玉还傻傻的以为,跟他定亲的是林黛玉。家里谁都看得出来这位二爷很高兴,谁也不敢这时候凑上去,惹这个祖宗。

    紧跟着,贾政就被贬谪了。薛姨妈知道,这事,自己的姐姐多少有点埋怨自己的意思。她想着,要不是自己拿薛家的婚事出来,也不会逼着老太太抬出了林家。不抬出林家,也就不会惹得林如海直接出手,给了贾家一个教训。害的他们夫妻父子分离。

    虽然实际上他们夫妻即便不分离,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也是无事绝不碰面。父子关系更是堪比猫与耗子。但人家非得这么把罪名推到她们身上,她们也只得咬牙认了。谁叫着世上的人,都懂得捏软柿子的道理呢。林家他们得罪不起,只能迁怒自己这孤儿寡母了。

    一想起来,薛姨妈就一肚子的火气。如今,人家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这么拖着。自己干着急,能有什么用呢。

    这点事,她还没处理明白,家里突然就来客了。原来是薛蝌带着薛宝琴上了京城。贾家因为客人的到来,又一次喧闹了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