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红楼(49)
    红楼(49)

    史鼐的夫人冷笑一声:“这亲事订的,可真是及时啊。还真有那不要体面的人家,巴巴的把闺女放在你们家,随时准备替补。二太太养儿子不作法,这会子想起坑人的法子,倒是比什么时候都成啊。别以为就这么了了,也别指着宫里的娘娘,大不了让我们老爷上金銮殿上去,咱们辩一辩这是非曲直。”

    这话倒也能唬住人。史家两兄弟比起贾家的人,自是强上不少。皇上能记着给他们调职,甭管好坏,这证明皇上心里是有他们的位子的。

    王氏脸色一变,真要是闹的不可开交,娘娘也必然受牵连。她看向贾母,只盼着老太太能劝服娘家人。贾史王薛,自来都是一体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娘娘可不光是贾家的娘娘。

    贾母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但话却不能这么说出口。毕竟,娘娘是在宫里,可谁也没见到多了一个娘娘所带来的好处。升官的没有,封爵的不见。半点好处没落到,反倒搭进去不少银子。这些亲戚家,在修园子的时候,哪家没有拿出银子来,贴补一二。可这做任何事,付出了,自然就要等着回报的。其他几家看不到利益,心里难免就生了芥蒂。如今,自家的日子难过,他们的日子只怕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对贾家,他们心里未尝就没有不满。如今,倒是越发的不好说话了。

    再说,自己是对云丫头不满意,可对薛家的姑娘,更加的不满意。对于王氏这么看不上史家的人,心里也觉得憋气。

    但想想宝玉这孩子,却不想叫他的一辈子就这么定下来。思前想后,就先对王夫人呵斥道:“你怎的什么话都敢往出嚷嚷。这两个玉儿的事,就是当初我跟敏儿,我们母女私下里说定的,还没得了林姑爷的认可呢。你怎么能这么随意的说出来。林姑爷怪罪起来,我可不担着。”说完才对史鼎的夫人和史鼐的夫人解释道:“你们才说了我那外孙女不来我这里住,倒不是什么生分了。嫡亲的骨肉,哪里就能生分了。皆是因着跟林家早年有过口头上的婚约,才不好叫孩子在家里住着,孩子大了,脸皮都薄。没定下不好叫见面,定下了就更不好见面了。因着宝玉有这个婚约在,真是不能随意的再定下旁的什么亲事。云丫头的亲事,咱们再踅摸也就是了,我记得王家还有适龄的哥儿,要不然我豁出这张老脸,去问问。”

    王夫人愣了一下,也就不言语了。老太太这话要是真的成了,自然比薛家的亲事更好。薛家许了十万两银子的陪嫁,自己当然动心了。可林家能给予的可就更多了。光林家的大丫头一个及笄礼,所耗费的就不是小数目。可以想见,林家嫡女的嫁妆肯定也是十里红妆,别说十万两,就是二十万两都打不住的。又有林如海的提携,宝玉说不得也有给自己挣一个凤冠霞帔的机会。至于说,将云丫头说给自己娘家侄儿的事,哪里不成了。那几个孩子虽然不成器,但是配给退了亲的姑娘,也是使得的。

    于是,她什么话也没说,仿佛那之前她嘴里说的亲事,就是跟林家的亲事一般。心道: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太这个理由找的好。

    史鼐的夫人就耻笑道:“老太太,您这自说自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娴熟了。只看看人家林家的少爷,就知道林大人在选女婿上有什么要求了。亏得您还能提什么宝玉。人心都是偏的,谁都觉得自家的孩子好。可也没您一味的如此的偏袒的。若不是宝玉坏了云丫头的名声,我们还看不上宝玉呢。你只打听打听,人家卫家的哥儿是什么名声,你们家宝玉是什么名声。我们都瞧不上,您还指着林家能看上不成。您这是哄着我们玩呢,还是哄着您自己玩呢。还敢提什么王家的孩子。那几个小爷们,哪个不是吃喝嫖赌占全了的。拿什么跟卫家的哥儿比。论起家世,人家卫家不必王家差。论起样貌,比你们家的宝玉也强些。论起人品,更是没有人说一句不好的。您要是能再找出能胜过卫家的,咱们这话就撂开不提,要不是不能,老太太,咱们还得继续掰扯。”

    史鼎的夫人也接话道:“再说了,您家毁了云丫头的名声还不算,如今连人家林家的姑娘,您都不放过了。我们是您的娘家人,您的侄孙女您不心疼,这亲外孙女,您也不心疼不成。毁了云丫头还不算啊,如今连亲外孙女您也要拉下水。得亏您还敢提您的闺女,要是她知道您打着她的旗号祸害她的闺女,老太太,您真觉得人死了,就不能找您拼命了不成。”

    贾母顿时只觉得心口疼,女儿早逝,不是不得已,哪里能老是惊动她的亡灵。

    王夫人一看贾母的脸色,就道:“老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史鼐和史鼎的夫人却只道贾母又在装病,故而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只看着这对婆媳冷笑。

    却说,贾母院子里的这点动静,根本就瞒不住有心打探的人。

    贾宝玉本是陪着史湘云的,见她哭了一场,端是可怜,就只安慰道:“世人多愚昧,哪里知道妹妹的好。我这就找那卫若兰去……”

    史湘云还没有说话,袭人就赶紧将人拦下来了,道:“我的小祖宗,你裹什么乱啊。本就因着云姑娘常去咱们院子,别人就只说因着二爷你,才……您这会子去夸云姑娘,可不是坐实了那些罪名。到时候就真是脱不了干系了。”

    翠缕性子直,听了袭人的话,就不乐意的道:“这话怎么说的,什么叫做因着我们姑娘常去你们院子的缘故。难道我们姑娘就是那没家可归的,非要住在贾家的不成。难道二爷就有了避讳,不来找我们姑娘不成。”

    “快些住嘴。”史湘云呵斥道:“我跟二哥哥是兄妹,别人这般说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般说起来。”

    翠缕跺脚道:“姑娘倒是看的开,如今卫家退亲,姑娘的后半辈子又怎么办。”说着看了宝玉一眼,道:“二爷只在这里安慰我们姑娘有什么用,真要为了我们姑娘好,就去求了老太太、太太,将来长长久久的一处才好。如今这样算什么。”

    史湘云这次倒是没有呵斥,只是将头埋在了枕头里,呜呜的哭。

    贾宝玉急的一脑袋的汗,想要应承,但脑子里不时的跑出来黛玉的身影。怎么也无法开口给人家承诺。

    突的麝月急匆匆的进了沧海文学网馆,拉了袭人就道:“太太和薛家姨太太商量妥当了,要将宝姑娘定下来,给咱们做宝二奶奶。”

    这话也没避着人,史湘云和贾宝玉都听见了。史湘云的哭声戛然而止,转过身,怔怔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猛地一跺脚,“哪个许下这个婚事的。肯定是假的。什么金玉良缘,都是哄人的鬼话。”说完,脸色就惨白,神情似乎也有些呆愣。

    史湘云仿佛看到了一丝契机,宝玉原来是不愿意宝姐姐的。就哭着喊道:“二哥哥……”

    贾宝玉仿佛失去了魂魄,心里顿时空落落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袭人和麝月正被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见晴雯跑了进来,道:“这是怎么了。”说着拉着贾宝玉直往外走,道:“才刚老太太说,早就跟姑太太说好了的,说是定下了林姑娘。二爷再在这里,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

    贾宝玉这次回魂了,问道:“你是说什么,定下了谁。”

    “自然是林姑娘啊。”晴雯有些知道贾宝玉的心思就道:“如今正说着呢。说是早年姑太太还在的时候,就已经定下的事。”

    贾宝玉顿时就喜笑颜开,道:“这就对了。要不然老太太为什么将妹妹接到家里来。”说完,果真跟着晴雯急匆匆的走了。他的脑子里全都是林妹妹终于能陪着自己再也不分开的喜意。

    史湘云望着宝玉的背影,看着还在晃动的帘子,狠狠的闭上了眼睛。“竟是我错了。我若是跟林姐姐一样,有个姐姐在,今日,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翠缕眼泪就下来了,“姑娘,咱们家去吧。何苦在这里受这份委屈。”

    史湘云惨淡的一笑,道:“好啊,你去收拾东西。”

    而如今,跟史湘云一样,变了脸色的还有薛家母女。薛姨妈听说了卫家退亲的事,就想到了史家肯定要上门逼婚的。以自己对自家姐姐的了解,当然知道,她说什么也不会给自己的儿子娶一个退过亲的女子。而短时间内,她又能上哪找一个合适的人选给宝玉呢。于是在听说了史家的两位侯夫人上门的时候,也赶紧的去找了王夫人。自家没有能跟别人比的,唯一能拿出来的也就是不算多的银子。十万两,几乎是薛家的一大半家当。果然,自己这姐姐动了心。算是应承了下来。

    可万万没想到,老太太还能拿出这样的杀手锏。如此一来,这事情又不成了。

    薛宝钗说不上是什么心情,就道:“老太太说的事,根本就不成。说不得还会惹恼了林家。倒是得防着老太太顾着娘家人。而且,云丫头这事,说到底,贾家脱不开关系。再加上两位侯爷身上还有差事,真闹起来,只怕……”

    话还没说完,就听丫头来报,“不好了,云姑娘上吊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