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红楼(41)
    红楼(41)

    王熙凤从林家回来,平儿赶紧过来服侍。

    “我说你只管忙你的去,这里有小红就成了。你巴巴的过来作甚。”王熙凤接过平儿递来的热帕子,擦了一把脸道。

    “哪里有奶奶辛苦,我却在一边受用的道理。”平儿自是觉察出王熙凤对自己不及往日亲密,反倒比以往更殷勤小意。

    “你这蹄子如今也这般会在我跟前弄鬼了不成。”王熙凤一笑道:“谁不知道我如今爱串门子。可这串门子也是有讲究的。为甚老太太,太太都不发话,由着我这般。还不是靠着我联络着林家。家事横竖就那么些,你只照管着就成了。如今最紧要的反而是外面。你要是多心,可平白辱没了我对你的情谊。”

    平儿一愣,笑道:“我哪里就多心了。只今儿真有事要问奶奶。”

    “说吧。”王熙凤往榻上一歪,道:“家里这点事,你直接拿主意就成。不都有成例吗。照着做总是错不了的。”

    “要是能有个成例,我也就不做难了。”平儿叹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想的,又将云姑娘接过来了。说是既然订了亲,就该是学些为人媳妇的道理了。要接来自己教养。将史家的两位太太气的,咱们家的人去了,都没露面。只打发了个婆子出来应付。如今人是接来了,可老太太也不安排在她的院子了,倒一径的说云姑娘在史家学规矩已经够可怜,先叫住进园子里松散松散。找了我去,叫我收拾收拾沧海文学网馆。这沧海文学网馆原有的东西倒是能用,可这要住人,怎么一个收拾法。奶奶倒是给句话。”

    “这话怎么说的。给再多的东西她又搬不走,想摆什么只管摆着便罢了。要是担心不小心损坏了,那倒大可不必担心。除了宝玉那屋的活祖宗们,再没有那般不爱惜东西的人了。我恍惚听着那叫晴雯的撕了好几把上好的扇子。这般的不管不顾,你要是跟她好,提醒她收敛着点。那长在枝头最好的果子,总是最先被鸟啄的。”王熙凤闭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因又问道:“或者你只管去问问云丫头,或许她自己不想搬过去住也未可知。”

    “哪里需要问。云姑娘如今已经欢欢喜喜的带着丫头去了。另外,有宝姑娘的屋子比着,云姑娘那边怎么收拾,都是显眼的。宝姑娘那边,空洞洞的跟个雪洞似得。”平儿道。她也不正是怕两家的亲戚不能两样的对待。至少面上要好看些。别只偏了史家的姑娘,得罪了薛家不打紧,就怕太太多想。

    王熙凤皱眉,心道:这云丫头都已经定亲了,怎生还这样冒失。见平儿还在等自己的回话,就道:“这有何难。你只说要开库房,将姑娘们都问一遍就是。那些东西收着也是白收着,给她们用了,又能如何。”

    平儿心说,这开库房取东西,没有奶奶的同意,自己一个挂着钥匙的丫头,如何做的了住。见王熙凤发话了,这才应下来。准转头又问道:“林大姑娘可好。”

    “姑娘家的症候,瞧着是第一来,难受了些。不打紧。”王熙凤有些迷糊。出了一趟子门,就泛起了困。

    平儿刚要转身退下,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奶奶身上不少日子没换洗了。该不是……”

    王熙凤猛地睁开眼,这些日子七事八事的,还真把这一茬子给忙忘了。

    “小红那丫头能干,但到底是小孩子家家的,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平儿一看王熙凤的样子,就知道*不离十了。

    小红从里间出来道:“总得有两个月了吧。该是不会错的。”

    “这是喜事啊。”平儿是真的高兴,她这些日子的压力也大。抬举姨娘本就是为了子嗣。不少人在背后嚼舌根,说自己不是本分人。孩子没怀上,倒抓着手里的权力不撒手。每常想起这些,心里能不堵得慌吗。“我这就去叫人请大夫来。”

    “站住。”王熙凤突然叫住平儿,“千万别声张。只叫小红去林家,让林大姑娘将林家惯常用的大夫请一个来。如今,我除了她和你们,再是谁也不信的。”

    平儿一下子就愣住了。奶奶这是疑心了谁。

    小红见帘子一动,马上朝王熙凤使了一个眼色。外面的丫头看着松散,但都是小红特意找出来调拨来的。将这屋里守的严严实实。这帘子一动,就证明是贾琏回来了。该是在外面偷听。

    王熙凤的余光往帘子那边一扫,就对平儿道:“你也不想想,我那亲婆婆是怎么去的。咱们二爷上头还有一个嫡亲的哥哥,长到五六岁上怎么就死了。还是落水而死的。当这一家子丫头婆子都是摆设啊。看不住一个孩子不成。二爷又是怎么到了二房,由着二房教养的。这里面的事情,可就经不住琢磨了。左右不过是大房得了爵位罢了。这才是害人的根本。可这话,我又怎好说呢。当初怀大姐儿的时候,一直都十分顺畅。生的也不艰难,怎生就调理不好,这么几年都没怀上。这些个事,我每每想起来,就一身的冷汗。可咱们那位爷,只怕还想不到这一层。我即便说了,他只怕也更信养了他一场的二婶子,我那亲姑妈。说不得什么时候他就被人领着犯了要命的事,那这爵位就真的跑了。想起来我怎能不灰心。若是侥幸,真叫我这肚子里揣了个哥儿。保下他,咱们就都有靠了。”

    平儿的脸唬的没有半点血色,小红一脸惊恐,但心里却觉得二奶奶这话,只怕是为了唬住门外的人的。

    果然,贾琏一脸铁青的掀了帘子进来,道:“你刚才那些话是个什么缘故。”

    王熙凤一副被惊吓的模样捂住胸口:“几时回来的,在自己家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唬了人一跳。”

    平儿回过神来,接话道:“二爷好歹小声点说话。不说别的,就只别惊着奶奶肚子里的哥儿才是正经。”

    贾琏这才将视线落在王熙凤的肚子上,也回过了神。“有了就好。你既然不放心,就叫人去林家一趟也就罢了。”

    小红立马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贾琏这才道:“你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

    “哪里有什么,不过是我多思多想了罢了。”王熙凤转脸就不认了。这些话凭没证的,怎么承认。要是将这人的性子激出来,他不敢不顾的闹腾可怎么办。只要在心底有这么一个印记和怀疑就成了。也能时刻的警醒着他,别犯什么要命的事,省的被人抓了把柄。等将来,这家败了,可别牵累到自己和孩子身上才好。

    王熙凤越是云淡风轻,贾琏心里反倒越是嘀咕。就道:“只这话再别说了,今儿是叫我听见了,要是叫别人听见,可不就要了命了。”

    “我知道了。只以后我就不出院子了,管它外面闹个天翻地覆,我只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王熙凤说着,就看向平儿道:“我知道这家里说什么的都有,你也跟着受了不少委屈。这委屈都是你替我和你二爷受的。我心里记着你的情分。”

    平儿眼眶一红,“奶奶说的什么话。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没的说这些,反倒生分。”

    贾琏心里虽然琢磨着王熙凤刚才的话,但看到妻妾和美,再想想别人家的个个斗得乌眼鸡似得。顿时觉得有些心满意足。

    林雨桐见到小红,才知道王熙凤可能有孕了。想到原著上,王熙凤确实怀过一个,可惜流产了。据说就是个小子。如今见她这般谨慎,就笑道:“你且回去。我马上打发人请了大夫送过去。就说是去给你们奶奶瞧瞧,调养身子的。”

    小红马上大喜。反正自家奶奶急着要孩子,大家都知道。求了林家给找个大夫调养,肯定没什么人起疑。到时刚巧诊出有孕,谁还能说什么不成。省的别人觉得确诊一个喜脉,还巴巴的求了林家,有些小题大做。万一真是有那害人之人,反倒叫对方起了疑心。这林大姑娘真是□□都为自己奶奶想到了。难怪奶奶只跟她好。于是马上跪下,真心实意的磕了头。

    林雨桐叫人扶她起来,见这丫头额上已经青了一片,就道:“真是个实心眼的好丫头。好好的服侍你们奶奶,日后有你的好处。”又□□儿找了外敷的药给她,才让人送她出门。

    小红前脚进门,将林雨桐的意思说了。后脚就有人禀报,林家的人带着大夫来了。

    贾琏就感叹道:“这次承了林家的情了。”

    感叹了一番,赶紧请了大夫进来,果然就是喜脉。已经两个多月了。如今王熙凤身体康泰,大夫只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罢了。贾琏赶紧跟大夫确认下复诊的时间。这就是借机把这个大夫给定下了。这大夫得了林家的话,自是无有不应的。平儿又取了二十两银子的诊金来。才算把大夫送出了门。贾琏欢喜的不知道怎么好,问道:“是不是得赶紧告诉老太太一声。”

    “应该的。”王熙凤接过话头,笑道:“大老爷,大太太那里也少不得你跑一趟。”

    大老爷是亲爹,自是应该亲自去。贾琏没有不应的。

    不提王熙凤这些年的心愿达成,如何的欢喜。只说贾琏一路小跑的进了贾母的院子。

    “如今这般的大了。怎生还这般急急火火的。”贾母笑道:“这又是为了什么。”

    “老太太,孙儿又要当爹了。”贾琏乐呵呵的禀报道:“特来讨老太太的喜欢。”

    “这可是大喜事。可是平儿有了。”贾母嗔道:“那也不许冷落了你媳妇。怎么不见她跟你一块来。是不是又吃起醋来了。叫她来,我好好的说说她。”

    贾琏打嘴道:“是孙儿欢喜糊涂了,话都没说清楚。那有喜的正是孙儿媳妇。”

    贾母一愣,才道:“这正是大喜事。平儿那丫头虽好,却比不得凤丫头这正经奶奶肚子爬出来的。你只看看宝玉和环儿,就知道了。”

    贾琏自然更是喜欢嫡子的,不过要再有庶子那就更好了。这嫡庶也不能一概而论,林家的就是庶子,但谁敢说不好。

    鸳鸯心里凉飕飕的。只看老太太的态度,就知道有多不稀罕姨娘。她带着丫头们跟贾琏道喜,贾琏忙欢欢喜喜的应了。

    “你先去告诉你们老爷太太,叫他们也跟着欢喜欢喜。”贾母打发贾琏,“我一会子就去瞧瞧你媳妇去。”

    “哪里敢劳动老太太,没的折了福分。”贾琏客气了一句,就转身出去了。

    才转到前面,就远远的看见贾政送了一个面熟的人出门。竟是忠顺亲王府的长史。这位亲王府的长史,也只是听说过,且没攀上交情呢。此时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屈尊来了贾家。他心里泛起了嘀咕,倒是不好凑上去。只赶紧闪身,站到了廊子的下面,有早木遮挡,算是避过去了。直到两人出了视线,贾琏才转出来,恰好见到一个老爷的清客,不免问起了那长史来府里的因由。

    “却是寻宝二爷打听一个叫琪官的。”那清客说了一句,就摇头叹息着赶紧走了。

    琪官的大名,贾琏怎么会没听过。薛蟠那呆子,对这个琪官可是垂涎久矣。没想到这人倒是瞧上了宝玉。不过这也难怪,宝玉这样的,少有人瞧不上。

    不过,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才要走,就听见老爷呵斥贾环的声音。

    就听那环哥儿道:“……宝玉要□□金钏,叫太太知道了,反打了金钏。金钏不忿,就跳井了……脸肿的脸盆一般大,端是吓人。”

    贾琏心道:这环哥儿倒真是告状的好手。他本想上去为宝玉解释一两句,但不知怎的,王熙凤之前说的话,就不由的闪现在脑子里。若是自己没有了资格继承这府里,那能继承的人又是谁。这么一想,他脚下一顿,转个方向去给大老爷报喜。

    贾政听了贾环的话,气顿时就往头上涌。死了个丫头,只是给了他一个宣泄的口子罢了。在家里把玩丫头,总比跟戏子名伶混在一起强些。调、戏丫头,在公子哥的身上,并不是什么大毛病。谁家的孩子没点这个事啊。这事说起来,不算多丢人。就算是沾着‘淫、辱母婢’的罪过,这在家里也能转圜。母亲给儿子婢女,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可那琪官是谁,不说他是忠顺亲王的人。就只因着那是个男人,就叫贾政心里泛起了恶心。谁家当爹的知道儿子背后还有这些个毛病,不得气死了。可这事,心里再气,也而不敢拿到明面上喊打喊杀。刚巧,贾环就递了这么一个借口过来。

    “你这孽障!”贾政一进书房,就指着宝玉喝道。

    贾宝玉正为出卖了琪官的事,心有不安,如今叫贾政一吓唬,面色更加的难看。

    那边的贾政心里却更是难受,长子没了,就这一个能看的。不管怎么在文章上不长进,自己骂归骂,但何时真的打过他。可千不该万不该,身上养了这么个毛病。如今自己年已过百,以后还能指靠谁去。越想宝玉的不成器,心里越是气愤。今儿不把这毛病掰过来,就不能算完。不打疼了他,他就不知道厉害。

    又有不少清客来劝,贾政真是觉得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尽了。想到伤心难堪处,真是老泪横流。

    一棍一棍打在宝玉的身上,贾宝玉嘴被堵着,也叫嚷不得。众人看确实打得狠了,要拦着,只贾政着实气急了。哪里肯依。倒是有那机灵的,赶紧给王夫人和老太太送信儿去了。

    正闹闹哄哄,倒是王夫人先来了。见到宝玉被打成这幅模样,如何能不心疼。不免在贾政面前又哭了一回长子,这才叫贾政心软了些。不过陪着贾母而来的李纨,心里却着实不是滋味。每每都提起大爷,好似多看中似得。可兰儿和自己何曾被公公婆婆另眼相看过。婆婆更是一年半载的也想不起还有一个孙儿的。看看老太太对宝玉如何,再看看婆婆对兰儿如何。一样都是祖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可见这哭大爷,也没多少诚意的。要是大爷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贾家过的什么日子,不知道会做什么想头。哭的那般伤心,看着倒是一副慈母的样子。但是,那哭的不是大爷,而是她自己苦处。。

    这一场闹剧,将王熙凤怀孕的喜事彻底给压下了。别说没人上门恭贺,就是这一家子下人,哪个脸上都不敢漏出笑模样来。贾琏和王熙凤两口子,那真是异常的憋闷。王熙凤还罢了,早就看透了,没有期望,也就没有多大的失望。只贾琏,才是正经的长子嫡孙,又是正妻有孕,心里正自欢喜的时候,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彻底透心凉。只道:“罢了,罢了。咱们自己只关了门过自己的日子是正经。”

    要不然你还能指望什么呢。王熙凤心里哼了一声,打发贾琏,“我如今不能伺候你,你只去平儿那里歇着去。对外就说,这一胎不安稳,要养着。”

    “胡说!”贾琏呵斥道:“没有这么咒自己的。不顾着自己,也得顾着儿子。”贾琏看着王熙凤的肚子,犹如看见了活宝贝。

    “我的爷,不这么着。这一家子又得开始折腾我了。不信你试试。”王熙凤闭上眼睛道。

    话音才落,就听见外面有丫头说话的声音。不一时小红进来,道:“太太打发人来说,瞧二奶奶什么时候得空了,去一趟林家。家里的香露只有木樨的,和玫瑰的。如今倒是荷花的更顺口些。这两天宝二爷的胃口定是不好,有这东西入口也能香甜些。林家该是有这些东西的,讨要些也就罢了。”

    贾琏顿时怒道:“什么宝二爷,就是宝天王老子,如今也没有我儿子要紧。”说着,就要起身去找王氏推辞。

    “你何苦这个时候生事端。”王熙凤拦下贾琏,对小红吩咐,“你只去找平儿,我记得林家给的香露叫她收着。我不爱这些劳什子玩意,该是没用呢。如今找出来,给太太送去,也就打发了。多大点事。”

    小红应声去了。贾琏才道:“是我没本事,叫你在这家里受委屈了。”

    王熙凤心里软了一瞬道:“说这些做什么。老爷在马棚那边住着不也没说话吗。咱们做小辈的,还能翻了天了。只以后太太再叫二爷办事,爷好歹多个心眼。说句不中听的话,那娘娘要真的出息了,咱们能得了好吗。只看端午的礼就知道了。薛家都比咱们大房得脸。你说,咱们巴巴的,图什么。爷以后不为了我,也得为大姐儿和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想想。总得留点什么给儿子传下去不是。”

    贾琏迷迷糊糊的出了屋子,这家里的悍妇突然变成的贤妻,他这心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适应期,还是适应的不太良好。

    那边袭人送走了贾母王夫人,只看宝玉的伤。不由的掉了泪,道:“这次这么着,又是为了什么。”

    “可不是汗巾子惹的祸。”贾宝玉疼的恨不能晕过去,低声道:“你瞧瞧,伤的可厉害。”

    袭人嗔道:“能不厉害吗。皮开肉绽的。这如今大热天的,只怕也不好养呢。”心疼又发愁了半天,才道:“我就知道那不是个好人,劝着二爷不要结交,二爷偏不听。”

    见宝玉疼的说不得话,又去问了跟着宝玉的小斯。茗烟道:“谁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这事只薛家大爷知道。”

    袭人不免心里迁怒薛家。等到薛宝钗捧着药丸来,她倒是没说什么话,心里却不由的腹诽:拿着一丸药来,能顶什么使。不拘是配好了拿来,还是将方子送来,人也好用药啊。这冷不丁的一丸药,叫人怎么用。用完了今天再换其他药不成。图什么啊。

    薛宝钗既然心里有想法想要嫁给宝玉,自然就比别个时候要能放下一些。看了宝玉,先就红了眼眶,“你如今这么着,都是不听人劝的缘故。不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瞧着……”话音一顿,面色羞赧,再也说不下去。可这欲语还休,却是最为动人的。

    贾宝玉瞬间就觉得身上的疼清减了些。

    史湘云一掀帘子,就瞧着一个脸红红的,眼圈也红红的。另一个只痴痴的看着,就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两人被打搅,薛宝钗不自在了一瞬,就笑着对史湘云道:“这话怎么叫人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心里懂就成了。”史湘云笑了一声,就道:“二哥哥如今可是称愿了。一家子姐姐妹妹都围着你转。”

    贾宝玉抿嘴一笑,道:“云妹妹怎么才来,快坐。”

    史湘云倒是没坐,只看着贾宝玉身上盖着东西,就知道只怕里面什么也没穿,哪里能再呆。抿嘴一笑,又闲话了两句,才拉了薛宝钗起身告辞了。

    贾宝玉只觉得能得姐姐妹妹几滴泪,即便死了也值了。这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恍惚听着有人在自己耳边低低的哭泣。他睁开眼,恍惚看见是林妹妹在哭,又恍惚不是。才要说话,就见林妹妹的影子慢慢的淡去。他心里一慌,顿时像失去什么要紧的东西一般,喊了一声:“妹妹!”

    林黛玉正在梦中,猛地被一声‘妹妹’唤醒。顿时豁然坐起身,捂着胸口,只觉得闷的疼。

    雪雁和芳华赶紧过去不由的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一句话还没问完,林黛玉一口就吐了出来,将一天吃的都吐了出来。

    “这是中了暑气吧。”芳华叫了雪雁收拾,道:“得赶紧叫大夫。我这就回禀大姑娘。”

    “且站住吧。”林黛玉自是知道这不是中暑,是梦做得太古怪的缘故。她不想折腾人,就道:“把药丸子取出来我吃一丸,若还不好再说。许是睡着的时候手压住胸口的缘故。吐了我倒自在了些。”

    芳华不敢违逆,忙点头应了。

    收拾停当,黛玉将丫头打发出屋子,才靠在软枕上。不由想起刚才那梦,梦里自己怎生会那般的难过,宝玉身上明明就是伤的不轻。也不知道这梦是吉兆还是噩兆。想了一回,再也睡不着,只把枕边的医书拿来翻看,看着看着倒也看进去了。

    贾宝玉叫了一声‘妹妹’,也没留住林黛玉。就猛然叫梦惊醒过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这才想起,今儿唯一没见的就只林妹妹了。想起林妹妹的影子在梦里越发的模糊,只觉得心里钝疼。见袭人没醒,倒是晴雯掀了帘子前来查看,就小声道:“你明儿可能出府一趟。”

    晴雯见宝玉满头的汗,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就问道:“自是出得去的。爷有什么吩咐,或是要办的事。”

    “你明儿替我去林家瞧瞧林妹妹。”贾宝玉捂着胸口道。

    “这好端端的,没个由头,我巴巴的跑到人家家里去做什么。再说了,林家规矩大,我去了,也不一定能见着啊。就连紫鹃,都已经好些日子不见消息了。也没有可找之人不是。”晴雯不由愣着道。这大半夜的,这位爷怎么的就想起这么一出了。

    “你只送了东西过去就罢了。”贾宝玉摇摇头,指了指身边的帕子道:“就它吧。”

    专门送一条旧帕子。这是个什么说头。晴雯见这位爷神色不好,显然不是开玩笑的,就赶紧接下来了。大不了明天走一遭就是了。

    “别叫袭人知道。”贾宝玉看了一眼沉睡的袭人,吩咐道。

    晴雯莫名其妙的点点头。“我明儿一早就去。”

    林雨桐除了关注王熙凤有孕的事情,其他的一概不管。第二天一早,手臂上被什么虫子咬了,这才想起换窗纱。

    从库房里选了细纱出来,拿了天青色的叫丫头们抱着,先换了林如海和林雨杨书房的窗纱再说。

    一到外院,才知道闻天方今儿来拜访林如海了。她倒不方便先过去。只得去了林雨杨的院子,指挥着丫头们换。

    而林如海的书房里,翁婿相对而坐。

    “岳父。”闻天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婿家里没有长辈,这才贸然亲自前来商量婚事。还请岳父见谅。”

    林如海看着这样的女婿,心里哪里会不满意。但真要马上嫁女儿,他又如何舍得。就笑道:“桐儿这还没有及笄,现在说婚事,还为时过早了些。”

    闻天方笑道:“这虽是赐婚,但该走的三媒六礼,却缺一不可。小婿断断不敢委屈了大姑娘。”

    这倒也是正理。林如海还真不能反驳。夫家的礼越是齐整,越是显得闺女金贵。他沉吟半晌才道:“那就打发媒人上门吧。”

    闻天方心里一喜,这婚事终于算是走入正式的流程了。于是两人又说起了朝中的事。

    “皇上的意思,只怕还是要重用岳父的。”闻天方透漏道。

    “如今,重用反而难以全身而退。”林如海在闻天方的面前,都是没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自家的女婿,有什么要隐瞒的不成。

    “岳父这么想,我就放心了。”闻天方小声道:“昨晚,皇上还说起了对于岳父的安排,本打算加封太子太保的。叫我给拒了。储君之事,太敏感。一个不好,就被牵连了。”

    林如海松了一口气,看着闻天方倒更加的满意起来。

    林雨桐给林雨杨收拾完,不知道林如海和闻天方要谈多久,就想,不行的话自己就先回去,叫人收拾饭菜。不想刚出了院子,就见两人从林如海的院子出来。

    这都看见了,还能躲了不成,也太小家子气了。林雨桐大大方方的过来行礼,还问道:“不吃了饭再走吗。”

    闻天方嘴角一翘,心情顿时就明媚了起来,“不了。皇上那边还有差事。改天吧。”

    林如海瞧见下人们抱着一捆捆纱,就问,“这又是做什么。”

    “想给父亲和杨哥儿换窗纱。这小虫子,一般的窗纱兜不住。”林雨桐笑道。

    上好的细纱糊窗子!林如海乐呵呵的道:“好!喜欢就换吧。”然后看了一眼闻天方,心道,我闺女就是这么败家,你养得起吗。

    闻天方看着这姑娘笑容爽朗的脸,就笑道:“我昨儿还说屋里总有小虫子,怪烦人的。倒没想着换窗纱。”

    林雨桐一愣,这是几个意思,他也要换吗。就接话道:“那就拿几卷回去用呗,为找这个再开一次库房怪麻烦的。”

    闻天方马上就笑着应了。眉宇间还有几分得意。甭管我养不养得起,只要娶得媳妇是懂得往自己家扒拉的就成了呗。

    林如海嘴角一抽。真是女生外向啊。

    林雨桐也没懂这翁婿俩打的什么哑谜,欢快的送走了闻天方,又去林如海的书房里折腾。林如海看着这孩子将家里照顾的妥妥当当,也没一天清闲的时候,还真就舍不得她嫁人。总想着在家里,总比给人家做媳妇轻松点不是。

    忙忙叨叨一早上,吃了午饭,才要歇息,就听着春儿来报,说是角门外有个叫晴雯的丫头,来给二姑娘请安。晴雯,春儿自然认识,但角门上的下人不认识啊。这才报了上来。

    “她来做什么。”林雨桐皱眉道:“也罢了,拦了这回,拦不了下一回。横竖都得她自己想明白啊。”

    春儿这才出门,接了晴雯进来,直接去了林黛玉的院子。林黛玉从昨晚开始,就叫一个梦搅和的睡不着。这会子精神正差。见了晴雯还一愣,道:“你怎么过来了。”

    晴雯被林家的规矩震慑的,倒也不敢随意的说话,见春儿在,就只道:“出来办事,顺便给姑娘请个安。”

    春儿一笑,也不揭穿。只说自己有事,就告辞出来了。

    “可是宝玉叫你来的。。”林黛玉不由的问道:“他可是受了伤。”

    “这事已经传出来了吗。连林姑娘都知道了。”晴雯愕然,“都是这些小蹄子,嘴上真该都长了疔,烂了舌才好。”

    “竟然是真的。”林黛玉心里骇然。这事说起来,真是没人信的。强压下心里的慌乱道:“他可是叫你来有什么话说。”

    “并不曾。”晴雯有些尴尬的将帕子递过去,“这是宝玉叫给姑娘送来的。”

    黛玉接在手里,见识一方家常用的旧帕子,一时就怔住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