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红楼(37)
    红楼(37)

    贾家的事,林雨桐没有再去关注。因为按照日子计算,林如海眼看就要回京城了。照着林雨桐的心思,去江南做官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早早的回了京城,弄个清闲的差事,才是最妥当的。如今已经是从一品了,从实职上卸任,怎么也要再升上一级吧。那就是正一品了。哪怕挂着虚职,那也是又清贵又体面。何乐而不为呢?

    人啊,得知道什么是急流勇退。

    看着林黛玉吃的一日比一日少,让林雨桐觉得,这两年的照顾都白搭了。眼看要验证自己照顾的成果的时候了,她偏生不配合。千万别叫林如海以为自己亏待了林妹妹才好。

    不管怎样,但这已经让林雨桐无能为力了。

    她把精力都放在了弟弟和闻天方身上。

    闻天方如今每每想起一僧一道的话,心里就不由得侥幸。这林家的大姑娘,闹不好是跟自己一样的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林家跟上辈子不一样了。

    他不由得有些庆幸,如果今生没有这个人,是不是自己这辈子还是要注定孤独呢。只要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越发的用心起来。三不五时的送些玩意过去。

    林雨桐没有拒绝,不管送什么都照单全收了。未婚的男女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极限了,想要见个面,谈谈人生理想什么,那就是扯淡。

    等天气热起来,房里开始要用冰的时候,林如海的船马上就要在通州码头靠岸了。

    林雨杨早两天就已经在码头等着了。林雨桐带着林黛玉在家,将林如海的院子收拾了出来。

    林如海站在船上,望着京城的方向,眼睛不由的湿润起来。他扭头问林管家道:“还有多远?”

    “还有半日的路程。恐怕少爷已经在码头了。”林管家自然知道老爷的记挂。京城的几位小主子,就是林家的将来。

    “这大热天的,就不该来接的。难道我还认不得回家的路了?”林如海嘴上抱怨,但心里何尝不美?儿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秀才了,□□两年再下场,不敢说一定就是解元公,但一个举人还是不在不话下的。舅舅每常来信,都是一味的溢美之词。以舅舅的性子,夸赞的话八成都是真的。这怎能不叫自己心里暗暗的得意呢。后继有人,是比任何成就都要让人心满意足的事。

    “主子记挂小主子,小主子难道不记挂您啊。”林管家如何不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思。果然,这话一出口,林如海的嘴角就又翘起来了。

    “只盼着能卸了身上的差事,在京城陪陪孩子啊。”林如海叹了一声道:“如今大丫头都要嫁人,再不陪陪孩子,就该成了人家的人了。”

    “横竖就在京城,姑爷那边又没有亲眷。您这半个儿子得的可是实实在在的。正好少爷还是独苗苗,您正怕他孤单。如今多好。只隔了两条街,来往方便。”林管家一径的安慰。林如海的心里才好受些。

    “到底是亏了大丫头。”林如海一叹。三个孩子的事,他事无巨细的都知道。所以,才觉得愧对了这个大女儿。林平和平嫂子,每月都会写一封信来。他当初这么安排就是怕几个孩子应付不来。却不想,最棘手的反而是黛玉。

    “您多给些陪嫁,就什么都有了。”林管家笑着岔开话题,道:“要是此次能顺利的留在京城,一切就都好说。”

    “你说得对。”林如海一笑,道:“正好再考察考察大姑爷,教教杨哥儿念书,黛玉那里,我也不能只靠着大丫头操心。”

    “满京城谁不羡慕老爷得了个好女婿,您这会子倒说起考察的话来了。”林管家笑笑,只道:“就是咱们少爷,哪次张老大人来信,不是夸了又夸,赞了又赞。偏这会子老爷只谦虚了起来。倒叫听见的人只说老爷嘴不对心。”

    林如海朗声一笑,很有些志得意满。

    林雨杨等在码头上,没等到林如海,倒是先把闻天方等来了。

    “伯爷怎么来了?”林雨杨迎上去,客气的道:“这让家父知道,又该说兴师动众了。”

    “是私事,又不是公事。迎一迎岳父,谁还能说什么不成。”闻天方摆摆手,两人一起进了码头边的客栈里。

    晌午只借了客栈的地方,却用的是自家带的饭食。

    “这也太麻烦了。”闻天方看着面前的吃食,就知道又是林雨桐做的。这大热天的下厨,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姐姐总是担心我在外面吃不好。”林雨杨笑的一脸嘚瑟。

    闻天方没说话,心里却道:等以后成亲了,家里多请几个厨子,再不叫她下厨了。

    等简单的吃过午饭,就有人来禀报。说是远远的看着是官船。

    两人就知道八成就是了。因为今儿在这客栈,没见到有其他官宦人家的人。大多都是行脚的商船。

    等船快靠岸的时候,林管家就出了船舱。远远看见站着的,不是自家少爷还能是谁。再一瞧,边上的不是靖海伯吗?

    于是,立马欢天喜地的禀告了船舱里的林如海。

    林如海蹭一下站起身来,疾步走出船舱。往岸上一瞧,可不就是杨哥儿。

    如今真是长大了。是个大小伙子的样子了。林如海对着林管家道:“你瞧着杨哥儿,是不是长高了。得有我高了吧。”

    “比着老爷还差点。”林管家笑呵呵的道:“不过,也该到了说亲的时候了。要不了两年,老爷就能含饴弄孙喽。”

    没有什么话,比这话更能叫林如海高兴。曾经害怕林家没传承,如今有儿子长成,孙子可期,当然高兴。

    船一停下来,林雨杨就蹿上甲板,“父亲,可把你给盼回来了。”他笑着拉着林如海的手,然后上下打量,才道:“父亲怎么还是如此清减?”

    “有钱难买老来瘦。这是福气。”林如海也上下打量儿子。不仅是高了,更是壮了不少。小牛犊子一般。

    “见过岳父。”闻天方见人家父子相亲,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的。趁着空挡,赶紧找找存在感。

    林如海对于闻天方能主动过来,心里还是满意的。他笑着点点头,道:“天方啊,大热天也劳动你跑这一趟了。”

    “岳父客气,都是小婿应该的。”说着,闻天方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外头太晒,先下船去客栈了梳洗一番。”

    林如海点点头,林雨杨亲自扶了,才从船上下来。

    “也不歇着了。”林如海指了指马车道:“咱先回家,估计你姐姐她们该是等急了。”

    林雨杨自然没有任何问题,留了林平处理从扬州带来的东西,一行人就先回了府里。

    闻天方将人送到了门口,就告辞:“岳父远来归家必是疲惫不堪,小婿就不打搅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林如海点点头,“改日过来,再一处说话。”

    林雨杨这才躬身送人离开。

    林雨桐和林黛玉早已得了消息,等在了二门门口。一见林雨杨扶着林如海进来,林雨桐笑了,林黛玉哭了。

    “父亲!”林雨桐笑着迎上去福了福身,“这一路上好不好走。”她打量林如海,中年美大叔还是美大叔,虽然瘦了一些,但是精神还不错。就道:“早就打人请了太医,一会子先叫太医给诊诊脉。”

    林如海看着两个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儿,眼眶都湿了。只点头道好,别的再也说不出来了。

    林黛玉扯着林如海的袖子,轻轻的叫爹爹。林如海本来对林黛玉一肚子气,可见她如此,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他伸手想揉揉闺女的头,但看着已经长大的孩子,还是罢了手。只笑道:“如今玉儿也长大了。”

    林雨桐安排林如海梳洗,之后才摆了饭。

    一家人落座,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林雨桐就先道:“父亲此次回京,该是能急流勇退的时候了吧。”’

    “为父何尝不是作此打算。”林如海笑道:“不过你上次给皇上献了银子,也算是错有错着了。皇上的恩典,只怕也得从这里来。”

    林雨桐眼里闪过惊喜,要真是能这样,那真是太好的。

    “皇上也是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拿了银子,不表示一二,怎么可能。要是杨哥儿上次进场考不出名次,皇上大概也会赏杨哥儿一个出身的。上次没用上,这次正好。”林如海道:“为父这两年不说功劳吧,过错总是没犯过的。正好退下了,给别人腾地方。”

    “怎么?”林雨杨不由的问道:“如此一个要命的地方,还有人上赶着不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什么时候都不缺乏这种人。”林如海趁机教导林雨杨道:“尤其在官场上。官场上有两点最要紧,一个是管得住自己。二一个就是别得罪小人。等你真到了官场上,你就知道,这最是一个翻脸不认人的地方。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最不缺少的就是官场中的白眼狼。”

    林雨杨受教的点点头,道:“是!父亲。我记住了。”

    林雨桐松了一口气,这些就不是自己能够教导的了。有林如海的人生和官场经验,杨哥儿必然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

    “那就是说,爹爹就不走了吧。”林黛玉不由的问道。

    “虽然心里是这么猜测的,但还是得看明天面圣之后,皇上的意思了。”林如海给林黛玉夹了菜道:“多吃点。这样喂猫似得吃饭可不成。”

    “天热,没什么胃口。”林黛玉小声的道。

    林如海的眼里闪过一丝忧虑。

    一家人吃了饭,因为林如海一路奔波,明天又得面圣,所以早早的就歇下了。

    却说,贾母这会子也有点愣神,诧异的看着王夫人道:“你说林姑爷回来了?”

    “可不是嘛。“王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懊恼,道:“也是最近七灾八难的,也没问过林家的事。如今更是连林姑爷回京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要不是薛家的掌柜的在码头见到了杨哥儿,只怕咱们现在还不能得到消息呢。”说着就叹了一声道:“娘娘的意思,老太太是知道的。如今娘娘在宫里也艰难、咱们能指的上的人不多。林姑爷算一个,靖海伯算一个。再往下,才能排上我哥哥。只是林家这边,还得老太太来说话。咱们可能都不大好使。”

    “我一个黄土埋在半截子的人,谁还能真将我放在眼里不成。”贾母对林家没有提前告知一声,心里有些怨气。

    王夫人哪里不知道老太太的脾气。在这一家子人里,谁敢违背老太太。这倒越发的叫老太太说一不二起来。感觉谁天生就得受她的指派一样,否则就是大逆不道。但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念叨两遍。一点也不敢漏出来的。见老太太又执拗了起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劝。以前有个王熙凤,那嘴巴,不管说什么,都编的溜圆。如今轮到自己劝,才知道每天说不重样的巴结奉承话是多难。

    只张了几次嘴,都没能说出叫人顺耳的话来。

    正如王氏了解贾母一般,贾母又何尝不了解王氏。她摆摆手道:“既然知道了,明儿打发人去请就罢了。你也下去歇着吧。”跟她说话,也不知是难为她,还是难为自己。

    王氏只得起身退了出来。不过,她深知贾母对娘娘的看中,对娘娘好的,老太太就是再憋气,该办的事,还是要办的。娘娘好了,贾家才能好。

    周瑞家的小声道:“如今二奶奶不管事,太太许多事情都不顺手了。”

    “谁说不是呢。”王氏笑了一声道:“也不知道凤丫头闹得什么鬼,还真是说不管就不管了。我再不相信,以她的性子,就能甘心。你在外面,可查出什么来了?”

    “哪里有什么?”周瑞家的笑道:“即便真有什么,只怕也是跟林家有些挂碍的。二奶奶跟林家的大姑娘,倒是极为相投。”

    “那倒也罢了。”王氏点点头。上次被魇镇的时候,自己多少是欠了林雨桐的一个人情的。那凤丫头向来精明,靠上这么一个人,倒也算机灵。

    “明儿只怕还是得琏二爷跟二奶奶去一趟林家,您看,是否现在让人去说一声。”周瑞家的提醒道:“要是明儿琏二爷出门,或是二奶奶又不舒服,该当如何?”

    王氏就明白了。这是不给二人躲懒的机会。以防临时提出来,这两口子想办法逃避。

    “你去吧。”王氏看了周瑞家的一眼,就道:“这是大事,什么事都得叫他们搁在一边。”

    周瑞家的笑着点头去了。如今的王熙凤可不是管家时候的王熙凤了,连平儿那丫头都能压她一头,自己又何必怕她。

    王熙凤送走了有几分傲气的周瑞家的,嘲讽的一笑,还真把自己当成吃素的了。小红气道:“这也是个拎不清轻重的人。有点张狂的过了。”

    “没关系,叫她得意两天。”王熙凤嘴角一翘,小声问小红,“你上次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是平儿姐姐打发了旺儿将东西送到周瑞的女婿的当铺去了。”小红低声道。

    “可是那个叫做冷子兴的。”王熙凤又问了一句。

    “不是他还能是谁。这两年靠着咱们府里,可没少赚黑心的银子。”小红低声又骂了一声。

    “那就好办了。”王熙凤舒了一口气,“总有收拾他们的时候。”

    林雨桐可不知道贾家的官司,早早的起来,先给林如海准备早饭。要面圣,自然不能吃太多的汤汤水水的。又准备了一荷包的肉干,一荷包的酸梅。饿了吃点肉干,渴了含个酸梅。总是能扛一扛的。

    林如海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再看看林雨杨身后的跟着的小厮手里的食盒,也就没什么不满了。没准备食盒叫自己带去,还算是知道那是皇宫。不能这么带的。

    像林如海这样的封疆大吏,皇帝怎么可能不给脸面,叫他们久等。别说是请见的时候恰当,即便是三更半夜,那该见也是得见的。

    “林爱卿看着可是清减了不少。”皇帝笑着叫起,又让人看座赐茶。

    林如海谢了恩,才道:“江南诸事,臣着实有愧于皇上。到如今,……依然盘踞。是臣的无能。”

    “你做的,比朕想象的要好的多。爱卿辛苦了。”皇帝摆摆手道。“江南接下来,要大动!爱卿可有什么打算。”

    “臣不怕皇上笑话。”林如海有些赧然的道:“臣这些年,唯一对不住的就是几个孩子。所以,臣还是希望,能自得一份清闲。”

    “慈父之心,有何可笑。”皇帝似乎有些感触,长叹了一声道:“那就留在京城吧。咱们君臣得闲了,也能一处说说话。”

    林如海大喜,赶紧跪下谢恩。

    皇帝见他的欢喜不是装出来的,就觉得林如海这人倒是难得的赤诚之人。一个能将子女看的如此重的人,做事就一定有底线。这样的人是能够信任的人。因为,他不敢用他在意的人冒任何风险。所以,即便他不是百分百忠诚,但也绝对不可能背叛。

    君臣又对江南的事,做了一番奏对。总的来说,皇帝是满意的,林如海也是满意的。

    到了饭点,皇上还留了饭。这算是难得的殊荣了。

    而林家,林雨桐笑着迎接了王熙凤。

    “我估摸着这一两天你就得过来,不想你来的这般的快。”林雨桐拉着王熙凤坐了。才道:“这大热天的,一家子也就指着你在外面走动了。”

    王熙凤叹了一声,才道:“林姑父刚回京,事务自然繁忙。我哪里能不知道这个。只老太太打发我出来,我就顺便出来走走。你别在意才好。”

    “我哪里能不知道你的难处。”林雨桐笑道:“只你们这消息来的够快的。”

    “哪里是我们家的消息。”王熙凤撇撇嘴道:“是薛家。薛家的人在码头卸货,看见林表弟了。”

    “我说呢。”林雨桐摇摇头,道:“你回去只说,父亲忙完公事,自会上门拜访。”

    王熙凤就点点头,又问道:“那林姑父此次,能在京城呆多久?”

    “我的嫂子,这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你岂能不懂。父亲的官做到这个份上,要还是一味的往前冲,可就真的不还收场了。”林雨桐摇摇头。虽说‘舍得,有舍才有得’的道理,大家都懂,可最难得的就是‘拿得起,放得下’。

    王熙凤瞪眼睛道:“那可是两江总督啊。”多大的权力啊。说放就放。

    “见好就收,才能长久啊。”林雨桐微笑道。

    王熙凤点点头,“受教了。”

    不一时,林黛玉也过来了。笑着打了招呼才坐下。

    王熙凤皱眉道:“可是苦夏了。怎么瘦了这么多。”

    “我自来就这样。倒了对不住姐姐的一片心了。”林黛玉歉意的看了一眼林雨桐,才笑道:“只这过了夏天,兴许就好了。”

    王熙凤多会看眼色的人啊,再不深问。笑道:“贴秋膘的时候,叫大妹妹给你补两天,就又长回来了。”

    林黛玉点点头,又问道:“老太太这些日子可还好。”

    “好!怎么不好。”王熙凤笑道,“得闲了,进园子里跟宝玉和几个姑娘说说笑笑,也就打发了一天了。”

    说着,突然就道:“云妹妹那边,史家给说亲事了。你们知道吗?”

    林雨桐和林黛玉对视一眼,都摇摇头:“不曾听到消息。”

    林雨桐问道:“多早晚的事?说的是谁家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是恍惚的听鸳鸯提了一嘴,说史家来人,告知了老太太一声。”王熙凤笑道:“鸳鸯的嘴,你们是知道的。不是老太太让的说的,再是不会漏出半个字来。”

    “她那样的情况,想说个四角俱全的人家,也是艰难。要是不论那出身,只看人品,性情。只怕还能好些。”林黛玉叹了一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