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红楼(34)
    红楼(34)

    林雨桐回了院子,林雨杨去送宫里来的太监,只剩林黛玉在这里被人围着,后又被贾母拉到身边,不舍的道:“你姐姐家去要忙,你回去也是跟着添乱。不如留下来,跟你的姐妹们在园子里住着,一处做耍。也能陪陪我这老婆子。”

    “老祖宗这话很是呢。那园子我早就寻思了,正觉得两处地方好,你看我住怡红院,妹妹住沧海文学网馆可好。咱们离的近便些,也能常在一处说说话。岂不快活。”贾宝玉马上高兴的接话道。

    林黛玉这会子心里存着事呢。哥哥出去了一圈,这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她再是不信的。想到那赐婚成了姐夫的靖海伯,也不知长得是圆是扁,脾气秉性究竟如何。怎能不叫人操心。这两年跟哥哥姐姐处着,岂能没有感情。最初姐姐对自己许是出于责任,跟对哥哥是不一样的。但光是这一份责任,就叫自己受益良多。何况时日长了,姐姐这心也软了。对自己有几分小心,但多是出于自己性情敏感的缘故。不比跟哥哥说话,向来直来直往。但关心的心是一样的。如今突然一辈子的大事定了,自己怎能不跟着焦心。

    于是笑着对贾母道:“正是如此我才该回去呢。家里这里里外外,我也能添把手了。”又扭头对贾宝玉道:“你住那怡红院,自是宽敞开阔的。那沧海文学网馆却阴冷狭小,我这身体,自是住不得的。”

    “该死!该死!”贾宝玉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甚是懊恼的道:“只顾着跟妹妹近些好见面,却忘了这一茬。我瞧着稻香村那里也不错,光照又好,又幽静。”

    黛玉抿嘴一笑没说话。只是对贾母道:“我先回去安置,外祖母想我了,只管来接我便是了。”到时候能不能来,再说吧。

    贾母见她执拗,心知拗不过。这才点了头。林黛玉又跟邢夫人,王夫人告辞。又对李纨道:“兰儿想来林家玩,嫂子只打发人送来便是。”

    李纨赶紧千恩万谢。她才还愁儿子读书的事。

    王熙凤则拉了林黛玉的手,一直往外送去,道:“我不用你请,也会常去串门子的。再说了,横竖三两天的,老太太必是忍不住要去接你。这哪里就闹得像是十年八年不见一般了。”

    众人在身后直笑,都道:“是这个话。”

    林黛玉回到院子的时候,林雨杨已经回来的。耷拉着脑袋,对着林雨桐直嚷:“我早就该知道他是个大尾巴狼。当初就不该去求他。”

    林雨桐招手叫黛玉过去,话却是对林雨杨问的:“这话倒是稀罕,什么意思啊。”

    “皇上想撮合姐姐跟闻天方的婚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年姐姐也要及笄了,所以……”林雨杨低声道:“要说起这人,没什么地方不好。长相配得上,家世配的上,能力那更是不会委屈了姐姐。身边也没有丫头姨娘。”

    “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到如今没有娶妻。”林雨桐问道。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

    林雨杨摇头道:“这就是唯一可惜的地方。他的命格不好。不光是没父母兄弟姐妹,更是连三亲六故都没有。这样的命格,疼闺女的人家,自是不会舍得。不疼闺女的人家,他又瞧不上。”

    “那这不是害了姐姐吗。”林黛玉问道。、

    林雨桐倒是不在乎这什么命格不命格的。按命格,凑在一起的这三个人,都该是死人。

    就听林雨杨道:“这事,皇上早先征求过父亲的意思。父亲来信说,姐姐的命格奇特,百无禁忌。所以无碍。”

    林雨桐心里一跳,她就知道瞒不过林如海这老狐狸。

    “没事。”林雨桐也笑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林黛玉看了林雨桐一眼,道:“到底没见过,不能知根知底。”

    “我没见过,但父亲见过。杨哥儿见过。还十分的熟悉。男人看男人,总比女人准些。”林雨桐笑道:“父亲和杨哥儿还能害我不成。”

    林雨杨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把闻天方骂了个死臭。这人能趁火打劫,就绝对算不上什么君子。

    平嫂子过来禀报,“大部分东西都收拾好了。剩下的东西留下三五个人归置归置,明儿再带回去也是一样的。如今就能走了。”

    林雨桐就道:“那就走吧。既然辞行过了,咱们就直接走吧。”

    她怕贾宝玉再哭着拉着林黛玉的袖子不撒手。要真是闹开了,那就太难看了。

    等贾母听了林家嬷嬷的禀报,菊芳院早已经人去院空。

    却说林家姐妹二人上了马车,林雨杨骑马在外面护着。才出了巷子,就见一行人迎了过来。

    “伯爷!”林雨杨有些诧异,“您怎么来了。”

    林雨桐一听,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能这般的积极,至少证明他是期待两人的婚姻的。那么,相处起来该是不难。这是个好的开端。

    林黛玉悄悄的将车帘子挑出一条缝来,匆匆的瞥了一眼就收回。对林雨桐笑道:“回头我画一副画像给姐姐瞧瞧。”

    林雨桐一笑,没有说话。但却想起刚来京城时,在码头上看见过的那个青年。

    就听外面道:“我估摸着你们该回府了,就带人过来送你们一程。省得被人冲撞了。”

    林雨杨心说:你骗鬼呢。这林家的招牌在这京里,是谁都能轻易冲撞的吗。

    不过嘴上还是道了谢。并且明知道姐姐能听见她们说话,还是上前禀报了一声。

    林雨桐在车内道:“那就有劳伯爷了。”

    没有羞涩,大大方方的。

    闻天方不由的也自己松了一口气,道:“应该的。”

    林黛玉‘噗嗤’一笑。

    本来不尴尬的,如今这一笑,反而都有几分不好意思。

    林雨杨这才接话道:“那就走吧。”

    从贾家到林家,其实真心不算远。坐上马车,也就半个多时辰。

    闻天方将人送回府,也就没多留。林雨杨想着府里要归置东西,正乱着呢。就请他下次再上门。这才作别。

    不说林家这回家后忙忙叨叨的事。只说林雨桐的赐婚,闹得薛宝钗心里犯了病。

    林雨桐比薛宝钗小一些,如今的亲事都已经定下来了。这叫薛宝钗心里如何能没有想法。

    想到自己的归宿还不知道在哪里。晚上回来,就直接倒在炕上,只觉得心里憋屈烦闷。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薛姨妈叹了一口气,道:“你处处都比别人强些。只这出身上,到底是差了一层。这圣上赐婚的事情,是什么人家都能有的体面么。别看林家的大姑娘是庶女,但那也是一品大员的庶女。况且林家祖上显赫,到了林老爷这一辈,更是改换了门庭。读书人出身,多清贵啊。儿啊,你可不能这般比。”

    “我如何不知。”薛宝钗垂着眼睑道:“况且比别人强些我是认的,比她强些,我还真不敢说这话。”

    “怎不敢说这话。那林家的大姑娘什么都好,就一处不好。性子太刚硬了些。你瞧瞧凤丫头的如今,就知道她的将来。”薛姨妈道:“姑娘家,还是我儿这样方是好的。”

    “这话妈在家里说说就好。万不可出去说叨。”薛宝钗脸一红。只扭过头又不说话。

    “好!不说。”薛姨妈一叹道:“我瞧着那宝玉人品样貌倒也是拔尖的。又生在这样的府里,金尊玉贵的养大。屋里就是有几个丫头,这不妨碍什么,你姨妈最是见不得这些作妖的。迟早都能打发了。”

    “妈只说这个作甚。”薛宝钗不由的转过头来,“姨妈当真要有这心思,如何不明说。只宝玉的事,姨妈只怕也做不得主。”

    “这你就不知道了。”薛姨妈笑道:“这事之前我倒是真没把握,如今倒有了几成胜算。那林家的大姑娘如今是铁板钉钉的伯夫人。难道林家的嫡女反倒低就了不成。以前老太太倒是想撮合的宝玉跟黛玉。但只林家大姑娘那防备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事要成,只怕没那般的容易。如今可不是,老太太的打算再是不能了。也就云丫头,老太太可能会考虑一二。但你姨妈那时说什么都不肯的。云丫头虽是侯门小姐,但到底是个孤女。哪里及得上咱们家来的实惠。我跟你姨妈做了半辈子姐妹,最是了解她不过。我儿只管放心。”

    “宫里有娘娘呢,只怕姨妈的心大。”薛宝钗淡淡的说了一句,又扭过头。

    “宫里的娘娘。”薛姨妈笑道:“你还看不明白,娘娘就真那般的得脸不成。这边刚下了旨意叫林家的姑娘住进园子,那边圣旨就下来了,叫回去备嫁。你姨妈是个明白人。哪里看不出来,这娘娘在宫里也未必就是真得脸的。”

    薛宝钗一下子坐了起来,今儿她只顾着难受了,还真就没想到这一层。

    “我的儿,要不是你哥哥不争气。何必委屈我儿如此。”薛姨妈说着,难免就伤心了起来。儿子不争气,撑不起门户也就罢了。好歹老实本分一些,日子也过得。偏偏是个惹祸的头子。自己又管不住,不想办法找个能托庇的地方可怎么办。薛家是跟其他几家是老亲,但自打家里的老爷没了,这买卖不比以前了。银钱上供应不上,其他几家对自己也就都淡了。要不是王家的几个侄子实在跟蟠儿一般不成器,自己又何苦有娘家不住,住在姐姐家。即便哥哥不在京城,难道房产家业都不在了。

    母女俩叹了一气,又商量了一回。这才歇下了。

    正如薛姨妈想的一般,王夫人此时手里捻着佛珠,一下比一下快。林家今儿是打了娘娘的脸。可要是皇上真看中娘娘,也不会有这么一茬事。

    周瑞家的站在一边只不敢说话。见王夫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才道:“许是赶巧了。”

    巧了!这话说出来谁信。

    “可打听到了那林家的哥儿回去之后去哪了。”王夫人问道。

    “就去了靖海伯府。”周瑞家的小声回了一句。

    那这就绝不是巧合了。

    “去把老爷请过来吧。”王夫人睁开眼道。这事还是得跟老爷商量一下的。又问:“老爷如今在哪。”

    周瑞家的低声回道:“好像是去了赵姨娘的屋子。许是看错了也未可知。我这就叫丫头们先去外院问问。”

    王夫人捻着佛珠的手一紧,闭着眼睛点点头。

    贾政是不是在赵姨娘这里,周瑞家的怎么会看错。不过是怕王夫人心里难受罢了。

    此刻赵姨娘正一边给贾政捶着腿,一边觑着他的神色。见他时不时的皱眉,就低声道:“老爷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妇道人家,你能懂什么。”贾政眼睛都不睁,只示意赵姨娘手上别停下来。

    赵姨娘嘴角一撇,道:“老爷也忒小看人。我怎么就能不知道呢。这事,还真就不能怨林家。”

    贾政猛地睁开眼,严厉的看了赵姨娘一眼:“休要妄言。”

    “我说说,老爷看我说的是不是也算有道理。”赵姨娘一边小心的捶腿,一边道:“这内宅的事情,老爷一向是不管的。想必太太也不曾给老爷说过。要是老爷早点插手,许是就不会有今儿这事了。”她说着,见贾政没有睁开眼打断,就知道是听进去了。心里一喜道:“那林家,自来就是守规矩的。这满府上下,谁不知道。那林家的大姑娘更是从不跟爷们说说笑笑。连带这林姑娘,也甚少露面。除了请安,等闲是见不到人的。端是大家小姐的做派。”

    贾政就知道赵姨娘嘴里‘说笑的爷们’是谁了。

    说到底,人家姑娘自重,再是没有错处的。

    就听赵姨娘道:“许是娘娘的心里,宝玉还是她进宫之前的小儿模样。可如今是真的大了。那宝玉院子里的丫头,有几个还是干净的女儿身。还不是都偷偷的摸上手了。这旨意下来,猛不丁的叫这么一个成年的男丁跟人家亲戚家的姑娘住一个园子。人家林家能愿意吗。林家可不是那等扒着咱们家不放的人家。只一味的不在乎名声。”她本想说贾元春也是个糊涂的,连她们做奴才的都知道的道理,她愣是不知道。浑下旨意,这下把脸给丢了吧。但这话她万不敢说出口。

    贾政听的火起,心道:每每问起王氏来,都说宝玉是在用心念书呢。闹了半天,这都是糊弄他呢。

    恰巧,周瑞家的打发了丫头来,只说太太请老爷有事商量。

    贾政蹭一下就站起了身,甩了帘子就出去了。

    赵姨娘看着晃动的帘子,冷冷的哼了一声。

    贾环从内室探出头来,吐吐舌头道:“宝玉又得一顿好打了。”

    “该!”赵姨娘说着又啐了一口贾环,道“扯你娘的闲篇,看你的书去。回头老爷考你,答不上来,别指着老娘救你。”

    贾政憋了一肚子气,径直去了王夫人房里。见她还是一副吃斋念佛的菩萨样,心里就先不喜了三分。

    “今儿这事……”王夫人刚开了口。

    贾政就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口子,“若不是你生的那孽障,如何会有这样的事。”

    王夫人气的一噎,这孩子能是自己一个人生下来的吗。不过还是压了压心里的火气,道:“那时我说要自己养,你只说要孝顺老太太。满口子不答应。老太太只一味的惯着宠着,我连说都说不得。如今老爷来冲我发这一顿火,不知又是听了哪个的挑唆。要是我那珠儿还活着,我何苦为这孽障劳心,横竖叫老爷打死了他,也就省得我跟着操一辈子的心。”

    贾政一听提起贾珠,心里就顿时一酸。长子的早逝,又何尝不是他心里的痛。叹了一声道:“罢了罢了!如今已然如此了。林家那里,你还是客气些的好。往年你待林家,尚不及一个薛家多矣。这个总是不怪我跟老太太吧。如今,你那妹妹当的什么用,林家又是个什么成色。回头你递牌子进宫,跟娘娘也好好说说。这旨意……糊涂。”

    王夫人面色一白道:“我是想着,能不能请了林家的姑娘跟我一起进宫。这也算是把娘娘的脸给抬起来了。”

    “糊涂!”贾政指着王夫人道:“娘娘的脸是林家打的吗。不是!是皇上!你再起这些糊涂的心思,往后就不要往宫里去了。”

    王夫人擦了擦泪,道:“娘娘她……在宫里岂不是更艰难。”

    “艰难不艰难的。咱们还能有什么办法不成。”贾政站起身来,“只叫娘娘用心侍奉皇上,自然该有的脸面就都有了。”

    说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走了。

    王夫人看着那来往摆动晃悠的帘子,只觉得从心里泛起凉意。娘娘在宫里得脸,外面哪个不借光。如今没了脸面,谁替娘娘着急了。连老爷都是如此,更遑论他人。

    王熙凤听了小丫头的禀报,知道老爷太太说的并不愉快。她就打算这几天先不出门,省得又成了什么人的出气筒。

    不过,她的心也就更坚信了这个家不能长久。想了一回,叹了一声,知道贾琏肯定在平儿屋里,两人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虽是平儿一径的要过来伺候,王熙凤也没应承。看着更是闹心,那又何必呢。只把大姐儿抱到屋里,母女两个作伴。

    不想贾琏偏偏一撩帘子进来了。

    “二爷怎么想起我这黄脸婆了。”王熙凤没起身,只笑道:“见了新人笑,是不是也打算看看我这旧人哭了没有。”

    “胡说。”贾琏坐过来。只拿了大姐儿的玩具逗着大姐儿。又道:“给她脸面的人是你,如今吃醋的反倒也是你。”

    王熙凤冷笑一声道:“我给她脸面是我和她的情分,我吃醋是我和你的情分。怎么,不成啊。”

    “全都是你的道理。”贾琏靠着王熙凤坐了,才道:“今儿娘娘的旨意下来,那园子里可有不少地方还得按着娘娘的意思再拾掇拾掇。下面的小子,可有不少求差事都求到我面前来了。你怎么说。”

    “我不管你们去闹什么蛾子。家里的事我再是不管的。”王熙凤心里一算,其实这中间真没什么油水。她懒得计较。

    “芹哥儿和芸哥儿,你属意哪个去照管这些小和尚道士的。老爷本是要遣散的。但太太不知道听了谁的撺掇,倒是想养在铁槛寺。这支取了银子,只按月的照看,最是轻便不过的差事。”贾琏再不信王熙凤会不沾手。

    王熙凤眼睛一闭,道:“你只管跟平儿商量去。你以前还叫我善自保养,如今我要保养了,你倒来烦我。”

    贾琏见她懒懒的,不愿意搭理人,就知道这心里不大自在。道:“要不然我晚上伺候伺候你。换个样儿……别扭手扭脚的……端是放不开。”声音越说越低。

    “要死了。”王熙凤瞪了一眼道:“大姐儿还在了。你就闹腾。你今晚只找她去。我还得想想娘娘的事。明儿老太太必是要问的。这些个啰嗦的事,你又不懂。”

    贾琏这才笑嘻嘻的起来,转身出了屋子。

    平儿见贾琏又回来了,就嗤笑道:“被人撵了,才来找我。我有什么脸面。”

    “你这浪蹄子,越发的得脸了。”贾琏凑过去,扯了人道:“她不兜揽我。不是正好便宜了我们。脸面要紧,还是……要紧。”

    平儿啐了他一口:“我跟她好,这一辈子自是太太平平的日子。跟你好,我能得了什么好。”

    “罢罢罢!一个两个的惯的越发的不成样子了。”贾琏笑着,这才说起正事。“我问了她,她只说不管。我再不信她心里没个偏颇。回头不顺她的心意了,少不得又有话说。”

    “这个我倒是知道。那芹哥儿的妈周嫂子倒是从前跟她能说上几句话。不若把那肥差给了这芹哥儿。至于爷应下来的芸哥儿,那栽花种树的活计,虽然油水少了些,可也不用出门子不是。家门口就能赚的银子,还能嫌弃少了不成。”平儿小声说道。说完又道:“爷在这中间抽出来的利钱,怎么算。是我收着,还是……”

    “过手就这几个银子,你还惦记。叫你给我收着,回头就去了她的手里,当我不知道啊。”贾琏蹦起来,转身就走。“你的主意不错,就听你的。”

    “黑了心,没良心的。”平儿气的直骂,“我倒是为了谁。”

    骂完,那贾琏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边平儿想了想,还是把脸上的脂粉擦了,头上的簪花卸下几个来,换了一身素色的衣服,照样去正房了伺候。

    王熙凤已经将大姐儿哄睡了,见平儿过来,就知道贾琏又出去了。笑道:“我以为我是个没本事,留不住人。如今看来,你也是个不中用的。”

    平儿如今反倒不敢跟王熙凤蹬鼻子上脸的说笑了。直道:“奶奶都管不住,我哪里敢说。”接着又将贾芹和贾芸的安排说了一遍。

    王熙凤心里一寻思,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贾芹那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不过这跟自己关系都不大。这话,她心里过了一遍,却不再对平儿说了。

    只道:“你看着办就罢了。我哪里有什么偏颇不偏颇的。”又道:“你也回去歇着吧,今儿我就不留你住了。大姐儿在这呢,另外,也防着咱们那位爷半夜里回来,没人服侍又作妖。”

    平儿这才点点头,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贾母就打发人送史湘云回去,“你先回家住些日子,回头老祖宗叫人接你。”

    史湘云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好。想着这次的事,只怕是闹大了。尤其是娘娘叫林家姐妹住园子,也叫宝姐姐住园子。偏偏没叫自己住。她觉得自己也没脸再待下去。低着头,一应的答应了。

    贾家是怎么安排这些事的,林家全然不知。

    林雨桐把家里的事问了一遍,见没有不妥当,才罢了。一个人在屋子里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林雨杨就道:“我正要去学里,姐姐上次做的卤味,是极好的。要不姐姐再做点,下半晌,叫人给我送去。”

    “也好。”林雨桐就点头应了。去学校带好吃的,当过学生的人都这么干过。

    林雨杨这才高兴的去了。

    林雨桐忙了半个上午,才做得了。叫人装了两个食盒给送去了。就怕人多不够分。

    林雨杨哪里舍得姐姐做的东西给别人吃。拎着食盒就去了靖海伯府。

    他觉得,很有必要让这位伯爷知道自己姐姐的好处。

    闻天方拿这些卤味下酒,陪着小舅子喝了两杯。接受了无数的数落,最后把有些醉醺醺的小舅子亲自给送了回去。

    林雨桐知道了险些气死。没这么上赶着的。看来这弟弟也不是什么时候都靠谱的。

    这要是林如海在,别说吃卤味了。进了门给不给好脸还两说呢。

    这就是年轻啊。

    随后,闻天方打发人送了几次东西,不过是一盆花,或是一本书,又或是外面的点心。东西不再贵重,倒叫林雨桐心里舒服了一些。

    日子又过了两日,只贾家又打发人来,说是薛宝钗要回席,请她们姐妹过去吃酒。

    林雨桐正思量着这几日要去张家拜访,哪里有时间去贾家。

    林黛玉张张嘴,知道姐姐再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去做客的。就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

    薛宝钗还席,自然没有了当日的热闹。林家人没来,史湘云又被送回了家。也就贾家的三姐妹,连同李纨,宝玉。往常王熙凤是不参加的。她平日里且忙顾不过来呢。如今,不管事了,就清闲了,只想着能受用一日算一日,也极为给面子的来了。

    席间不免说起了林家的事。

    “这般大的事,林家合该要庆贺的。”薛宝钗看着王熙凤笑问道。

    王熙凤哪里不知道薛宝钗打探的心思,就道:“林姑父只怕恼的不得了呢。哪里有心情庆祝。这嫁女儿跟娶儿媳妇可不一样,且舍不得呢。”她哈哈一笑道:“这林大妹妹回到林家没几天,就进了京城。父女就没相处几日。如今林姑父人还在江南,可转眼闺女又成人家的了。心里能不遗憾。你们小,等你们都大些了,成了家,有了子女。就明白这心情了。”

    李纨接话道:“如今就她有闺女,她可不是正知道这心情。”

    王熙凤斜眼道:“大嫂子这又是显摆儿子来了。在别人面前倒也罢了,偏偏显摆到我跟前来。”

    李纨呸她一口,道:“你们夫妻团圆,要多少不行。”

    王熙凤则叹道:“大哥哥在哪,你是知道的。再也不能跑的你见不了人。我家这个,如今在哪,我再是不知道的。”

    “竟说些混账行子话。”李纨伤感了一瞬。见这话不好叫姑娘家听,就转移话题道:“你们可有谁知这位靖海伯的根底。”

    薛宝钗就笑道:“我倒是听哥哥说过的。以前在南海沿子上,虽说离京城远,但也自在。又有靠海的便利,端是富足无双。再加上这闻家自来人丁凋零,单这一根独苗,家里产业悉数继承。是少有的富贵。”

    “既如此,那这命数,也未免太硬了些。”探春说了一句。

    “正是这个话。”薛宝钗笑道:“这些年一直没结亲,未尝不是这个缘故。”

    这话叫王熙凤不爱听。人家结了门好亲,就必是有个不足在里面的么。这都是什么道理。再说,她如今且盼着林雨桐好呢。以后的日子,少不得林雨桐拉拔她。况且两人自来要好,说林雨桐说到自己眼跟前是个什么意思。

    “这就是你们不知道的缘故呢。”王熙凤一笑道:“皇上赐婚,没有钦天监合八字,是不成的。想来能赐下婚来,就应该不妨碍。”

    探春就不说话了。薛宝钗一笑,只拿了酒又给斟了一轮。只宝玉叹了几声,好好的女儿家又少了一个。

    众人不理他的糊涂话,吃了一顿酒。也就散了。

    出了门,趁着酒劲,王熙凤就啐了李纨一口道:“难为林家肯为兰儿尽心。如今说小话说到你的面前,你也不说分说一二。端是叫人瞧不上。我看,赶明你遇上难处,哪个还敢伸手帮你。”

    李纨面色一红,有些不自在的道:“那三姑娘和宝姑娘,是在为谁不平,我不信你这般精明的人看不出来。我这立场能说什么。回头叫太太知道了。我这又有什么好。林家是好是歹,也不是她们说几句就能有妨碍的。哪里就少了我说几句维护的话了。”

    王熙凤只看她冷笑:“难道我跟太太就是远的。”

    说完,也不理李纨,心道:以后还是少跟这人打交道的好。只有她用人的,没有人能用的了她。如此相处,谁能跟她处的长久。

    李纨心里一苦,暗道:太太于你来说,是亲姑妈。于我,就是婆婆。太太本就不待见自己和兰儿,如何还能再叫她不喜。不就是因为娘娘的面子叫林家给扫了而迁怒么。自己若是说话,是个什么意思。站在林家那一边,太太会怎么想。自己不随着三丫头和宝姑娘的话说,不就是看着林家照拂了兰儿么。

    这天之后,不知怎的,‘林家大姑娘不受林姑老爷重视,才拿来联姻’。这些话就在贾家的下人中间传开了。甚至是越传越难听。

    王熙凤心里冷笑,真是不知死活。连圣上的赐婚都敢说三道四。

    紫鹃奉了黛玉的命令,给贾母送点心。出来就被鸳鸯拉到一边,小声将事情说了。“这话我听着糊涂,当真有什么不妥当不成。”

    紫鹃面色一变,‘呸’了一声。“谁嚼舌根呢。”她笑道:“我跟着我们姑娘,在林家什么事不知道。大姑娘这亲事,早前皇上就漏过意思。只大姑娘没有及笄,才罢了。你道为什么人家伯爷宁愿等着,也不结别的亲事。可不就是八字难找,因为极为相合,才愣是等到大姑娘要及笄的时候,才亲自去宫里求的赐婚。怎的到了咱们家这些人的嘴里,就都是不好的话了。这要是传到外面,质疑圣旨,脑袋不打算要了。”

    “你如今的心越发的向着林家了。”鸳鸯笑道:“这样也对,跟着主子,就得一心的为主子打算。林姑娘是个重情的,只这些年对你的态度,我就知道。你不如早早的要了身契去,也落得干净。”

    紫鹃点点头,“我也没什么牵挂,亲爹亲娘死了,那继母妹妹的,跟我不相干。”

    两人说了一会子闲话,鸳鸯才送了紫鹃出门。

    紫鹃回来,不敢瞒着,将这些告诉给了林黛玉。惹得林黛玉生了一场闲气。可这事,又不能敲锣打鼓的辩解。越想越是气闷。

    只贾母听了鸳鸯打听来的事,心里倒也泛起了嘀咕。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