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红楼(20)
    红楼(20)

    王熙凤嘴上啧啧有声,“还真没见过妹妹这般爽利的人。”

    “嫂子这是笑话我呢。”林雨桐请人坐下,又命丫头上了茶才道:“我知道嫂子是为了什么来。可这常话说,‘金屋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没有自己家好好的,住在亲戚家的道理。”她没等王熙凤说话就道:“父亲接到贵府老太太的来信,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信。他哪里真舍得我们出门,只是怕贵府多想,还以为我们刻意的疏远了贵府。其实,父亲就是不放心妹妹一个人来京城罢了。”

    不放心林妹妹,所以打发这姐弟一块,相互有个照应。

    可为什么不放心林妹妹呢。这是你们贾家做的不好啊。

    话里没一句指责,却句句都是责难的话。

    什么怕贵府多想,什么刻意疏远。要是两家真的相处甚好,谁又会多想,谁又要疏远呢。

    好厉害的口齿。

    她平生的嘴上功夫向来是不服人的,今儿倒是遇上对手了。听话听音,这位说话含而不漏,软刀子杀人,比起自己又何止厉害了一层。

    又见林家的下人恭恭敬敬,心里就更明白。这位如今是林家的当家姑奶奶。

    于是笑道:“我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可这到底答应了林姑老爷,要将你们接到我们府上去。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如今,院子已经收拾妥当了,陈设也已经铺好了。就等着表弟表妹驾临呢。你放心,院子临着街道,已经命人另外开了门,在门边还修了两间门房。内院与外院又有两道门,安全又方便。嫂子再要是不用心,就是打嘴了。林姑老爷既然信任咱们,万没有再叫弟弟妹妹受委屈的道理。”

    林雨桐心里一笑,倒有些佩服起王熙凤了。这话里话外的,可就是承认以前对林妹妹照顾有些疏忽。已经有了道歉的意思。自己要真是抓着不放,就有些说过不去了。

    她微微一笑道:“委屈不委屈,这都不打紧。嫂子来了,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不冲着别的,就是冲着嫂子,再拿乔就是不给嫂子面子了。”反正横竖要去,倒不如卖王熙凤一个脸面。在家里,危险是不可预知的。在贾家,倒是知道要怎么提防。贾家人就那么些,几斤几两自己心里好歹是有数的。她笑道,“这样吧,嫂子先去妹妹那坐坐。我安排一下家事,咱们就走。只怕得在贵府用晚饭了。”

    王熙凤没想到这位答应的这么爽利。她就喜欢跟这种从不拖泥带水的人打交道。

    于是笑着跟着丫头去了黛玉的房里。

    黛玉还在炕上歪着呢。端着一盏雪梨汁,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听到王熙凤来了还惊了一下。“二嫂子怎么来了。”

    刚要下炕,就见紫鹃领着王熙凤进来了。林家的丫头看着紫鹃的眼神就有些异样。

    哪里有主子没发话,还衣冠不整的时候,就把人往屋里带呢。

    王熙凤是人精子,哪里看不出这些丫头的眼色。刚才在厅里的时候还没觉得如何,如今有了紫鹃对比,她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这林家的丫头们个个都很规矩。没主子的话,觉不擅自做主。该干什么干什么。

    贾家的丫头,老太太常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多替你们主子想着。如此一来,都十分的对主子尽心。为主子拿主意也不是一个个例。就是平儿也能当自己半个家。

    以前,她也觉得如此是好的。但如今一看林家,心里才恍然。这奴才都能替主子当半个家了,要想要瞒哄主子,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再别说忠心耿耿的话,下人都是人。谁没有几两自己的花花肠子。

    这么一想,后背就出了一层汗。真是越想越怕啊。

    “二奶奶,您尝尝这个。”紫鹃用琉璃盏盛了一盏雪梨汁来,“这是贡品雪梨,现榨的汁。”

    那琉璃盏,是黛玉家常用的。

    林家的丫头都微微皱眉,不是在乎那点雪梨汁,而是主子家常用的东西,能拿出来待客吗。

    雪雁是林家的人,跟贾家的人也熟悉。就笑着先从紫鹃手里接了过去,“姐姐也真是的。二奶奶刚从外面来,身上只怕正冷着呢。这一盏是放冷的。我重新取一碗热的来,加了蜂糖,倒比这个还甜些。”

    再端上来,用的事翡翠碗。

    林黛玉倒是没多想,起来给王熙凤见了礼,“二嫂子来了,怎么也不叫我起来。”这话是说给站在她身边的芷兰的。

    芷兰是林雨桐为林黛玉选的大丫头中的一个,为人稳重。

    她微微一笑:“姑娘睡的沉。大姑娘不让叫,怕惊着姑娘。”

    “姐姐也太小心了。”林黛玉朝王熙凤笑笑:“倒是怠慢二嫂子了。”

    “这才几个月不见,竟然客气起来了。”王熙凤将这一屋子的动静都看在眼里,脸上却没露出分毫来。她笑道,“瞧着你如今面色倒是红润不少。竟然白天也能睡踏实了。可见是好了。”

    林黛玉也笑道:“姐姐天天亲自做饭食,我跟哥哥在船上还都胖了几斤。也是怪,竟然真的一天好似一天。一路上也没有半点不适。晚上睡的也好。今儿是在马车上颠簸了半天,回来一躺下,还真就是睡沉了。”

    王熙凤心里咋舌,这位姑奶奶还真是不一般。亲自下厨,这可不是谁都能放得下身段的。这般的用心,林姑老爷还能不记在心上。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呢。

    “这是你的福气!”王熙凤笑道:“我见大妹妹在外面忙的脚不沾地,你却在这里高床软卧。真真是有人疼了,就是不一样。得了!你也赶紧收拾吧,我这就是来接你们的。”

    “长姐允了吗。”林黛玉问道。

    好家伙!这林妹妹自来小性,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就被那位收拢的服服帖帖。她笑道:“允了!允了!赶紧收拾吧。”

    芷兰和芳华这才扶着林黛玉去了内室。

    王熙凤无事,就笑着打量这屋子。越看越是咋舌。这才进门,人家这屋里都已经收拾好了。可见是真没打算去贾家住的。

    博古架上的珍玩,书架子上泛黄的书页,挂着的水晶帘子。墙角盛水的青花大缸。无一不是精品。

    贾家有这些东西,也都收在库里。谁这么明晃晃的摆在明面上啊。

    她不由的心道:看来自己精心收拾的院子,人家还是未必就看得上。

    是不是得趁着吃饭的空档,回去再让人收拾一边才好。

    直到上了马车,王熙凤还在琢磨这事。

    “咱们带的东西是不是太少了。”紫鹃小声问芷兰。

    “住亲戚家罢了。又不是搬家。”芷兰摇摇头,“缺了什么东西,回来取也好,自己买也好。咱们又不缺跑腿了人,更不缺银子使。担心什么。”

    紫鹃一下子就噎住了。芷兰心里耻笑。

    当马车停在正门的时候,王熙凤笑着请林雨桐换轿子。显然,这是要从正门进了。

    林黛玉想起自己从角门第一次进贾府,心里又不由的黯然了几分。

    林雨桐拍了拍林黛玉的手,扬声道:“国公府第,正门不可僭越。二嫂子请开侧门。”

    王熙凤一愣,这才想起,还真有这样的规矩。除非身份相当或者更高身份的人来,亦或者有大事,比如接圣旨。否则,正门是不能开的。她一拍脑门,只想着郑重些,怎么就忘了这茬了。

    连忙叫人开了侧门迎接。

    贾家的下人向来好事,又是把自家看的极重的人家。如今一听,好家伙,这正门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走的。瞧瞧林家,还真是知礼。

    不免马上同薛家进行比较。好嘛!薛家一个皇商,竟然敢从国公府的正门堂而皇之的进来。

    自家开正门,这是客气。你还真敢进,那就是僭越了。

    马上就有讨巧的下人跑到内院,冲着史氏一通绘声绘色的学道。

    史氏马上面露满意之色,“到底是大家子出身,这些个规矩,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王夫人面露尴尬。

    邢夫人看了王夫人一眼,面露嘲讽之色。二房又不是承爵之人,倒把二太太的妹妹家捧得那般高。如今坐蜡了吧。

    薛姨妈和宝钗就更添了几分难堪了。当日只觉得很是有面子,如今才想起种种不妥来。

    史湘云道:“这林家的大姐姐,可真是太客气了。一家子骨肉,从哪里进不是进啊,偏挑起门第来。真是逗趣。”说着就笑了起来。

    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史氏抿了抿嘴角,第一次对这个侄孙女有点看不上。这孩子说话怎么就不用用脑子。

    抬高薛家,贬低林家,顺便再踩一脚贾家。你倒是图什么啊。

    贾宝玉悄悄的拉了史湘云的袖子,微微摇头。他没觉得史湘云的话哪里说错了,不过对于看眼色,他比史湘云拿手。见众人不说话,就赶紧制止史湘云。

    史湘云嘟了嘴,有些不高兴。林家的姐妹来了,自己倒成了值得同情的孤家寡人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