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红楼(10)
    红楼(10)

    林黛玉坐在船上,看着悠悠的江水,脑子里闪现过的,依旧是贾家人送行时对她的态度变化。不光是那些下人们恭敬,谄媚了许多,就是那些主子,笑容里也多了不少东西。大嫂子不再是那副苦瓜脸拒人以千里之外,二嫂子说说笑笑中竟然带着几分真诚。

    她本就是一个聪明之人,只是不愿意往深处想罢了。

    船走的不快,两岸的景色虽然萧条,但人若是心情好了,看着什么也都是自有一种美感。

    紫鹃小声道:“姑娘,这江上风硬,还是把窗户关着的好。一时吹了风,就不好了。”

    黛玉笑道:“往日里也就罢了。如今,倒是不至于。”

    身下是狼皮的褥子,身上裹着貂皮的大氅,怀里抱着手炉,脚下是鹿皮的靴子,旁边就是火盆,里面的银霜炭正烧的红火。窗户开半扇,倒是正好透气。

    紫鹃将贾家带出来的玫瑰露拿出来,“要不然给姑娘兑上半盏。”

    话音才落,就见雪雁端着盘子进来,盘子上翠绿的翡翠碗中,盛了半碗鲜红的果子汁。“姑娘尝尝这个。嬷嬷们新榨的石榴汁。”

    要回林家了,雪雁觉得天也蓝了,水也清了。有林家的人在,她的腰板也硬了。见紫鹃拿着小玻璃瓶里半瓶子玫瑰露,就笑道:“这是袭人姐姐给的吧。前儿我才见宝玉屋里的小丫头将一整瓶的分了,怎么到咱们手里就是别人剩下的。”

    紫鹃脸一红,道:“哪里就是剩下的。不知道是不是谁匀出去了些罢了。”

    “这东西又不值当什么。”雪雁笑道:“厨下现在就放着好几瓶子呢。有玫瑰露,有菊花露,梅花露,荷花露。四季的花卉都有,还有好些果子露呢。不过家里的大姑娘叮嘱过了,这些东西看着再怎么好,都是加工以后的东西了。经了几道手也不知道。说是不许给咱们姑娘吃这些个。只让带着鲜果,不管是吃,还是榨汁,都是好的。这一盏石榴汁,是用特地从长安运来的贡品石榴,选了鲜红的,个个都在一斤以上的,剥了皮,细细的榨出来的汁子。”

    紫鹃脸色一变,这所费的人力物力,多少玫瑰露买不来。

    黛玉抿了一口,就笑道:“是清甜的很。就是太抛费了。”

    雪雁凑近黛玉小声道:“还有成筐的雪梨,瓮里存着苹果,各色的鲜菜。是极为用心的。还是回家好。”

    这话倒是让黛玉极为认同。自从家里来人,她就没有不顺心的。处处伺候的妥帖周到。

    而在贾家,自己又不是人家正经的主子。对自己好上一两分,都得承人家的情分。

    贾琏这一趟送林黛玉,上了船,才知道自己可能才是乡巴佬。

    船,也就是看着一般的官船。可里面的陈设布置,可全都是盐商们孝敬的。能不好吗。

    吃穿用度,他竟然感觉不到这是在船上,是在旅途之中。

    等一路到了扬州的时候,完全没有半点轻视之心。

    船只一靠岸,就有青衣的小厮抬着暖轿直接上了船。不光贾琏愕然,就是林黛玉也一愣,这出了船舱,就上了暖轿,一点风都没吹到。

    贾琏跟着轿子下了船,这才看见码头上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就是林家新认回来的大爷吧。

    林雨杨早就看到了贾琏,脑子里将这人跟姐姐描述的那个人对号入座,倒也没有太大的出入。于是笑着走过去,拱手道:“这位就是琏二爷吧。劳烦你亲自跑一趟,送舍妹回来,真是辛苦了。”

    贾琏见着少年举手投足之间,贵气尽显,哪里有一点粗鄙的样子。他马上笑道:“表弟也太客气,叫声二表哥就是了。送林妹妹回来,哪里就谈得上辛苦。反倒是我,这一路上被照顾的极好,也正好见识了不同的风景。我该谢谢表弟才是。”

    林雨杨哈哈一笑:“这扬州遍地都是风景,改天就让人带着表哥四处看看。”

    “怎么,表弟倒是不能相陪么。”贾琏假意抱怨道。

    “家父正催着读书呢,哪里敢四处晃悠。表哥可别害我。”林雨杨一副害怕的样子。心道,我跟你出来混,父亲倒是不会如何。不过要是给长姐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

    贾琏身有同感的哈哈大笑,林雨杨请他上了马车,这才转身到林黛玉的轿子跟前。

    林黛玉刚才已经从轿子的小窗口向外看了,这个哥哥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都说宝玉是难得的人才,如今跟自己的哥哥一比,好似自己哥哥是挺立的白杨,宝玉倒成了温室里的兰草。

    一点都不一样。

    轿子停在马车边上,林雨杨站在轿子外,“小妹,换马车吧。父亲在府里等着呢。”

    紫鹃就站在轿子旁边,看了这位林家大爷一眼,脸不由的就红了。她们长在贾家,见过的不是贾家的爷们,就是贾家的奴才。跟贾家的其他人比起来,贾宝玉可不就是芝兰玉树,是极好的。

    可这到了外面,才发现好男子真是不少。这林家的大爷,人才比宝玉看着更叫人喜欢呢。

    黛玉从轿子里出来,刚要对林雨杨行礼。林雨杨就拦了,“又不是外人,哪里就要客套了。江边风大,快上马车。”

    嬷嬷们扶着黛玉进了马车,林雨杨才松了一口气。跟自己姐姐处习惯了,更喜欢利索的姑娘。见着妹妹娇滴滴的,他先投降了。不好打交道啊。

    林黛玉心里却极为熨帖。轿子是暖的,马车上更是跟着移动的闺房似得,连出恭的恭桶都准备着呢。

    紫鹃就是再觉得贾家好,此时也说不出话来。

    林如海坐在大厅里,来回了转悠。这是心急了。

    林雨桐却心疼弟弟,这种天,阴寒阴寒的,在码头上,还不得冻坏喽。见林如海这般的盼着林黛玉,这段时间升起的那点感情,她又压了回去。就像自己曾经设想到的一样,这后认回来的,跟亲手抚养的,是不一样的。

    林如海对于大闺女此次的安排,满意极了。尽管心里对太太有些心结,但作为长姐,能为黛玉安排到这个份上,委实是难能可贵的。

    要说起三个孩子,他还真不觉着自家偏着哪一个了。

    对于大闺女,他是倚重的。在他的心里,这孩子是能够代替他,托付大事的人。

    对于儿子,而且是唯一的儿子,他是寄予厚望的,林家的希望全在他一人身上。

    对于小闺女,他是疼爱的。这孩子天生就比别人弱了几分。

    林管家看着老爷,又看看大姑娘,他恨不能马上扯了老爷的袖子,告诉他,这样的神情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林雨桐在被林如海晃的发晕的时候,林黛玉终于回来了。

    那对父女泪眼相对,哭作一团。让林雨桐多了几分烦闷。

    贾琏交给林管家去安置。而她自己则拉了弟弟去了弟弟的院子,给那父女俩腾出空间说话。或者说,她不想看人家那股子腻歪劲。

    自打林黛玉进门,林如海的眼里再没有别人。这让林雨杨有些失落的同时,又觉得心安了起来。至少,自己现在也不是全部的百分百的信任这个父亲。

    林雨桐知道,像弟弟这样长大的孩子,对人都是有戒心的。很少有人能走进他的心里。今儿的事,多多少少的,对他总是有一些影响的。

    “快把姜汤喝了。”林雨桐见弟弟换了衣服出来,就催促道。

    林雨杨心里一暖,不管什么时候,长姐都在,这就够了。人啊!就是不能太贪心。

    姐弟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谁也没提林如海和林黛玉父女。

    正堂里,林如海总算是收拾好了心情,这才想起给黛玉引见另外一对儿女,这才发现,那俩孩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管家已经将贾琏安置好了,再回来的时候,这父女俩情绪还都激动着呢。他也就没打扰。不过心里清楚,今儿老爷,可是把那位小姑奶奶给惹恼了。

    “大姑娘呢。”林如海有些纳闷,不由的对着林管家问道。

    林管家才不去请林雨桐呢,这位的脾气,他可不愿意挺着一张老脸再被撅回来。就笑道:“大姑娘不叫人打搅老爷跟二姑娘说话,就都退下了。”

    林如海一愣,这话完全是答非所问嘛。什么叫打搅他们说话……

    想到这里,他多了一丝明悟。一拍大腿,这事闹的,还真是不妥当。

    林黛玉在贾家学的最多的,恐怕就是察言观色了。她见父亲的神色不对,就不由的猜测,难道是长姐不喜欢我回来。

    一想到有这种的可能,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眼泪就忍不住的又掉下来了。

    林如海是心疼,林管家就是愕然。

    这刚回来,啥事都没有,都能哭成这样。什么时候,自家的姑娘变成这样了呢。而且,林家那么多人陪着她一路回来,她难道不知道老爷的身体还没康复完全吗。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呢。

    这么一比较,顿时觉得,还是大姑娘大爷这样的主子,更投脾气一些。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