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红楼(4)
    红楼(4)

    林雨桐唬了一跳,看来病的真的不轻啊。她赶紧过去,一把扶住他,搀扶着到榻上去。

    林雨杨又倒了茶递过去,林如海喝了两口,这才缓过来。

    刚才不觉得,如今才反应过来,自己再怎么病弱,也是一个成年的男人,可刚才这大闺女一把就扶住了自己,带着自己走都不费劲。这身体,可不是一般的康健。林家子嗣艰难,而且都颇为羸弱,能有两个健康的孩子,他觉得自己就是走了,也有脸见林家的列祖列宗了。

    “你们坐。”林如海靠在迎枕上,吩咐道。

    林雨桐和林雨杨落了坐,看着林如海,等着他说话。

    林如海满意的点头,虽然是长在外面,但是规矩还是不错的。

    “当年的事,是为父糊涂。叫你们跟着你们的姨娘,在外面受了这么些年的苦。你们这些年的经历,我也都知道了。为父惭愧……”林如海说了这几句话,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林雨桐叹了口气,站起来,去给他抚后背:“不急着说话,有什么以后慢慢说。身体要紧。”

    林如海苦笑一声:“为父只怕时间不多了。”声音很轻,但透着一股子沉重。

    林雨桐对着林如海,也就是一个陌生人。说起感情,她还真是没有。不过她瞥了一眼弟弟,见他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就知道这孩子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的。

    自来都是姐弟俩相依为命,在他的生活里,从来就没有一个男性的长辈来引导他。如今,终于有亲爹了。爹还是一个让读书人颇为敬仰的探花郎。想必弟弟心里是欢喜的。

    可如今,刚认回来的爹,又要没了。虽然有了大笔的钱财,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姐姐就说过,她爱钱,但钱远不是生活的全部。

    他想,他现在理解这些话的意思了。

    林雨桐心里闪过一丝念头,也不知道空间里的泉水对林如海的病症有没有效果。后世的红学家对林如海的死,做过许多的猜测。但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林雨桐还是打算试试,哪怕只为了弟弟呢。何况有林如海在,即便他致仕不再为官,家里也算有个长辈。好过自己为保住这点家财费心筹谋。

    她安抚的道:“您只管安心静养,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处理了。弟弟小时候的身体也不好,如今不也被我调理好了。这两年连着凉都没有过。”

    林如海听这话的语气,看来这是不打算离开了。不由的大喜:“孩子,这就是家。为父只有你们三个孩子。不舍得再叫你们流落在外了。当年的事……太太已经走了。人死如灯灭,我也不想追究了。如今,家里的大小事情,只交给你来打理,可好。”

    林雨桐点点头:“先不说这些。只您这身体……从今儿开始,您的饮食起居,全都交给我处理。别人不可再沾手。我谁也不信。”

    林如海一愣,眼里闪过震惊之色:“你是怀疑……为父的身体是……”

    “都说您是因为丧子丧妻,没有了求生的*,身体才败落了。可您在官场这么些年,这点承受能力还没有吗。”林雨桐嘴角挑起几分冷意,“这世上,生老病死,本就是常事。况且,您还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寄居京城。您问问您,是因为太太走了,让您痛不欲生想殉情呢,还是因为先病了,越来越没有心力。要说您因为太太,这可就有些牵强的厉害。太太都去了几年了,您如今才想起殉情。不是笑话吗。”

    没见到林如海之前,林雨桐就知道他绝不可能是一个儿女情长的人。要真是对贾敏情根深种,哪里会有姨娘,又哪里会有她跟弟弟。所以,林如海的死,什么可能都有,唯一不可能就是所谓的‘心灰意冷’。

    林如海顿时就愣住了。他科举出身,寒窗苦读,为的不过是振兴门楣,实现抱负。为了一个女子而颓废,绝对不是他。

    这些个话,是谁传出去的。真是岂有此理。

    自己的身子不好,他时常也不过是伤怀林家这一脉,绝了传承罢了。怎么就成了殉情了呢。

    而且林家人向来少有康健长寿之人,他对自己的身体,也就没往别处想。

    自己也算是官场老油子了,又是巡盐御史这样要紧的官职。对别人的算计怎能不小心应对。身边不是心腹中的心腹,自然是不会用的。他知道有人算计,可他自信没有人能算计成功。这也就是他从来没往别处想的缘故。

    可这大闺女一现身,就扔了这么一个大雷过来。

    这孩子究竟是怀疑谁。

    如果,自己在府里被人下了黑手,那么,只能是府里的人干的。在府里根深蒂固,能将手伸到自己身边的,除了林家的人,就是太太的心腹陪嫁了。

    那些陪嫁,说到底也是贾家的人。而贾家跟江南的甄家,是老亲了。

    如今,太太已经不在了。又没有留下儿子,唯一的女儿又在贾家。他们动手,确实少了几分顾忌。

    而且,也绝对是有动机的。毕竟,自己的一些作为,可能动了甄家的利益。

    一时间,他脑子里想了许多。

    门外传来脚步声,紧跟着传来林管家的声音:“老爷,院子已经收拾好了。”

    林如海收回心神,扬声道:“进来吧。”

    林管家见大小主子都严肃着一张脸,顿时说话都有些结巴:“老……老爷……那个……”他手朝外指了指,“给大姑娘和大爷的院子收拾好了。”

    林如海点点头,看了姐弟俩一眼,眼里闪过慈和的神色:“你们先跟着林管家安置。”然后才对林管家道:“今儿开始,内宅的事都归大姑娘管。外院有事,就禀报你们大爷。若是不能决断,再来问我。”

    林管家应了下来,抬头一看,俩小主子连眼角都没抬一下。

    林如海见此,满意的点点头:“我这院子里的一切,都由大姑娘掌管。大姑娘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办。”

    林管家这下就真的惊住了。

    林雨桐将枕头给林如海放平,“既然父亲说要听我安排,就听我的吧,现在您什么都不要管,先歇着,养养神。”

    林如海顺势就躺下,闭上眼睛,他是真的累了。强撑了这半天,确实是撑不下去了。

    林雨桐见林如海歇下了,就对林管家道:“这屋里伺候的人,绝对要亲信才成。”

    林管家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他瞪大眼睛,道:“您放心,今儿老爷这里,就让我的两个儿子换着守。”

    “您的孙儿今年多大了。”林雨桐问了一声不相干的话。

    “一个十岁,一个八岁。”林管家不知道这位大姑娘想干什么,如实道。

    “让你们家的两小子跟着杨哥儿身边当个书童吧。一样的读书识字,将来放出去,也能为官做宰。”林雨桐承诺道。

    林雨杨看着林管家,点点头。表示姐姐的许诺,他是认可的。

    林管家马上明白了,小主子给这恩典,就是要他们忠心耿耿的。能如此行事,就表示主子身边已经很不干净了。他跪下身:“老奴发誓,绝不敢背叛。”

    “起来吧!”林雨桐扶起林管家:“你别多想,你的忠心,父亲是知道的。”

    林如海听到这里,就彻底的放了心。懂得恩威并施,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林雨桐马上走马上任,“用屏风将床榻跟外面隔起来。屋里不点香,每天通风一刻钟。也可以摆上一些果子来熏屋子。鲜花就不用了。谁也不知道什么花是无害的。”

    林管家心里一禀,赶紧应下来。

    “另外,打发亲信的人,去别的地方找名医来。不管多大的代价,都得把人请来。这整个江南,如今可都是甄家的天下。这以往的大夫,还是别用了。”林雨桐边往厨房走边吩咐,“另外,父亲若是有公文来往,喜欢看的书之类的东西,你都封存好。到时候让大夫看看,纸张上有没有被人动手脚。”

    林管家整个人都僵住了。这姑娘这脑子,怎么长的。怎么会想到这些个地方呢。他顿时冷汗都下来了。

    林雨桐心中一叹,要是这样,林如海还是保不住命,那就只能是他命里注定了。

    想到这府里贾家的人还不少,林雨桐反倒不敢放自家弟弟一个人住了。她干脆吩咐道:“在院子再收拾两间房出来,我跟杨哥儿不守着,不能安心。这院子以后,除了咱们几人,不许任何人靠近。”

    等林如海有了起色以后,她要先一步将这府里整治干净才行。

    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一点也不如乡下自在。

    林雨杨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做官也是这般危险的。他觉得姐姐给自己的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院子里的厨娘丫头,都叫打发了。

    林雨桐要亲自料理三口人的饭菜。这对于她来说,不是难事。

    所以,当林如海一觉醒来,看到的就是刚认回来的亲闺女做的饭菜。

    吃过多少山珍海味,从没有什么滋味比现在的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更美味。

    林雨桐这次下了血本了,取用的都是那泉心的水。希望效果更好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