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精英NPC
    第三百九十三章精英npc

    再次上线,林风出现在真实战场程英的驻守营地内,队友们的身影一个个凭空出现。

    清晨的阳光并不强烈,但晒在林风的身上也有种暖洋洋的惬意,微风吹拂,带着界河的潮气,也带来了一丝血腥之气。

    “有战斗声!”冥杀猛地冲天而起,一对黑红羽翼翻滚着带着他高飞。

    林风迅速将冥杀拉入队伍,身边的队友也一个个入队,真实战场组队人数最高上限50人,当然,想要组起更多的成员,需要消耗一枚,一枚最低级的青铜级,就足够容纳百人,而的等级递增,可容纳成员数量也将会呈10倍的数字上升,只是这种道具十分珍贵,现阶段只能从战场积分商城兑换,。

    很快,冥杀的传音到了。

    “营地正门有兽潮攻击,不过看上去已经被压制住了。”

    天使乐乐双眼放光:“难道又是一个奇遇任务?”

    “走吧,不管是不是奇遇任务,咱们都该帮一帮他们。”林风说着,召唤出墨麒麟,骑在它身上冲向正门。

    战斗原本就已经接近尾声,林风等人的入场,只是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对面的上百头魔兽面对突然密集的群体魔法,好多还没反应就倒在了地上。

    “戾……”十多头鸟类魔兽怒气冲冲地转向林风队伍里的法师,一道道魔法在嘴中酝酿。

    “吼……”林风瞬间一声大吼,言出法随,飞行魔兽一个个哀鸣着跌落地面,任凭它们如何疯狂地扇动翅膀,都保持不了身体的平衡,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浑身抽搐不停。

    冥杀和花若影眼前一亮,身体加速奔跑,奔跑的同时身体已经进入潜行状态。

    !

    数道残影包裹住重伤的飞行魔兽,刃芒不断闪耀,一道道伤口出现在飞行魔兽的要害,血光四溅,一串伤害数字噌噌地冒出来。

    烈焰红唇和淡淡冰痕手掌交叠在一处,两柄法杖高高举起,齐齐一声娇喝:“组合技——!”

    顿时,漫天的冰蛇,火蛇狂舞,沾在魔兽的身上就会带出一个伤害数字。

    明月夜不在,烈焰红唇当仁不让地担当了指挥的角色,随着她的一个个战斗指令下达,整个队伍迅速如同精密的仪器般开始运转。

    我心飞翔,天使诗诗,业火红莲,每个人都全力以赴,攻击都选择了飞行坐骑,30秒的时间,这些家伙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再次飞起来。

    “嘿,临风小兄弟,是你们。”程英挥舞着一柄开山大斧正冲锋在第一线,突如其来的援助让他开怀大笑,大斧上站满了魔兽的鲜血,一身银色的铠甲也有些鲜血淋漓,不过看这家伙的样子,就知道他并没有大碍。

    “兄弟们,大家加油!”程英猛地将大斧重重捶地,仰天一声怒喝,一股金光迅速从他脚下蔓延到所有营寨的士兵身上,包括林风等人也被一层淡淡的金光包裹。

    “叮,你受到npc程英技能影响,提升30%物理攻击和10%破甲效果。”

    天使彩儿的也唱响,一时间,程英等npc也受到了刺激,攻击大幅上升,一时间气势惊人,竟将体型庞大的魔兽打压地频频倒退。

    “给力!”业火炼狱恰好在这时加入进来,哈哈大笑中,两柄战刀瞬间劈出数刀,将一头魔狼劈退数米,与程英并肩站在一起。

    男人间不用多说,一个惺惺相惜的眼神足以,程英身为巨兵掌控者,一瞬间开启大招,身体暴涨数倍,一个高达百米的虚影噌地一声站直,仔细看赫然是程英放大的虚影,一柄开山大斧虚影同样扩大数倍,奋力一挥间,地面都被犁出一道深痕,数头倒霉的魔兽更是筋断骨裂,惨嚎着被击飞数米,重重跌在其他魔兽的身上。

    程英哈哈大笑,猛地高高跃起,百米的巨型虚影随之跃动,开山大斧被他夹在身前重重坠地——!

    一片急促的气浪掀飞一圈的魔兽,最当中被开山大斧正正砸中的那头虎型魔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威风,霸气,程英很得意地站直,开山大斧被他随意地挑起,重重砸向另一头魔兽。

    落英缤纷,鬼谷辰辰开启、、,每一箭都射在npc士兵的对手魔兽身上,一道道附魔箭产生各种各样的元素爆破,多次让npc士兵免于被魔兽所伤。

    天使彩儿和花千问分别站在战场的左右两端,大声吟唱着,一个个圣洁的音符瞟向天空,在两个神牧的头顶,各自出现一个圣光天使的身影——!

    一片片圣光笼罩在所有队友和npc的身上,一个个绿色的数字不停冒出,两个神牧圣洁地祈祷着,这足足持续30秒的神牧大招,几乎将所有人身上的血量补充到巅峰。

    轻轻松松,不过短短5分钟,爆发的众人将最后一个冲击营地的魔兽击杀,npc战士们不用程英吩咐,就各自组成一个个小组,拖着体型庞大的魔兽尸体进入营地内,这些都是战士们最喜欢的食物,存储得当,足够营地吃好几天。

    林风等人当然不会和普通npc抢这点东西,程英大方地颁发给每人三千点战场积分,就让所有人都喜上眉梢了,刚刚上线只有不到10分钟,就有这样的收获,可真是个开门红了。

    唯一让大家遗憾的是程英这里暂时没有了任务,大家只能将目标放在了虎啸城出生点的城镇,那里的战场任务虽然难度低,奖励少,却也无穷无尽。

    直接在原地拉开,林风一行人全部进入其中。

    好一会,营地外数百米的地方,一个人影从一块巨大的岩石后走了出来,目光中满是警惕和不甘,大白天的就是一副夜行衣打扮,口鼻处一颗方巾蒙面,金丝绣成的一匹仰天长啸的狼型生物,一身利索的皮甲,双手的两柄匕首说明这人的职业该是影舞。

    一声冷哼后,影舞悻悻地转身。

    “嘿呦,这是要走啊?”一个慵懒的声音传入夜行衣影舞的耳中。

    “什么人,出来!”影舞猛回头,瞬间绷紧了神经,双臂轻抬,两柄匕首已经摆出一副战斗姿态,同时,身体迅速一跃,后背紧贴刚刚藏身的岩石。

    “不要这么紧张嘛!”一个背负长剑的潇洒剑客缓步而来,一身白色轻甲飘飘欲仙,两缕长发搭在胸前,英俊的脸庞足以引起任何女人的惊叫,只见他一脸的轻松,轻声问道,“让我猜猜,你这方巾上的天狼家族铭文,还有这独特的控兽之术,是大秦白家的人吧。”

    影舞双瞳剧烈收缩:“逍遥剑仙!”同时心中一阵呻吟,竟然是这个人,怎么会碰到这个难缠的家伙?

    “不错,你认识我,看来,你也不知是个小喽啰,白家的人,你是白寒还是白阙?”

    影舞仍旧一脸紧张,不过却还是摇着头回答了云逍遥的问题:“白家,白沧浪!”

    云逍遥哦了一声,白家嫡系向来是以单字为名,也以单字最尊贵,对方这名字就看出他还不是白家真正的核心。

    “啰里啰嗦,到底要不要打?”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云逍遥的身边,和白沧浪一样一身夜行衣,手握双匕,额间一个黑色的护额,正中央绣的却是一头咆哮的猛虎,来人体型娇小,明眸皓齿,短发干练,此时脸上却有种不耐的表情。

    又一个人的出现顿时让白阙又是一阵紧张,同时眼珠不断在对面的两人身上来回移动,片刻间,额头已经见汗。

    “算啦,算啦,你我两个对付一个白家庶出,岂不是太欺负人,赢了也不光彩。”云逍遥轻轻伸出右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秦沙妹子,交给你喽!”

    白沧浪瞬间精神更加绷紧,不过一双眼睛仍然分出一分注意在云逍遥身上。

    “哼,我来就我来。”秦沙冷哼一声,身体一跃,和白沧浪正面站定。

    “放心,我是不会出手相助的,当然,你也别想跑哦!”云逍遥说着,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背后的长剑突然离鞘而出,瞬间放大了数十倍,云逍遥慵懒地端坐在长剑上,一脸的兴致缺缺,不过仔细从他眼睛中的神采还是能看出他对接下来战斗的一丝期待的。

    白沧浪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深呼一口气,拱手向秦沙做了个战场礼的姿势,之后双匕一正握,一反握,眼神中的杀意几乎凝固空气。

    秦沙眼中的不屑慢慢消退,同样还了一礼,身体一扭,已经潜行,白沧浪也一样隐去身体。

    “叮……”两柄匕首交击在一起。

    潜行对于60级以上的影舞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拥有被动,不超过自己20级的目标的潜行,隐身状态,完全可以无视,视线直指本身。

    !

    白沧浪很想占据主动,第一次试探攻击后,左手匕首迅速出击,狠狠地刺向秦沙。

    秦沙一瞬间一分为二,两个秦沙娇小却满含爆发了的身影冲向白沧浪。

    白沧浪迅速后撤,两柄匕首护在胸前。

    、!

    秦沙迅速欺近,娇喝一声,一脚踢向白沧浪,另一个分身则手舞匕首,朝着白沧浪纠缠而来。

    白沧浪迅速招架,两柄匕首交叠在一起硬挡对方的一脚,双臂用力将其挑飞,秦沙的重心未失,身体如同燕子般向后飞去,白沧浪同时一个旋身,一记强有力的回旋踢向秦沙的分身。

    此时,秦沙高飞后翻的身体猛地加速冲下,双刃一个大幅的分割,目标直指白沧浪的咽喉。

    噌的一声,白沧浪也在这紧要关头一分为二,短暂的无敌效果无视了秦沙的攻击,两个白沧浪就地一滚,已经是兵对兵,将对将的局面。

    白沧浪本体右手中的匕首在手中旋转了一圈,狠狠地撩向秦沙。

    秦沙硬拼着挨着这一击,也将手中的匕首捅进了白沧浪的胸前,顿时鲜血四溅。

    云逍遥的瞳孔猛地一紧,一股骇然的气势刚一展现就被他压制下来,只是脸上的慵懒随意消散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关切和担心。

    “呵,白家,好一个白家,没想到出了白寒和白阙,白家还有这样的一个人物。”云逍遥表情有些凝重,这家伙的手段比白家嫡系也不相上下了。

    刀锋见血,战斗瞬间残酷了许多,场中两道人影不停走位,出手,闪躲,反击,各种招式让人看着眼花缭乱,刀剑无眼,高频率高速度,即便强如两人,也不可能闪掉全部攻击,不一会,两人身上的皮甲就多出数道破损的痕迹,两人的身上也有数道或深或浅的伤口,涓涓血流片刻不止。

    原本,白沧浪和秦沙只能是半斤八两,可一旁的云逍遥虎视眈眈,却给了白沧浪极大的威慑,这让两人的比斗从一开始就并不公平。

    因此白沧浪在打斗中,不断地引着秦沙向旁边的密林移动,两人虽然拼得满身鲜血,却根本不算是重伤。

    云逍遥坐在仙剑上,眼神却一动不动地盯着两人,此时他已经有些后悔让秦沙独自面对白沧浪,一柄长剑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三米远,随时准备出手,不过他双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倒不是纠结于自食其言,两国历来仇怨深种,倒真不用讲什么道义,而是秦沙的目光,云逍遥已经多久没有从她的目光中看到过这样全力以赴的激情了。

    数个回合后,两个人的战斗已经白热化,各种影舞的状态,技能都消耗的差不多,白沧浪却在一瞬间黑气弥漫,顿时让秦沙一阵警惕,留了数分力气以防突变。

    没想到,白沧浪却在下一秒猛地朝地面和四周丢出数个炼金药剂,一阵阵黑气瞬间遮蔽天日,数秒后,黑气消散,而白沧浪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

    “我去追!”秦沙脚下一点就要冲进密林中,却不防身前多出一个人将他拦住,正是云逍遥。

    “丫头,别大意,是白家的,穷寇莫追,咱们今天晚上还有任务,此刻就先放过他吧。”

    “都怪你,要搞什么一对一,早早把他拿下不就好了!”秦沙一阵埋怨,“亏你还整天炫耀说自己是什么逍遥剑仙,吹得好像自己无所不能一样,现在竟然连个小小的白家人都拿不下。”

    “怪我,怪我,下次,我一定不会饶了他。”云逍遥不停地承认错误,“来,沙沙宝贝,你这一身的伤口看着好吓人,让哥哥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滚,大色狼!”

    “沙沙妹子,你看你这话说得,我真的是好心……”

    云逍遥一脸的尴尬和委屈却惨遭秦沙姑娘的白眼和冷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