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刘悦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十三章刘悦

    第二天临近中午,林风平静地打开房门,状若行尸走肉。

    昨天晚上,刘若琳哭得肝肠寸断,她在门外的解释林风全都听见了,秦羽蝶的一番“仗义执言”完全是个人的冲动,并非刘若琳的意愿,这一点林风倒是丝毫不怀疑刘若琳的说法。

    大半夜的吵闹,林风就是拧着这股劲,纹丝不动,不说,不解释,不开门,不理睬。

    秦羽蝶气呼呼地收拾她和刘若琳的东西,在她的生拉硬拽之下,两人在后半夜带着所有的东西离开了林风这里。

    抬头看看镜子当中颓废的自己,这些天开始接触《世界》后,自己好像很久没有搭理过自己了,头发已经特别长了,林风洗漱好,返回自己的房间,房门口,一张白纸上三个大字——对不起!

    一瞬间,林风心中五味杂陈,各种各样的念头涌起,一种想哭的冲动,自嘲地撕下这张纸,刚想揉成一团扔掉,想了想还是拿进屋里,似乎因为自己刚刚那一秒态度的改变而逆反,林风又随手粗暴地将这张纸塞进一本书中。

    在房间又呆坐了好久,林风突然站起来,穿好衣服,迈步走出房门。

    小区内就有一家理发馆,由两个中年夫妇一起经营,两人也是这小区的住户,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两个人就在这不到30平米的小地方忙碌了大半辈子,林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这家理发馆理发,这也是林风这次回来后仅有的几个算得上熟悉的邻居。

    “刘叔、刘婶。”林风礼貌的问号。

    一脸和气的刘振国就是林风口中的刘叔,看到林风的一瞬间,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出来一把抱住林风道:“呦,小风啊,你可回来了,孩子他妈,你看,这是小风,是小风回来了。”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也急急忙忙地从店内跑了出来,看到林风,眼泪瞬间就下来了,拉着林风的手就不撒开了。

    面对善良的两人,林风似乎暂时忘却了那一堆的烦恼:“嗯,回来快一个月了,这不是大学毕业了嘛!”

    刘婶一边哭,一边笑:“是啊,这么快四年过去了啊?想当年你高中毕业那会,你妈,唉,你妈是个大好人啊!”

    林风一家和刘振国一家并不仅仅是邻里而已,就在初一的一个寒冬,有一次刘振国在小区门口被车撞倒,肇事司机弃车逃逸,大晚上11点多,正巧林风妈加班赶一个文件,回家的时候看到倒在血泊里呻吟的刘振国,当时林风妈毫不犹豫地打了120和110,救护车到来之前她又通知了刘振国一家。

    最终刘振国保住了一条命却落得右腿残疾,走路都一拐一拐的,但是善良的刘家人视林风妈为一家的救命恩人,平常有点什么好吃的都会想着林风一家,得知林风妈独自一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更是经常主动照顾林风,让当时正处于事业高峰期的林风妈省了很多心,彼此间接触的越多,也越来越投契,很多次,只有一个女儿的刘振国好几次都差点提出要认林风当干儿子。

    这还不止,林风妈病发后,也是刘振国一家忙前忙后,打理林风妈的身后事,否则林风一个毛头小子,肯定做不来这个。

    刘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着林风:“小风啊,今天中午去婶子家吃饭吧,你这孩子,回来这么多天,也不跟婶子说一声,我还一直以为是之前你家的住客在家呢。”

    刘振国也附和道:“对对,小风,今天就听你叔和你婶子的,正好这会没人,我们这就关上门,让你婶子做几个好菜,咱们爷俩好好喝几杯。”

    面对亲切与亲人无异的两口子,林风禁不住暂时放下了所有的苦闷,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别关门啊刘叔,我来第一个是为了跟你二老叙叙旧,第二也是顺便理个发,不过咱说好了,你可不能收我钱,一会我去买两瓶好酒抵账。”

    刘振国笑呵呵地一巴掌拍在林风的肩膀上:“你小子,你刘叔还能要你钱?哈哈,孩他妈,你先别管这里了,先去买菜,多买点好菜,我给小风理完发,我们爷俩一起回家。”

    “好,好!”刘婶眼里挂着泪花,笑着出去了,林风高三那年,林风妈突然病逝,林风深受打击,当时的可怜样让刘婶一直担心不已,这四年来也一直替林风揪心,大学刚开始时,几乎一天一个电话,林风最后能走出那段人生的灰暗期,老两口的关心起到了很大作用。

    刘婶一步一回头,眼看着这孩子现在这么懂事这么健康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刘婶的心顿时感恩起来,这样一来,至少不会让自己对林风妈心中有愧啊!

    刘振国的手艺也就那么两下,平头、板寸、毛刺,说实话没有新意,只不过是熟能生巧,而且收费颇低,附近几个小区里上年纪的人经常来他这,一家人就靠着这养家糊口。

    不过十多分钟,林风的新造型新鲜出炉,林风在镜子前左看右看:“刘叔,你这手艺越来越精湛了,如果有一天我想学了,你肯不肯教我?”

    刘振国哈哈一笑:“教你?行啊,只要你肯学,唉,说起来,你们年轻人现在有几个愿意踏踏实实学本事的?你看看你妹妹悦悦,这些天一直在玩什么电子虚拟游戏,连学习都耽误了。”

    刘悦,刘振国的独女,比林风小三岁。

    “《世界》?”林风问道。

    刘振国:“对对,就是这个,悦悦说她们班上所有孩子都玩,你看看,这都迷成什么了?好在她们现在上大学了,要是考大学那会,估计一个个全都落榜!哼!”

    林风大笑:“叔,你可别埋怨,现在的虚拟游戏可并非是玩乐,里面大千世界无所不有,跟您说实话,我也是个职业玩家,最近在里面赚到了不少钱呢。”

    刘振国精神一震:“是吗?”

    林风点头:“没错,而且悦悦大了,不可能当一辈子学生,总要找工作啊,她一个女孩,你放心她一个人去辛苦地实习,找工作?”

    刘振国还是不放心:“我知道现在玩游戏也有挣到很多钱的,但是这些人能是普通人吗?你觉得悦悦就一定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别到时候投入了太多精力,却一无所获,毕业后还不是要老老实实找工作,那时候,耽误的青春可就回不来了。”

    “ok,ok,刘叔,我说不过你,咱们回家吧,我饿了!”林风一看刘振国似乎神采奕奕地想要来一个长篇大论,连忙投降。

    刘振国一愣,一脸苦笑地锤了林风一拳:“你小子,怎么也跟悦悦一样,谁说也不听,一说就转移话题,还都说饿了,能不能找别的理由,一个个主意可大了!”

    林风嘿嘿傻笑:“儿孙自有儿孙福,刘叔,我就很看好悦悦,起码,人家还考过全校第一呢,不是吗?”

    这倒是真的,当初刘悦确实考过全校第一,不过那并不是高考,而是中考的时候。

    经过小区超市,林风进去买了两瓶好酒,又给刘振国买了一条烟,想了想又买了不少的水果和点心,刘振国则买了鱼、牛肉,爷俩一边聊一边往家走,其乐融融。

    跟着刘振国回到这个许久没来的地方,上初中那会,林风没事就往刘振国家跑,只有一个女儿的刘振国夫妇也很喜欢林风,简直把他当做亲儿子,为这事,刘悦没少吃醋。

    刚一进门,林风就听见厨房里传来刘婶切菜的声音,这间房并不大,和林风家相差无几,也只有两间卧室,刘振国两夫妻住一间,女儿刘悦住一间。

    刘悦似乎也跟在刘婶的身边,两母女聊天的声音被林风和刘振国进门声打断。

    “呀,小风,你们来了,快快快,进来坐,悦悦,你看,还认识你小风哥哥不?”刘婶围着围裙,急匆匆地招呼着林风:“看看,来就来呗,带这么多东西干嘛,你个死老头子,怎么让小风这么破费?”

    刘振国傻笑:“孩子一片心意,我怎么好推辞。”

    “林风哥!”刘悦一蹦一跳地从刘婶的身后窜了出来,林风一惊,四年没见,这丫头竟然这么高了,似乎就比林风矮5、6公分。

    仔细一看,刘悦不仅仅长高了,样子也变了很多,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庞也变成更加可爱,一头长发自然而然地披散着,一身t恤短裤看上去很青春,也衬得她的身材越发出众,完完全全一个美人坯子。

    林风打量刘悦的同时,刘悦也在打量着林风,小时候,林风可没少欺负过刘悦,不过刘悦却始终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林风身后,两个人一起玩,一起学习,算得上青梅竹马的玩伴。

    “怎么?认不出我了?”刘悦笑嘻嘻地用两根手指顶着自己的俏脸,大眼睛眨呀眨地盯着林风。

    “呵呵,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悦悦,你现在可比以前漂亮多了。”

    “嘿嘿,谢谢夸奖。”

    刘振国在几人聊天的时候已经将自己买的肉拎到厨房,此时正大喊刘婶,让她打下手,非要自己亲自下厨不可。

    “我来帮忙!”林风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要进厨房。

    刘婶一把拦住他:“你做着就好,别跟着掺和了,我去帮忙,悦悦,跟你小风哥一起聊天,那边有水果,有零食,你们先垫垫,等我们做好饭叫你们。”

    “好嘞!”刘悦甜甜地答应着。

    林风被刘婶硬按到沙发上,刘婶又递给他和刘悦一人一个香蕉,这才兴高采烈地走进厨房帮忙。

    “林风哥,你是刚毕业回来么?”刘悦问道。

    坐在刘悦身边,林风只觉得香气扑鼻,这丫头身上倒地喷了多少香水,不过这味道倒是挺好闻的,见对方问话,林风也笑着答道:“嗯,刚回来没几天。”

    “那你这些天在干吗?找工作吗?”

    “我啊,我这几天在玩《世界》,听刘叔说你也在玩?”林风实话实说。

    刘悦一听《世界》顿时精神一震:“林风哥,你也玩《世界》?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业,多少级了?哪个主城?”

    “我在里面叫临风,玉树临风的临风,虎啸城,28级格斗家!”林风反问道:“悦悦,你呢?”

    刘悦张大嘴巴:“原来你就是临风啊,我当初也想到是你,没想到还真是你,巧了,我也在虎啸城,id叫做天使悦悦,月亮的月,24级魔法师,对了,风哥,你是同心家族的元老,你加我进同心家族吧,我和宿舍三个姐妹全都是虎啸城的,有你这个大高手罩着,我以后也可以横着走了,哈哈……”

    “这么巧?”林风也没想到,刘悦居然也是虎啸城的玩家,还真是运气。

    “行,晚上上线我加你好友,到时候加你进家族。”林风当然不会拒绝。

    “噢耶,我也有靠山了,晚上你要带我练级哦!”刘悦狂喜地像小时候一样紧紧抱住林风的胳膊兴奋地大喊大叫。

    听见外面的笑声,厨房里的刘振国夫妇对视一眼也轻声笑了起来。

    很快,一桌子6个菜1个汤,鸡鸭鱼肉样样不缺,刘振国亲自下厨,更是色香味俱全,这顿饭堪比年夜饭了,起开一瓶白酒,刘振国红光满面地给要倒,林风赶忙抢过酒瓶,先给刘振国满上,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来,来,来,为了庆祝小风毕业归来,大家干了第一杯!”刘振国作为一家之主,自然而然地举杯劝酒。

    刘婶和刘悦端着饮料,也跟着热闹地喝了一大口,四个人相视大笑,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刘婶不停给林风夹菜:“小风,来,吃,尝尝你刘叔的手艺,他可是轻易不下厨的,来,快尝尝,压压酒。”

    刘悦在一边假装吃醋:“妈,小风哥一来,你就忘了你亲闺女了!”

    刘婶笑骂道:“你这闺女真亲,平时说什么都不听我的,哪比得上小风懂事?来,给你个鸡腿,吃吧。”

    “谢谢妈!”刘悦笑嘻嘻地接过来,大口吃了起来。

    刘振国一杯酒下肚,脸越发地红了:“来,第二杯,咱们家可是很久没有这么热闹开心了,这第二杯,就为小风接风洗尘。”

    “好!”

    “小风,以后可要常来你婶子家,不对,这里一直都是你的家。”刘婶抹了一把眼睛,握着林风的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嗯。”林风还能说什么,这一天,算得上高考之后自己最开心的一天了,眼前的三个人,就好像是自己最亲的家人一样,男子汉不流泪,只是未到动情处。

    一顿饭吃道下午三点,刘振国喝高了,拉着林风的手一直说当年自己被林风妈救命的事,并且一直跟刘悦说,要她不要忘了这份恩情,作为一家之主,刘振国从不把这事挂在嘴边,他都是用实际行动来报恩,这次喝醉了,看到了恩人的孩子健康,善良的他也终于没有忍住眼泪。

    林风倒是没有喝醉,扶着刘振国,将他在床上放好,刘婶则给醉了的刘振国倒了一杯水。

    “林风哥,谢谢你”刘悦和林风一起走出房门。

    林风一摆手:“客气什么,刘叔看样子喝大了,你快和婶子一起去照顾他吧,我先回我那了,今天晚上上线后咱们见面再说。”

    “嗯,好的!”刘悦笑得很开心,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笑颜如花,林风不仅看得一呆。

    “咳咳,我走了啊!”林风跟刘婶也道了别,一步一晃地走回自己的家门。

    刚到家门口,林风就见到一个靓丽的身影停留在自己家门前,定睛一看,竟然是秦羽蝶。

    “你来干什么?”林风怒气难平,事情搞成这样,和秦羽蝶有很大关系。

    “你喝酒了?”秦羽蝶看了林风一眼,继续说道:“我来这里是跟你道歉的。”

    “道歉?”林风一震。

    “没错,可以让我进去说吗?”秦羽蝶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风打开房门:“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