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身世
    ,更新快,,免费读!

    第六十八章身世

    紧紧地抱着刘若琳,手掌狂野地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林风已经不满足于追逐刘若琳火热却又有一丝冰凉的嘴唇,两人一件件本就不多的衣服被粗暴地褪下,而刘若琳也没有任何反抗,反而比林风更加积极主动。

    “当啷……”

    就在这关键时刻,摆在床头的游戏连接器因为两人的剧烈动作被挤得掉在地上,一阵叮当的脆响在这针落可闻的时刻顿时惊醒了林风。

    “我在做什么?”林风一阵心跳剧烈跳动,轻轻地推开迎向自己的刘若琳。

    “怎么了?”刘若琳略带微喘的轻声细语,可惜最终也没有让已经恢复理智的林风再次兽化。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做,我也不能这么做!”林风长出一口气,仰面直指跌在床上。

    刘若琳似乎未从林风的语气中听到任何鄙视或者厌恶的意味,近乎全裸的她幽幽地叹道:“你知道的,这是我自愿的,不关你的事。”

    “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林风实话实说,像刘若琳这样难得一见的美女,为何这么心甘情愿地屡屡倒贴自己?难道就是因为之前自己不经意间在游戏里抱过她,亲过她,可那只是个游戏啊?好吧,就算是现实,拜托,现在什么年代,难道她是古代穿越过来的?

    刘若琳反倒是被夸奖了一样,居然趁势倒下,依偎在林风的胸前:“这是我妈妈告诉我的,她当年就是因为太矜持,才会错失了最爱的人,反而被家里做主,嫁给一个并不喜欢的人!”

    林风不好推开她,刚刚自己可是把人家全身都摸遍了,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刘若琳说的会是这样,好奇地问了一句:“哦?那你妈妈现在怎么样?”

    刘若琳的身体僵了一下:“不在了,十年前就不在了!”说到最后,声音已经不对劲,很快,林风就感觉液体从自己胸前流过。

    尴尬的林风仅仅犹豫了片刻,就再次搂住女孩,轻拍着安慰着她。

    好半天,刘若琳才慢慢恢复平静,不过从她一言不发就能看出她内心憋了许多许多的伤心往事。

    不知道怎么开解对方,林风只好自言自语道:“我妈也不在了,也许你不信,我都是跟我妈姓,我甚至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也根本没见过他!”

    “真的?”刘若琳似乎被林风的话吸引了,当然,哭了半晌的她也过了悲伤的劲。

    林风将双手放在脑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他倒是很看得开:“骗你干什么?当初,我妈怀着我,来到这个地方,从她在这里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就可以看出,她是孤身一人来到了陌生的城市。”

    “你妈没跟你提过你爸爸吗?”刘若琳越发好奇。

    林风摇摇头:“从未提过,甚至连一张照片我都没用见过,那一年我刚上小学,有一次我忍不住问过她,她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伤心的流泪,吓得我也跟着哭,再也不敢问关于我爸的事情,不过我敢肯定,我爸还活着,只是不知道的原因让我妈一直瞒着我。”

    刘若琳抬起头看着林风:“那你恨你爸爸吗?”

    林风苦笑:“恨他?我连他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恨?”

    刘若琳满是同情地道:“你妈妈一个单身女人独自将你养大,一定很不容易吧!”

    林风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很阳光:“嗯,我妈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她会做好多玩具,小时候我的玩具都是她自己做的,她也很有本事,想当初她一边照顾我,一边养家,最后更是攒钱买下这套房子,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我妈太了不起了!”

    刘若琳似乎受到触动,也笑了一下:“那你的童年一定不会缺少家庭的温暖。”

    林风点点头,用一种近乎信仰的语气肯定地说道:“凡是我需要的,我妈都能给我,从小我妈就告诉过我,我不比任何人差!!”

    说到这,林风转头看向刘若琳:“其实,说实话,很多时候尤其是小的时候,我妈妈还是很辛苦的,我特别心疼我妈,所以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如果我爱上一个女人,一定不会让她像我妈一样!如果我有孩子,也一定会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这也是我妈妈一直灌输给我的思想。”

    “所以你才拒绝我?”刘若琳慢慢地抬起身,就这样趴在林风的胸膛,与林风四目对视。

    “嗯!”林风没有任何犹豫:“我不想主动伤害任何人,尤其是女人。”

    “你很善良,也很傻!”刘若琳说着,自己忍不住偷笑起来,笑得那样灿烂,笑得那样可爱。

    “呵呵,也许吧!”林风挠挠头,不知道怎么接话。

    刘若琳一扭动身体,整个人顺着林风躺了下来:“嗯,哈,你的床好舒服啊!今天晚上能不能让我睡在这里,我保证,我不会再闹腾了!”

    “这?”林风一阵犹豫:“好吧!”

    “耶!”刘若琳的样子让林风根本就找不到一点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冰山美女有任何的相同之处,反倒是越来越像秦羽蝶的脾气秉性,怪不得这两个女孩能这么要好,原来内心里都是这样的傻萌天然呆!

    “借你的胳膊枕一晚上!”说着,刘若琳毫不客气地双臂挽过林风的胳膊,脑袋更是压在林风的肩头。

    刚刚虽然早就感受到刘若琳胸前的雄伟,林风更是亲手用力揉捏过,但是这时候这种若有若无的轻轻触碰,反倒更让林风有感觉,暗道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看了今天晚上是别想睡着了。

    刘若琳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积蓄已久的悲伤得到了发泄,很快就传出均匀的呼吸,气的林风几次都想弄醒她,这女人可真过分,将别人挑逗的七上八下,偏偏自己转眼就睡的死沉死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风终于忍不住困意一波一波的侵袭,沉沉的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林风感觉自己的脸有异样的感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顿时出现一副美人初醒的画面,晚上光线太暗,林风根本看不清楚,这个时候,眼前刘若琳的头发林风都看得一清二楚。

    昨夜两人忘情地激吻,身上的衣服早就掉到床下,此时的刘若琳近乎全身裸露在外,正拿自己的手指轻轻一下一下刮着林风的脸庞,玩的不亦乐乎。

    看到林风睁开眼睛,刘若琳笑嘻嘻地一把扑进他的怀中,嘴里温柔地问道:“阿风,你醒了啊?”

    “你,这?”昨夜种种,似梦似幻,刚刚睡醒过来的林风差点忘了昨天发生的一切,身体真实的触感提醒他这就是现实,并非梦境。

    “你这样,不怕羽蝶一会看到啊!”林风大方地坐起来,昨天两人同床共枕,虽然最后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但怎么也不可能再算是普通朋友了。

    “嘻嘻,我才不怕呢,要是她看到了,正好告诉他你趁着她酒醉我落单的时候把我拖进屋里行不法之事……呜呜……”还没说完,刘若琳的嘴唇就被林风堵上了。

    “这是对你的惩罚!”林风松开刘若琳,假装生气,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

    刘若琳听后,嗤嗤地笑了,很迅速地撩开薄薄的一层被,顿时,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林风眼中:“有本事就来啊!谁怕谁?”

    林风很艰难地转过头,落荒而逃。

    看到刘若琳一脸小人得志地样子穿戴整齐,林风仍然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刘若琳落落大方地走上前,端起林风的脸庞,轻轻的吻了上去。

    良久,刘若琳依依不舍地和林风分开,眼神中带着一丝自信和一丝请求:“给我一个机会,我要和轻舞公平竞争!”

    说完,不等林风回答,刘若琳就迅速跑出房门,头也不回地喊道:“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喽!”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个妖精!”林风一阵呻吟,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更不知道怎么对小舞交代。

    刘若琳再次蹑手蹑脚地返回自己的房间,就见秦羽蝶仍然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这才放下心来。

    心情大好的她用对付林风的方法折腾醒秦羽蝶,又大大地“嘲讽”了一番对付的酒量和酒品,逼着秦羽蝶答应了好几项不平等条约,这才答应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得意洋洋的刘若琳根本没发现秦羽蝶眼中一闪而逝的异样。

    两个女孩挤在一起,聊着属于闺蜜的私密话,很快,门外响起林风的敲门声。

    “两位美女,起来吃早餐了!”

    “知道了!”刘若琳高声回应着,一股甜蜜从心底弥漫,忍不住笑了:“走,羽蝶,昨天你那么狼狈,现在肯定饿了吧,咱们一起去吃饭!”

    “嗯!”秦羽蝶瞅着异常兴奋的某人,原本还想探究些什么,却被美食的诱惑完全打败,急冲冲地挺身而起。

    “呲!”刘若琳刚刚穿上拖鞋,猛地脚下一崴,眉宇间一皱,嘴上不由得疼出声。

    秦羽蝶猛地一僵,然后很快搀扶住刘若琳:“琳,你怎么了?”

    刘若琳挤出一个笑容:“没事,放心,就是脚扭了一下而已,走吧,咱们去吃饭!”

    说着,刘若琳一拐一拐地走出房门,后面,秦羽蝶看着刘若琳怪异的姿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知道想到些什么。

    林风正把早餐往桌上摆,抬头却看见刘若琳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门,赶紧上来扶住她:“怎么了这是?”

    “没事,脚扭了。”刘若琳偷偷地瞄了一眼后面的秦羽蝶,不着声色地推开林风,她和林风之间的事,还不想这么快告诉秦羽蝶,至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要是让秦羽蝶知道自己主动献身失败,还是两次,非得让对方笑死不可。

    “我那里有红花油,上次我打球崴脚就用的它,效果不错,应该还剩下不少,你等一下,我去拿!”林风将刘若琳扶着坐下,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秦羽蝶也跑过来关怀:“琳,怎么样,我看看。”说着抬起刘若琳的脚,看着肿成一个大块的脚踝,秦羽蝶顿时惊叫:“呀,怎么肿这么大?大厨,你快来看看!”

    林风快步跑上来:“放心,小伤,来,我给你揉,揉开了就好了。”不由分说,林风已经做到刘若琳身边,将对方受伤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用手接了一点药水,双手搓热,轻轻地搭在刘若琳的脚上。

    “怎么样?不疼吧?是不是好点?”林风一边搓,一边问道。

    刘若琳羞红了脸庞,点点头,嘴角轻轻的嗯了一声。

    “好了,这几天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动到这只脚,有时间我再帮你揉几次,应该很快就会好了。”林风完成任务,接着招呼两个女孩:“来来来,吃点东西,我都快饿死了!”

    “你就知道吃!”秦羽蝶鄙视地看了林风一眼,从刘若琳那里得到无大碍的反馈后,这才做到刘若琳身边:“琳,这几天我来照顾你,对了,这是你最爱吃的豆浆,来,我喂你!”

    刘若琳笑嘻嘻地道:“羽蝶,我伤的是脚,手又没事,还是我自己来吧。”

    “那不行!”秦羽蝶猛地站起来:“以前都是你一直照顾我,现在你受伤了,我责无旁贷,放心吧,我很能干的,这几天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我,我一定把你照顾的白白胖胖的!”

    林风差点将嘴里的包子整个咽下去,呛得他直翻白眼,连喝了几大口豆浆才顺下去:“咳咳,姑娘,你是养猪吗?”

    “噗嗤!”刘若琳看着林风的狼狈相和秦羽蝶不依不饶地摸样,逗乐了,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秦羽蝶和林风互相对视了几下,又看了看笑得前仰后合的刘若琳,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一顿饭吃了半个小时,三个人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

    “我吃饱了。”刘若琳在秦羽蝶的“照顾”下,几乎吃掉平时两倍的量,赶忙投降。

    秦羽蝶抢着冲到刘若琳身边:“我来扶你回去。”说着低身架住刘若琳,头也不回地对林风道:“大厨,东西放着,一会我来打扫!”

    可惜,秦羽蝶比刘若琳挨了半个头还多,她扶着跟没扶也差不了多少,反而因为配合她的步伐,导致刘若琳的脚结实地碰了一下椅子。

    “琳,我不是故意的,看我,笨死了!”听到耳边刘若琳的痛呼,秦羽蝶顿时反省自己。

    刘若琳哪里会跟她计较:“没事,没事。”

    林风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来,一把将刘若琳横抱而起,对秦羽蝶命令道:“还不去开门!”

    “哦?哦!”秦羽蝶顿时反应过来,快步走上前把房门打开,林风抱着刘若琳几步走到床边,温柔地将其轻轻放好,转身对眼前的秦羽蝶道:“小丫头,屋里剩下的交给你了,外面的我去就行!”

    “好的,谢了大厨哥!”秦羽蝶感激地道谢。

    林风看着不怎么靠谱的秦羽蝶,又看看床上伤着的刘若琳,有些不放心地走了。

    刚将一对垃圾拎着扔到楼下,林风一进门就看到秦羽蝶气鼓鼓地样子。

    “怎么了?这么快就没耐心了?”林风打趣道。

    秦羽蝶张开双手拦住林风,小声却义正言辞地问道:“说,昨天晚上你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

    林风顿时一惊,难道,昨晚上的事被她发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