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如果不好好照顾,没准会长歪了.
    否则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来讲,他真的要强迫她履行妻子的职责,她一定是打不过他的。

    而那样的结果,可不是顾乔乔想要的。

    顾乔乔也聪明的转移了话题,顺坡而下,换了话题,“晚上我们包饺子吃吧,用鸭嘴菜做饺子馅,可好吃了……”

    那个欢快的小蜜蜂顾乔乔又回来了。

    秦以泽的薄唇抿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盯着顾乔乔乌黑的发顶还有低垂而卷翘的长睫毛。

    片刻之后,轻声道,“好。”

    随后收起了所有的情绪,不疾不徐的走出了顾乔乔的卧室。

    等秦以泽走出去之后,顾乔乔紧绷的肩膀才一下子松弛下来。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也无心在去查看那些金玉石。

    毕竟那工具还没有邮过来。

    顾乔乔暂时没事情做,可也不想待在屋子里,于是推开门,朝着秦以泽卧室的方向看了看,听了听动静。

    知道秦以泽这些天应该是不眠不休的去抓那个赵迎了。

    这时候他应该去休息了。

    毕竟他也是一个凡人,不是神!

    顾乔乔拍了拍胸口,轻手轻脚的推门出去了。

    她知道在大门外有一片草地,此时上面长满了刚出来的鸭嘴菜。

    这种野菜刚长出来的时候是非常鲜嫩的。

    将它焯一下剁碎,在放一些肉,然后做成馅儿,包成饺子是极香的。

    采鸭嘴菜也不用什么工具,直接用手指掐叶尖儿就可以。

    顾乔乔拿着一个盆就去了大门外。

    此时已经是五月下旬了。

    再有一个月,北方的夏天也到了,其实这里是一个好地方,最起码在夏天的时候真的不热,非常凉爽。

    顾乔乔站在大门口放眼望去,苍茫的远山一片葱翠,近处也是绿意盎然。

    她想,此时在山坡上,那些野百合和杜鹃花是开的最浓郁和最美丽的时刻。

    再过一段时间,山里的野果也成熟了,其实如果交通方便,冬天不冷,这里会变成人间天堂的吧。

    顾乔乔失笑,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大门,忽然后觉后觉的又想起了刚才秦以泽的话,她的脸又腾的一下红了。

    他可真敢说。

    连生孩子都说的那么云淡风轻,自自然然。

    顾乔乔拍了拍脸,又甩甩头,看向了四周。

    家属院儿和连队总部是建在一起的。

    而在县城的另一侧是团部。

    距离这里大约有二十里。

    此时虽然是午后,但是远处的操场上那些军人们依然在训练着。

    顾乔乔看了看,就收回了视线。

    然后开始蹲下身子,一个个的掐起鸭嘴菜来。

    秦以泽躺下去之后,才觉得确实有点累。

    虽然身体上累,但是却了无睡意。

    他听到了顾乔乔出门的声音。

    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忽然想,假如他说他爱她,会是什么结果?

    顾乔乔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

    臆想了片刻,他微微摇头,根本就揣测不到。

    秦以泽平生第一次对事物有一种无法掌控的无力感。

    可是,这无力感却很新鲜。

    反倒让他觉得,充满未知的未来,也许才更让人期待。

    他翻身坐起。

    看着自己胸口上雕刻的活灵活现的狼牙上的雄鹰,看到那红色的鹰眼的时候,眼眸里划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柔光。

    其实,真的,从最一开始,他就从来没有讨厌过她!

    而且,从今天的谈话里,秦以泽再一次的验证了自己心中的看法。

    顾乔乔的心态,有很大的问题。

    不说春节前后那短短几日,性格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事,只说她对待人贩子那莫名的狠厉。

    如果不是他拦着,他想,也许那人贩子会被顾乔乔给弄死的。

    这样的行为,从秦以泽这个猎豹中队的队长的角度来看,其实是欣赏的。

    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农夫和蛇的故事随时都可能发生。

    可是,她是女孩,一个刚刚十九岁的少女。

    连青年都谈不上。

    是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态的。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顾乔乔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一旦涉及到关乎她自身利益的事情时,比如今天的谈话,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自己。

    然后一下子就变了一个人,浑身都充斥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冰冷和苍凉。

    秦以泽推测不出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自己父母和妹妹的慢待,也许有关系,但是,这肯定不是主要原因。

    因为,除了慢待,并没有血海深仇。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今年才十九岁。

    正是喜爱交朋好友的时候。

    可是,她却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也不喜欢交朋友。

    她的眼里除了她自己就是她的家人。

    其他的,再也没有了。

    而和罗帆虽然关系不错,那也是因为罗帆的主动靠近。

    当然了,这里还有那个常卿。

    她对待他的态度,其实也很奇怪。

    似乎,她早早的就知道了他的未来。

    这是不正常的。

    人生不是切蛋糕。

    将一块块都切割好,只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块,其他的漠不关心。

    人类是群居生活的,不可能单独凌驾于世俗之外。

    就连他这样清冷的性子,都有很多可以互相托付生命的好兄弟。

    至于她的秘密,则是更多。

    多到此时的秦以泽根本没有想知道的兴趣了。

    他面色肃穆,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顾乔乔如今在他眼前,就好像一棵小树苗。

    如果不好好照顾,没准会长歪了。

    所以,比起顾乔乔的秘密和两个人的未来,似乎这个更重要。

    秦以泽希望,顾乔乔的心,也如她的笑容一样,充满了明媚的阳光。

    一如他和她的初见!

    他的眼里划过一抹坚定和热烈的光芒。

    随即,慢条斯理的穿好了毛衣,推门朝着外面走去。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穿着淡绿色毛衫的顾乔乔蹲在板杖子外的草地上,在采着她说的可以做饺子馅的鸭嘴菜。

    毛衫的颜色很好看,他刚才就发现了,青葱如她的年龄一般,可是当蹲在这片绿油油的草地上的时候,就有点像他刚才想象的一棵小树苗。

    他掩去了眸子里的笑意,不动声色的挑挑眉,不疾不徐的朝着顾乔乔的方向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