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秦以泽,你爱我吗?
    既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就绝对不会退缩和犹豫。

    于是他薄唇轻启,星眸低缬,声音带着一抹温柔,“顾乔乔,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清越撩人的嗓音,如远山寒星的眉目,温柔缱绻中还带着一点令人察觉不到的情愫。

    将这春日的午后,染上了一抹令人心悸的色彩。

    但是这话听在顾乔乔的耳朵里不亚于晴天霹雳。

    她腾地一下站起来。

    她不是狂喜,是震惊!

    震惊于秦以泽竟然和她说出这样的话。

    两辈子的时间,她从来没有期望过从他的嘴里能说出一点关于两个人未来的话。

    她曾经无数次的期盼着……

    期盼着秦以泽能像看书那样的认真的看着她,然后轻声的说,“乔乔,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可是这样的话,她到死都没有听到过!

    而如今,在她对他已经一点爱意都没有的时候,也根本从来没有想过和他有未来的时候,竟然听到了这样的话。

    不得不说,命运真会捉弄人。

    顾乔乔这一刻,闲淡而又温馨的心情,忽然之间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她的脸色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而这样的顾乔乔,让秦以泽一下子想起了除夕那天看到的顾乔乔。

    冷漠,疏离,浑身透着凉意。

    似乎刚才为他擀面条,脚步轻快,像一只小蜜蜂一样忙来忙去的那个娇俏的少女,不过是他的错觉。

    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想这样的话,应该是顾乔乔喜欢听的。

    也应该是她希望听到的。

    而这也是他的真心话!

    在这一时刻,他确实想和顾乔乔好好的在一起。

    毕竟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但是为什么这样的话没有让顾乔乔感到高兴,反而面色阴冷目光寒凉呢?

    这一时刻的秦以泽也收起了刚才的柔和。

    但是他却没有说话。

    而是依然专注的盯着顾乔乔。

    神色平静,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一点情绪。

    半晌之后,顾乔乔才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她的眸光紧紧的盯着秦以泽,忽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

    “我有这样的想法不对吗?”秦以泽淡淡的反问道。

    “不对,自然是不对……”顾乔乔蹙眉道,她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讥讽,“你秦以泽是端坐于云端的人,这样的话真的不适合你。”

    此时此刻的顾乔乔,哪还有一点娇俏少女的样子。

    秦以泽的脸色也渐渐的冷下来,他俊眉微挑,似笑非笑道,“我该如何说话,还不是你可以界定的。”

    声音里的冷意,似乎轻易的冻结了春日里暖暖的阳光。

    顾乔乔想,她其实有些矫情了。

    可是,她忍不住。

    她早就知道自己错了,她和秦以泽是云泥之别,这段婚姻是她强求了。

    所以,在不影响秦以泽的前提下,她为了找出仇人才和秦以泽继续的走下去。

    毕竟,如今两个人相处,她不在像前世那样让他照顾她。

    也没像前世那样给他惹麻烦,丢他的脸。

    可是,事情不应该这样的。

    秦以泽不应该改变想法。

    他应该一直对她冷漠下去。

    这样,她的心,也许会平衡一些。

    上辈子的顾乔乔,才不会太悲惨。

    顾乔乔知道自己也许心理有问题,可她控制不住。

    她知道秦以泽生气了。

    可是,她一点都没有和秦以泽过日子的想法。

    就比如是现在,也不过是两个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的朋友而已。

    她做的也是自己能做的,而至于其他,再无一丝可能。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那个曾经那么轰轰烈烈的爱着秦以泽的顾乔乔早就死了。

    死在山崖下幽深黑暗的潭水里。

    这辈子的顾乔乔只有两件事情可做,一个是保护自己家人一生安康幸福,第二个就找出上辈子的仇人,然后报仇雪恨!

    而至于其他,她真的从来没去想过。

    对于爱情,她在也不会去奢望了。

    就算是秦以泽对她改变了看法,对她产生了一点点感情,但是这个时候的顾乔乔已经要不起了。

    他们中间隔着人命,隔着那不知道怎么引起的血海深仇。

    在一切事情都没有弄清之前,她能和秦以泽这样平静的在一起生活,已经是很难得了。

    她恢复了从前的笑容,不代表她就忘了自己曾经家破人亡走投无路……

    那个下订单的人,接二连三设计事故的人,那个害她顾家满门的人,她还没找出来。

    午夜梦回那挥之不去的噩梦还经常的缠着她。

    她怎么敢去想未来?

    可是眼前的顾乔乔,却真的不敢和秦以泽硬碰硬。

    她知道这个人的狠厉。

    可是秦以泽的态度,却还是激怒了她。

    这个时候的顾乔乔,好像无数的委屈和怒气都涌上心头。

    就算从前的她爱的不自量力,可是她的爱有错吗?

    她没有伤害任何人,她没有做一点坏事。

    她用最大的善意去包容周围的每一个人。

    但是结果呢,她得到了什么?

    她得到的除了伤害就是伤害。

    不喜欢她可以啊,当她不存在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去害她和她的家人呢?

    顾乔乔终于鼓起了勇气,犀利的目光直直的盯着秦以泽,“是,我没有界定你如何说话的权利,但是,我是不是有可以问你一句话的权利?”

    秦以泽高大修长的身躯,直直的挺立在窄小的卧室里。

    午后的阳光有些灿烂。

    而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子里,似乎有些细小的灰尘在轻歌曼舞。

    秦以泽就站在迷离的光影里,清冷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顾乔乔,半晌才淡淡的开口,“你问。”

    顾乔乔咬了咬红唇,忍着心底的羞意,心一横,大着胆子问道,“秦以泽,你爱我吗?”

    秦以泽没有想到顾乔乔问的是这句话。

    在这一刹那,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大胆而又执着的少女。

    这一刻,秦以泽愣住了。

    他爱她吗?

    什么是爱?

    爱和过日子有什么关联吗?

    但是看到顾乔乔执着的神色还有那澄澈的双眼时,秦以泽知道,这是一个严肃而又认真的问题。

    容不得马虎,容不得敷衍。

    那么,他爱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