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她制止了一场灾难.
    属于慢性的药物,不能当场死亡,但是会在半个月内腐蚀掉五脏六腑,无药可医,只能等待死亡。

    而时间长短则是根据吃进去多少决定的。

    也就是说,当天在秦家吃饭的十个人,包括秦以泽,死亡的时间并不相同。

    这就是为什么赵迎大摇大摆的来,又大摇大摆离开的原因。

    他有恃无恐。

    吃了当时也是没事的。

    这种新型的生化毒药还有赵迎这个人都令人心惊,也让上级领导们看到了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有的国家是不希望我们强大起来的。

    所以,这事就变得格外的复杂。

    好在有顾乔乔,才制止了一场灾难。

    但是顾乔乔,一个神秘而又聪明勇敢的女孩,他名义上的小妻子,为了她的安全,注定要做一个无名的英雄了。

    秦以泽专注的目光将顾乔乔笼罩住,看到顾乔乔的神色很不错,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片刻之后,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没吃。”

    “那我给你擀面条吧,正好有现成的肉酱。”顾乔乔欢快的开口道。

    秦以泽点点头,却回头关好了门,“等一下,我和你说件事。”

    顾乔乔有权利知道一部分的真相,这也是上级领导特批的。

    顾乔乔本来要转身去厨房,听到秦以泽的话之后,跟着他去了客厅。

    然后听秦以泽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顾乔乔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药这么霸道吗?

    竟然可以让中毒的人这样死去?

    而他本来的目标竟然是军营大比武后的食堂。

    军营大比武?

    顾乔乔猛的瞪大了双眼。

    她想起来了。

    上辈子在夏天的时候,也就是在比武结束后的半个月内,很多士兵相继的倒下去了。

    这事惊动了军队总指挥部。

    派出了最好的军医坐着军用飞机来到了边城。

    然后这里戒严了。

    秦以泽也将近一个月没回家。

    当时的顾乔乔不知道这些士兵到底得了什么病,但是却知道,有人相继死去。

    家属们都说是传染病。

    然后有一个军官担心被传染,试图逃跑,在跳进大江准备逃去大江对岸的另一个国家的时候,被当场击毙了。

    听张亚丽说,那人死的很惨,身上全都是弹孔。

    被打成了筛子。

    那个人就叫赵迎!

    而那场据说是传染病的灾难,在隔离了一个月,牺牲了十五名士兵之后,被遏制住了。

    却原来,这不是什么病啊。

    是中毒了。

    也许这是官方的解释吧。

    顾乔乔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在反复想着赵迎的名字的时候,为什么心底会感到震撼了。

    那震撼来自于上辈子张亚丽形容的死状。

    随即顾乔乔怒火中烧,这人太无耻和狠毒了。

    竟然是一个叛国者,是一个残害同胞的特务。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死有余辜!

    看着顾乔乔先是震惊害怕,然后又是义愤填膺的小表情时,秦以泽这几天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

    他心情愉悦的挑挑眉,淡然的开口道,“你去做饭吧,我要换衣服。”

    说着,就开始解扣子。

    顾乔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说着说着就变了话题呢。

    她还在那愣着。

    秦以泽眸光微暗,解开了军装的第一个扣子,继续朝着下一个而去。

    随后露出了里面的衬衫。

    秦以泽看顾乔乔还不走,于是,索性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顾乔乔在看到他露出一点点的肌肉时,这才恍然大悟,随即红着小脸急速的转身离开了客厅。

    身后的秦以泽看顾乔乔好像仓皇的小兔子一样逃跑了,于是接着解军装的扣子。

    而他的嘴角漾开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而顾乔乔则是进了厨房。

    噘着嘴气呼呼的暗骂了好几句秦以泽之后,拍了拍脸,不在去想乱七八糟的,而是赶紧的开始和面。

    一个人的面条也是好做的,有现成的肉酱。

    顾乔乔如今的手劲也很大,所以这面被她活得非常有韧性。

    虽然这时候的面有些黑,但是面味极浓。

    顾乔乔的动作也很快,毕竟上辈子这些事情她是做惯了的。

    所以等秦以泽换好衣服,洗好手和脸之后,顾乔乔已经将面条下锅了。

    秦以泽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却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却似乎很温馨。

    他看顾乔乔这里没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于是就端着肉酱进了客厅。

    拿起报纸,刚看了一会儿,顾乔乔就端着一大海碗水捞面走了进来。

    这是顾乔乔第一次给他擀面条吃。

    面条切的非常均匀。

    厚度也一样。

    看起来就很韧性十足的样子。

    而顾乔乔又去厨房拿来了两碟酱菜,然后又将煮面的汤盛了一碗,上面放了点葱花,稍稍放了一点盐,就成了饭后的面汤。

    顾乔乔将这些都端到了桌子上,秦以泽已经吃掉了大半。

    顾桥知道他吃饭时不爱说话的,于是就去厨房收拾面板。

    秦以泽吃完之后就将碗筷都端进了厨房。

    一个人的碗筷也是好收拾。

    几下顾乔乔就将厨房弄得干干净净。

    然后看着依然站在门口的秦以泽,诧异的问道,“你不去上班吗?”

    秦以泽摇摇头,沉声道,“下午不去。”

    看着他眼底淡淡的黛青色,顾乔乔轻声说,“那你去休息吧。”

    说着就准备走出厨房。

    而倚在厨房门口的秦以泽微微侧了下身子,看着在他身边走过去的娇俏的少女。

    心中一动,也跟着顾乔乔进了她的卧室。

    顾乔乔一回头,看到身后跟着秦以泽,诧异的问道,“你有事儿吗?”

    此时此刻的秦以泽,觉得他不应该这样稀里糊涂的和顾乔乔相处下去。

    既然有些事情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变化,而这变化是他不厌烦的,那么他需要和顾乔乔好好谈一谈。

    “你坐下,我有事和你说。”秦以泽沉声的说道。

    又是什么事?

    顾乔乔依言坐下,抬起双眸,诧异的看着秦以泽,不知道他要和自己说什么事情。

    不过却乖乖的等着秦以泽张口。

    秦以泽历来是个果敢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