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一个军人妻子应该有的姿态
    此时的秦以泽心绪极其的复杂,她瞒着他太多的东西。

    可是在对上那双水蒙蒙的大眼睛时,他历来冰冷的一颗心,还是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罢了。

    就这样吧。

    不管顾乔乔是如何知道的,既然她不想说他就不会在逼她。

    他会给她时间,让她一点点的信任他。

    如果她想说,他就听着。

    不想说,他就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顾乔乔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这肉里真的被下毒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秦以泽静默不语。

    顾乔乔抬眸问道,“你拿着这些东西去直接化验吗?”

    只有检验的结果出来之后,才会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秦以泽轻轻的点头。

    心里却思绪翻滚。

    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将手伸进军队这样重要的地方的人,他的目的和动机绝对不单纯。

    尤其现在边境的关系非常紧张。

    他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和某些境外势力有关。

    但是他却不能告诉顾乔乔。

    而这件事情也不能露一点端倪,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顾乔乔发现这锅肉不对劲的。

    所以这件事情必须秘密的进行。

    他现在马上就要去团长那里,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他。

    然后将这个下毒的人揪出来。

    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人,也许会和境外的势力勾结在一起。

    也或者这个人就是境外势力的一部分。

    他无法确定这人就是赵迎。

    毕竟楚蓝和朱晓红今天也是不请自来。

    还有他们三个竟然一同前来,也都处处透着诡异。

    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也许正常的其实是不正常的,也许不正常的才是正常的。

    秦以泽看向顾乔乔,看她的脸色比刚才的还要苍白。

    他温和的夸赞道,“不管有没有下毒,你当时选择的做法是最正确的,你是个聪明勇敢的女孩,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不要对第三个人讲,我现在就要出去,我让郑连长的爱人来陪你好吗?”

    顾乔乔看着秦以泽,摇摇头,轻声的说道,“不用。”

    “你不害怕吗?”

    “不怕。”她轻声而又坚定的说道。

    顾乔乔知道自己人生中最惨烈的都经历过了,如今这一点事情算得了什么?

    况且,重要的是秦以泽以后还会出去训练和执行任务,他不可能天天在家里二十四小时陪着她。

    那么如果他不在家的时候,总不能让郑连长的妻子天天来陪着她吧。

    既然来到了这里,她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况且顾乔乔对自己也是有信心的。

    最起码对危险的感知是格外的敏锐。

    而且她的手,随便一样东西拿在手里都可以成为一个致命的武器。

    所以她一点都不怕。

    秦以泽目光闪过一抹赞赏,这才是作为一个军人妻子应该有的姿态。

    在这一刻,秦以泽的心里无端的升起了一股骄傲。

    他深深的看了眼顾乔乔,不再说话,而是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十分钟后,陆飞开着车来了。

    这是秦以泽可以信任的人。

    而当秦以泽拎着那一桶装着被顾乔乔扣在地上的红烧肉和土豆时,陆飞心里的那丝疑惑,终于找到了出口。

    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其实却更糊涂了。

    但是这时候却不是他追根问底的时候。

    他神情肃穆的接过水桶放在车里。

    然后看了一眼顾乔乔,轻声说道,“嫂子,谢谢你。”

    顾乔乔勾起嘴角,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陆飞随即开车和秦以泽朝着团长住的地方疾驰而去。

    顾乔乔将大门关上,然后又将房门反锁好。

    到了这一时刻,顾乔乔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相信,依照秦以泽的能力,很快就会查出事实真相。

    当那铁桶被拿走的那一刻,顾乔乔知道她的感知没错,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那肉里有毒。

    那么接下来,就是秦以泽的事情了。

    顾乔乔觉得很是疲累,洗漱好之后,就直接休息了。

    秦以泽今晚未必能回来。

    也许会连夜将人控制住吧。

    对于他们这些军人来讲,最重要的就是杀伐果断,雷厉风行!

    这一夜,顾乔乔睡得还算是安稳。

    而秦以泽是在两天后回来的。

    而这两天,楚蓝和朱晓红在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至于其他,顾乔乔也没有那个胆子去打听。

    所以这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此时看到秦以泽的神情的时候,顾乔乔就知道这事肯定是有眉目了,也或者是抓到真凶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已经属于军事机密了,顾乔乔聪明的没有去询问。

    她站在门口,轻声的问道,“你吃午饭了吗?

    因为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

    顾乔乔不确定,秦以泽是否吃饭。

    秦以泽揉了揉额头,两天两夜的突击,终于将真凶抓了出来。

    就是赵迎。

    经过审问,赵迎确实和境外某股势力有联系。

    而且还是其中的骨干力量。

    秦以泽忘不了这人临死前嘴角的笑意。

    不为钱,不为名,那么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可赵迎家里的情况很简单,来自于一个小县城,家里除了务农的就是工人,没有一个人有海外关系。

    而赵迎是在县城长大的。

    与当地的公安联系的时候,得知赵迎在当兵之前,一直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孩子。

    而在部队,进步的也很快。

    没有什么异常。

    唯一不对劲的就是他这十几年,才回过一次家,而他也至今单身。

    他交代的很痛快,似乎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而他的交代竟然带着一点挑衅。

    从他的嘴里知道,他本来的目标是大比武那天的军营食堂。

    这一次虽然是突然的决定,但是如果成了,后果比军营食堂的影响力大。

    就是没想到,竟然没成功。

    当再问也问不出有用的信息之后,赵迎被就地执行了。

    作为边城的军队在某些方面是有这个特权的。

    毕竟这是一个特殊敏感的区域。

    可是这事不过是刚刚开始。

    赵迎交代的太痛快了,反而处处透着诡异。

    而那药物是新研制出来的生化毒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