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就算是死了也划算!
    为什么震撼呢?

    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顾乔乔揉了揉脑袋,努力让自己的思绪一点点的沉静下来。

    可是,想了半天,顾乔乔依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顾乔乔上辈子在出事之后,曾经有一度,脑子是很混乱的。

    如果没有弟弟顾子书支撑着她,她早就疯掉了。

    很多回忆,是自动消除的,也有她强迫自己忘掉的。

    比如这三年的随军生活,顾乔乔在上辈子,是从来不去想的,还是最近因为看到特定的人和事,才陆陆续续的想起来。

    可赵迎的事情,却真的想不起来了。

    在顾乔乔上辈子的记忆里,根本从来没有见过赵迎这个人。

    一想到这里,顾乔乔一愣。

    不对呀,她在这里生活了三年。

    假如这个赵迎确实是连队的副连长,这三年的时间里,她应该是见过他的。

    可是对于赵迎这个人,顾乔乔的记忆是完全陌生的。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从另一方面证明,这个人也许几个月之后就离开了部队呢?

    而这是最有可能的!

    离开部队,是退伍还是其他的原因,此时的顾乔乔心里根本就没有答案。

    而顾乔乔如今更倾向赵迎。

    因为赵迎进了厨房,她当时没回头,但是如今仔细想,赵迎应该是站在铁锅旁的。

    如果真是他做的,那么这个人真的是太心狠手辣了。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他的战友啊。

    曾经一起同生死共患难的。

    可是这个人竟然将屠刀挥向了自己曾经共同战斗的他们。

    而且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成了,后果不堪设想。

    这几乎是某团一半以上的中层干部。

    这里还有几个战斗英雄,还有立过特等功的,他们都是某团的中坚力量。

    如果真的出了事儿,这里只怕会天翻地覆的。

    但是上辈子似乎是很平静的。

    也或者曾经在什么地方发生过,但是这属于军事机密,和顾乔乔没有关系,所以上辈子的秦以泽是不会和她讲的。

    一边胡思乱想着,顾乔乔一边已经将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

    她坐在厨房的凳子上发着呆。

    而这个时候,米饭已经焖好了。

    顾乔乔将米饭调到保温那一栏,然后将铁桶放好,这才惴惴不安的回了卧室。

    卧室对面就是客厅。

    这些军营的汉子们爽朗的笑声,似乎将房顶都可以穿透。

    听不到秦以泽的声音。

    顾乔乔想,这个时候的他也应该嘴角带着淡淡的浅笑吧。

    毕竟这人虽然清冷,但是和真正对脾气的战友感情是非常好的。

    可以这样说,他虽然是这样的性子,却真的有几个可以互相交付性命的战友。

    顾乔乔坐在椅子上,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

    而手背上的红肿此时早已经消去了。

    只有药膏淡淡的药味儿在手背上萦绕着。

    顾乔乔心口一悸,刚才紧张没有感觉到,此时才想起秦以泽是如何的握着她的手,给她抹药的。

    秦以泽的手,不但骨节分明,还充满了温暖。

    不像她的手,此时此刻,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天生如此,指尖凉的吓人。

    顾乔乔真的搞不清楚,那丝丝缕缕的灵气是怎样从这样冰冷的指尖里溢出来的?

    而这灵气又是存在于哪里呢?

    顾乔乔找不到答案。

    但是她却知道,因为这个能力救了客厅那些人的命。

    赵迎如今是副连长,对于他的资料,因为不认识,顾乔乔自然也是一无所知。

    但是能走到今天,到了他这个年龄,也是很不容易的。

    如果继续好好保持下去,是可以再进一步的。

    可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是和秦以泽有仇还是和那些军官有仇,也或者是和她有仇!

    顾乔乔一点都不理解。

    此时的顾乔乔,好像走进了一个迷宫中,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事,还有今天发生的事儿,不知道有没有关联?

    顾乔乔将双手放在额头上,有些事情就算不想去想,但是也强迫着自己去想个清楚。

    顾乔乔一点点的捋顺着。

    假如这个人是和自己有仇,那么他肯定是早就准备好这一天了。

    可是她刚刚到这里来。

    认真算起来,才一个星期多一点。

    而她也不可能和这人结仇。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个人是不是和孙楚霞背后的人是同一伙的呢?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倏然一惊。

    会吗?

    会是这样的吗?

    这个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手眼通天到竟然将手伸到了军队里!

    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调查起来,是很容易的吗?

    这样一想,顾乔乔又觉得有些站不住脚。

    如果真的是和她有仇,也或者是因为秦以泽而恨上了她。

    不至于下这么大的手笔。

    如果真有这样的能力,将她悄无声息的弄死不是一了百了吗?

    那么这个人就是和秦以泽有仇,是栽赃陷害?

    但是这个事情虽然说他们逃不了干系,但是最后还是会查清楚的。

    毕竟没有人会蠢到自掘坟墓。

    请战友来家吃饭,然后给他们明目张胆的下毒,这种不合逻辑的事情,相信那些上级领导也不会相信。

    很快就会洗脱嫌疑。

    那人他不害怕吗?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脑子里忽然想起上辈子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那些新闻。

    不禁心下一沉。

    这件事情,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来推断,是这个人将毒药放在锅里,而这毒药应该是无色无味的。

    因为其他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而陆飞也是个机灵鬼,他离得那么近,拿起肉要吃的时候也没察觉到异样。

    也就说明这毒药是一种很高级的毒药。

    然后,这一锅肉肯定是最受欢迎的。

    毕竟在这个年代,还不能做到天天大鱼大肉。

    而且北部边城的生活本来就艰苦。

    所以这些肉和土豆应该是一个都不会剩下的。

    那么结果就自然的出来了。

    也许包括秦以泽在内,这客厅里的十个连队的干部,某团的中坚力量全都会被毒死。

    而这个人的计划就可以说是成功了。

    一个人的命,换那么多人的命,他就算是死了也划算的。

    那么他背后的人就不会是爱慕秦以泽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