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后怕!
    楚蓝感觉眼底有些酸涩,她忽然对着烧火的朱晓红说,“我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做,我们走吧,嫂子这里看样子已经不需要你帮忙了,我们就不在这添乱了。”

    朱晓红向来对楚蓝唯命是从。

    本来她也不想蹲在那委委屈屈的烧火。

    想她堂堂一个军医,给一个村姑打下手,心里怎么可能会舒服?

    所以在听到楚蓝的话之后,如蒙大赦。

    连忙站起身子,其实此时此刻的朱晓红,肚子是饿的咕咕叫的。

    口水在低头烧火的时候也是不停的咽。

    凭良心讲,顾乔乔炒菜真香。

    每一样菜都让人垂涎欲滴。

    但是她知道今天的饭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吃的。

    先不说有没有地方吃,就是她们两个不请自来,然后在这里大吃二喝,以后都是让人笑话的。

    而且她们俩来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想吃饭。

    于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厨房。

    然后也没和秦以泽打招呼。

    相信这个时候就是和秦以泽打招呼,他也没有时间去招呼她们。

    因为屋子里已经大呼小叫的唱了起来。

    这些年轻的军人闲暇聚在一起时,情绪是嚣张的,热烈的,霸道的。

    一如这北部的大山和滚滚的江水!

    所以她们两个在厨房里的声音显得很弱,很快就被这些糙汉子的叫喊声给压了下去。

    陆飞悄悄的撇了撇嘴。连忙蹲下帮着顾乔乔烧火。

    顾乔乔心里有些愧疚。

    刚才其实她可以更婉转一点的。

    但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她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制止这个善良正直的小伙子。

    所以让他在楚蓝和朱晓红面前有些丢脸。

    不过楚蓝和朱晓红终于走了。

    顾乔乔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笑着开口道,“陆飞,改日嫂子单独给你做一锅红烧肉吃,没有土豆全是肉,让你吃个够!”

    “真的?”陆飞眼睛一亮。

    “嗯,真的!”

    陆飞转头看了下那个铁桶,眉头皱了皱。

    他本来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否则怎么会跟在秦以泽的身边呢。

    但是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觉得刚才的顾乔乔太紧张了。

    但是她的紧张,他找不到可以解释的理由。

    所以将一切都归结于初来乍到,再加上年龄小,看到丈夫这么多的战友,所以压力太大。

    顾乔乔勾起嘴角,清眸含笑,接着说道,“保证让你吃个够!”

    陆飞咧开嘴呵呵的笑了。

    说这话的功夫,顾乔乔就炒好了两个菜。

    陆飞乐颠颠儿的将两个菜端进了客厅。

    剩下的一个菜是秦以泽进来端的。

    他垂眸看向了顾乔乔的手,沉声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顾乔乔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儿……”

    秦以泽有些内疚,“今天辛苦你了。”

    顾乔乔连忙摇头,“没事的,你快将菜端进去吧。”

    秦以泽星眸微闪,神色有些暗沉。

    定定的看向顾乔乔,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了,一抹落日的余晖,投射在顾乔乔的脸上,给她一侧的发丝勾勒出一层金色的光芒。

    让顾乔乔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有些不真实。

    秦以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端着菜,漆黑的眸子扫了一眼那个装着肉和土豆的铁桶,却不再说话,而是直接进了客厅。

    顾乔乔将最后一个蛋花紫菜汤做好之后,将它放在盆子里,直接端进了客厅。

    秦家的餐桌旁,坐满了人。

    在看到顾乔乔进来,眼睛都是一亮。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秦以泽的媳妇儿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像个学生,却没想到厨艺这样高超。

    丝毫不比大饭店的大师傅差。

    不,应该说比饭店的大师傅还要技高一筹。

    他们觉得平生都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

    平常在他们眼里普普通通的黄花菜,木耳,土豆白菜粉条,经过顾乔乔巧手烹制,竟然变成了绝顶的美味佳肴。

    好吃的恨不得将舌头都一起吃掉。

    所以看到顾乔乔进来这些人都很高兴,纷纷说着赞扬和感谢的话。

    这赞扬的话并不是礼貌和客套,都是真心真意的。

    顾乔乔全都笑呵呵的收下,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客厅。

    都是一些军营的汉子。

    就算是如今提倡男女平等,她也不可能和他们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况且她真要坐上去,这些人肯定会不自在的。

    顾乔乔这个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而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顾乔乔在厨房里开始收拾起来。

    沉静之后,她有些后怕。

    因为在这个时候,顾乔乔才知道事情应该是比她想象的还严重。

    她洗着盆子的手有些颤抖,也更加冰凉。

    顾乔乔抬眸看着窗外,此时太阳已经落到了山的那一边。

    门厅客厅的灯都点了起来,屋子里非常明亮。

    但是顾乔乔的心却愈发的暗沉。

    她将没洗的铁锅放在了角落里,她随后蹲在铁桶旁,手放在上面,仔细的感知了一下,片刻之后才直起身子。

    顾乔乔无法解释自己手上的灵气为什么对这些东西感知这么敏锐。

    但是顾乔乔却知道,这份感知是从来都不会出错误的。

    这肉里的毒性很大。

    如果这锅肉被屋子里的那些连长,副连长,还有指导员们都吃进去的话,相信这一屋子的人,没有一个会活下来。

    这是另一件令人心惊胆战又万分惊悚的事情。

    这不是地方。

    他们不是普通的百姓。

    这是军营。

    是守卫祖国北大门的卫士们!

    发生了这样的集体中毒死亡事件,那绝对是特大的新闻。

    那个时候就算是她和秦以泽是无辜的,不知情的,但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独善其身。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就算是已经冷静下来,有了一些理智,但是后背还是刷的一下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下毒的人到底是谁呢?

    楚蓝,朱晓红,还是那个赵迎?

    他们都有嫌疑!

    赵迎?

    想到这里,顾乔乔的心忽然咯噔一下。

    她蓦然的想起来,似乎这个名字,上辈子在哪一个时刻听到过。

    而且当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是很震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