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我……认识……你
    而这个时候,顾乔乔也走到了跟前,一把的推开了那个试图去抢老人手里牢牢护住的木头人的孩子,皱眉问道,“是谁打的?”

    三个孩子一起摇头。

    随后大点的那个指着后面,“是他扔的,他是为了救我们,这老太太是一个老疯子,不但抢东西,发起疯来会咬人的。”

    顾乔乔顺着他的手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呆呆的站在墙根下,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将老疯子给打伤了。

    顾乔乔不在看这几个孩子,而是连忙的拿起了手帕,就要去摁住依然流血的额头。

    而这个低着头的老人忽然的抬起了头,浑浊的眼睛看起来很呆滞。

    这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发都白了,身形很消瘦。

    手,依然紧紧的抱着一个木头做的东西,显然就是那个孩子说的木头人。

    而她看到顾乔乔的动作的时候,本能的身体一缩,然后躲过去,神色戒备的看着顾乔乔。

    顾乔乔柔声道,“老奶奶,你的额头流血了,我给你止血,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而老人依然不吭声,但是看着顾乔乔的眼神却渐渐的变了。

    她开始眯起了眼睛,认真的打量着顾乔乔,忽然,缓缓的艰难的开口道,“我……认识……你。”

    顾乔乔一愣,随即失笑,顺着老奶奶的话说道,“嗯,您认识我。”

    却忽然旁边的一个男孩大声的喊道,“老疯子说话了,原来她不是哑巴啊。”

    “你们闭嘴,不许再叫老疯子。”顾乔乔不悦的呵斥道。

    心里却忽然升起了一丝酸楚。

    上辈子,她被很多人这么喊过的。

    她的眼底弥漫上了雾气,柔声的说,“老奶奶,我给您止血,您别害怕。”

    说着再次的将手帕按在了老人的额头上,而那几个孩子似乎才知道害怕,于是顾不得木头人了,一窝蜂的跑了。

    顾乔乔看看左右无人,于是悄无声息的将手指尖放在了手帕上。

    一点点输进去灵气。

    而老人依然定定的看着顾乔乔,似乎连眼睛都不舍得眨。

    很快的,鲜血止住了,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

    顾乔乔松了一口气,而伤口上残余的灵气,此时悄悄的从疤痕处进入了老人的脑袋里。

    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冲击着那些铜墙铁壁。

    老奶奶的头开始疼起来,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顾乔乔,而双手也依然死死的抱着那个木头人。

    顾乔乔放下了手,额头只剩下一点青紫,那是顾乔乔故意留下来的。

    她松了口气,却没想到其实老人的伤挺重的,因为老人的脑子里似乎有淤血。

    而刚才那一下,似乎更严重了。

    对于这个小县城,顾乔乔不大熟悉,更别说这里的人了。

    所以,老奶奶刚才说认识她,肯定是老糊涂了。

    这些孩子跑的太快,她忘记问老人的家在哪里了。

    不过看老人梳的一丝不苟的发髻,还有虽然破旧,却很干净的衣服,就知道老人应该是被照顾的不错。

    而那个人,就是孩子们嘴里的赵二傻。

    只能等秦以泽来了再说了。

    不过被一个老太太这么的盯着,顾乔乔还是还有些不自在的。

    她也知道,这老人的脑子应该是糊涂了。

    不过还是柔声的问,“老奶奶,你真的认识我吗?”

    “认……识……”老人艰难的开口道。

    顾乔乔笑了笑,也没在意,而是看了一眼老奶奶手里的粗糙的木头人,没话找话的问道,“老奶奶,这木头人好看吗?”

    “我……儿……的……”老人又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顾乔乔也就不在问了。

    这老人应该是老年痴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大嗓门在路口响起,“娘,娘……”

    听到这个声音,老人一直看着顾乔乔的眼睛动了动,嘴唇也动了动,艰难的扭过脖子去。

    然后顾乔乔就看到了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女人急匆匆的朝着这里奔来。

    离得近了,顾乔乔发现她的个子很高,梳着短发,面容虽然普通,眼角也满是皱纹,但是却透着一股英气。

    她几步的就来到了老人的面前,上下的打量着,然后看着老人的额头,问顾乔乔,“是不是那些淘孩子打的?”

    顾乔乔到没有想到这人这么理智,忙开口说,“是一个小孩,不过我来的时候,就跑了。”

    中年妇女叹了一口气,温柔的将老人的手一点点的掰开,“娘,以后别抢人家孩子的木头人,否则,咱不是白挨打吗?”

    老人倒也没有和中年妇女撕扯,而是由着她将木头人拿走,放在了一旁。

    可她却忽然指着顾乔乔,对着中年妇女艰难的说,“妞……妞,我……认识……她。”

    中年妇人一下子愣住了。

    然后就一把的抱住了老人,呜呜的哭起来,“娘啊,您终于想起我是谁了……”

    这么大年纪的人哭,格外的让人心酸。

    顾乔乔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看着。

    “姑娘,谢谢你了,刚才肯定是你帮了我娘,谢谢你了。”

    “不用谢不用谢。”顾乔乔忙摆手道。

    而正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车的喇叭声。

    顾乔乔抬头看去,就看到对面的马路边,秦以泽坐在吉普车上,正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她忙对中年妇女说,“你赶紧带你娘回家吧,我也走了。”

    “小姑娘,谢谢你了。”中年妇女继续的道谢。

    而那道苍老的声音却在顾乔乔身后断断续续的响起,“认识……她,妞……妞……”

    顾乔乔回头看了一眼,老人在中年妇女的搀扶下,也站了起来,不过却依然在看着她。

    顾乔乔上了车,很快就没了那一对母女的影子。

    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回到家顾乔乔就开始忙了起来。

    虽然距离周六还有两天,不过有很多食物需要提前处理一下的。

    顾乔乔开始做起了酱咸肉。

    从家里带来的大酱是连玉红亲手酿造的农家大酱,味道特别的香。

    顾乔乔带了满满两罐头瓶子。

    在北方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大酱的。

    这东西用处大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