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秦以泽回来了
    顾乔乔站在了大门口,静静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想,还是还有点可惜呢。

    其实烫一下,也挺好的。

    顾乔乔看了看天色,估计这一回没人来了,于是关好了院子的大门,看着对面栅栏下劈好的烧火材,抱了一抱进屋。

    然后点火开始烧炕。

    屋子里有暖气,是和连队的队部还有军营一起用一个大锅炉,算是集体供暖。

    不过这小炕确实是需要自己去烧的。

    晚上的时候,秦以泽依然没回来。

    顾乔乔放心的锁好房门,将自己的东西摆好放在了书桌上,不过今天还是有些累了。

    顾乔乔烧了一大锅水,简单的在小卫生间里洗了一下,换好睡衣之后,就开始给自己吹头发。

    等收拾好后,也到了晚上九点了,顾乔乔关上了灯,钻进了被窝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之中似乎有敲门声传来。

    是谁呢?

    这么晚了?

    顾乔乔迷糊糊的想着,却懒得去动。

    哼哼唧唧的顾乔乔翻了一个身,就继续睡去。

    随后,敲门声又响了几下,就没有动静了。

    顾乔乔却一下子想起来了,是秦以泽回来了。

    没进来,那是因为她将门在里面给反锁了。

    顾乔乔懵懵懂懂的坐起来,闭着眼睛停顿了一下,才好像醒过来,然后赶紧去开门。

    开门的一刹那,秦以泽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

    在听到门响的时候,他本能的转过身。

    今晚的月色实在太好。

    顾乔乔穿着米白色的棉质睡衣,站在了门口。

    门打开的时候,那月光一下子就将她笼罩住了。

    乌黑的头发散在身后,因为刚睡醒,似乎有些迷糊糊的。

    所以,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似乎浮上了一层迷蒙的轻雾。

    看起来很无辜,却又显得格外的诱人。

    秦以泽眸光暗沉,喉结动了动,没有开口,静默了一瞬之后,就抬腿朝着顾乔乔走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随后,进了屋。

    将房门关上,那夜晚的凉气也悄然的被关在了门外。

    顾乔乔似乎这一时刻才彻底的清醒过来。

    看着似乎满目寒霜的秦以泽,知道这是执行完任务刚回来。

    她的手握在了一起,咬着嘴唇,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

    秦以泽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顾乔乔,随手打开了灯,然后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顾乔乔面前,“这是我说的那种石头。”

    顾乔乔的眼眸一下子瞪圆了。

    里面有着不可言喻的惊喜。

    短短不到几分钟,这丫头就换了三个样子。

    秦以泽挑了挑眉,却不在管顾乔乔,而是去换拖鞋了。

    而顾乔乔此时此刻眼里没有别的了。

    她蹲下身子,急忙的打开了袋口,迫不及待的看过去。

    一堆看似平淡无奇的石头,在袋子底部堆着。

    顾乔乔拿出了一个。

    大约有她的拳头那么大,挺重的,外面有些坑坑洼洼,翻过来看的时候,有一处裸露在外面的地方是琥珀色。

    顾乔乔对着灯光看过去。

    她其实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仅有的认知也是从爷爷嘴里知道的。

    而且她根本就没有认真听,所以知道的也是一知半解。

    片刻之后,顾乔乔不再去看了。

    里面到底什么样的,她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过当她不在去看的时候,手上的感觉就格外的清晰起来。

    顾乔乔的手指又动了动,随后放下来,依次的拿起了那剩下的石头。

    顾乔乔心里浮上了无边的欣喜。

    她是第一次接触这所谓的原石,可是,经过了她的手指触摸之后,她清晰的知道,这里面果真有金块还有玉。

    琥珀色玉石的质量不是很好,也很分散,不过却好似有着一些奇怪的脉络。

    而那那绿色的玉石如果好好打磨,肯定会很漂亮的。

    顾乔乔不知道上辈子这些金玉石怎么处理了。

    不过想来,如果没有好玉,估计也就直接取出金块吧。

    毕竟,金子是值钱的。

    而这也不奇怪,岩石金就是金矿石的一种,和这个差不多。

    取出金块是很正常的。

    顾乔乔暗暗的感谢了一番老天之后,就将这些石头从袋子里都小心的拿出来,放在了一个纸箱里。

    而这个时候,秦以泽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的施施然的走过来。

    顾乔乔听到动静抬起头,而秦以泽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顾乔乔站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他好像瘦了一些。

    顾乔乔真心实意的开口,“真的太谢谢你了。”

    秦以泽勾起嘴角,淡淡的开口问道,“这些石头可用吗?”

    顾乔乔笑着点头,脆声的说道,“太可以用了,可以雕刻很多东西,而且,我还没用这样的玉石雕刻过呢。”

    “嗯。”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能用就好。”

    说完就进了客厅。

    顾乔乔忙去厨房,给他到了一杯水,然后破天荒的关心道,“你晚上吃饭了吗?”

    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回来的这么晚,估计没有吃饭。

    秦以泽看了一眼时间,太晚了,晚饭确实没吃,可是要顾乔乔去做吗?

    本来想点头说吃过了,可话到嘴边,还是淡淡的说,“算了,明早一起吃吧。”

    顾乔乔一听,这是没吃饭啊。

    还有一点米饭,橱柜里有几个鸡蛋,点火炒饭,倒也很快。

    她说,“那我去给你做个鸡蛋饭吧。”

    秦以泽看了一眼顾乔乔,看她就要去点火,他才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太晚了,明早一起吃吧。”

    说着将杯子里的水缓缓的喝下去,看着站在那里的顾乔乔,轻声道,“去休息吧。”

    顾乔乔也就没有在坚持,可却觉得这样的秦以泽好像有点和她印象中的不一样。

    顾乔乔回了屋。

    秦以泽也去了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又恢复了静谧和黑暗。

    他躺在小炕上,转头看了一眼刷着白灰的火墙,在火墙的那头,平日里是空的。

    今天却住着一个小女人。

    而这和在秦家和顾家还不一样,这栋屋子里,只有他和顾乔乔。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全新的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