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上辈子的家
    木质的地板上面刷着红油漆,一进屋是门厅,直走是厨房,右侧是客厅,左侧是卧室。

    面积不是太大,有六十多平方米,在边城林区的房子一般都这样,太大了冬天会很冷的。

    小点好取暖。

    朝阳的卧室留给了顾乔乔。

    和厨房挨着的一间朝北的卧室,是秦以泽住的。

    而对面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没有淋浴,不过其他的都有。

    客厅和上辈子一样,东面有四个椅子并排放着。

    椅子前是一个大书桌。

    在北面墙壁,是一排大衣柜。

    而西面则是火墙。

    典型的北方边城林区的住房格局。

    顾乔乔每个房间都走了一遍,两间卧室中间隔得是火墙,都是新搭建的小炕。

    秦以泽的被褥整整齐齐叠的好似豆腐块一样,屋子里的气息有些清冽,似乎是住过的。

    顾乔乔此时站在了自己的卧室前,她发现,还是变化了。

    在朝阳的那一面,多了一个大书桌。

    上面空荡荡的,低下头闻,似乎散发着木材的味道。

    这是新做的。

    如果顾乔乔没有猜错,这应该是给她雕刻用的。

    此时太阳竟然又出来了,透过了窗户照进了卧室,有光影在悄无声息的变换着形状。

    一时之间,顾乔乔百感交集。

    严格说起来,在这里的最后一年,是温馨而又带着淡淡的暖意的。

    她在客厅雕刻虎啸山林,秦以泽会坐在一旁安静的看书,有的时候,会给她倒上一杯清茶,然后手拄在下颚,看她一刀一刀的雕刻。

    目光沉静,也不说话,可是却莫名的让人心安。

    顾乔乔眨了眨眼睛,上辈子的记忆不全都是痛苦,也有很多温馨在悄无声息的流淌。

    可是在后来,她将这仅有的温馨全都死死的压制住,不敢去回忆,哪怕是想到一点点,她都会狠狠的掐自己打自己以此来惩罚,否则,她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亲人。

    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陆飞的喊声,“嫂子,给我开下门。”

    原来竟然不知不觉的到了中午了。

    陆飞拿着两个铝制饭盒,端着一个茶缸子,站在了门口。

    顾乔乔连忙深吸一口气,赶紧的打开了房门,接过了陆飞手里的茶缸子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嫂子,饭打来了,赶紧趁热吃。”陆飞热情的催促道。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嫂子别客气,那我先走了。”来如一阵风,去也一阵风,陆飞又急匆匆的走了。

    顾乔乔脱下了外衣,心情也平静了下来,洗漱好之后,就坐在桌子旁,打开了饭盒。

    这陆飞心眼真实在。

    满满一饭盒的大米饭,满满一饭盒的土豆白菜五花肉,茶缸里装的竟然是紫菜鸡蛋汤。

    这应该是炊事班单独给顾乔乔做的。

    顾乔乔也确实饿了。

    不过在饿,吃了一半也就饱了,顾乔乔将剩下的饭菜放在了厨房里,准备晚上吃。

    顾乔乔将旅行袋里的酱菜放在了厨房的碗橱上。

    衣服拿出来挂在了衣柜里,另一个衣柜是秦以泽的,挂着一排的衣服。

    其实秦以泽是一个很讲究生活质量的人。

    从他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来,毛衣和衬衫都是名牌的,不过好像都不是新的。

    想来和她结婚的半年多,一直在滇南没来得及添置吧。

    不过随即顾乔乔就看到了大衣柜的抽屉里,装的都是新衣服,有她的,还有秦以泽的。

    都是春装和夏装。

    而在另一个大抽屉里,顾乔乔看到了没拆封的生活用品。

    毛巾牙膏牙刷香皂,还有几瓶老牌子的润肤霜。

    想来都是秦奶奶帮着准备的。

    顾乔乔关好了抽屉,心里想,现在的秦奶奶应该是健步如飞了吧,而且身体肯定也不错,等哪天有时间,得和秦奶奶通个电话问候一下。

    老人家的心意她是一定会领的。

    屋子里很干净,顾乔乔走了一圈,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中午就不点火烧炕了,晚上做饭的时候一起来。

    顾乔乔穿上毛呢外衣,推门出去了。

    前后院子转了一圈,看到土壤真的挺肥沃的,想起了连玉红塞给她的蔬菜种子,心里想,过几天应该种点菜,一时半会的未必能回去,种点小菜是极好的。

    毕竟这里买菜还要去山城,一点都不方便。

    不过此时也没什么可看的,顾乔乔刚要推门进屋,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大嗓门在隔壁的木板栅栏前响了起来,“你是秦指导员的媳妇吗?”

    顾乔乔回眸看去。

    一个年约二十**的女人抱着孩子正双眼发光的看着她。

    这是张亚丽,三连连长的妻子,嗓门大,看似性格直爽,其实很爱占便宜,而且嘴还不好。

    上辈子这一段随军的记忆是顾乔乔一直不愿意去回想的。

    所以有些事情真的淡忘了。

    可是如今看到那模糊而又熟悉的脸,一下子记忆如潮水般的涌来。

    这个女人,典型的白眼狼。

    吃你的喝你的,转过身就和其他的军嫂一起说她的坏话。

    此时此刻的顾乔乔,真的不知道自己当初哪里得罪她了。

    不过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这辈子,她是不会傻乎乎的像上辈子那样对她了。

    顾乔乔勾唇一笑,笑容浅淡而又带着疏离,“我是秦指导员的爱人,我叫顾乔乔。”

    张亚丽有些发愣。

    不是说秦指导员的媳妇好像是一个和她一样来自于农村的农妇吗?

    这怎么是一个这么水灵的小姑娘。

    而且,说话字正腔圆,往那一站,似乎比隔壁的来自于金陵城的李雅还要有气质。

    她书读的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个亭亭玉立于阳光下的女孩。

    只是在这一刻,身旁大女儿扯着她的衣角,怀里的二女儿揪着她的头发。

    习以为常的样子,在这一刻,就变得很狼狈。

    张亚丽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张了张嘴,干巴巴的说,“我……叫张亚丽,是穆连长的媳妇……”

    声音无端的放小了很多。

    顾乔乔微微一笑,“穆嫂子,我刚下火车时间不长,我回屋休息了。”

    说着,转身走了几步,打开了房门进了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