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万万没想到啊
    顾乔乔站在了小兵的面前。

    仔细的打量了一眼。

    记忆里的这张面容有些模糊,也忘了他的名字,于是轻声的开口问道,“请问你是要接顾乔乔吗?”

    小兵一愣,随即看向了眼前的小姑娘,明眸皓齿,未语先笑,乌黑的头发束成了马尾,穿着米色的呢子夹克服,黑色的长裤包裹着笔直的双腿,亭亭玉立的让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一双眼睛,清澈的好像一汪水。

    小兵也不傻,张了张嘴,马上就反应过来,却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是顾乔乔,是秦指导员的爱人?”

    “嗯,我是。”眼前少女清脆的声音带着笑意,指着牌子上的名字说,“这是我的名字,一字不差的,所以肯定没错。”

    小兵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心里也设想了不少的形象,各种各样的。

    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灵动秀丽,笑意盈盈的少女。

    小兵赶紧的接过了顾乔乔的旅行袋,略带局促的说道,“……嫂子……好,我是……陆飞,秦指导员有事不能来,让我来接你的。”

    顾乔乔笑了,记得了,这是陆飞,上辈子刚开始来随军的时候,他经常来给她送饭的。

    不过那时候的表情是什么,顾乔乔已经不记得了。

    但是却总归不是眼前局促的样子。

    “呵呵,辛苦你了。”顾乔乔笑着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陆飞羞的直摆手,接着说道,“我们走吧,车子在下面呢。”

    顾乔乔坐在了车上。

    此时的天阴了下来。

    空气都有些潮湿,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这是通往驻地的黄沙路。

    附近没有人家。

    黄沙路的两边种满了柳树,嫩绿色的叶芽,微微的摇曳在枝条上,氤氲着那种朦胧的烟雨色。

    似乎,无端的令人心生别样的惆怅。

    这条路顾乔乔不是第一次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感觉却和每一次都不一样。

    陆飞开着车,目不斜视,不过却还是和顾乔乔说着话。

    他心里是真好奇。

    大家都以为倾国倾城的千娇百媚的狐狸精样的女人,其实是一个小姑娘。

    天呢,虽然长得很好看,可是看起来好像高中生啊。

    说是高中生也不完全是,有些成年人的沉稳和端庄,可是一颦一笑却又透着几分灵动和狡黠。

    尤其那笑容,灿烂而又明媚。

    似乎看到这样的笑容,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也会心生暖意。

    这是他们都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

    而且还有人说,一个农村来的女人,没准就是戴着花头巾,穿着大棉裤的土妞呢。

    哎呀,这些人竟然都没一个想到秦指导员的媳妇竟然是一个娇俏的少女,如果背上书包,是可以走进校门的。

    下一刻,陆飞却忽然觉得,这样爱笑而又灵动的女孩,好像和秦指导员那冷冰冰的样子,很般配呢。

    于是这时的陆飞说话比刚才顺畅了很多,“嫂子,你这个时候来正好,往后的天气越来越暖和,这里的夏天可好了,一点都不热……”

    “嗯,听说了,这里的冬天太漫长了,你是南方的兵,一开始肯定不习惯吧。”顾乔乔轻声的问道。

    陆飞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说道,“嫂子你说的太对了,我是前年的兵,刚当兵走的时候,家里面都还穿着背心呢,可是到这里的时候,竟然已经下大雪了,一开始很新鲜,但是过几天就不习惯了,真冷啊,都零下四十多度了……去江边巡逻的时候,那大雪窝一脚踩下去我就剩个脑袋,也偷偷地哭,不过后来就习惯了,毕竟我是一个军人,无论多么艰苦,我们都要守护好祖国的北大门……”

    陆飞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轻松,可是却也意外的坚定。

    “你们都很了不起,你们是当代最可爱的人!”顾乔乔由衷的赞叹道。

    去北方和西北这些边境地带当兵,是最辛苦的,也是最让人敬仰的。

    而在北方,江南的兵占了一大半。

    这样的气候,就连顾乔乔这个北方人在冬天的时候都感觉难熬,何况是这些南方人呢。

    不过这里也是最锻炼人的。

    陆飞咧开嘴巴笑了,一打方向盘,“嫂子,前面就是。”

    几分钟后,终于到了驻地。

    顾乔乔透过车窗看向连队大院的门口,还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家属院就建在连队的院子里。

    面积很大,四周用高大的红砖墙围住。

    不过都是平房,一看就是新建设的。

    有的地方还堆着成堆的木料。

    大门很庄严,旁边有两个站岗的士兵。

    陆飞直接将车子开了进来,家属院建的也很整齐,三排的红砖房。

    每一排有六户人家。

    这里还有其他连队的家属,都统一建在一处了。

    其实不多,也就十几户人家。

    可是,千万别小看了这些待在家里带孩子做饭的妇女,热闹着呢。

    陆飞开着军车在第一排的红砖房的东面第一家停下来。

    这就是部队分给秦以泽的房子。

    前后都是空地,四周用北方俗称的板杖子拦住。

    有一米五那么高,将每家每户都隔了起来。

    黑土地上长着一丛丛的野草和蒲公英,看起来倒有些生机勃勃的样子。

    大门没锁,陆飞下车后一把的推开了对开的两扇木门。

    然后拎着顾乔乔的旅行袋,将一串钥匙递给了顾乔乔,“嫂子,这是大门和房门的钥匙,你试试看好不好使。”

    顾乔乔拿着钥匙,打开了锁着房门的暗锁,陆飞将旅行袋放在了门口,就对着顾乔乔说,“嫂子,屋里的暖壶有水,你先洗洗脸,等会食堂就开饭了,我去给你打饭。”

    “谢谢你了陆飞。”顾乔乔笑眯眯的道着谢。

    陆飞连忙摆手,“没事的,没事的,那嫂子我先走了。”

    说完,陆飞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顾乔乔站在门口,四周格外的静谧,而她却忽然觉得百感交集。

    这是前世她和秦以泽呆了将近三年的家。

    什么都没变。

    家在林区,最不缺的就是木材。

    整间屋子里铺的都是地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