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从灾星到福星,这变化是天地之别的
    一共扣了两个蔬菜大棚,每一个都有一亩地那么大,那里的蔬菜长势喜人,因为照顾的好,小白菜和小菠菜还有小葱都已经上市了。

    黄瓜和西红柿也马上可以采摘了。

    而这些天,顾家的餐桌都是有新鲜的菜吃的。

    而顾天峰要给钱,气的姥姥掉眼泪,顾天峰这才作罢。

    而那些小菜小舅直接运去的省城,对于这样的新鲜蔬菜,罗家酒店经理即便没有罗帆的叮嘱,也是高兴的不得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也有扣大棚的,但是像模像样的很少。

    而且狼多肉少。

    所以买到的并不多,而现在正是北方青黄不接的时候,所以这新鲜的,绿油油的,水嫩嫩的蔬菜自然大受欢迎。

    所以,这回报也是丰厚的。

    卖了半个月的小菜,竟然收入了一千多元,这是连家做梦都梦不到的,所以每一个人都干劲更足了。

    顾乔乔觉得,这两个大棚的菜都卖光之后,姥姥家,妥妥的还清外债,抛去成本,少说也得赚上几千元甚至也许可以成为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

    所以顾乔乔建议兄弟两个提前将如何合作都说好,毕竟兄弟关系好,但是里面还有一个大舅妈呢。

    而且,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账目清楚了,分的利润就也一目了然了。

    顾乔乔吃了中午饭才回来,现在的大舅妈对她亲热的不得了,直说顾乔乔就是连家的福星。

    这让顾乔乔心里有些莫名的极其酸楚的感觉。

    从灾星到福星,这变化是天地之别的。

    可也是两辈子的距离。

    小舅送顾乔乔回家的,背了一筐蔬菜,一路上和顾乔乔说着自己的计划。

    而顾乔乔也适当的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小舅,希望小舅能眼界更宽阔,想的更长远。

    因为如今的政策好,可以大展拳脚的机会比比皆是。

    而自从顾天峰出事之后,小舅基本每隔一天就来顾家看看。

    他们也被吓坏了。

    只是得到消息的时候,顾天峰已经没事了。

    不过却还是心有余悸。

    顾乔乔心里想,秦以泽和周兴的分析差不多,那个幕后的黑手如今绝对不敢顶风上,继续伸手了。

    因为公安干警们就等着他们冒头呢。

    就算这不是罗老和秦家关注的案子,光凭着假冒公安,败坏人民公安名誉的举动,就足以让清水县的公安局非常重视了。

    据说清水县新来的顾书记也是极为关注的,下命令必须尽快破案。

    而这顾书记听周兴说来自于帝都,是大学生,下基层就是为了未来的履历更丰厚一些。

    更何况,还有几个重要人物的关注呢。

    顾乔乔想起了上辈子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似乎顾天峰死的是最惨的。

    但是,名义上还是意外。

    就像这辈子一样,假如没有各方及时的出手,那么顾天峰畏罪自杀的罪名是可以成立的。

    顾乔乔分析,他们还有后手,会完美的解决假公安的身份问题,也或者有其他的办法瞒天过海。

    只是没想到,计划没有实施完全呢,就被迅速的给打破了。

    所以,那两个人炸了车子,逃跑了。

    那么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动作的。

    而且,顾乔乔如今可以很轻松的感知到家人的安危,而且经过了这件事之后,顾家人在顾乔乔的叮嘱下,也提高了自身的防范意识。

    这是很正常的。

    更何况,周兴和田海还有小舅经常来顾家。

    这也是安全上的一种无形的保证。

    顾乔乔虽然不能全然的放心,但是她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家人的身边寸步不离。

    那是不现实的。

    所以,让顾家的人居安思危也不是坏事。

    尤其是顾天峰都有心理阴影了,在学校里,喝水的杯子,有一段时间是放在兜里的。

    也幸亏是顾乔乔在省城给买的保温杯,其他的杯子还真是不方便。

    将很多的可能性都想好了之后,顾乔乔觉得她是可以离开的。

    而且平常的时候,还可以打电话联系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东风就是处理金玉石的工具。

    这些都属于玉石原石,需要一点点的切割开,才能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

    顾乔乔可没想着杀鸡取卵。

    那金块固然也值钱,但是如果和玉石长在一起,那就更值钱了。

    所以,她急需要工具。

    但是上辈子的顾乔乔唯一雕刻过一块玉石,就是虎啸山林。

    那块玉石不需要切割,本身的形状就很惟妙惟肖。

    只需要用刻刀一点点的处理即可。

    因为当时的秦以泽是不需要里面的玉的,他要的是整块石头的形状。

    所以顾乔乔对于切割什么的,没有一点经验。

    也没见过可以切割玉石的机器。

    不过顾乔乔却听爷爷说过古代人是如何将玉石分解的。

    毕竟如今值钱的那些精美的玉雕,几乎都来自于没有切割玉石机器的古代。

    在宋代的时候,是一种类似于锯的工具,也称弓子,用坚韧的竹板做身,开玉的弓弦是用铁丝制成的。

    几根铁丝拧成麻花股,开玉的时候在弦上加解玉沙,并且不断的加水,慢慢的把玉材磨开。

    随后还有一些辅助的工具,都是手工制成的。

    爷爷说,那时候的玉是用心切割,用心雕琢的,所以有灵性,而现在的就死板了一点,华而不实。

    当然了,爷爷也是没见过什么切割的机器,但是这种机器现在应该早就已经存在的。

    不过顾乔乔是真的没有见过。

    她想,她给罗帆打了电话吧,那人的本事大,路子多,没准知道哪里有卖玉石切割机的。

    如果罗帆也不知道,那就只好用土方法了。

    直接用铁锯。

    这个不用提前准备了。

    边城那里本来就是林区,老百姓手里的大锯小锯可不少。

    她也会用。

    因为那里取暖靠的还是木材。

    所以家家户户的斧子和铁锯都是过日子必备的。

    实在不行,她就用铁锯直接锯。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也就不在犯愁了,随意的给罗帆打了一个电话,也是想告诉罗帆她准备去秦以泽那,以后联系也许不大方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